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粵江對決 - 萬春國

2019/12/26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公元 468 年,交趾土豪李長仁趁帝國交州刺史劉牧死之際發動兵變,盡悉屠殺流寓到交州的北人,佔據交州城,自稱“交州刺史”。這一次李長仁的排北屠殺動機與一個半世紀之前梁碩的幾乎如出一轍。不可否認就人道主義上而言這不體面,然而在紅河三角洲,北來的華夏帝國主義者作爲當地越南先民的敵僑族羣,史上犯下累累戰爭罪行罄竹難書,更何況在當下他們又是瓦解越人的共同體組織的威脅。從梁碩到李長仁的排北行爲,都實爲不得不訴諸武力來劃清共同體邊界。劉宋帝國此時派遣劉勃擔任交州刺史,可是劉勃無法制服李長仁。當劉勃來到交趾赴任時,被李長仁拒在城外,於是劉宋帝國派遣劉勃擔任交州刺史一事只能作罷。不久之後,如前所述劉宋帝國的叛將劉思道在擊殺廣州刺史羊希之後,被陳伯紹討平。緊接着劉宋帝國就任命陳伯紹爲交州刺史,意圖令陳伯紹挾兵威對抗李長仁。這一次李長仁不欲再與劉宋帝國對抗,遂請求劉宋朝廷將自己任命爲行州事一職以息戰端,朝廷也只得妥協。李長仁後來去世,在梁帝國取代劉宋帝國的公元 479 年,李長仁的從弟李叔獻擅自代領交州行州事一職,卻威望不著、號令不行。於是便想倚仗帝國號令當地勢力服從,遣使到劉宋朝廷求任命交州刺史,卻被劉宋帝國拒絕。劉宋帝國轉而任命當時的南海太守沈渙爲交州刺史,只任命了李叔獻爲寧遠軍司馬以及武平、新昌二郡的太守。然而李叔獻在得到了朝廷的任命後,交趾也人心服從了,於是李叔獻便發兵守住要險,抵拒沈渙赴任交州刺史。劉宋帝國無奈,只得又妥協地將李叔獻任命爲交州刺史以“撫安南土”。
李長仁與李叔獻是交州本地土豪,爲求得自立,趁建康帝國對紅河三角洲控制力疲弱的時候果斷起事,擁兵自重而與帝國討價還價。他們二人一前一後兩次阻截帝國任命的交州刺史,帝國卻也只好妥協。這在此前的漢帝國時期時,紅河三角洲的本土勢力顯然是難以做到的。雖然在李叔獻後來投降南齊後,這次李長仁兄弟的自立行動前後僅以十七年曆史告終,但在公元一世紀馬援對紅河三角洲平原割草式的侵略破壞的數百年之後,越南先民的共同體終見緩緩地從秩序的荒原中生長恢復。儘管這時的他們還需要帝國授予的頭銜以樹立自己在本地的威望而增強自己的號召力,但他們已經成功藉由使用適當的博弈策略拒絕了帝國指派的流官,進而取得了事實上的半自立。而相形之下,這一時期帝國的刺史頭銜對於兩河之間的南粵諸部族而言,只是給他們增加盟友關係上的優勢,南粵豪酋並不需要帝國的刺史頭銜來增強自己在當地的號召力。此外,越南先民的自發秩序得以恢復生長,其中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就是從劉宋帝國對南粵邦國屢屢用兵受挫來看,南粵諸邦國已經在紅河三角洲北面的兩河之間地區消耗了建康帝國的軍事力量,令帝國對紅河三角洲輸出的殖民秩序削弱。此時的南粵抵擋了東亞帝國的吏治在東南亞的擴張。
在李叔獻投降不到六十年後,紅河三角洲上的越南先民一場更偉大的自立行動拉開序幕。而這一次,越南先民建立了自馬援侵略紅河平原之後的第一個王國!
越南國寶東山銅鼓。這面銅鼓在 2012 年被定為越南首批國寶,現由越南國家歷史博物館館藏。可以看到形製異於粵人的銅鼓。(圖片來源於網路)
梁帝國大同年間,梁帝國朝廷派遣帝國家族成員蕭諮任交州刺史。單以史籍記載來看,蕭諮是以對交州本地進行破壞性的汲取而著名的流官,然而雖然蕭諮以苛暴垂名卻未必意味他就苛暴非常。在蕭諮就任之前,交州刺史的位置已經空缺了約三十年,隨着越南先民自發秩序生長,紅河三角洲本地的自治趨勢慢慢見長,越南先民對殖民者暴政的容忍度也降低,殖民統治的成本也變高。正如秦始皇未必苛暴過漢武帝,卻因初創散沙社會得到的反抗更劇烈而成爲暴君的典範垂名。因而這次面對蕭諮在交趾推動吏治,越南先民的排斥也一較之前升級。交趾豪酋李賁是交趾當地的世家豪族。據史籍記載來看,李賁先輩可能是從紅河三角洲北邊南下的粵人。在相當漫長的歲月裏,南粵與越南之間並不存在行政隔離,彼此之間的人們是有自然的遷徙來往與融合的。在公元 541 年,李賁號召紅河三角洲上的各地豪酋一起舉旗驅逐帝國殖民者。蕭諮見情形不妙,就向李賁進奉賄賂,請求李賁放水,然後自己逃奔回廣州。李賁遂佔據了交州州治龍編城。在次年三月,梁帝國唆使合浦豪酋陳侯、羅州(今化州)豪酋甯巨、寜越(今欽州)豪酋李智、愛州(今越南清化)豪酋阮漢等四家豪酋一同進攻同是嶺南豪酋的李賁。這次軍事行動後續情況史籍無載,而由後來李賁仍穩坐交趾反擊林邑王來看,結果應是四家豪酋無功而返無疑。僅僅在李賁與四豪酋交手之後的一個月,林邑王就受梁帝國相邀,又從交趾南面攻擊李賁,李賁部將範修在九德(今越南中部)破林邑王大軍而還,及此,李賁軍再一次防守成功。
