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 音樂週記 | 另類專輯經典:《文跡奇武》- 按怎死都不知 (1998)

2020/07/13閱讀時間約 21 分鐘
109.07.31 後續更新:很沒禮貌地直接請教武雄老師後,得到3頁A4紙非常詳盡的說明指正回覆,讓我痛哭流涕、滿懷感激,趕緊跪在電腦前把這篇文章修改完。之前文章中有部分錯誤資訊,已盡可能重寫或刪除,還請讀者多多包涵。

◇ 前言

只看專輯名字可能不多人有印象,但專輯主打歌 ──「誰是老大」一播出來,聽到熟悉的 Beat It 旋律,大家就突然都能跟著念(譙)上幾句歌詞,或是回憶起自己家庭出遊時,在遊覽車卡拉OK上點唱這首歌,把同行長輩們嚇壞的那段往事。

● 專輯曲目06誰是老大 -施文彬
(原曲:Michael Jackson - Beat It )

Beat It 原曲的歌詞使用許多幫派黑話,旨在勸人不要逞血氣之勇,退一步海闊天空,MV拍攝也促成了長期打殺競爭的兩個黑幫握手言和。但是這個 武雄老師作詞的台語版本「誰是老大」,卻是用各式各樣問候語來向人嗆聲的歌曲,非常惡搞紓壓。他最初版的改編歌詞:《在地的》,手寫歌詞也很有個性。

◇ 什麼是Parody?

在介紹1998年,《文跡奇武》 這張我心目中的經典專輯以前,要先簡單說明一下「Parody」這件事情。英文的Parody 直翻是諧擬、戲仿的意思,包含各種不同的作品形式。在流行音樂產業中,通常是把一首現有的當紅歌曲,填上抒發自身經驗與感想的自創歌詞後唱出,這些自創歌詞經常與原歌詞有諧音、韻腳接近或題材類似,表達出與原曲截然不同的概念,而達到反差、諷刺的喜劇效果。本質上它其實是文字(歌詞)的創作。假如有諷刺對象,則可能是社會環境、某個特定議題,也可能就是原歌曲本身。
這類型作品用中文來說很難有直接對應的詞語,或許只能統稱為「改編歌曲」。
在台灣1970年代興盛的秀場文化就有許多承襲著這種概念創作出來的作品,我們通常稱為:掰歌、歪歌。那時這種掰歌幾乎算是秀場界主持前輩的必備功夫,為了迎合受眾,歌詞難免有較多腥羶色元素。因為是從秀場文化發跡,這些歪歌一直以來是由演藝界的諧星、主持人來創作演唱,達到喜劇效果。大家熟悉的包括豬哥亮、廖峻、鄭進一、賀一航、許效舜.....等。以下挑選兩首經典作品。
● 嘿~癢 - 廖峻
 惡搞了 The Beatles 的 Hey Jude
● 鄭進一+賀一航 - 愛國神經病
 在2000年總統大選前發行的創作,原曲是當年紅遍大街小巷的酒後的心聲

