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粵江對決 - 反建康帝國侵略戰爭(下)

2019/12/26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在公元 502 年梁帝國梁武帝初即位時,嶺南在帝國地圖上的州只有 4 個,而及至公元 550 他的統治結束的時候,嶺南在帝國地圖上的州達到了 15 個。這些州的建置在公元 520 年代之後迅速增長,同時伴隨着史籍上無前例地頻繁出現對兩河地區的軍事侵略記錄,雖然這些記錄缺乏詳細的信息如日期等等,但是透過斷簡殘篇上隱現的殺氣,我們已經可以看到粵人在嶺南土地上古老的自由傳統受到了嶺北帝國主義者的嚴峻挑戰。梁武帝侵略嶺南的動機,一方面是在這一時期裏,由於粵人的航海技術有了進步,嶺南的海洋通道得到了發展,令梁帝國產生了控制嶺南海洋通道的強烈意圖,使得梁帝國對嶺南的覬覦遠超過前面的晉、宋、齊等帝國;另一方面則是由於梁帝國也貪圖這裏豐饒的經濟資源。而南粵諸邦國在梁帝國頻繁的軍事侵略的刺激下,爲了抵禦帝國的入寇、捍衛邦國自由,經過一系列分化、整合,促使了更大規模的邦國形成。
梁帝國在公元 520 年代以前的早期,軍事侵略行動的規模尚沒有達到最大,只是延續劉宋帝國以來的對粵戰略。如在梁武帝即位的第二年即公元 503 年,梁帝國的將領、鬱林太守荀斐發起對南粵邦國侵略進攻,最後死在南粵武士的亂箭下。其後梁帝國的侵略行動不斷升級,終在梁帝國大同年間達到巔峯,帝國軍團的流民兵士一波波地向南粵武士衝襲而來,令粵人祖國的土地終成與侵略者拉鋸殺伐的疆場。
這一時期在西江沿岸上有南粵豪酋陳文徹、陳文戒兄弟,他們的故事頗具傳奇色彩。大約在 540 年代前後,陳文徹兄弟發起了一次規模較大的攻略高要的戰鬥,而後被帝國將領蘭欽帶領軍隊從衡州南下擊敗俘虜。蘭欽先前在粵北的今韶關、英德等地的戰鬥中也擊破過當地的南粵豪酋。史稱在對陳文徹的這場戰鬥中,帝國侵略者從繳獲到了不計其數的戰利品,其中還有一面其邦國的祭祀重器大銅鼓,這都暗示了南粵豪酋如陳文徹的富裕。雖然陳文徹兄弟出現在漢文史籍的時候即被擊敗俘虜,但背後的信息必然不止於此。漢文史籍稱陳文徹“出寇高要”,不過對比梁帝國那時在嶺南的侵略擴張的趨勢,以陳文徹爲代表的南粵邦國豪酋在公元 520 或 530 年代的更早的時候應已經和帝國往返拉鋸作戰過,這次“出寇高要”也應並非是第一次由陳文徹主動攻擊帝國,卻是留下了記錄的一次。其後陳文徹、陳文戒兩兄弟爲其時的廣州刺史蕭勱所招降而進入了帝國的政治體制內,陳文徹官至南陵太守,陳文戒則得授任爲德州(今越南義安省)刺史。到了後來,陳文徹率領南粵子弟隨梁帝國的軍隊在侯景之亂中北伐,成爲爲陳帝國建國立下功勞的南粵豪酋之一。與此前的各個僭主色彩強烈的帝國不一樣,陳帝國是百越豪酋色彩濃重的帝國,開國皇帝陳霸先是在南粵起家的吳越豪酋,他一起與陳文徹、侯安都這樣的南粵子弟並肩作戰創造了一個百越人的征服時代,而南粵諸邦國之於陳帝國的關係也是土豪間的親善結盟。
西江肇慶段
