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俗的科幻:《最後的遠征》(下)

2019/01/30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國際太空站上的五名人類都是各自領域裡菁英中的菁英,這同時包括了IQ和EQ方面,因此在非人類歷史上第一個上太空的吸血鬼揭曉自己的真實身份後,人類們很快就從震驚中冷靜下來,仔細聽吸血鬼解釋狀況。
首先,吸血鬼是存在的,這是既定的事實。
丹尼爾在太空站經過地球向陽面時,將一隻手伸進了穹頂艙,然後在確認大家都看到他的手開始冒煙之後,又很快地抽了回來。
「我會遵守在太空站上不准抽菸的規定。」
丹尼爾一邊把他表皮燒焦的手展示給大家看一邊說,雖然太空站裡的確對火事特別注意和防範,但此時沒有人能對丹尼爾的黑色幽默產生共鳴。
其次,吸血鬼的皮膚害怕紫外線,嗯,就跟人類一樣。
跟人類不同的是,吸血鬼的細胞,會在頻譜能量比例約為紅外光區50%、可見光區43%、以及紫外光區7%所組成的電磁輻射照射下,失去功能並快速崩解。
簡單來說,他們會在太陽光下化成灰。
「你們一定很奇怪身為吸血鬼的我,為什麼要跑到這個每隔45分鐘就會飛進太陽下的死亡之地來吧?」丹尼爾掩不住自豪地說,看啊,我是個多麼有志氣、多麼勇於挑戰自我的吸血鬼!
一點都不奇怪,五名太空人在心裡暗自吐槽:你就不會奇怪身為人類的我們,為什麼要跑到這個只要一不小心就可能會凍死、窒息而死、被沒有經大氣層削弱過的太陽輻射和宇宙射線害死的死亡之的來嗎?
「雖然這決定是如此充滿風險,但為了吸血鬼的科學發展、為了替後世吸血鬼奠下前往廣大宇宙的基礎、為了朝無盡的未知踏出於我只是一小步於全體吸血鬼卻是一大步的一步,我使盡千方百計,終於來到了這裡……」丹尼爾收起有點亢奮的自我陶醉,然後轉為充滿感傷的自我陶醉:「然而,現在我必須收起對浩瀚星海的憧憬,回歸母星腳踏實地,為最基本的吸血鬼的,以及人類的,存續而努力。」
根據丹尼爾所言,根據粗略統計,目前全球的吸血鬼大約有500萬人(大約跟人類滅亡前的挪威總人口數差不多),雖然因為吸血鬼特殊的體質、作息、飲食、生育機制、以及與人類共同生活的關係,用來描述掠食者和獵物關係的洛特卡-沃爾泰拉方程大多時候是不適用的,但只有一種狀況不會例外。
那就是當兩條方程皆為零的時候,此時兩個族群規模達到「平衡」,兩者的族群總數將永遠為零。
結論,人類,又稱現代智人,如果完全滅亡的話,以其血液為唯一食物來源的吸血鬼,也會跟著滅亡。
在病毒爆發、人類一一倒下的第二天,許多有遠見的吸血鬼們便意識到了得趕快採取危機應對,於是,他們趁著夜晚趕到了各大核電廠和煉油廠,代為看管人類留下的設施或將其暫時停機,並將電力縮限到只供應最基本、最必要的地方,例如各種通訊設備、重要科技設施,當然,還有所有的血庫。
「病死者的血液我們是不能喝的。」丹尼爾向大家解釋:「精確來說,我們不能喝屍體的血。」
根據吸血鬼科學家們的評估,若沒有進一步災害,目前全球的血庫,大約可以再供應吸血鬼們三到四年。
「慢著,」伊蓮娜對丹尼爾提出疑問:「注意你的健康狀況是我原本的任務之一,其他的先不論,這幾天來你進食雖少,卻沒跟我們有什麼太大的不同,我本來以為,初來到太空因太空暈眩而導致食慾下降,是很正常的現象,但該不會你真正進食的是……」
「別誤會,我可沒碰過你們任何一個的脖子!」丹尼爾強調:「難得上太空的機會,就算我不介意被你們發現真實身份,我也不會冒險讓你們暈暈沉沉甚至有喪命之險、而導致太空船或太空站出什麼意外!」他停了一下後說:「吸血鬼是可以忍很久不進食也不會死的。」
「但人類的血液放著卻會壞,」渡邊代他說出重點:「就算是冷凍血漿也只能保存五年,之後沒新的補充就是沒了。」