◇ 文跡奇武創作緣起

以下幾個段落大部分資料取自武雄老師個人部落格,他非常詳細把這些作品的靈感來源、創作過程、發行與版權問題...都寫在【往事只能回味】系列文章中,有興趣的朋友建議連結過去細讀。
同時受到秀場文化薰陶與西洋流行音樂的刺激,一邊觀察台灣社會、一邊用大家熟悉的曲調來改詞、創作歪歌的 武雄,腦中總是充滿了一堆鬼點子,他很早就開始累積自己的惡搞歌詞作品。1998年一個偶然的機緣下,「神采唱片」(*註1)的老闆看到他的歪歌企劃,打算把這些創作製作專輯發行。但是一開始就遇到兩個難題:尋找適合的歌手來演唱、跟取得歌曲翻唱的版權
原本歌手人選屬意出道不久的新人康康,後來又找上信樂團團長Michael,但是都因為歌詞內容遊走尺度邊緣有所顧慮、或角色個性不適合而婉拒。後來輾轉找到曾經在1993年與江蕙合唱「傷心酒店」而聲名大噪,接連出了幾張暢銷台語專輯的歌手施文彬
其實施文彬在正式出道之前待在台中的PUB駐唱,經常唱熱門的西洋搖滾歌曲,在同事眼中是個洋派的Rocker。所以當他1992年到台北錄音室去錄出來的作品,竟然是與江蕙姊合唱憂鬱抒情的台語歌曲 時,都讓以前的朋友跌破眼鏡,不只是因為風格轉變南轅北轍,也因為施文彬的外省家庭背景。在這之前施文彬是一句台語都不通的,靠著勤奮不斷的苦練,才能說一口流利的台語。
在江蕙提攜下,1993~1995年間他趁著聲勢連續出了幾張暢銷專輯,在台語歌壇以傷心王子、憂鬱小生的形象佔有一席之地。
這裡先打個岔,為您播放這首專輯副標的同名歌曲:「按怎死都不知 」。

● 專輯曲目02:按怎死都不知
( 原曲:Tom Waits - Downtown Train , 大家可能更熟悉
Rod Stewart 的翻唱版本)

因為Tom Waits的嗓音實在太燒,旋律都焦到模糊了,初次聆聽可能會不太習慣...建議先聽Rod Stewart的版本來做比對。副歌的「Will I see you tonight」,被改成台語歌詞 「按怎死都不知」,這句的音調起伏、承先啟後的諧音 ”死(See)”,唱起來都與原曲旋律完美契合,也是專輯中武雄自己很滿意的一段改詞。雖然歌曲描述的是:在電視新聞上播報的意外死亡名單聽到好友名字 (創作背景正是1998年的大園空難),感嘆世事無常。但是單獨把「按怎死都不知」這句話拿出來,搭配主打歌「誰是老大」的嗆辣氛圍也很合,選這句做專輯副標應該是經過多方面考量的。

◇ 唱片發行

聲勢正旺的施文彬在1995年之後的歌手生涯似乎遇到了一些問題。在幾個施文彬的訪談中,他都沒有細述這段過往,我們只能從一些紀錄資料發現,此時他事業上好像與唱片公司有合約糾紛而解約、感情上也結束了第一段婚姻。在1998年這個惡搞歌曲專輯企劃找到他之前,他大部分的歌唱演藝事業已經停擺近三年。可能剛好在這段時間積蓄了不少負能量、又本來就有在PUB唱西洋歌曲的背景、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所以當他遇到武雄這些惡搞外國經典的創作時,可以說是一拍即合。這張專輯也正好成為他拋下舊包袱,改頭換面重新開始的起點。
演唱歌手確定以後,武雄把宣傳文案也設計好了,取兩人名字各一個字,排列組合成專輯名稱:“文蹟奇武“,計畫再找個叫做「奇蹟」的BAND來演奏,符合「文彬武雄顛覆奇蹟」的概念。 但是後來,「蹟」硬是被神采老闆找來的算命仙改成「跡」。
專輯正面擺了一隻公雞、背後是一個看起來像飛鏢靶的圖案
(”雞+靶”是什麼意思不好說,若參考文跡奇武2麻雀雖小的專輯封面
也可以看到 ”虎+籃” 喔! 感謝武雄老師分享這個藏在封面的巧思)
製作專輯時,應該要先向原發行公司(或是其台灣代理商)取得這些西洋歌曲翻唱的版權,才不會有法律上的問題。神采唱片一開始確實有提出這些授權請求 (甚至將改的歌詞翻譯成英文、寄給國際版權公司台灣代理審核),但是卻全部遭到拒絕。事隔多年,我們無法再探究為什麼原代理無法接受這些惡搞創作,這個專輯企劃案也因此被迫停擺了一陣子...
後來有一天,神采唱片的老闆突然通知他們,版權的事情搞定了!!雖然半信半疑,但終於可以發行自己惡搞歪歌創作的武雄、與悶了幾年可以再錄專輯的施文彬,也就沒想那麼多,加緊後續專輯製作的流程,在1998年11月順利出版發行!
專輯背面以及歌詞本內放了很多以”雞”為主題的惡搞食譜。
專輯曲目共有11首歌,第一首是也有拍MV的主打歌之一:《七仔》
照片因當事人不願露臉,幫忙打上馬賽克......

