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瑟岡探秘 EP5

2018/12/15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此為《Pathfinder》TRPG遊戲第六季劇本《瑟岡探秘》的跑團記錄,內容雖已由筆者潤飾,但若想保留自己跑團的樂趣,還請斟酌觀看。

手指在被利爪劃開的牛皮上滑過。停留幾秒後,便順著爪痕而下,直到那黑色血水淤積的牛腹。 她將手伸入野牛腐爛的屍體中,莎倫萊的神蹟點亮壞死的臟器,讓女牧師能一覽其中的奧秘。
巨大的草原野牛是紮摩誅群島的特有種之一
她專注在眼前的工作上,沒有注意到草叢中有什麼正悄悄向她而去。
黑色牛眼茫然地望著女牧師,被鬣狗啃食的腐肉沉默地如漸沉的夕陽。奎姬皺了皺眉,猶豫片刻後,視線便離開牛腹,往這頭巨大野獸的頸脖而去。
黑影遮蔽日光,在落日餘暉消失前,早一刻將黑暗籠罩在莎倫萊女牧師頭上。
啊───!
奎姬的尖叫迴盪在無光的草原中,跑在隊伍前端的艾勒梅斯加快腳步,一個人甩開隊友衝向聲音的中心。
土元素少年邊跑邊拿出口袋中的鐵符文。就在他正要將符文投出時,透過微弱的星光,艾勒梅斯看見了攫住女牧師的黑影面目。
「喂!小子現在是什麼情況?」瓦萊洛斯在後方喊道。
「沒事,沒事,沒事了。」雙盾戰士攔下摸黑衝上來的隊友後說。
遲來的月光撥開雲霧探出頭來。
月色下,黑色的影子披著旅用長袍,東方風格的側辮垂在他溫潤的臉旁。女牧師收起了驚嚇,沒好氣地怒視高大的術士,嘴上不停飆送拉哈多姆地區的髒話。
「群山在上,你們到底在搞什麼東西啊?」最後才趕到的史坦收起戰錘問道。
雙手沾滿野牛血的女牧師吐了吐舌頭,一臉抱歉地望向眾人。遠方大樹下,來自尼斯旺的大象發出了巨大的蹄響。
為了狩獵老虎,波曼男爵在草原中搭建起簡易的臨時營地
「你說出現在這裡的可能不是老虎?!」瓦萊洛斯在營地中驚道。
「噓!小聲點。」奎姬將手伸向唇邊,意有所指地望向正修建狩獵高臺的男爵。
「我是說有可能,從野牛...」女牧師說到一半突然打住,她看見法倫伯爵正越過裝載淡水的加隆德人僕役朝探險者走來。
不同於白天,伯爵卸下慣用的學者裝束,換上了阿肯斯塔公國的軍裝,一管鑲銀步槍斜掛在他略顯單薄的背上。法倫‧馬特桑達踏著軍靴,以一種沉穩卻冷漠的聲音說道:「晚上好,諸位。」
「晚上好,大人。」瓦萊洛斯向他點頭示意,視線在他持槍的手上游離。戰士從眼前的人身上查覺到了些什麼,那是在他們進入叢林前,未曾出現在他身上的某種東西。
「您不打算與我們一起狩獵嗎?」他問。
「不了,探險者。」伯爵冷冷地回,「這不是我的狩獵,至少這一次不是。」
「但這次你的岳父需要你,這不就是你參加這趟冒險的原因嗎?」
「注意你的口氣,探險者。」法倫扳起臉孔說,「我為什麼參與這趟冒險可不甘你的事;再說,」金框眼鏡轉向公國英雄蒼老的背影,「我不覺得我的岳父需要我。」
「但是!」就在戰士正要繼續說些什麼的時候,一旁的血脈狂怒者伸手按下他,水藍色眼睛平靜地看著他的隊友。
營地內忙亂的聲響逐漸安靜下來,伯爵的僕役已將輜重整裝完畢,整齊地列在象轎旁等待他的指示。
「就這樣吧,探險者。我只是來和諸位道別的。如果狩獵順利的話,就讓我們在下個營地見吧。」伯爵轉身道,聲音在講到狩獵順利幾個字時變得特別含糊。
尼克拍了拍瓦萊洛斯的肩,似乎是在和他說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了;自己則扛起慣用的巨劍,快步向前擋住了伯爵的去路。
「你這是什麼意思,探險者。」法倫‧馬特桑達不悅地說。
「沒別的意思,大人。」尼克回答道,同時也不忘讓出去路給伯爵。「我不會過問您的決定,但我們也是奉命行事,還請大人不要介意。」
「你到底想要怎樣?」戴著眼鏡的青年壓抑著怒火道。
「請讓我與你同行,大人。」披著紫色斗篷的龍裔說。
「如果我說不呢。」
「您不會的,至少不會對探險者協會說,對吧。」
兩人的視線在火光中交錯,瓦萊洛斯、奎姬和伯爵的僕役都緊張地看著這一幕。沒有人說話,只有修建高臺的叮咚聲響規律地敲打在凝重的空氣中。