在次年正月,李賁在紅河三角洲以龍編爲國都建國,國號“萬春”,自稱爲南越帝,越南國史稱爲“李南帝”。不久後梁帝國再次派遣軍隊討伐李賁,這一次出征的主將是盧子雄與孫冏。盧子雄是梁帝國的南江督護盧安興之子。盧安興作爲嶺南侵略作戰指揮部長官,在梁帝國對南粵諸邦國的侵略作戰中可稱爲是一大先鋒,杜僧明、杜天合、周文育等與南粵諸邦國屢屢交手的將領都是由盧安興一手擢拔上來的。在盧安興死後,盧子雄得任新興刺史。孫冏則是高州刺史,在此之前也曾任西江督護。盧子雄與孫冏二人都曾在侵略高涼冼氏邦國的作戰中血債累累,這在“高涼冼馮氏”一章中會敘。在將要向交趾進軍的時候,盧子雄與孫冏二人以此時正值春天,南粵的瘴氣初起爲由而勒兵不前,向廣州刺史蕭映提請待到秋天再議征伐李賁,而蕭映不聽,蕭諮更是催促二人速速進軍。二人遂不得已而進軍,大軍行至合浦的時候,軍中死者十有六七,軍隊因害怕疫病而軍心浮動。然後由於二人無法約束衆軍,衆軍遂紛紛自潰。最後二人只好撤軍而還。蕭諮卻以盧子雄、孫冏二人與李賁暗通款曲、故意逗留不進爲罪由上奏帝國朝廷,使得梁武帝下令將二人賜死,二人便因此身死。盧子雄部屬忿忿於盧子雄被誣殺,其中盧子雄的部將杜天合與衆將商議,擁護盧子雄的弟弟盧子略爲主扯旗作反。不久後,盧子略的叛軍聲勢浩大地圍攻廣州城,想要擒殺蕭映、蕭諮爲盧子雄報仇。而此時身在高要的西江督護陳霸先得知盧子略反叛事起,就率軍隊順西江東下援廣州城,大敗盧子略軍隊而成功鎮壓叛亂。這一次帝國醞釀的對李賁的征伐尚未成行便因內部譁變而流產。盧子雄勒兵被帝國王侯視作宮廷陰謀而被處死。盧氏家族也可能是廣州的本地勢力,並與帝國在長期密切的合作之中彼此之間產生了利益紐帶。盧氏亦曾替帝國征討南粵部族,然而最後卻也落得身死帝國手中的下場。
公元 545 年,梁帝國派遣交州刺史楊日票與陳霸先一同征伐李賁,在朱鳶(今越南海興)、蘇歷江口等地連續擊敗李賁。最後在典澈湖(今越南永安)的決戰中,李賁以大量船艦拒敵,而陳霸先軍士因爲遠征而疲勞,兩軍相持不下。最後陳霸先如得天助,典澈湖水突然受暴漲的江水注入,陳霸先乘水流進擊得以將李賁軍擊退。李賁逃亡到了屈僚(今越南永富)去尋求當地本土部族的庇護。此時李賁的兄長李天寶出兵佔據九真,又爲陳霸先所敗。公元 548 年,李賁最後病死在屈僚垌中。李天寶則與部將李佛子一起,不屈不撓地與梁帝國拉鋸作戰。此後他們趁梁陳之際,建康帝國在紅河三角洲的軍事力量減弱的時候,收復了包括交州州治龍編在內的失地。公元 555 年李天寶病逝之後,李佛子繼續統帥部衆、繼任君主,史稱“後李南帝”。此後直至公元 603 年,萬春國才由鮮卑蠻族建立的隋帝國征服。萬春國(前李朝)是越南史上偉大的自立時期,也是屬於嶺南豪酋的偉大國家。自公元一世紀起,淪陷在華夏帝國直接控制數百年之久的紅河三角洲,在梁碩、李長仁、李賁一路抗爭過來之後,終於漸漸企及驅逐殖民者而自立的光榮夢想。此後再往數百年之後,越南先民從曲氏豪酋自治,再到白藤江一役奠定越南破除東亞帝國殖民的歷史格局,主角都是越南本地的豪酋勢力,而他們正是李賁們的不絕餘脈。
陳霸先畫像
而之於陳霸先而言,征盧子略、李賁是他政治生涯的關鍵節點,他在作戰中大大擴充了自己的軍事勢力,自此深得梁帝國器重。在侯景之亂北援梁朝廷的時候,陳霸先所擁有的相當部分軍事資源就是在這一時期所奠定。陳霸先部下武將多出身南方尤其吳越寒門,與李賁的對決也可謂是諸南豪酋之間的軍事較量。而建康帝國的華夏僑姓士族集團則因軍事資源枯竭已不堪爲戰,陳霸先代表百越豪酋垌主登上帝國政治舞臺,在軍事政治上逐漸崛起,最後以侯景之亂爲契機,終於以對華夏僑姓士族集團在軍事、政治上的絕對優勢而取而代之,建立了陳帝國,令漢魏華夏君統退出歷史。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喜歡嶺南歷史文化。
公元前二世紀漢帝國亡南越國后,卻放棄全面軍事征服位於粵江口與紅河三角洲平原中間的這片地域,而對這片地域的粵人部族沿襲了南越國所採取的合作策略。這片地域即爲彼時粵人先民核心領地的“兩河之間的地區“。直至此後近八百年內,粵人先民在兩河地區各邦國逐漸成長如峯巒並立,讓華夏世界沒有全面侵略征服這裏的機會。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