● 專輯曲目01:七仔 ( 原曲:Falco - Jeanny)

原曲Jeanny 在歐洲一直有很大的爭議與歧見。只看歌詞像是一個男子在對名叫Jeanny的女生訴情話,希望她起來跟著我走,不要迷失在黑暗冰冷的世界中。(中譯歌詞參考)。但是因為MV中歇斯底里疑似精神異常的主角、令人不安的新聞播報片段敘述內容,讓觀眾們有不好的聯想與詮釋,懷疑歌曲在影射當時奧地利連環綁架殺人犯Jack Unterweger,歌詞甚至疑似有隱喻他把受害女孩綁架後姦殺的情況。幾個德國知名的媒體人皆嚴厲批評這首歌傷風敗俗,應該在媒體上禁播。女權團體也紛紛跟上,造成一股強大的輿論壓力把這首歌的MV下架。但是Falco自己表示他創作的出發點真的只是一首情歌,相關犯罪的聯想完全不是他本意,甚至趕緊續寫了Jeanny Part2,Part3,證明Jeanny還活著。
Falco從來就不缺話題,他不僅是奧地利的饒舌/電子舞曲歌手先驅,把好幾首德語歌曲打進英語系國家市場排行榜(成名作 Rock Me Amadeus)也有部分評論稱他是開創白人饒舌的第一人。不過這篇文重點不是 Falco,介紹到這裡就好。
原曲那個不斷淒厲嘶吼著Jeanny的名字,疑似殺害她後偏執病態地自以為是她的救星的男子,到武雄手中被改成一個被女友欺騙,想要跳樓的失意男,在商辦大樓頂樓呼喊著台語「七仔」,兩者相較之下的反差有種荒謬的喜感。台灣在90年代政治局勢的轉變、台北城市生活的變遷、特有的看戲心態、攤販文化、記者素質......等等細節都被紀錄進歌詞口白與MV中,也讓這首歌在KTV成為點播金曲。

根據武雄老師的補充說明:「其實我一直沒把女生『落跑』的原因寫出來, ”卡緊出來談判 代誌大家講破”,我覺得這才是最重點。」 讓我不禁再次懷疑,「七仔」歌詞真的單純只是在講男女感情嗎? 大家可以自行聯想解讀囉!
施文彬與武雄兩人後來才知道,唱片公司所說的搞定版權了,其實只是把專輯中沒有取得版權的歌曲,在作曲人填上一些假名字( 蘇麗、Roberto、Todd、An tony...),並留下匯款到中國人頭的紀錄,硬是把這張專輯發行出來。若真的被告上法院,可能打算以抄襲作曲人在中國、公司不知情這種手段來卸責。施文彬與武雄身為歌手與作詞人,對唱片公司的做法其實也無能為力,連帶遭受聽眾質疑他們的歌曲是「抄襲」好一陣子。
其實像這張專輯這種 「翻唱/致敬」類的惡搞掰歌,心態上跟「抄襲」是完全不同的。若有不良創作者想要抄襲歌曲旋律,一定會希望聽眾們一輩子不要發現、聽到被他抄的歌曲;但武雄這些改詞創作,其實就是希望大家一聽到旋律,馬上認出原曲,在兩相對比之下,感受其中的詼諧趣味。可惜唱片公司無法合法取得版權,出於無奈只能用這種方法發行唱片。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若當年沒有神采唱片老闆無視法律道德規範,我們是不是就沒辦法在1998年看到這張突破社會框架的神奇專輯了呢? 現在網路興起,主流傳播媒介已經大不相同,大家對於歌曲版權、版權物的二創概念慢慢有不同的聲音與想法,想在網路上發表類似的作品似乎容易許多。在1998年做這種超前時代十幾年的事情,好像又是個無可厚非的決定了。
後來武雄與施文彬都因為這家唱片公司惡意倒閉而受害(*註1) ,分別被積欠近百萬歌詞版稅,施的合約還被轉給地下錢莊抵債。這種直接傷害到歌手、創作人的行為,其實是遠比處理歌曲授權上的瑕疵更應該受到批評譴責的。