「好吧。」法倫伯爵放棄道,「你可以跟上來,但不准對我指東指西,明白嗎?探險者。」說完也不等尼克回答,便逕自朝象轎走去。
「遵命,大人。」秘文會的探險者恭敬地說。隨後便跟上伯爵的腳步,與等在象轎旁的僕役一同朝下個營地出發。
排列整齊的火把魚貫地離開營地,伯爵隊伍像飛入黑夜的螢火,拖曳著微弱的火光隱沒在無邊的密林之中。規律的敲打聲在月光下漸歇,草原中央的古樹現在換上了新的外衣,一座由木鐵搭建的阿肯斯塔式狩獵高臺。
阿肯斯塔式狩獵高臺設計草圖
黑色影子在營地中搖晃,眾人圍坐在狩獵高臺內的木板上,繼續著稍早的話題。
入夜的寒風讓莎倫萊的女牧師打了個冷顫,史坦遞了杯熱茶給她,奎姬邊致謝邊說道:「我認為男爵的判斷有誤,在草原中出沒和殺死野牛的,很可能不是老虎。」
瓦萊洛斯打磨著手上的劍,聽著女牧師的推論;一旁的艾勒梅斯不堪無聊地把玩著口袋中的符文,耳朵卻也專心在有關老虎的話題上。史坦將茶壺放回旅行火爐上,示意奎姬繼續說下去。
「有幾個線索讓我這麼相信,但最主要的還是野牛的死因。」女牧師在指尖點起微光,簡單地在木地板上勾勒出野牛的輪廓和她調查的細節;瓦萊洛斯意外地發現,不像平常脫線的她,現在的奎姬散發出智慧和可靠的氣息。
「腹部爪痕不是致死主因,真正殺死野牛的是這個,」光點停在野牛的頸部,「在牠的脖子附近有被利齒咬穿的痕跡,從臟器和失血狀況來看,這才是野牛致死的主因。」
「有沒有可能是老虎先咬死牠後,為了方便吃獵物的肉,才再用爪子劃開牛腹呢?」青年戰士問。
「我認為不可能,這個齒痕並不像老虎製造的;另外,如果說老虎是為了吃肉才用爪子劃開野牛的屍體也說不通。」
「為什麼?」
「因為,」奎姬將木板上的軌跡抹去,重新畫了張更精細的牛腹傷口圖「『牠』根本就沒有去吃野牛的肉;不管是腹部、後腿或其他有啃食痕跡的部位,留下的都是鬣狗的齒痕,沒有任何一處齒痕與我知道的老虎或脖子上的齒痕相符的。」
「妳的意思是?」
「某個不是老虎的東西將野牛殺死後,用爪痕和其他的傷口偽裝成是老虎殺的。」
「為什麼牠要這樣做?」艾勒梅斯接住正拋玩的鐵符文脫口問道。
但就在他問完的下一瞬間,包括他自己在內,每個人都浮現了同樣的答案;眾人不約而同地望向狩獵高臺出口處的波曼男爵。
黑暗中,有什麼正窺探著
「這太扯了!」瓦萊洛斯收起磨好的劍叫道。
「冷靜點,老頭。」黑人戰士不理會搭檔的怒視,繼續說:「所以妳認為,這個不是老虎的老虎故意殺死野牛,留下自己的足跡,為的就是想要引誘男爵留下來狩獵他嗎?」
「我認為是的。」奎姬將身上的袍子抓得更緊了些,熱茶映照著她繃緊的臉龐,雲層在空中凝結,遮蔽了本就微弱的星光。
「或著說,我們和男爵才是被狩獵的一方是吧?」矮人歌者壓低聲音道。
沒有人回答,空氣突然安靜,入夜前感受到的黏膩氣味不僅沒有消散,還隨著時間越來越重。連史坦都不得不承認,這次的狩獵和探險或許遠超乎自己的想像。
啪!樹藤斷裂的細微聲在身後響起,眾人像觸電般趕忙起身。
黑色影子遮住月光,從高臺後方陰影處躍了進來。低沉的喘息打破安靜,黑影邁開腳步,朝莎倫萊的女牧師而去。
朝莎倫萊女牧師而去的黑色影子是
此為〈Pathfinder〉跑團故事連載,在經歷了大病和工作爆炸的休刊後,這個禮拜終於是沒有窗了。這期的連載主要是在探索和劇情推進方面,也將幾個玩家和NPC的互動做了交待。
EP.6正努力填坑中,下一期就要進入戰鬥回了,會努力趁著做遊戲開發的空檔和週末多寫一點的,希望能不窗(炸)。
最後如果你喜歡TRPG和奇幻故事的話,也歡迎來看看我自製的美式角色扮演遊戲:
有興趣的話,還請抽空幫我們填一下募資問卷,讓我們的遊戲能更符合你的期待
那麼就讓我們下一期再見吧!吃個飯後,也要繼續去拼遊戲開發的進度了;拼完才能繼續寫跑團的故事連載啊>W</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18會員
67內容數
記錄遊戲的開發與製作秘辛,希望能用這樣的方式與玩家分享我們的努力和喜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