除了西江沿岸的陳文徹之外,同樣是在公元 520 年代,高涼地區也成爲了帝國侵略軍的進攻目標。高涼地區其時在鑒江流域、南濱大海的諸南粵邦國所在地,因遠離西江主幹河道而歷來少被帝國侵略者所侵擾。而他們的安定生活也就在這時被帝國侵略者打破,西江督護孫冏與新州刺史盧子雄率領數萬軍隊大舉入侵高涼地區,並在高涼採取了恐怖政策,屠殺那裏的粵人。而後冼夫人率領南粵武士不懈衛國抗戰,在拉鋸作戰七年之後,終將侵略軍逐出高涼,這在後文“高涼冼馮氏”章節中會詳敘。後來,廣州刺史蕭勱以“南江(今羅定江)危險,宜立重鎮”爲理由,向梁帝國朝廷提請將高涼地區畫置一個新州名爲“高州”,並任命西江督護、侵略軍頭領孫冏爲高州刺史。表明貪得無厭的帝國侵略者即使在對高涼的軍事行動中失利,也仍未放棄征服高涼的野心。而在南齊帝國時期新增置了南江督護官職之後,南江督護與西江督護便併爲兩大對嶺南的侵略作戰指揮部。據載梁帝國的南江督護如盧安興,與其部下杜天合、杜僧明、周文育一起屢屢參與了對南粵邦國的侵略作戰,雖然他們發起戰鬥的地點在史籍中未載明,但以結果來看應主要集中在西江下游。而漢文史籍未載明這些戰鬥的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帝國軍隊的戰績不佳。總而言之,在這一段時期的反侵略戰爭中,一些南粵豪酋在與帝國的殺伐拉鋸中敗退從而使得帝國建立了新的殖民據點。如高要,在陳文徹兄弟敗退以後由陳霸先擔任太守。而另一些豪酋,如高州冼太夫人則如前所述在經過七年的鏖戰之後將帝國侵略軍擊退。其後冼太夫人更是再反統戰原本是帝國太守的馮氏書寫歸化傳奇,締造了收復東至廣州城的粵人故土的冼馮氏邦國,這在後文會敘。
南江(羅定江)景色(圖片來源於網路)
是時,梁帝國意圖藉由承平時期的國力向外侵略擴張。史載梁帝國的大臣朱異向其朝廷提議,
時上方事征伐,恢拓境宇,北逾淮、汝,東距彭城,西開牂柯,南平俚洞,建置州郡,紛綸甚眾,故異請分之。其下品皆異國之人來歸附者,徒有州名而無土地,或因荒徼之民所居村落置州及郡縣,刺史守令皆用彼人為之,尚書不能悉領,山川險遠,職貢罕通。——《資治通鑑:卷 158》
這篇朱異向梁帝國朝廷奏疏中,“上方事征伐,恢拓境宇……建置州郡”描述了梁帝國侵略各地並畫置州郡的情形,朱異還提請細分這些地方的州郡;“異國之人來歸附者,徒有州名而無土地”,亦即帝國與外邦聯盟合作而建置的帝國州郡只空有州郡之名,而帝國並不能控制當地的土地,當地的刺史、守令都用當地的人任職;“山川險峻”、“職貢罕通”意思是這些地方山高水遠,距離朝廷又路途遙遠,當地的賦稅貢品很難送達朝廷,這都表明了華夏帝國無法實際控制這些地區的實情。最後,朱異提請梁帝國朝廷細分嶺南州郡的奏請得到了通過並付諸了實施。由此可見,梁帝國侵略者對包括南粵在內的他者的殖民侵略也並非純粹使用軍事進攻手段,更同時利用南粵諸邦國去中心化的特點,在細分畫置州郡後,用授予刺史等方式聯合一部分酋豪,進而打擊另一部分酋豪。這樣的刺激使得粵人開始調整自己的組織形態,南粵諸邦國開始了一輪分化與整合。這期間,寜越(今欽州)甯氏家族的奠基人甯逵即在南定州(今桂平)得除授南定州刺史,始興(今韶關)豪酋侯安都得以加入了陳霸先的軍事集團,而高涼的邦國豪酋冼太夫人也正是在這一時期與陳霸先聯盟。