● 專輯曲目07:台灣第一家鹽酥雞
( 原曲:Dire Straits - Money for Nothing)

原曲的創作背景是 Dire Straits的主唱Mark Knopfler 有一天經過電器行時,聽到幾個做工的人評論電視上MTV頻道那些偶像歌手,好像只要做做樣子、不用幹嘛也沒啥本事就能躺著發大財 (Money for Nothing) ,不像他們需要靠幹血汗活才能生存。Mark趕緊把這些聽來、又尖酸刻薄又生動的形容記下來並寫成歌。
武雄改的詞則是借用在夜市擺攤的「台灣第一家鹽酥雞」攤販之口,敘述市井小民為了生存打拼勞力賺錢的生活。宣傳文案所述:
夜市無疑是台灣社會現象最佳寫照,表面上一團混亂,
實則暗地裏自有規矩。台灣人民果然有旺盛的生命力。
啊~福氣啦!
歌曲尾聲約 3:25處 開始全場帶動唱:「台灣第一! 台灣第一! 台灣第一家的鹽酥雞!」 時,猛然有種 Taiwan No.1 的熱血與感動衝上心頭,讓我認真覺得這首歌有參選台灣國歌的潛力。 (?)

◇ 全輯翻唱對照

▼▼▼全專輯歌單與原曲對照表▼▼▼

  1. 七仔      : Falco - Jeanny
  2. 按怎死都不知  : Tom Waits - Downtown Train
  3. 衰尾道人    : Seal & Crofts - Windflowers
  4. 薪水寒     : 留(流)傘調(歌仔戲曲調);呂泉生老師編為 農村酒歌
  5. 偶像      : Stevie Wonder - Part Time Lover
  6. 誰是老大    : Michael Jackson - Beat It
  7. 台灣第一家鹹酥雞: Dire Straits - Money for Nothing
  8. 歹朋友     : Stephen Bishop - It Might Be You
  9. 來做閒人    : England Dan & John Ford Coley - Rolling Fever
              印象合唱團 - 擺開煩惱
  10. 檳榔西施    :這首在1992年成龍演唱的作品,原創詞曲就是武雄。
    (連結中歌聲是成龍唱的、而MV男主角是”王思漢”喔!
    請參閱 音樂週記| 90 年代華語唱片巔峰時期絕世神作

▼▼▼版權釋疑▼▼▼

1. 「Jeanny」沒有公司出面表示有版權代理,按照慣例在政府單位提存一筆錢就能用;
4. 「留傘調」是民謠,屬於公共財;
9. 「擺開煩惱」有付版權費給台灣的發行公司,但他們其實......
  請參閱 (*註二)
10.「檳榔西施」詞曲就是武雄原創;
其餘6首如上述,都是在未取得版權的情形下,填上假的作曲人發行的

