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斯瓦斯,請不要跟我過不去,拜託

2018/08/2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人類約一百五十萬年前開始用火,從此點亮了人類的文明。
兒童期的記憶裡,火源有火柴、木炭爐、還有那一圈圈的電爐和重磅打火機。那個時候舉凡打火機一定是有重量的,不是現在便利商店販售那種輕飄飄的塑膠打火機。
後來家庭用的火源進入以瓦斯為主的年代。十一歲以後開始住公寓,每個月瓦斯用罄,瓦斯行的人就來更換。家母會一直詢問來送瓦斯先生:「裝緊了嗎?不會漏氣吧?」於是送瓦斯先生就會點起一根小火柴,在瓦斯桶開關處比劃一下,然後回家母說:「緊了。」沒錯,真的是這樣。為了求證我還問過我姊姊。我姊姊說那樣的比劃有好一陣子 ,之後才用肥皂水。
然而,我可能因為課業太忙,對用肥皂水測試一點印象都沒有。不過我從十幾歲開始學會煮食,一路下來也是用瓦斯爐煮食的。
歲月飛逝,出社會後一直處於工作忙碌狀態。搬離父母家後住在老公寓裡,那個時候很多房子都已經配有大台北的瓦斯管線,但因公寓老舊我又回到與瓦斯行打交道的日子。一日覺得新換的瓦斯有味道,但又不確定是不是有漏氣,憶起兒時送瓦斯先生的火柴測試。於是點了一根火柴,想說看看是不是漏氣。結果火苗就在那開關處燃起。
霎時不知哪來的想法,覺得這一類的火應該用沙包來滅火,但住在四樓公寓肯定不會淹水,當然家裡不會有沙包的啦。於是拿起裝米的桶子,「刷」一聲將米往火源處倒下,但無效。轉頭就近有一塊大浴巾,馬上拿起浴巾弄濕後往瓦斯開關處蓋下去,火勢變小了,接著想隔著溼浴巾去觸及開關栓緊它,慌忙中又弄反了方向。所幸此時火已經被溼浴巾所熄滅,這個可怕的鬧劇才在沒驚動鄰居之下收場。事後打電話跟家裡人講述那個驚心動魄的過程,我那向來很會講黑色笑話的姊夫說:「你這是要做爆米花喔?」當時覺得自己命大逃過一劫,所幸沒有波及鄰居。
自此我能用電就不用瓦斯。但是瓦斯依然離不開我們的生活,像洗澡用的熱水器還是要靠瓦斯來加溫。搬離老公寓後住進新大樓,大樓有配瓦斯管線,從此脫離瓦斯桶的生活。
「爆米花事件」過去十多年了,對瓦斯已不如當年那樣戒慎恐懼。洗澡煮食不可避免的還是以瓦斯為主。日前收到瓦斯帳單,一看度數是往常的兩倍多,當下覺得不妙。我清楚當期的用量與往常並無不同。第二天即刻聯絡瓦斯公司,當天下午安檢人員到家檢查。當檢查到陽台上的熱水器的瓦斯輸送管時,安檢人員用泡沫測試法,結果那條瓦斯輸送管出現很多大泡泡。安檢人員馬上關閉開關,並交待在那金屬輸送管沒有替換前不要使用,隨即離去。
瓦斯公司分工很細,安檢不負責換管,我只好再打電號給瓦斯公司報修。換管的維修人員說,按理那個瓦斯輸送管下方的安全開關漏氣時會自己關閉,但顯然該開關也故障了。
在更新完畢後,我忍不住倒抽一口氣,因為我又逃過一劫。原來我的樓上住一個菸槍,他常在陽台上抽菸,如果他在瓦斯外洩濃度高時點菸,那是很危險的,還好他搬走好些時日了。同時,熱水器所在的陽台是開放的,通風非常好,而房子處在山邊常常風很大,也許因為這樣的周邊環境,漏氣的情況被忽略了。
回想起這些過程,因為瓦斯,我一直與危險擦身而過。我要感謝暝暝中保佑我的力量,同時與瓦斯共處將是我的功課了。
https://www.google.com.tw/search?q=%E9%91%BD%E6%9C%A8%E5%8F%96%E7%81%AB&source=lnms&tbm=isch&sa=X&ved=0ahUKEwiigZH9g4bdAhXF7GEKHW-5BUMQ_AUICigB&biw=1098&bih=481#imgdii=HNp_IJKo1uMmsM:&imgrc=fLLxguzYxeKlCM:
133會員
94內容數
人世間最無法抵擋的是時間,時間不斷的前進,微小的我們僅能以文字記錄那些過往的「時光」。美好或悲傷都是生命的印記。寫作是一種表達,一種分享,甚或是嘗試記錄那些漸漸逝去,但值得記憶的人事物。[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