因此,此刻地球上原本互相爭奪地盤、各方勢力衝突不斷的吸血鬼們,放下了彼此之間的歧見,同心協力一起投入那拯救所有人未來的工作──復育人類。
丹尼爾對伊蓮娜說:
「我公司平常的經營裡也有包括保存人類卵子和精子的服務。妳是知道的,妳來到地球大氣層的保護之外,難以評估宇宙射線會對妳的身體產生什麼影響,採取試管嬰兒代孕的方式,應該對孕育出健康的下一代會更有利,也才能維持未來人類遺傳因子的多樣性……」
在亞當記憶中,伊蓮娜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就算這是為了維持團隊和睦而做出的職業態度,那也可以說她在這方面十分專業,然而此刻,她用亞當從未在她臉上見到過的、冰冷無比的目光,直瞪著丹尼爾的臉,然後再掃了一圈看來對丹尼爾所言沒有任何意見的其他四個人類。
「不管是人類還是吸血鬼,到頭來男人仍就只是要個子宮載具對吧?」她冷冷地說。
「這是為了大局。」丹尼爾沒有一點覺得自己需要道歉的意思:「這是為了人類的存續,妳不能只想著妳自己……」
「渡邊桑,」伊蓮娜打斷丹尼爾說︰「生物學上,有個叫做最小存活族群數的專有名詞對吧?」
「是的,」渡邊說:「一個物種若要在自然界延續下去,不掉進所謂的『滅絕漩渦』的話,其族群的個體數至少得達到『最小存活族群數』,不同的生物和族群,最小存活族群數也不同。關於人類的最小存活族群數,根據研究有160到400人等不同的說法,性別組成方面,則有理想男女比為1比4,以及至少有70人的成年女性等等的說法,呃……」
眼見現下狀況無論哪種說法都不是選項,渡邊有點尷尬地說:
「不過,最小存活族群數是考慮到族群密度太低的話、雌雄個體難以碰到彼此的因素,以及遺傳因子多樣性的必要,既然丹尼爾先生旗下的公司有保存大量人類的精子卵子……」
「我今年39歲,」伊蓮娜打斷說,那位脾氣溫和的女士再也回不來了:「既然都已經決定要用試管嬰兒代孕了我們就忽略掉更年期吧,紀錄上成功生產的孕婦中年紀最大的是70歲,所以我就假設我的子宮還有31年可以用吧,再假設丹尼爾先生旗下的公司技術好到每次都能成功讓試管嬰兒胚胎在我子宮裡穩定下來,中間也不需要太長的休息期,再再假設我們敢冒險足月37週就剖腹產好了,而且之後當然沒有產假,再再再假設我可以每次都至少生3胞胎而且沒有因難產而死好了,那31年乘以一年52週再除以37週我的子宮可以用43次左右,43乘以3胞胎等於129人,加上現在這裡的4個男人和天宮二號裡的2個男人共有135人,嗯,還真是不用考慮到最小存活族群數呢。」
沒有人敢不識相地問伊蓮娜為什麼最後不把自己算進「人」裡,也沒有人敢出提根據史上最年輕孕婦的紀錄、伊蓮娜的女兒或許4到5歲就可以加入復育人類的陣容……這種會讓自己顯得把人類倫理道德拋棄得太快的討論。
「啊慢著,我們還不知道天宮二號裡的兩位是不是都是男人呢,搞不好中國那邊會有多一點職場女性呢……」
「這樣的確行不通。」亞當阻止伊蓮娜繼續冷嘲熱諷下去,他問丹尼爾:「請問吸血鬼已經有成熟的人造子宮科技或……任何體外孕育胎兒的祕法嗎?」
「沒有,我們壽命太長了,對如何增進繁衍這方面不太有研究興趣,」丹尼爾說:「而且我們之前覺得吸血鬼人口太多了,再增長下去很快人類血液就會供不應求,所以已經主張降低生育率400年了,真是好險啊,哈哈。」
不管丹尼爾是不是有意的,他的黑色幽默都一樣叫人笑不出來。
「不過等我回地球後,會叫部下……吸血鬼的部下,盡全力加速對人類體外人造子宮的相關研究,現在最重要的是,」丹尼爾充滿誠摯的眼神看向每個人,對伊蓮娜的誠摯度又是其他人的兩倍:「只要你們還活著,只要你們回到地球,就能帶給我們莫大的鼓舞。我們絕對不是要把你們當作牲口、或是種馬,對我們來說,你們是『希望』,整個吸血鬼與人類共同創造的歷史能夠延續下去的唯一『希望』。只要你們還在,就能激勵我們去克服一切艱難,無論是幫助人類恢復人口的科技也好,暫代或替代人類血液的糧食也好,保存過去人類留下的遺產的工作也好,只要你們還在……」