◇ 專輯軼事

這張專輯最傳奇的事蹟在於,1998年底發行以後,新聞局馬上函寄公文,警告專輯內容歌曲粗俗鄙陋、敗壞善良風俗(『誰是老大』居功厥偉),禁止MV在媒體上播放,這對專輯的宣傳計畫造成很大的衝擊;沒想到數個月後,相同發文單位,同一局長署名再次來文,告知該專輯的施文彬入圍第十屆金曲獎-最佳方言男演唱人.....。
其實整張專輯歌詞,武雄老師都是以那個時代台灣人的日常生活為題材來創作,或多或少與原曲有相似的概念而互相呼應,讓聽過原曲的人讚嘆歌詞諧擬的創意巧思、沒聽過原曲的人也能對內容產生共鳴。施文彬在這些極具特色的改詞創作中,發揮歌手專業,用道地台語「氣口(khuì-kháu)」演唱這些國外傳來,充滿洋味的歌曲 (施文彬本人曾表示,『七仔』裡那些連續、聲嘶力竭、掏心掏肺的悲情吶喊,超級難唱!唱完以後精神還會停留在那個瀕臨崩潰的狀態,久久難以平復),難怪在當年金曲獎會議上,評審梁弘志老師力排眾議,堅持要讓這張被新聞局警告的專輯至少入圍一個獎項。

以下播放清單是施文彬當年在@LIVE的專輯發行 首唱會全紀錄

專輯中幾乎每首歌都可以在這場演出裡看到 (唯一一首沒在這次首唱會記錄中的歌曲:「偶像」,網路上目前能在武雄的部落格找到音檔)。武雄老師為這場演出特別配上串場劇情口白,把專輯歌曲串成一個描述台灣社會「小人國」 的故事,大家可以透過這些口白稍微了解武雄每首歌詞的創作發想。

◇ 文跡奇武之後‧‧‧‧‧‧

1998年的《文跡奇武-按怎死都不知》專輯名稱之所以有個副標,其實也是因為當年他們就打算把這些惡搞歪歌創作成一系列的專輯。第一張專輯發行12年後 (2010年),文跡奇武也真的出了續集 《文跡奇武②- 麻雀雖小》;以及後來2014年的《文跡奇武③- 歸組害了了》。沒有改變的是,聯繫台灣代理公司想取得翻唱原曲的版權時,仍然困難重重。大部分的台灣公司觀念仍偏保守,可能擔心惡搞改詞破壞原曲的形象而拒絕。這次施文彬和武雄只好改變作法,直接創作新曲、或是部分改用「取樣, Sampling」的方式,擷取經典歌曲的編曲與一小段旋律,以它為根基去創作譜出一首曲子。其實我並不確定這樣的創作有沒有違反相關著作權法,至少至今還沒有聽說他們因為這兩張專輯而吃上官司。我能比較明顯聽得出來的取樣/諧擬的歌曲有:
《文跡奇武②- 麻雀雖小》
02豆花車倒攤 (Santana - Oye Como Va)
04 白目情人夢 (Eagles - Lying Eyes)
05黑面 ( The Black Eyed Peas - The APL Song)

《文跡奇武③- 歸組害了了》
01 頭家(Thâu-Ke) (Richard Clayderman - A Comme Amour )
  *這首有取得版權喔
02雙重標準(Schizophrenic)
(中華民國國旗歌/或它取樣的原曲:海頓弦樂四重奏《皇帝》 Haydn: String Quartet No.62 in C,Op. 76, No. 3 'Emperor')
03不想納稅(Paying Taxes Out Of Nothing At All)
(Queen- We Will Rock You)
06鬼調歌頭(Buddha on Lotus)
(曲: 但願人長久 - 鄧麗君 ;詞: 好了歌 - 曹雪芹)
這兩張續集中有許多讓我讚嘆的有趣作品,雖然很想要一一介紹,但相較於1998年文跡奇武那股披荊斬棘、在保守社會中橫空出世的霸氣,此時社會風氣已經開放許多。資訊傳播媒介與各種自媒體爆炸成長,好的作品也要更講究行銷手段與方法才能得到關注;題材內容若僅惡搞「歌曲」這種相對傳統載體的作品,也不一定能滿足視聽者需求了。朋友們若對專輯其他歌曲有興趣可以在youtube自行搜尋。
**補充:2017年這個組合又出了一張 「文跡奇武情歌選」,雖然名為精選輯,其實整張專輯都是新的創作,不只維持惡搞的水準,還很跟得上時代潮流,各種網路文化用語都寫進去。個人推薦這張專輯裡幾首經典歌曲(還可以學台語喔):
愛的開箱文/你知道你爸又在哪裏發廢文嗎/失戀懶人包

