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之旅—YOUTH DEMOCRACY FESTIVAL】

2018/09/19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丹麥之旅—YOUTH DEMOCRACY FESTIVAL】
放晴無雲的早上,中小學生埋頭在翠綠草地上參與各種由NGO、政黨、政府部門,甚至商界的活動,談論的話題由理想、目標、夢想、教育到社會性的議題例如性工作者、毒品、賭博、環保。36000人次、總共有七十多個團體參與設置攤位,舉辦各式各樣的workshop與學生參與。這就是丹麥的Youth Democracy Festival。幸能主辦方邀請,讓我能在數百個活動環節中,僅有兩個英文環節中擔任其中一個的講者,談及我在香港的青年運動參與。然而,活動最令人讚賞的不是邀請了誰到場,而是他的相當吸引的設置、廣泛經驗以及核心理念。
公共辯論、政治、民主在華人社會的脈絡下,經常是倒胃口的概念。除了遊行示威,哪會有打正旗號講政治教育的活動有上萬人參與?哪會有一群年青人興高采烈地,拿個膠坐墊就席地而坐,與你傾談社會的各個議題,參與政策辯論?對很多香港人而言,政治不是日常實踐,意識尖銳點的就會動身投票,不然就抽身事外,繼續玩樂。看到一群又一群的青年學生魚貫進入會場,說實話,我真的嚇了一跳。
北歐的學生參意識真的與華人社會相去甚遠嗎?從當地人口中得知,又未必,只不過他們有一群理念紮實的官員為市民做事,不像香港的只懂猜度北京心意擦馬屁。在星期四、五學生會來,是因為學校將活動當作課程一部份,意味著活動得到當地學校以及教育部門的支持,政府亦視這種公共辯論為公民教育的一部份,實踐「將課室帶到社會」的理念。他們不是抽空閒時間來,而是在課堂時間來到大青草地上玩樂呢,這麼過癮的好玩意香港學生就無份了。音樂節的地點倘大的VALBY公園,倚於海邊,景色美得驚人,缺乏政府的大力支持,音樂節也不可能於此舉辦。
不止政府部門,連商界都很支持這個講民主大理念的活動--主辦方與當地最大的電訊商合作,獲得了電訊設備的支援外,更能從收集場內電話信號數目而推測出參與人數,得到更準確的 大數據。另外他們也與北歐最大的音樂節合作,為音樂節提供宣傳平台,後者則為他們提供私伙演唱會級舞台,令整個音樂節的設置更為壯觀龐大。活動揉合社經事務以及放鬆玩樂,為艱澀複雜的理念裹上糖衣,更有效率地傳播。
無疑,開放、包容、多元的公共討論,能讓學生融入公民社會、受到不議題的啟發,對青年人的成長非常有益且重要。但這樣的光景能在香港重演嗎?封閉的社會環境和氣氛,政府視批判與開放價值為仇敵,商界全面靠攏紅色資本,恐怕我們離有一個民主嘉年華一段很遙遠的距離。而受害的,正是我們下一代。
9/9/2018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羅冠聰,24歲,香港眾志創黨主席,學聯前秘書長、常委,香港立法會前議員,歷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當選人。幾年在學運和民主運動的累積,成為了一個有獨特故事和感悟的人。 政治是走鋼索的技藝,步步為營,風愈猛烈、肩膀的負擔愈重,每一步就更要分外小心。沉穩、堅忍、專注,是我們在這個不安世代向前的不二法門。
從學運領袖、到政黨主席、再到立法會議員,後被剝奪資格,再成階下囚,過去數年我過著曲折卻精彩的生活。牢獄讓我重新回看過去幾年的體悟,決定在此寫下這些年來屬於羅冠聰及香港的故事。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