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瑟岡探秘 EP6、EP7

2019/01/03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此為《Pathfinder》TRPG遊戲第六季劇本《瑟岡探秘》的跑團記錄,內容雖已由筆者潤飾,但若想保留自己跑團的樂趣,還請斟酌觀看。

「等等,是我!」高大的術士從高臺後方翻了進來,高舉雙手說。
「吼,你白癡啊,為什麼要從後面來,是想嚇死誰啦。」看到出現的是泥舟後,女牧師沒好氣地說。或許是錯覺,但瓦萊洛斯發現,奎姬本來緊繃的神情似乎放鬆了不少,空氣也沒那麼凝重了。
「抱歉,但我不想要驚動男爵。」術士邊靠近奎姬邊說。
「等下,站住先別動!」史坦和艾勒梅斯幾乎是同時間跳到兩人中間,異口同聲道。
「小子?史坦?」雙劍戰士困惑地看著兩人,又看看一臉理解地停下腳步的術士。
史坦警戒地看著泥舟,一手持錘一手發散出淡藍色光輝,魔法弧線劃過水藍色長袍的術士;艾勒梅斯則是瞇起雙眼,專注地打量被魔法照射後的泥舟。
「放心,我真的是你們認識的探險者。」泥舟平靜地說。
「看起來是沒錯。」矮人歌者放下戰錘後說,「抱歉,朋友。只是現在,我們還是謹慎一點的好。」
「沒事,我明白。」
「你有什麼發現嗎?泥舟。」短髮的女牧師問。
「有的,」術士坐到史坦與奎姬之間,爐火照亮他有些疲累的側臉「而且,發現的可能比妳想得還多喔。」泥舟少見地微笑道。那不是因為高興或喜悅才出現的笑容,更像是破解了複雜的法陣或學院導師會提出的那類燒腦問題後的笑容。
「那就和我們說說你的發現吧。」矮人歌者遞給他一杯熱茶後道。
雖然設備簡陋,但矮人歌者就是能變出一壺好喝的熱茶
泥舟接過熱茶,小心地喝了幾口後,開始緩緩打量高臺四周。他們身處在離地100多公尺左右的高空,巨大的樹幹是這座人造堡壘的核心,以木鐵搭建的屏障將呼嘯的冷風檔於牆外。
茂盛的林葉是天然的雨棚,不僅隔絕了外部的視線,也為駐守的獵人提供絕佳的優勢。為了伏擊可能出現的猛虎,男爵並未點起燈火,只允許巡邏的僕役使用蠟燭或像史坦這樣,在平台的最中心升起小小的營火。
瓦萊洛斯靠在中心的樹幹上,雖然卸下了大半的盔甲,但卻未完全解除自己的武裝,磨利的雙劍就放在他伸手可及的範圍;艾勒梅斯則是坐回他搭擋身旁,發亮的雙瞳也沒有閒著,他像頭機警的獵豹,留意著週遭的一舉一動。
「是惡魔。」術士此話一出,風也跟著寂靜。在眾人疑問和害怕的目光下,他從袍中掏出了一根鬣狗的腿骨,上面有著明顯的齒痕。
「這是!?」女牧師看著齒痕發出驚呼。
「史坦,幫我個忙好嗎?請你偵測一下這根骨頭。」
矮人歌者聽到泥舟的請求後,也不多說,掌心就散發出淡藍色的魔法輝光。魔力的弧線朝腿骨掃去,幾秒鐘後,整根骨頭便閃爍著紫黑色的暗光,黏膩的氣息瀰漫而出。
「凱利恩在上,這是什麼鬼東西。」人類戰士邊抓起雙劍邊咒罵道。
「異界生物、魔怪、也有可能是變形怪。泥舟,你確定嗎?」史坦鎮定地打量偵測魔法後的結果,並在腦中搜尋任何有用的知識。
「是的,不會有其他可能。」術士說。
「可是泥舟,如果是惡魔的話牠又是怎麼進入,啊!」
「怎麼了嗎?大姐姐。」聽到奎姬的驚嘆,土元素少年回頭道。
「奇班沙德...那個遺跡。」
瑟岡叢林中的奇班沙德遺跡似乎隱藏了許多不為人知的祕密
綁著側辮的術士沒有正面回應莎倫萊女牧師的推論。他只是點點頭,隨後和史坦交換了一個眼神,那是個心照不宣,卻又不便向眾人透露的眼神。
雅克·阿米歐你這半精靈的狗雜種!矮人歌者在心裡咒罵道。
雖然他早就懷疑商盟聯絡員情報的真偽,卻沒想到這件事會和協會,和惡魔有關。當然,從泥舟的眼神中他也知道,這終歸只是他們自己的臆測。
但不可否認的是,探險者協會一定知道些什麼,同時也「隱瞞」了些什麼。這絕對不只是一場簡單的考古或打虎之旅。
可是,史坦問自己,就算如此,你會在這個時候退出嗎?這問題的答案,根本連想都不用想。
