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和短篇小說差在哪?

10
2020-11-17
|閱讀時間 ‧ 約 7 分鐘
大部分人寫小說,都從短篇開始,我倒不是。我本人的寫作時序:學術文章 ➟ 評論 ➟ 廣告 ➟ 終極短篇中篇歷史小說長篇科幻小說短篇小說歌詞。幾乎可以說是一個硬度逐漸放軟的過程,跟多數以抒發為起點的文學創作者幾乎相反。
短篇小說,甚至極短篇,對創作起步有莫大的吸引力。理由相當簡單,除了篇幅短,執行起來沒有那麼難,短篇小說通篇只需要說出一個重點,也只有篇幅說完一個重點。對於準備得還不多的新手,顯得好上手。但這並不簡單,因為用盡所有努力也不見得能說明白一個重點。這個重點可以是一個命題,例如「終於結婚的,不是愛得最濃烈的戀侶,是最相安無事的兩人。」也可以是一個人物,例如床頭金盡,不去發憤圖強,卻去挖洞埋頭的墮落角色。還常常是一個狀態、一座城市、一種氛圍,例如陽光強烈到雨都滴不下來、血汗淚都瞬間蒸發的超常正能量。
短篇小說、極短篇、掌小說、簡訊小說,都是切片。切出一個整體的一個面向,表達得充分就功德無量。選擇切片的部位,是短篇故事最最要緊的關竅。講一個封建社會、講一個偷腥的女人、描繪一種莫名的違和感,可以採佃農處境、可以採時間管理手帳、可以採突然改變的對話節奏來說故事。換作採第二順位繼承者、發現朋友偷腥的不滿主婦,或者明面上是大好人,卻隱隱透出對他人輕蔑的角色,會把同一個故事講成另一個。因為沒有篇幅可以經營第二個重點了。把一個點說透,就大功告成。但這一個點說不透,你也沒有其他切片可以挽救。
短篇小說也許可以說完一個人物,極短篇也許可以講出一整個事件,掌小說通常能給出一個畫面。再短,就只能抓出一個情緒和一個轉折。麟左馬做過一個非常極端的每日練習,一天寫一則 6 Words Story ,連續寫超過一年半不輟。直到練習的目的達成才稍歇。練習的目的是:1)英文 2)故事性,須包含一種情緒和一個轉折。當把故事濃縮到無可再壓縮的程度時,能令故事之為故事的,就是至少一種情緒和一個轉折。就算只用一張圖像來講故事,也至少需要這兩項。
但中篇以上,尤其是長篇或超長篇,只有一個整體的一個面向、只切出一個蛋糕的一片,非常可惜。讀者心裡也默默期待,你要端出整顆蛋糕。長篇作者需要會做一整顆蛋糕,包含抹面、霜飾,以便呈現出你希望這整顆蛋糕給人的整體印象。通常,意思是,一整個世界。
資深前輩說:廣告應該要禁止接下來五十年內再出現「世界」這兩個字。你不知道觀眾或讀者對這兩個字有什麼解讀,可能是她曾經崩塌的三觀、可能是有山有水的地球、可能是法國報紙 Le Monde 或德國報紙 Die Welt,還可能是 Jojo 冒險野郎裡,反派的替身使者。廣告需要精準引發特定情緒反應,不容許這麼模糊的語言介質。
小說不是這樣。小說無論如何,都要盡力給出一整個世界。世界的內容作者說了算,但世界的完整度,讀者看了算。無論你把這世界裝在水晶雪景球裡,從每個角度來看,還是把這世界擀平、卷軸般撒開,你的任務就是在故事讀完之後,留下一個整體觀感。那個觀感多深,就是你的世界多完整。作家和導演,這項任務相當。
完整的世界觀或時間軸線,如果不存在作者的腦子裡,或至少筆記裡,要怎麼完成故事呢?多數人跟我一樣,不是天才,腦子裡不會自動被靈感灌入每一個下一步,直至作品完成。如果你是天才,不要理我。但我要說的是很多人只用「醞釀」草草帶過的過程。