丹尼爾的話打進了每個人的心,:
「我們一定能夠在腳下這顆美麗的行星上,一同讓文明延續下去。」
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了充滿決心、準備好要面對即將來到的艱苦日子的表情,最後伊蓮娜說:
「讓我們各自先獨處一下、靜一靜吧。」
丹尼爾點頭,於是大家各自散開。
***
不過國際太空站的空間也就只有那麼點大而已,所以當伊蓮娜想進穹頂艙再看一眼地球時,發現亞當已經在裡面了,她放棄想一個人獨處的念頭,還是進了那小小的觀測台。
「丹尼爾剛剛八成用了吸血鬼的催眠術之類的。」伊蓮娜說。
「我想也是,這解釋了他是怎麼通過上太空前的各種體檢和心理檢測的。」亞當回答,停了一會兒後又說:「宇宙射線又不會只被妳吸引,他那樣講,等於說我們這些男人的精子也都不健康,連種馬都當不成了。」
「很爛的安慰,不過還是謝謝你。」伊蓮娜說,想了一下後又開口:「你知道的,來到太空後人的骨頭會嚴重流失鈣質,牙齒也是,如果吸血鬼也是的話,也許他那對獠牙不像外表看來那樣有威脅性。」
「我已經想了五六種在太空殺吸血鬼的方法,」亞當苦笑了一下:「但就算成功又有什麼意義呢?就算殺了他,地面還有一挪威的吸血鬼在等著我們,而且,我們的確需要他們的幫助。」
「回到地球後也是嗎?」
太空站外,地球緩緩旋轉著,他們正通過高緯度,極光籠罩著地表形成一層美麗的光暈,地球看起來就像是一顆發著幽光的寶珠,雖是背陽面,但地表已經幾乎看不見一點燈光了。
「我們花了好大的工夫才上來這裡,」亞當嘆:「現在下面卻已經不是我們孰悉的故鄉了。」
「我應該留在下面的。」伊蓮娜喃喃說:「該讓別人上來。」
兩人靜靜地看著轉啊轉的母星,直到亞當再度開口。
「或許,」亞當說:「如果能讓人類文明多留下一點痕跡,當牲口也好、血袋也好、實驗用的白老鼠也好,只要能讓曾屬於人類的文明能夠延續下去,就算是要把火炬交到另一種『人類』手中……我覺得,我可以接受。」
伊蓮娜清楚地看見了,亞當身邊有流星劃過。異象的發生令亞當的決心顯得更加令人動容,然而伊蓮娜知道,那是因為他們正通過南大西洋異常區,在這裡內層輻射帶會下降到距地表約190公里,平均離地面約360公里的國際太空站每天總共會經過這個區域23分鐘,讓來自太陽風的高能粒子穿過太空人的眼睛跟大腦。
「那是你的決定,還是國際太空站最後一次『遠征』的指揮官的決定?」
「這是我自己的決定,我不能勉強任何人。」亞當轉過身來看向伊蓮娜:「不過我覺得這是最好的決定。」
「好吧,」伊蓮娜嘆了口氣:「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接受。」
她輕輕推了一下艙壁,離開了穹頂艙,沒告訴亞當剛剛在他轉頭時,她看到了南大西洋海中,有處亮著密集且明顯是人造光源的地方,似乎是座小島。
也許只是那裡的發電設施撐較久,也許只是吸血鬼們沒去那裡關燈,也許這又是被高能粒子打到腦細胞所看到的幻覺,但如果那微小的希望成真了的話……
那座島將成為「人類」最後自由活著的地方。
***
為了確保那比吸血鬼還不科學的末日病毒在沒有宿主的狀況下徹底滅絕,亞當等人又在國際太空站上待了一個月,直到存糧已經逼近警戒線後,才遵照吸血鬼們的指示,分批降落地球。
順提,雖然國際太空站上九成的水會被回收利用,太空人們對喝被回收的自己的尿也早已沒有任何反感,但吸血鬼的可分配人力和對航太科技的熟悉度卻不足以將補給飛船送進低地軌道,再加上丹尼爾已經整整沒有進食一個月了,所以亞當等人真的是到了不得不離開的時候了。