「先不管惡魔是從哪裡來的,」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術士繼續有關「狩獵」的話題,「至少現在我們有了準備,也能好好想想要怎麼對付這頭怪物。」
「聽起來,你似乎連是『什麼』惡魔都知道了,是吧?」瓦萊洛斯問道。
「沒錯,我很確定,就和朝極星航行的水手一樣確定。」雙劍戰士挑著眉,等待穿著長袍的術士繼續說下去。
「擬聲尖牙獸(Leucrotta),這就是今晚我們要面對的,」泥舟和奎姬一樣,從指尖劃出魔力弧線,在地板上勾勒出「惡魔」的形體與一切有關的資訊,「同時,這也是多年前襲擊男爵的老虎的『真相』。」
透過古老的位面知識,泥舟發現了多年前襲擊男爵的老虎的「真相」

營火在低語中熄滅,紮摩誅群島野性的呼酣如海潮般平穩起伏。月光隱沒在灰黑的雲海之中,男爵的僕役一個個墜入夢鄉,只剩下他本人還倚靠在柵板上,拒絕放棄任何一絲可能捕捉到仇敵的機會。
艾勒梅斯和奎姬隨侍在男爵左右,雖然波曼男爵對這樣的安排不是很滿意,但在泥舟的堅持下,他還是讓了步。
高臺的中央是矮人歌者與他的魯特琴,史坦摸黑調校著琴弦。他知道,在接下來的戰鬥中,他的隊友會需要一點特別的幫助。
最後,在高臺後側,瓦萊洛斯換上輕裝,慣用的雙劍佩掛腰際,與手持短木杖的高大術士一同注視著瑟岡叢林的邊界。
波曼‧魯迪亞罕緊握手中的步槍,視線雖然注視著草原中的野牛屍體,但思緒卻飄向遙遠的過去。他想起了自己曾經輝煌的歲月,想起那場對抗猩猩王的大戰,想起了那可恨的狩獵,想起他的女兒,和那牽起她的少年的手。
「岳父...岳父...」
男爵從回憶中醒來,意識迷矇地在夜風中遊蕩。
他不確定自己是否聽錯了,但長年的戰場經驗告訴他,有什麼事情正在發生,那是戰鬥的氣息,是血與血碰撞的氣息。腎上腺素在體內噴發,老戰士很快就讓自己進入了狀況。
「岳父大人...救救我,救救我啊!」法倫伯爵的慘叫滲入他剛清醒的腦袋,男爵咒罵了一聲,在頭腦轉過來前,身體就已開始動作。
「等等!你不能過去。」土元素戰士檔住正前往向下繩梯的男爵。
「滾開,小鬼!你沒聽到那窩囊廢的呼救嗎?給我閃一邊去!」波曼邊說邊用肩膀試圖撞開檔路的艾勒梅斯。
「就和你說了不能過去,聽不懂嗎?」黑人戰士一把將老英雄推開後說。
被推回原地的男爵依舊不為所動,說什麼就是要探險者讓路。隨著法倫伯爵的呼救越來越淒厲,時間也一點一點地流逝。最終,那呼救猶如突然拔升的飛鳥,在一聲尖鳴後,就此沒入虛空。
波曼‧魯迪亞罕聽過這聲音,那是士兵臨終前,當冰冷的鋼刃刺入胸膛前,生命最後的悲鳴。
「不要讓我說第二次,探險者。」公國英雄架起步槍,槍口正對艾勒梅斯,「給我滾開;或著,死!」他手指緊扣板機,被恐懼抓住的眼中沒有絲毫猶豫。
黑人戰士知道眼前的人不是鬧著玩的,他弓起身子,運用他在黑暗中的優勢,冷不防地躍向一旁,在男爵來得及掉轉槍口前,直接將他撲倒在地。
精鋼打造的步槍掉落木板上發出了匡噹聲響,沉睡的僕役自夢中驚醒,但在沒有主人的指令前,他們也只能盲然地注視黑暗中扭打的身影,不知該如何是好。
「住手!你們兩個。」奎姬聽到聲響後趕忙上前試著將雙方分開,可是單靠她一個人的力量根本就止不住扭打的兩人。
男爵邊操著阿肯斯塔的髒話邊用雙手雙腳朝抓住他的土元素戰士攻擊;艾勒梅斯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喚醒血脈中的力量,將皮膚表層硬化回應男爵的攻勢。
一個閃神,男爵只覺懷中重心一空,天地倒轉。下一秒他就發現自己被黑人戰士完全壓制在地,雙手雙腳被扭成難以使力的狀態,只剩下一張嘴繼續叫囂著。
「你這狗娘養的,放開我!滾開!來人啊,快給我把這雜種拉開!」僕役們聽到主人的呼喚,趕忙摸黑朝聲音的來源而去,但在走了幾步後,就被一個壯碩的身影檔住了去路。
「清醒點,岳父大人!我沒事,別被那頭怪物給騙了。」法倫‧馬特桑達的聲音在狩獵高臺內響起。
「什?搞啥鬼!?」男爵停止掙扎,搜尋著聲音的主人。
「我在這,岳父大人。」矮人歌者撥弄著魯特琴從中走來,「冷靜點了嗎?男爵大人,您可不是會上這種小把戲當的人不是嗎?」史坦用與法倫伯爵一模一樣的聲音向波曼男爵說。【史坦‧龍語 施放0級法術 幻音術】