◇ 衍伸聆聽 -- 歪歌界的霸主

最後要介紹一個在美國專職 Parody,產量豐富、惡搞水準精良,而且目前已經靠著歪歌創作得到五座葛萊梅獎的怪咖:

“ Weird Al" Yankovic ”

  武雄自己也曾經提到,有些自己的創作概念是受到他啟發。武雄惡搞的「Beat It」、「Money for Nothing」其實都早就被 Yankovic處理過了。

● Eat It (Beat It - Michael Jackson)

(影片無法嵌入,需在Youtube上觀看。)
他的Parody作品都是從歌詞到MV徹底模仿惡搞,而且通常歌詞的韻腳節奏會跟原曲相同,還能把他想要說的故事呈現的淋漓盡致。像這首「Eat It」, 家裡有挑食小孩的家長一定聽得心癢癢。 (剛好網路上搜尋到,就順便附個歌詞翻譯)
目前他的頻道點閱率最高的仍是那首改寫 Ridin' -Chamillionaire 的經典作 :

White and Nerdy(又白又宅)

截至2020.07,點閱人次1億4千萬......
因為用與原曲差不多水準的速嘴饒舌,歌詞又精闢幽默描述了「Nerd」族群,非常洗腦、娛樂性也十足。之前曾經有網路部落客翻譯做了中文字幕版本,可能是版權的關係現在幾乎都搜尋不到了。這個惡搞版本推出後,連原唱Chamillionaire都在自己的Myspace上轉貼連結說:「這傢伙的版本真不錯。」甚至在某個訪談中誇讚Weird Al:「沒想到他 Rap 這麼強,太扯了。」外國像Al 這樣職業級的歪歌寫手其實不少,但能唱到得好幾座葛萊美獎,大概也只有他辦的到.....。
最後附上他的作品中我最喜歡的一首:

● Where The Saga Begins

聽這首歌建議要有關於惡搞對象的背景知識(星際大戰系列電影)、聽過諧擬的原曲調(American Pie)、知道原曲節奏、歌詞、韻腳怎麼跑、最後再看他編出來的詞、才知道這傢伙有多扯。

謝謝大家收看這期,我從2010年就開始構思、但到今年(2020)才完成的音樂週記,我們十年後同一時間再會。

* 註1:

「神采唱片」這家公司也有個非常戲劇化的故事。老闆陳國欽,原本是當時最大的唱片公司--「歌林唱片」的宣傳部主管,累積了不少業界人脈與資源後,自己創業成立神采製作,製作專輯同時也是歌手的經紀公司。
成立公司後第一件事就是從歌林挖角當時紅遍半邊天的台語歌天后黃乙玲(很久之後大家才知道,原來當年陳國欽跟黃乙玲有段地下情、還生下了女兒...),又發掘了大小S,組成少女團體SOS,大獲成功。
但是公司沒經營幾年,就因為資金周轉不靈倒閉,在地下錢莊欠下龐大債務,而把經手的藝人合約或本票抵押後逃往中國發展,受害的藝人包括潘美辰、張秀卿、施文彬、陳亮吟(雪中紅 原唱)...等等。後來是演藝界、業界、政界幾個知名人士幫忙,才把這幾個藝人的合約從黑道手中贖回來。

* 註2:

其實「印象合唱團」的「擺開煩惱」,........確實就是抄England Dan & John Ford Coley的 Rolling Fever,甚至把作曲人寫上了團員的名字。不過那個年代(1983) 台灣人的版權概念還非常不成熟,而且這些西洋歌曲應該沒有在台灣找代理商發行,所以用完全一樣的歌曲發行唱片,通常也不會被舉發提告。只是......唱片公司拿這首抄來的歌曲向其他翻唱作品收版權費,難道不會心虛嗎XD
130會員
136內容數
人生 Delete 不掉的東西 通通收進Backspace裡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