韶關南華寺,正是建於梁武帝時期(圖片來源於網路)
到了公元 540 年代,陳霸先被梁帝國宗室、時任廣州刺史的蕭映從小吏開始擢拔爲將校。自此陳霸先便青雲直上,後任職西江督護、高要太守。陳霸先及其所部的吳越將領如沈恪、胡穎、杜僧明、周文育、徐度等屢屢參與了梁帝國侵略南粵邦國的作戰,而對另一部分地區的南粵豪酋如始興的侯安都,陳霸先卻選擇了與之結盟,史稱陳霸先“厚結始興豪傑同謀義舉”。侯安都是驍勇善戰的南粵武士,自此在陳霸先的結交下進入帝國的政治體制。
侯安都,字成師,始興曲江人也。工隸書,能鼓琴,涉獵書傳,爲五言詩,亦頗清靡,兼善騎射,爲邑里雄豪。梁始興內史蕭子範闢爲主簿。侯景之亂,安都引兵從高祖。攻蔡路養,破李遷仕,克平侯景,力戰有功。——《陳書·侯安都傳》
侯安都跟隨陳霸先南征北戰,尤其在克平侯景之亂的戰鬥中,因卓越表現而戰功赫赫,成爲陳帝國開國集團中重要的南粵勢力,立下了南粵子弟在陳帝國開國事業中的累累功勳。
高涼冼太夫人是支持陳霸先的又一重要的南粵豪酋勢力。李遷仕是其時高州的南粵豪酋,在陳霸先北伐侯景的時候,李遷仕亦同時響應梁帝國朝廷的徵召北援,雙方在進駐至今江西的時候發生軍事衝突。陳霸先駐軍崎頭古城(今江西大餘),而李遷仕亦率軍向建康,據大皋口(江西吉安南),阻撓陳霸先北上。李遷仕派部將杜平虜進攻陳霸先,而就在陳霸先與李遷仕作戰的時候,冼太夫人幫助陳霸先率軍從後方襲擊李遷仕據點,致使李遷仕敗逃寧都。隨後,李遷仕在寧都得到當地豪強支援後捲土復來攻擊陳霸先,卻被陳霸先部將杜僧明擊敗生擒,而後被殺死。高涼豪酋李遷仕不幸隕落,之於陳霸先爲令他北上的障礙不再,之於冼太夫人也爲她在高州進取鞏固勢力創造了條件。如冼太夫人這樣的做法,不管得失如何評價,是在應對帝國分化諸南粵邦國的戰術時,面對實際利益博弈中的抉擇。
此外還有號稱「合門顯貴,名振南土」的歐陽氏家族,可能也是始興(韶關)的粵人而並非史籍裏其正傳所稱的長沙人。歐陽頠早年便仕官梁帝國,多次參與帝國對南粵部族的攻伐,如幫助蘭欽攻擊陳文徹。後官至廣州刺史。其子歐陽紇也是能戰善戰的南粵武士,在陳帝國先後得授任衡州刺史、廣州刺史,後來因其家族在廣州的炎赫勢力受到陳宣帝的猜忌,又因其時各地紛紛叛亂,陳宣帝便起了貶黜歐陽紇的削藩念頭,遂令沈恪代歐陽紇爲廣州刺史,徵召歐陽紇入京爲左衛將軍。歐陽紇聞訊即起兵造反。最後在始興的戰鬥中其軍隊被擊破,歐陽紇本人也被擒獲斬殺,煊赫一時的歐陽氏家族就此退出南粵歷史舞臺。冼夫人也參與了對歐陽紇的這場戰鬥,在後文“高涼馮冼氏”會敘。
而在侯景之亂發生後,梁帝國對南粵的侵略行動終告結束。陳取代梁宣告一世代華夏文明的終結。相比梁帝國,陳帝國終其三十餘年裏的大部分時間裏,與南粵諸邦國維持着較親善和諧的關係。期間的廣州刺史沈君高也以溫和著稱。唯只後來的廣州刺史馬靖主導發起了對南粵部族的攻擊並稱屢有所獲。然而此時的“廣州”的領土規模已經被裁減得大大不如梁以前,尤其是不再向西江方向延伸,因此馬靖留下的地點不明的攻擊記錄即使屬實,恐怕僅限於廣州城周圍而不再是向西侵略高地諸南粵邦國的領土。最後耐人尋味的是馬靖也因其行爲引起陳帝國朝廷的猜疑而被誅殺。
