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孤獨的美食家》聖地巡禮:焼肉つるや

2020/01/0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嚴格說來這不是一篇ACG文章,而是筆者在2019年年底到日本旅行的一篇隨筆。紀錄一場失敗的聖地巡禮,就請大家用輕鬆的心情閱讀吧。
去年很榮幸地獲邀參加了由U-ACG舉辦的「2019 第八屆御宅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巴哈姆特論文獎」,由於拙作《從中世紀經濟學論狼與辛香料中的商業行為再現》入選的關係,有機會到日本慶應大學參加研討會。第一時間並沒有想要去講些什麼,而是想像《孤獨的美食家》裡的井之頭五郎一樣,到川崎吃燒肉。想著從研討會所在的日吉到八丁畷應該蠻近的,應該有機會可以去一趟吧?總之,就在沒想太多的情況下出發了。
井之頭五郎於第一季第8集前往的燒肉餐廳-成吉思汗燒肉Tsuruya
比起看網紅吃飯,《孤獨的美食家》的井之頭五郎顯然更加吸引我。雖說吃飯這件事打從人類文明建立以來就帶有社會聯誼的性質,但回歸其本質,仔細品嘗食物的味道、那種沒人干擾、邊吃邊胡思亂想、循著自己的步調,想著下一道菜該如何搭配、要怎麼點CP值才高的感覺,都只有一個人去吃飯才能體會。五郎所說「人在進食時,是不該被別人打擾的,是自由的、像是被救贖的、是獨立的、是心平氣和的、是充實的。」這句話充分解釋了五郎獨自吃飯背後的思考脈絡,放在現代動不動就要建立連結的社會中,有種不受世俗踽踽獨行的直率感。
日劇裡的井之頭五郎,由松重豐主演。(圖源:東京電視台)
《孤獨的美食家》是由日本漫畫家久住昌之原作、谷口治郎作畫的一部漫畫。說來有趣,它其實是一部1994-1996年的作品,但直到近年來才真正受到大眾的歡迎。電視劇更是到了2012年才開始播放,由松重豐單獨演出(加上餐廳人員客串),由於製作費用低廉,但收視率卻意外的高,就這樣至今進行到了第8季。
《孤獨的美食家》漫畫。(圖源:圓神出版社)
劇中該集的故事是這樣的:主角井之頭五郎一如既往地去跑完了一樁生意。沿途他望著港區看到了京濱工業區的煙囪、管線及鋼鐵,頓時興起了想吃燒肉的慾望。大概是因為燒肉店也是有煙、抽風機跟鐵盤吧?這種工作做完想吃就吃、想去就去的感覺,也是《孤獨的美食家》一大賣點。
到了位於川崎市八丁畷高朋滿座的つるや,五郎一開始其實並不想進去,閒晃了一陣直到迷路後,只好再度回到つるや。在進食的過程中,他一邊享受燒肉的美好,一邊被各種好料(牛小排、橫隔膜、牛小腸)激起更強的食慾,他想像自己就跟京濱工業區的工廠一樣燃燒著,身體就像是煉鋼廠、胃則像是大熔爐一般,又加點了更多好料(醃鱈魚胃、成吉思汗烤肉、牛胸腺等…)。餐後大滿足的他,覺得男人除去外表與裝扮之外,其實跟工廠並無二致。《孤獨的美食家》,一個男人四處大吃特吃的故事,劇情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且枯燥。但看完之後的我卻不自覺地被井之頭五郎的行為吸引,就這樣想著,既然要去日本了,一定要到川崎吃燒肉!
結果就悲劇了。
但正當我想了以上這一堆有的沒的事情,到了現場才發現沒開(對,我只記得喬出時間,卻連google店家的營業時間都忘了要做),要到晚上才開始營業。偏偏晚上就又要再跟朋友約見面了,可惡。只好忍痛留到下一次來日本的目標之一了。
圖源:《孤独のグルメ》,僅以此圖告誡自己下次功課要做足
還好後來很快地找到了附近評價也很不錯的「らーめん勇」,點了一碗加大的豚骨拉麵,想起先前跟朋友去博多時,餐餐吃拉麵吃到便秘的窘境,又請老闆加了蔬菜。很意外地,店裡的客人跟我一樣都是自己一個人來,吃麵稀哩呼嚕聲此起彼落,享受著孤獨進食的樂趣,頓時覺得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來這邊也是很棒。
ラーメン勇的醬油豚骨拉麵
以上就是川崎之旅的一些流水帳,雖然很多身邊朋友都誤會我很會旅行,但其實自己就是個旅行智障、日語也不通、英語跟中文溝通則是要看對方的狀況。但回頭想想,五郎也不是每次出差都吃到好吃的食物、點到想吃的料理,還是會受到一些不可預期的干擾。想必在「試著享受意外」這點上,旅行跟吃飯是相通的。

餐廳資訊

附上一張到川崎平間寺的照片,今年也請大家多指教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罵克伍陸
罵克伍陸
不正經但有讀過一些文學批評的寫作者。喜歡寫動漫、電影評論。偶爾會穿插一些理論剖析內容。文章散見於網路各平台(但這邊是總管區)。歡迎分享,但若想轉載內文至其他平台請先徵得同意喔!邀稿或聯絡請洽email: [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