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飛雪如月,殘劍長空--《英雄》

2018/03/2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試圖寫這篇評論的時候,我非常努力地壓抑自己對張曼玉幾乎滿溢的喜愛,以至於文章有些難產,因為每寫一段就想大書特書她精彩的演出……但這篇畢竟不是《頌歌張曼玉》。
  關於這部電影視覺藝術上的色彩運用,已經是陳腔濫調,因此本文將不會著墨在這個部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維基百科這段說明(方便大家不用自己估狗,我還是轉貼了):
《英雄》其中一個特色是片中幾位主角所穿的服裝只有五種顏色,藍、綠、紅、黑、白五色。導演將每一種顏色代表一個故事,例如紅色代表激情、嫉妒、衝動,象徵無名的故事過於主觀,激進;藍色代表冷靜、沉著,象徵秦皇深思熟慮對於陰謀的猜測;綠色代表理想、平和,象徵回憶中的美好憧憬;黑色代表神秘,同時秦始皇喜好黑是歷史典故(五行水為黑,秦皇認為秦國五行屬水),無名亦為黑,則因他為秦皇之重象;白色代表真實世界,不帶偏見。
(以上轉載自維基百科)
  殘劍、飛雪、長空是趙國最令秦王寢食難安的三大刺客;而無名,一個小小的亭長,練就「十步一殺」,取得三人兵器後順利上殿到達秦王十步之內。第一個故事版本於焉開展。
  對於武俠迷來說,有什麼比看到李連杰(飾無名)和甄子丹(飾長空,當時他尚未因《葉問》系列大紅)兩位武打巨星正面交鋒還要使人興奮呢?
  長空首先在銀槍未亮的情況下盡敗秦宮七大高手,正當他要離去,亭長無名出劍挑戰,長空接了一劍、再一劍,震動的銀槍說明了來人非同小可,長空銀槍終亮。兩人進入意識之境對決,長空敗陣,無名因此取得旁觀七大高手的信任(這邊我個人有點小意見:為了襯托無名、長空的武藝超卓,把「秦宮七大高手」設定得這麼不堪一擊,實在很讓人疑惑秦國哪來統一天下的武功?)。
  真的要為兩位武打巨星驚人的氣場喝采,《英雄》故事中並無述及兩人兵器如何卓絕、練的又是什麼不世神功,可是卻讓我看見了槍法、劍招正面對決時那種逼命之感。
  鏡頭移轉,取得長空銀槍的無名來到寫字樓,企圖讓殘劍飛雪反目。此段有兩個地方精彩:一是飛雪無名出手格擋秦軍漫天飛箭,如果這個地方要合邏輯,只能理解為故事中的幾位高手都有「氣」,如此才能合理飛雪為何僅靠翻飛的衣袖就能阻擋雨落般的利箭而分毫不損。
  第二段精彩處是如月為替殘劍報仇,不自量力挑戰飛雪,樹林(應是胡楊林,有錯請指正)一戰真是美到讓人掉淚。飛雪因不願殺她而遲遲未出手,恰巧帶過了張曼玉不如楊紫瓊那樣俐落的身手;而因如月纏戰,最後張曼玉對天拔劍那表情實在無比經典,完美演繹了「憤怒」。也要為章子怡鼓掌,因為她這段打戲單單吊鋼絲可能就已經吊到生不如死。
  而這是無名為取信秦王的說詞,立時遭頗具城府的秦王看破。(不算瑕疵:為何無名進到十步還要在那閒聊而不閃電出手完成任務?片尾解釋了,他被殘劍的「天下」動搖,而想知道究竟秦王是否明君。)
  版本二,秦王理解的事實。殘劍飛雪身為俠義之士,斷不會彼此猜妒。所以他們必是信任無名的劍法而甘願奉上武器及性命,以讓無名能夠接近秦王。此處精彩是飛雪死後殘劍(神奇地復原,因為他原被飛雪刺傷)和無名在一座湖心亭對打。
  真實故事:殘劍有一招劍法可以穿進人體,繞過臟器而不傷及性命,是以三大刺客皆未死,而是獻出武器襄助無名。
  微瑕小疵:當演到殘劍飛雪聯袂殺進秦宮的橋段,畫面是兩人一劍就劈開兵士的武器盾牌,當然兩人配劍都是天降神兵,又有沛然無匹的驚人內力,可是「刺客」不是該穿上夜行衣,藉超絕的輕功輔以夜色穿牆入屋,以短兵刃及暗器神不知鬼不覺地奪人性命嗎?這樣堂而皇之地一路切豆腐般殺進秦宮邏輯上實在說不過去,這好像是大將軍才會做的事。然後殘劍進殿與秦王對戰時掛滿的布幔也使我滿頭問號,秦王王宮內掛這麼多綠色布幔是要倡導環保嗎?再怎樣都想不出那些布幔除了最後同時落地時柔美無方以外,有什麼具體存在正殿裡面的用處(苦惱,究竟有何神秘隱喻?)。
  最後當無名舉劍,搖曳的燭火反映著他閃爍不定的殺意,出手之際,心念電轉間他決定放過秦王,下場當然是失去自己的性命。真正的英雄是這樣的:他宿命般練就了其他人都做不到的「十步一殺」,並且取得眾多高手的信任,而當他心懷「天下」的時候,他選擇的是「天下」而非自己。
  武俠武俠,「俠」,或「俠義」,它存在著如此命題:能力愈大,責任愈大;而責任愈大,同時代表了個人性命的不足道。有時它動人之處就在於,比如你看《倚天屠龍記》(永遠去不了大都的電影版)邱淑貞飾演的小昭明知必死,仍然硬接滅絕師太三掌,她大可以丟下明教一眾中毒高手可是她不,就是在那一瞬間使人覺得這個女人極美,無怪乎喚作可昭日月的昭。
  俠義精神跟現實世界的拉扯就是:我們能不能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堅守近乎神聖的信念--濟弱扶貧,並在遭遇強權時可以「橫眉冷對」而不是趨炎附勢,回過頭來又能保有一顆赤子之心去「甘為孺子牛」。
  《英雄》說了一個極好的故事,打又打得振奮人心。無關乎個人政治理念,中國存在這樣好的(歷史)材料,難道不該被視為瑰寶?我相信有這樣一個武俠世界,它的背景是水墨畫,它的玄奇堪比《哈利波特》,它不是跆拳道或柔術,而是李小龍引介到西方的「功夫」。刀槍劍戟,指著敵人是為了守護心中所愛。像玉嬌龍那樣「天外飛來一條龍」地仗著青冥劍之利在酒樓裡殺得五湖四海的好漢無還手之力看了當然使人大呼過癮,可是我們最終還是殷殷期望著「俠道精神」的不滅,與傳承。
  (為什麼張曼玉最後與香港金像獎失之交臂呢?還有,下一部使人心折的武俠片開拍了嗎?)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77會員
111內容數
眼底是一幕幕倒退風景。 虛無中降生、無愛裡長成,泯滅天使屬於更高維度的未來,卻困於現在。他有一張潔淨的臉,上個世紀曾經愛笑,而後,刀槍劍戟無情剟傷以後,千瘡百孔的軀殼裡他復甦,準備用靈魂四散的光與焰火,滌洗世界。 如果寫作有更多可能--懺情又異質,纖細卻爆裂,我將化身泯滅天使,重建世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