陳帝國對嶺南豪酋邦國的政策方向可由陳霸先的《與嶺南豪酋書》一窺,
吾既忝荷明私,位逾臺袞,身持帝王之柄,手握天下之圖,故鄉如此,誠爲衣繡,故人不見,還同宵錦,天涯藐藐,地角悠悠,言面無由,但以情企。今者王猷帝載,化被無垠,浮海梯山,罔不鹹格,投竿負鼎,馳步蒼龍,崖穴丘園,爭趨金馬;君之才具,信美登朝,如戀本鄉,不能遊宦,門中子弟,望遣來儀,當爲申聞,各處榮祿,深加將保,念嗣音郵,今遣某甲等使彼,指此不多,陳諱白。——《武皇帝作相時與嶺南酋豪書》
在這封書信中,陳霸先徵召南粵豪酋子弟到帝都建康遊宦,或者當人質,都爲明確想要與南粵豪酋合作的態度。出身吳越寒門的陳霸先本就不是華夏胄裔,他的勢力派系也不屬於揚子江北邊南下的北人僑姓集團,他不可能以南下流亡士大夫的傲慢去看待百越人的人文和傳統。何況如陳寅恪謂陳帝國是“南方蠻族建立的朝代”,陳帝國本身就是仰仗諸南豪酋的支持建立起來的,比如陳霸先在嶺南數十年的軍戎生涯令他有了南粵子弟的班底,其中更不乏如侯安都這樣的軍事上的膀臂,除此之外還有如冼夫人這樣的合作者,這都使陳帝國與嶺南本地豪酋勢力有互爲合作的基礎。最重要的還是陳帝國本來就不是華夏的吏治帝國,陳帝國的皇帝本身就更像是各方豪酋勢力的盟主。這些都是陳帝國相較於此前的諸建康帝國而言,在嶺南的政策較爲寬和的原因。
在陳帝國覆亡之後,建康帝國的時代終告結束。南粵武士在終三個多世紀裏與吳、晉、齊、梁、陳等諸建康帝國的對弈裏,成功地將嶺北的異族侵略者擋在了祖國的土地之外,令南粵的土地成爲葬送他們侵略野心的墳墓。新一代的南粵邦國豪酋如東京灣甯氏、高涼冼馮氏、瀧州陳氏等在這些戰爭中尤其梁帝國以來的戰爭的刺激中崛起壯大,再往後他們將繼續在南粵的歷史舞臺上稱雄。在這些戰爭之後,他們卻擁有比以往的南粵邦國更爲強悍的實力,足以論斷這一時期裏華夏帝國的軍事侵略、行政殖民、打壓分化等種種在兩河地區系統地建立吏治的圖謀在南粵武士捍衛祖國自由的還擊下終告一一被粉碎。兩河地區也終於沒有變成第二個紅河三角洲。各南粵部族經過一系列整合,形成了更大的部族聯盟。這樣形式的部族聯盟或者說邦國的領土規模相較之前更大,也更傾向於中心化,然而這樣的更大規模的邦國也仍然是自由部族的自由聯合,仍然維持着各自自治的權力結構,仍然沒有一個統一的、徹底中心化的力量——不管是來自華夏帝國的還是粵人自己的,能將他們馴化爲降虜而進行扁平化治理——因爲他們、我們是熱愛自由的粵人!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喜歡嶺南歷史文化。
公元前二世紀漢帝國亡南越國后,卻放棄全面軍事征服位於粵江口與紅河三角洲平原中間的這片地域,而對這片地域的粵人部族沿襲了南越國所採取的合作策略。這片地域即爲彼時粵人先民核心領地的“兩河之間的地區“。直至此後近八百年內,粵人先民在兩河地區各邦國逐漸成長如峯巒並立,讓華夏世界沒有全面侵略征服這裏的機會。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