由於負責回收亞當他們的地勤人員,大多是之前並非從事航太產業相關工作、不但是臨時上陣還基本上只能在夜晚活動的吸血鬼,因此規劃上由優先保護順序較低的一組人先進行降落,給吸血鬼們熟悉整體流程。
阿爾伯特懷疑自己被歸為優先保護順序較低的對象是因為吸血鬼們翻到了他的家族癌症史,伊凡對這件事沒有太大的怨言,他比較在乎的還是被跟丹尼爾分到一組,跟餓了一個月的吸血鬼擠在狹小的返回艙裡,比即將突入大氣圈還令他緊張。
在得到地面確認阿爾伯特、伊凡以及丹尼爾已平安著陸並被回收之後,亞當、伊蓮娜和渡邊才開始進入聯合號的返回艙。
殿後的亞當在最後一次踏出國際太空站的氣密艙時,忍不住感傷起來,就各種方面來說,俯視地球的國際太空站都可以說是人類科技文明的最高結晶,但在亞當等人離開後,再也不會有任何人來這裡,它會繼續自己孤孤單單地繞著地球,直到哪天失去動力,墜毀為流星。
為了方便吸血鬼的地勤人員行動,他們預定將降落俄國境內的夜間區域,雖然吸血鬼們也可以跟太空人一樣,穿上能擋輻射的防護衣,但亞當等人也知道穿起太空裝行動會有多不便,為了避免發生意外,他們決定還是避開陽光,依賴一下吸血鬼的夜間視力,好歹選擇降落在陸地上,已經給了對過流動的水有天生排斥感的他們方便了。
突入大氣圈、與地面的聯絡一時中斷時,亞當感受著兩百多天不見的地球重力,一邊想著。
哪一天,人類或吸血鬼的子孫有可能再離開地球的大氣、前往探索廣大無邊的星海嗎?
亞當只希望,他和伊蓮娜以及其他人所犧牲的自由和未來,能夠換來這麼一天……
「你們有沒有覺得,這翻滾有點太猛?」渡邊打斷了亞當的感傷時間。
的確,這有點不太尋常,或者只是自己太緊張了?
降落傘打開後,返回艙開始急速旋轉,速度快到令亞當越來越心生不安,他看向伊蓮娜,伊蓮娜轉頭避開他的視線。
如果返回艙失速墜毀的話,一切就都完了,無論是人類的未來、還是吸血鬼的未來、以及人類文明的延續……
返回艙撞到地面時,亞當真有一瞬間以為自己已經粉身碎骨,或下一秒就要身陷爆炸的火焰了,然而,在震動平息後,他發現自己好端端地,回到了地面。
窄小的窗戶顯示著外面的夜色,一枚圓月掛在天上。
電腦顯示他們距預定降落地點偏了五十公里,但一切還在控制之中,恢復的通訊線路傳來吸血鬼們的報告,地勤人員正在趕來途中,預計能在日出之前將他們回收。
亞當鬆了一口氣,又看向伊蓮娜,卻見伊蓮娜正準備打開返回艙的出口蓋。
亞當自己在微重力狀況下已經待了半年以上,肌肉和骨質都流失了很多,現在再度接觸到地球的重力,只覺得連舉手都有點累,更別提馬上使力了,伊蓮娜畢竟在太空站待的時間較短,所以還會如此精力充沛也很合理……咦?
只見伊蓮娜手一推,一掌將返回艙合金做的出口蓋打得飛了出去。
「妳……」渡邊發出一陣驚呼。
在灑入太空艙的皎潔月光中,伊蓮娜的臉開始變形,她邊跳出艙口邊扯掉身上要有人幫忙才穿得上去的笨重太空裝,當亞當和渡邊努力將身子擠出艙口尋找她的身影時,只見她裸身站在一望無邊的俄羅斯草原上,背後的圓月趁出她那野獸般肌肉糾結且佈滿毛髮的身形。
「妳、妳是……」
伊蓮娜對著月亮發出一聲狼嚎,好似她剛自某種形式的監獄中脫逃,堪比在《蕭山克的救贖》(或者你要叫它《刺激1995》)海報上淋雨的提姆羅賓斯。
「怎了?」她轉過頭來對兩人說:「女狼人就不能當太空人啊?」
既然世界上有吸血鬼,那麼有狼人也是很科學的嘛,只是,那人類,以及人類文明的延續,這下該怎麼辦呢?
(完?)
    62會員
    254內容數
    庸俗是很重要的,因為任何偉大的事物,都從最庸俗的地方開始,而任何庸俗的事物裡,總是能掰出最偉大的地方。在從庸俗變得偉大,或是從偉大裡發現庸俗之前,就先獻給自己能夠誠實面對自己吧。 那個庸俗簡單又隨時可能變得偉大的,庸俗的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