「你這是什麼意思,江湖術士。」老英雄在地上用鄙視的眼神瞪著矮人歌者。
「只是一點小把戲而已,大人。」史坦收起魯特琴用他自己的聲音說,「但這世界上,會用這種小把戲的,可不只有矮人啊。」
艾勒梅斯發現波曼男爵緊繃的肌肉慢慢放鬆,漲紅的臉頰雖然還發著燙,不過這位經驗豐富的戰士顯然已經恢復冷靜。土元素少年放開緊錮的雙手,讓老英雄能用一個比較體面的姿勢,與探險者好好地談談。
象徵阿肯斯塔公國貴族地位的銀步槍,也是波曼男爵慣用的主要武器之一
步槍摔落地面的聲響迴盪在木造的環形空間中,瓦萊洛斯緊握雙劍,準備一有個什麼不測就衝向前去支援他的搭擋。左方轉角處的術士只是稍稍回頭,在確定艾勒梅斯成功壓制男爵後,便將注意力又轉回密林邊界。
泥舟舉著短杖,小心地遊走在高臺邊緣,雖然這是棵林葉茂盛的老樹,但除了幾處較為粗壯的木幹與共生藤蔓外,並沒有太多的立足點能讓人攀爬。不過,高大的術士心想,如果是擬聲尖牙獸的話,這點程度的大樹應該難不倒牠才對。
啪搭,木板傳來細微的窸窣聲。
術士趕忙壓低身體,注視黑暗中的邊界。一秒、兩秒、五秒,或許更久,或許是他聽錯了,那悄悄探出頭的聲響彷彿隱入雲中的月光,只透露出一點點的徵兆,便又消失於無蹤。
瓦萊洛斯邁開步伐,開始沿著早先僕役巡邏的路徑查探;空氣中傳來好似海潮的黏膩氣息,卻又不帶有歐巴利洋那特有的鹹味。
啪,啪,泥舟握緊短杖,這次他很確定自己沒有聽錯,前方男爵和艾勒梅斯的騷動已然靜止,那兩聲清脆的腳步就這麼不巧地在這時闖了進來。
他能感受得到,他能嗅聞得到,就如同在學院中多年的訓練一般。他知道,那是魔法生物的味道!
「點亮吧,燦光!」泥舟快步跑過四分之一個半圈,急停在雙劍戰士巡邏的對向邊緣。他高舉短杖,耀眼的光芒劃破深夜,投射出一個長長的影子。【泥舟 使用魔法物品 日光杖】
擁有尖銳齒牙和擬聲能力的魔法獸─擬聲尖牙獸(Leucrotta)
嘎啊啊啊─!有著銳利尖牙的怪獸發出刺耳的呼嘯,牠畏懼地遠離日光杖的範圍,瘦長的身體像某種貓科動物般伏在地上,骨溜的雙眼直瞪著綁著側辮的術士。
「大家快過來!目標出...」泥舟話還沒說完,就發現自己雙腳懸空,一條毛茸的獸尾自黑暗的死角將他綁住,在術士還來不及唸咒前將他甩向半空。
高大的術士重重撞上粗壯的木幹,一口氣哽在喉頭,讓本要唸頌的咒語又吞了回去。來自異界的魔獸不給他任何反應的機會,朝喉嚨就是一咬。
鮮血如湧泉般噴發,日光杖從泥舟手中滑落,高大的軀體如巨木般倒下,黝黑的側辮就這麼癱軟在濕黏腥臭的血泊之中。【擬聲尖牙獸對泥舟發動攻擊,攻擊成功。泥舟生命值(HP)低於0,進入瀕死狀態】
日光杖的光芒在他眼中閃爍,術士雖然努力保持清醒,但眼皮卻不爭氣地自己閉了起來。他感覺喉嚨有火在燒,舌尖乾涸的有如走在荒漠。
在他失去意識前,腦海中浮現了許多他未曾認識的咒語,那是深藏在他血脈中的古老奧秘,而在那片魔法大洋的最深處,他看見,也成了他眼中最後影像的。
是在艾巴薩羅姆無波海風下,與溫暖春日相呼應的,莎倫萊女牧師的笑容。

說好的EP.6、7終於填坑啦!每天只睡不到三個小時果然很肝,不過我還是會努力完成連載的。如果你對奇幻故事有興趣,或著想要支持我邊開發遊戲邊連載小說的話,歡迎參考一下我自製的PC單機電腦遊戲《迷霧國度:傳承》唷>W</【連結下收】
《瑟岡探秘》的劇本也已經接近尾聲,後續預計會接著連載下一篇跑團故事,冒險舞台也會有很大的不同,就請大家繼續追蹤矮人歌者後續的冒險。或著,找個時間和我們一起跑跑團,親自參與其中吧^_^
那麼就讓我們下一期見,也希望2019對我們都是美好的一年,新年快樂!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18會員
67內容數
記錄遊戲的開發與製作秘辛,希望能用這樣的方式與玩家分享我們的努力和喜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