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沙漠飛來一條龍--《臥虎藏龍》

2018/05/11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很難不喜歡章子怡,很難不喜歡玉嬌龍。
  沒讀過王度廬的原著,但李安拍武俠片,卻拍出一部不同於金庸故事的,「女人」的武俠世界。在武俠小說最為暢銷的那個我未出生的年代,也有女俠代表,演員有鄭佩佩或惠英紅,女性腳色比如白髮魔女練霓裳;當然也有以女性為主的武俠電影,但恐怕從來不是主流(拍給男人看,以女性作為主要故事軸線很難給觀眾代入感吧?)。男人武俠,女人言情,不知算不算一種宿命?
  (然而我身邊的年輕女寫手們,居然各個愛武俠,這怎麼回事……)
  李安給了個強烈的對照組:丈夫為救李慕白(周潤發飾)而死,後雖與他兩情相悅,卻始終選擇「從一而終」的、「傳統」女性俞秀蓮(楊紫瓊飾)(媽呀為何不自由主地想替她改姓呂)。
  傳統有什麼不好?江湖縱然是男人的場子,可是把女性角色寫得太過扁平,卻也會影響整個故事的張力和趣味性(君不見《大唐雙龍傳》裡,黃易筆下那機關算盡的陰癸派婠婠,和已上窺劍道顛峰的慈航靜齋傳人師妃媗?)。如果所有武俠故事裡的女性都是傳統的,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一定三從四德、溫柔賢淑,並且永遠依附於男人,這不是很可惜的一件事嗎?還是說我們不要太期待以男性作家為主要產出的武俠市場,能夠「寫活」女人?我以為,《臥虎藏龍》最成功的,無非就是塑造出一個盛氣凌人、勇於對抗禮教綱常的玉嬌龍。
  為何喜歡玉嬌龍?
  首先,她天資奇高,「依字」修習師娘碧眼狐狸(鄭佩佩飾)從李慕白師傅處盜來的武當劍法心訣,短短十年,就勝過不識字只能「依圖」練的師娘,她的悟性是對師娘說的那句:「那些字,就算告訴了妳,妳也無法領會。」再者,她不諳世事、心高氣傲,但卻從來不是一個壞人。一開始盜走青冥劍是因為好玩,後來經俞秀蓮的暗示知道是件牽連全家的大事,便乖乖將劍還了回去。而她骨子裡始終是叛逆的(也就是這叛逆使她可愛),最終依舊無法接受家裡安排的親事而再度盜走寶劍踏上屬於自己的江湖路。
  她那張「我就是不服」的臉龐--不服傳統禮教、不服你們這些三教九流口中的「江湖規矩」、不服俞秀蓮的姊妹之情和李慕白煞費苦心的憐才之意,使她成為一個面貌強烈且鮮明的年輕女俠。
  她仗著青冥寶劍之利「沙漠飛來一條龍」地殺得整座酒樓江湖好漢無一還手之力,在我看來是整部電影最高潮之處,一個字,爽!而「今朝踏破峨嵋頂,明日拔去武當峰」的狂狷,也使她與傳統女子的溫良恭儉讓截然二分。
  當然,章子怡演出的那股渾然天成的傲氣,加上她因為底子好又肯用功而豪不花巧的拳腳表現(簡單對比一下當代古裝武俠劇:陳喬恩主演的《笑傲江湖》、陳妍希主演的《神鵰俠侶》,還有《四大名捕》裡劉亦菲挑大樑演出「無情」那讓人尷尬無比的超能力),也使這個腳色更加細緻、出彩。
  而玉嬌龍知錯嗎?她絕對不只是個「一言不合就開打」的蠻橫千金。片尾,李慕白中了碧眼狐狸的「九轉紫陰針」,命懸一線,玉嬌龍急忙趕往鏢局配藥,但是再趕回時,李慕白已魂歸離恨。玉嬌龍去到武當山與羅小虎相聚,一夜過後,她望向武當山下的雲霧,要羅小虎許一個願望,然後不發一語地縱身一躍。不斷下墜的玉嬌龍,(也只能)相信羅小虎說過那「心誠則靈」的傳說;而那時的她,心中想的會不會是:如果一開始我就不要去盜青冥劍;如果,用我這條命,可以換回李慕白的命……
  《臥虎藏龍》或許有一點微瑕小疵是,中間玉嬌龍回憶與羅小虎的不打不相識稍嫌冗長,因為即便不放進這條線,依玉嬌龍的性格設計和鋪陳,她於新婚之夜逃走全都在情在理。但是這條線也演出了玉嬌龍內心的拉鋸和掙扎,羅小虎持玉梳來找她時,說她沒有動心隨羅小虎走我是不信的,只是她掙扎後還是選擇從了父母(即便後來依然反了)。
  而對比於玉嬌龍的「放」、碧眼狐狸的「狠」,李慕白和余秀蓮兩人對彼此情感上的壓抑和「收」,替這個故事增添了很強的層次感。李慕白這種「經典款」的大俠或許並不是最討觀眾緣的類型,但是做為一個寫作者,我很佩服李安(或說編劇)可以做出這麼有層次的人物設計。
  這個故事第二個微瑕小疵,或許就是以天份有限、身手也有限,但歹毒算計滿分的碧眼狐狸作大魔王。這其實違背了好萊塢的英雄片模式(對比最近復三那位無限發便當的大魔王就知道);然而這只能算是吹毛求疵,因為整部戲的重點本來就是玉嬌龍。想想看,如果盗劍的是碧眼狐狸,這樣的設計是不是比較符合寫作邏輯(大魔王盜寶,於是主角群奪回寶物)?
  楊紫瓊開場狂追一身黑衣的玉嬌龍的打戲就很精采;而在鏢局拿出十八般兵器對陣玉嬌龍手中寶劍青冥的打戲也讓人喝采(實在忘不掉扛起大關刀結果差點害自己閃到腰那一幕XDD)。
  最後,我談一點個人對武俠的看法。我其實覺得一直視金庸為「巔峰」是無益的(當然他的好無庸置喙),也覺得鄭丰滿倒楣,出道就被冠上一個「女版金庸」的名號,這四個字代表了她有金庸的高度,卻也暗示了她沒有超越金庸的可能性。我的意見是,你看李安可以拿王度廬這位連「金古溫黃梁」都排不上號的武俠作家,拍出這麼精彩的《臥虎藏龍》,這告訴了我們,做為武俠的愛好者,或創作者,請不要畫地自限。
  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換舊人,時間來到二零一八,回看衰微的武俠市場,真的沒有任何一部能夠超越金庸的作品嗎?我不那麼悲觀。只是這一部傑作、鉅著,有沒有得到好的宣傳、被注意到,被討論被論述,被市場接受。
  《臥虎藏龍》對我們這些創作者來說,我想最大的啟示就是:男人的故事如果寫不出新意,別忘了女人還有無限的可能性。
次回預告:《十面埋伏》,又要感恩章子怡、讚嘆章子怡了(?)
(本文首先刊載於<英雄故事>網站專欄<東方雪武俠見聞錄>)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77會員
111內容數
眼底是一幕幕倒退風景。 虛無中降生、無愛裡長成,泯滅天使屬於更高維度的未來,卻困於現在。他有一張潔淨的臉,上個世紀曾經愛笑,而後,刀槍劍戟無情剟傷以後,千瘡百孔的軀殼裡他復甦,準備用靈魂四散的光與焰火,滌洗世界。 如果寫作有更多可能--懺情又異質,纖細卻爆裂,我將化身泯滅天使,重建世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