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條通媽媽桑席耶娜的人生經營學(上)

2020/09/04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在拚手腕與顏值的台北市條通街區,入夜後華燈初上、計程車載客來去,一間又一間的酒吧俱樂部閃爍著霓虹,不需要加蓋愛情摩天輪,戀愛遊戲的七彩泡泡便滿溢而出。
在林森北路六條通設立Bar NINE日式酒吧的媽媽桑Siena席耶娜,分享她剛進入這一行時,資深媽媽桑教她的培養戀愛客敲門磚,「當你的人生故事不足以分享時,傾聽就對了!
Bar NINE一景,我的手機隨手拍

卡奴小姐在條通找到自己的天職

向客人哭窮說,我家很拮据、我手頭很緊、請可憐可憐我,期待對方同情你而掏錢,那是不對的--世界上有太多更可憐的小姐,為什麼人家要唯獨對你做慈善?by 席耶娜
要一開口就跟陌生人破冰不簡單,自言「不管聊什麼我都能一直講」的席耶娜,有高潮起伏絕無冷場的人生閱歷,台中高農餐飲科畢業後初出社會,她在百貨公司擔任櫃姐,每天衣著光鮮地在專櫃點燃別人內心的購物慾,也變相往自己的物慾油庫投番仔火,加上身畔是無數精品和花錢不眨眼的豪客,虛榮的野火一發不可收拾。
雖然賺進口袋的薪水遠遠跟不上追逐生活品味的開銷,但沒現金還有信用卡,櫃姐申請自家百貨公司的聯名卡享有超高信用額度,如此更是消費無罪享受有理,這麼買買買直到收入連帳單最低應繳金額都付不起,彼時二十出頭的席耶娜才回過神來,循著報紙分類廣告來到條通求翻身。
在條通的日式酒店,入行三個月是分水嶺,小姐的日文能力必須達到日文檢定(JLPT)N2的程度,席耶娜說,在這裡不能「當觀音」,也就是單純外貌賞心悅目,卻不和客人互動的冰山美人類型,「客人問你台灣有哪些地方好吃好玩,你是不是起碼能說出鼎泰豐小籠包?和客人介紹台北一〇一九份金瓜石?如果真的不會講話,總要會唱幾支日文歌吧?」當年她在日式酒店兼差了一個月,就辭去做了三年的櫃姐工作,全職投入這份「自己的天職」。
席耶娜笑著自我調侃,說小時候身材肉肉的、欠缺異性緣,心裡一直渴望成為男人的目光焦點,「可能我是花癡吧?我最喜歡男生了,上班時可以和一堆男生喝酒聊天,他們都看著你、對你笑,哇,有什麼比這個更棒的工作?」
想讓金主恩客追捧自己,就要把說話這門藝術練得恰到好處,席耶娜受過各大媒體採訪,她個人的歷程與撩心秘技也屢次被報導,儼然是台灣媽媽桑界的代表人物。許多同行文章跑在我前面,席耶娜還是有從未對外公開的壓箱故事可以聊:「向客人哭窮說,我家很拮据、我手頭很緊、請可憐可憐我,期待對方同情你而掏錢,那是不對的--世界上有太多更可憐的小姐,為什麼人家要唯獨對你做慈善?」
想找到願意大額投資自己的金主,必須對每一個熟稔的客人描述自己的遠大夢想,「我要創業、我想開店!」席耶娜的邏輯是--對十個客人說,總有一個有興趣;如果這十個人都沒興趣,那就對二十個人說。創業計畫需要的基金必須很具體,讓對方相信你有做功課,不是閒聊打嘴砲,是「玩真的」。

夢想永遠要玩真的

19年初,性感槍手的新書分享會在Bar NINE

一位日本客人問席耶娜資金部位缺多少,她回三百萬日幣,當時匯率折合新台幣是九十三萬元。席耶娜分析,在日本想開一間酒吧,動輒需要千萬日幣以上的資金,相較起來,在台灣投資一家店的門檻相當低,「對日本高收入的商務人士而言,很有吸引力。」
漁網撒了出去,某天大清早,日本客人的女朋友、一位條通小姐急叩席耶娜:「快過來,我男友要投資你!」
席耶娜趕到日本客人下榻的飯店,眼前是三百萬日幣的現鈔,她一時間不敢相信,這是雙方第三次見面,素昧平生的男人為什麼會這麼大氣?當下是驚嚇大於驚喜,「你要對我怎麼樣嗎?!」
三百萬日幣現鈔出動了兩個人、一台點鈔機來數鈔票,日本客人只要席耶娜寫一張收據,就讓她飛奔去銀行換匯存錢。
資金到位,更是人性的試金石。條通內沒有祕密,看了店面就等於下單,緊接著要立刻裝潢,席耶娜擔心金主反悔,不敢立刻去找新店址,便把資金先拿去買當時股價在高峰的hTC。
一陣子股市短線讓席耶娜賺了七萬元,把九十三萬補到一百萬元,她試探地聯絡日本客人:「老闆,我做股票幫你賺了七萬元喔。」日本客人點頭稱是,再問她開店的事情進展得如何?席耶娜此時確定,可以把油門催下去了,立刻開始物色六條通的店面。
Bar NINE的創業故事說到這邊,聽故事的人忍不住要舉手發問:「媽媽桑會當大金主的女朋友嗎?」席耶娜回答,這裡的分際很重要,日本客人是那位酒店小姐的男朋友,那她和對方就是經營者和股東的關係。
二〇一三年,席耶娜的第一間店在六條通開幕,三十二歲的她從小姐晉升媽媽桑,Bar 18、choi 6 、昭和橫丁、Bar Nine四間店陸續開幕,營業至今的是Bar NINE。二〇二〇年初,我在一場春酒聚會上再遇席耶娜,她又有了新的創業名目「擒慾書店」,計畫在林森北路這個外界暱稱「五木大學」的慾望聚集地,教大家「射人先射馬、情人先擒慾」,開一間能傳授正確性知識、大方談性以及觀賞情色藝術的實體店,白天賣書晚上賣酒,同時賣情趣用品。
「好幾個人有興趣,說願意投個十萬二十萬……這怎麼夠呢?起碼投個百萬啊。」席耶娜咕噥著,擒慾書店選址尚未定案,相關小聚會已經在Bar NINE展開,從媽媽桑教你釣男人到乖乖SP(Snapking的縮寫,打屁股)之夜,要實現遠大的夢想,就是得敢說敢做敢賭敢要。
(to be continued)
1.6K會員
153內容數
關注社會階級、金錢與權力,分享相關文學、社會科學的閱讀及訪談經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