誰撿到我的二次元人格

#誰撿到我的二次元人格含有「誰撿到我的二次元人格」共 9 篇內容
全部內容
發佈日期由新至舊
【誰撿到我的二次元人格】跳脫樂理、回到直覺的遊戲配樂/張衞帆我一直覺得配樂寫的是情緒,而情緒並沒有遊戲音樂、電影電視音樂的分別。若真的要算對我配樂影響很重大的作品的話,我想Nirvana(超脫樂團)的Grunge(油漬搖滾)那種不在意技巧只在乎「傳達」的表現手法對我的影響的確很大,即便配樂的工作上常常會以管弦樂或是合成樂器為主,但我想精神上是相通的。
Thumbnail
2018-03-31
1
【誰撿到我的二次元人格】 遊戲音樂該不該算是流行音樂?(3)/ 胡又天每當說到「反觀台灣」,都不得不提萬惡之源「cost down」,市況不好時凹人,市況好時也凹人。音樂、圖畫、設計、文案,哪個領域都有人罵出資者吝嗇、挑剔、外行人瞎指揮;轉頭也罵年輕同行缺乏專業意識、接受剝削欺凌,然後也凹不出什麼好東西;即便自己單幹,也是各種眼高手低。
Thumbnail
2018-03-30
1
【誰撿到我的二次元人格】 遊戲音樂該不該算是流行音樂?(2)/ 胡又天這篇我們來談一下非主流的獨立遊戲與同人音樂圈。它們未必專業、精良,但為數眾多,且在感覺與事實上都更接近一般的玩家與同好,所以對如今困在碎片化狀態的我們來說,是更加不可忽視的。
Thumbnail
2018-03-29
1
【誰撿到我的二次元人格】 遊戲音樂該不該算是流行音樂?(1)/ 胡又天數十年來,我們眾人的印象中,遊戲音樂和流行音樂,就是兩個圈子、兩個產業、兩掛人;雖偶有交集,但通常不在一起玩,不像電影、電視,一問世就與唱片產業建立了緊密合作。這是為什麼呢?
Thumbnail
2018-03-28
7
【誰撿到我的二次元人格】進入虛擬世界創造互動聲音/大宇資訊相較於電影音效,遊戲音效的特色是,因為遊戲是互動的,所以它的音效必須是活的,而不是做死的音軌,製作上必須要考慮到玩家任何操作下聲音表現的合理性及感受。
Thumbnail
2018-03-27
2
【誰撿到我的二次元人格】那些影響我們的遊戲音樂/雷亞遊戲以《Cytus》、《DEEMO》等遊戲受人注目的台灣新世代遊戲公司之一的雷亞遊戲,其社內音樂部門從原本只有遊戲音樂總監Ice一人開始,隨著雷亞遊戲挑戰的音樂遊戲風格變廣,也陸續加入了經歷跟專長各不相同的成員們。
Thumbnail
2018-03-26
0
【誰撿到我的二次元人格】結合科幻題材的遊戲音樂/李世光通常在作曲之前,會先由遊戲製作人決定好主題,在理解劇情走向和需求之後再交給作曲家創作適合遊戲主題的旋律。我自己一直很期待台灣能有越來越多的遊戲題材出現,因為作曲時最需優先考量的就是如何契合遊戲主題,因此在聽覺製作上的想像力就更為重要。
Thumbnail
2018-03-23
1
【誰撿到我的二次元人格】日系遊戲音樂的世界觀/ Triodust曾經在某篇關於元祖洛克人的樂師松前真奈美的訪談內讀到:「當我在卡普空任職時,職場的前輩告訴我,若遊戲音樂不能讓人一聽就記住的話,玩家就不會對遊戲留下印象。最重要的就是旋律要簡單、印象深刻,我一直把這一點記在心上。」這段話也把我的想法給寫出來了。
Thumbnail
2018-03-20
5
【怪物船2018年三月號】主編的話/小樹由誰書寫流行音樂史?當然不是唱片公司壟斷,也不是幾個獎說了算。雖然電玩音樂至今還未被納入流行音樂獎項,相關論述也鮮少把它們當成是流行音樂世界的成員,不過看它們在當代的發展,影響力與產值應該很快會得到認可。怪物船搶先一步,為大家補上流行音樂世界遺缺已久的這塊拼圖。
Thumbnail
2018-03-1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