有人可以畫出完整結構,接著按表操課完成故事。通常寫推理小說需要這樣的基本能力,因為和讀者鬥智的過程裡,透露資訊的節奏比什麼都重要。也有人是每個下一段都不知道在哪裡,但這一段可以逼自己先寫完。這都是完成長篇故事的方法。重要的是,只有一個人物、一個事件、一場戲,撐不完一個長篇。而這些點作為起點,加上足夠才華和努力,都可以開出一個好的短篇。一個起點,和離它夠遠的終點,中間用才華渲染開來,還夠填滿一個短篇。但是長篇需要一個以上的點,通常是多個節點。但最重要的是,這些節點之間的關係,在長篇裡需要被設計得宜。
爛尾這種評價,大家都聽過五百萬次有,冰與火之歌第八季尤其不缺。短篇故事只要在中段有亮點、結尾有轉折或餘韻,通常還能留下不錯的印象。因為整段閱讀的心理歷程不長,高點夠高、結尾夠好,兩點加起來的平均就是綜合評價了。這只是簡單的心理學。但是長篇故事的閱讀心理歷程太長了,幾乎無法被一次讀完,註定被雞零狗碎地切成很多段心理歷程。而且你還不知道讀者會切在哪裡。風險是:低點可能會太低,一旦跟當天的結尾相加除以二,那段心理歷程就很差。即使故事還沒有結束,當天的閱讀也爛尾了。如果能夠設計出適合喘一口氣的閱讀段落,你可以降低風險。幾乎所有電視劇的編劇都會配備這項技能。所以分段,是長篇故事必備技術。
再來是複雜度。〈失控〉是一個單一場景、單一角色的絕佳劇本。但它還是有三條以上的故事線,靠電話另一頭的人物設定。完全沒有複雜度的故事,要撐出長篇,大概比蜀道還難。複雜度之所以複雜,是因為搭配方式繁多。當搭配方式繁多的時候,只有一件事能救作者:你想要故事看起來怎樣?就像你有三件洋裝、五件襯衫、兩條褲子和四條腰帶的時候,重點不在哪條腰帶和哪件褲子放在一起比較好看,而是你今天要呈現的是腰線還是休閒感。故事看起來的「怎樣」,終將決定所有內容之間的關係。作者責無旁貸。
作者的心裏,必須要有整顆蛋糕的模樣。就算最後還是切片裝盤,沒有故事內各個條件的搭配原則,你連故事都講不完。要做黑森林蛋糕,就必須讓櫻桃漬上足夠的酒,同時拒絕檸檬糖霜的誘惑。因為故事的模樣是鬆綿的口感夾帶厚重的酒香,櫻桃的甜膩就不能用清爽的檸檬來消解。在一個主角是因為正直而得勝的故事裡,就放棄高貴的血統和天生神力,因為那不是對正直最好的條件,也許膽小才是。
蛋糕這個譬喻繼續用下去,蛋糕尺寸是你的篇幅,你能寫多少還讓讀者不感到膩,可以津津有味?蛋糕的風味設定是你在這個篇幅內的故事複雜度。混搭能力愈好、品味愈精緻的人,能決定愈多內容的搭配方式。如果做不來肉豆蔻小茴香蛋糕淋大吉嶺奶茶風味鏡面果膠,鮮奶油草莓蛋糕也是非常棒的經典組合。
蛋糕風味設計最終是由作者的知識、創意和品味決定,但是蛋糕的烘焙過程,考驗執行能力。長篇的執行能力和短篇也不相同,日後再說。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麟左馬
麟左馬
寫過歷史小說《矯情之家》、出版過科幻小說《全面屍控之謎》、準備出版社會寫實小說《韓式偶像包袱》,正在寫政治寓言。能研究的題材就能寫。 但寫過的 non-fiction 還是遠多於 fiction。
本文發佈於
故事是表;裏一般不給看。 作家自掏心窩,讓你一窺沒出版那份,和沒落筆那一章。


10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