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鬼王無慘也感到遺憾的現代抗衰老醫學技術

閱讀時間約 28 分鐘

前言

在《鬼滅之刃》裡的鬼舞辻無慘對於永生十分執著,故事開始因為有一位醫生在治療患上絕症的他時,因感到病情惡化而發怒,遂殺了醫生。 而在藥起效之後,發現自己變成了不老不死、以人類為食的鬼,但也因此非常懼怕陽光;另一面他也代表人類對於長生的渴望。
故事中對於被「吸血鬼咬到就可以長生的設定」,在古今中外都有許多描述,到底這種老到掉牙的梗有根據嗎?
「換個血就可以抗衰老」在這個時代是有可能發生的嗎?
透過這幾十年的科學發展後發現能抗衰老的可能性相當大,而且在西元 2021 年有最新的論述。
鬼舞辻無慘

吸血鬼的起源—有可能是一種遺傳性疾病

在《舊約聖經.利未記》記載著最早的吸血鬼—該隱(Cain),是亞當與妻子夏娃所生的兩個兒子之一,後來該隱因為嫉妒弟弟亞伯而把亞伯殺害,受上帝懲罰成為吸血鬼。
而著名英國小說家伯蘭.史杜克(Bram Stoker)在西元 1897 年所著的《德古拉》(Dracula)中所描述的吸血鬼形象比較貼近現代人的認知。小說記載著吸血鬼害怕陽光,而且通常以人類或其他生物的血液為食。
不過古代醫療不發達,有可能那些人是患了一種名叫紫質症(Porphyria,又稱噗瑳症卟啉(ㄅㄨˇ ㄌㄧㄣˊ)症吡咯紫質症)的遺傳性疾病。起因是負責合成血基質的基因之一發生突變而造成紫質(Porphyrin)堆積所引起的一系列疾病,會對皮膚及神經系統造成負面影響。
紫質的代謝物是一種對光很敏感的物質,部份種類的紫質症可能會因為這種代謝物的影響而使患者的皮膚對陽光敏感。這類患者若曝曬過量陽光,皮膚就會起水泡、潰爛,最嚴重時甚至能造成死亡。
所以有這種症狀的患者為了儘量避免接觸陽光與紫外線,外出時會用黑布大面積罩住頭、手等身體暴露在外的部份,在室內時也會儘量降低光量。
光敏色素一旦接觸日光就會變成烈性的毒素,古代的血紫質症患者或許在某次透過吸食或飲用鮮血來自己增加血紅素,因為血紅素能夠有效緩解症狀,傳一傳就被說成是吸血鬼了也有可能。

血液藏有讓人抗衰老能力的秘密

在古代「血液」的魔力早已獲關注,一直被視為生命靈魂所在。
在 16 世紀中期匈牙利貴族巴托里.伊莉莎白(Báthory Erzsébet)伯爵夫人,也是一名追求青春永駐的狂熱者,為了保持青春,她讓人給少女放血,然後用這些鮮血沐浴甚至喝掉鮮血。
西元 1615 年有一位德國醫生兼化學家安德烈亞斯.利巴菲烏斯(Andreas Libavius)認為輸血可以抵抗衰老。
他寫了一篇評論中詳細地描述輸血的過程,如何把血液從一個人的動脈中抽出然後輸入到另外一个人的動脈裡,內容中還包括獻血與受血雙方的身體情況、所需要的器具、具體的步驟等。
他甚至還提到為了讓年輕人在獻血後恢復體力,需要給其良好的食物和悉心的照料。不過提出評論後第二年他就死了。後來是透過許多的醫生與科學家遊走在科學與道德邊緣做了許多人體與動物實驗,來驗證其可行性。

異體共生(Parabiosis)

随着生理學研究的發展,西元 1864 年法國氣體生物學家保羅.貝爾特(Paul Bert)使用了一種異體共生的外科手術,將 2 隻老鼠的循環系統銜接成一個。
他將 2 隻動物如老鼠的側身切開,之後將它們被切開的皮縫在一起,這樣一來它們的身體將相互接觸。
當傷口癒合後,1 隻動物的毛細血管會滲入到另外 1 隻動物的身體組織之中,2 隻動物將共用同一個循環系統,來研究血液中是否存在不同的生物活性因子。
受到共生實驗方法的啟發,紐約康奈爾大學生物化學家和老年病學家克萊夫.麥(Clive Maine McCay)在西元 1956 年他的小組使用 69 對共生大鼠。
這些動物都是老年和年輕動物的共生,例如有一對動物分別是 1.5 月齡和 16 月齡,這分別類似於人類的 5 歲和 47 歲。這個實驗發現輸入了年輕血液的年長大鼠,逆轉了關節與軟骨老化現狀恢復了年輕時的活力。不過共生的幼鼠卻提前出現了衰老跡象。

換年輕的血可以抗衰老

此時,幹細胞生物學家厄文.魏斯曼(Irving Weissman)也在研究這種方法。
西元 1999 年,魏斯曼在史丹福大學實驗室的博士後研究員艾米.維傑斯(Amy Wagers)利用共生小鼠結合瑩光標記細胞來做實驗,發表兩篇論文在《科學》期刊上。
西元 2002 年,在史丹福大學醫學院神經系的湯馬斯.朗多(Thomas Rando)實驗室的博士後研究員麥可.康博伊(Michael J. Conboy)聽到了這論文後有了新的啟發,研究團隊重複了這個實驗,挑選擇同樣性別、大小接近而且能和平共處生活 2 週以上的動物進行共生。
西元 2005 年他們發表在《自然》期刊上,發現年長大鼠恢復了年輕狀態是因為年輕血液將老年動物的肌肉和肝臟細胞變的年輕,衰老的幹細胞重新開始分裂,讓大鼠表現出跟幼鼠幾乎相同的肌肉損傷修復能力,還可以促進腦細胞生長。
在洛杉磯加利福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 簡稱 UCLA)遺傳學及生物統計學的史蒂夫.霍瓦斯(Steve Horvath)教授,從表觀遺傳學的角度來進行研究,他發明了一套能衡量人類組織及細胞的生物年齡之方法,也就是所謂的年齡計算機(Age calculator),其根據 DNA 甲基化的程度來判讀,並提出「DNA 時鐘」的概念。
西元 2021 年他參與了一項國際研究,最新的結果發現 3 個月的異齡異體共生不僅能夠逆轉老年小鼠的衰老狀態,還能降低其生理年齡、延長壽命。
實驗中研究人員對異齡異體共生 3 個月後又分開的小鼠進行了檢測,發現共生使老年小鼠血液和肝臟的表觀遺傳年齡大幅降低,其中血液年齡降低 19 ~ 28 %,肝臟年齡降低 5 ~ 26 %。
即使在停止共生 2 個月後,這種改善效果依然存在,表示異體共生帶來的逆轉衰老效果可能會長期存在。

抗衰老蛋白發現

後來在哈佛大學婦科醫院心臟病學家理查.李(Richard Lee)協助下,研究發現年輕血液能使年老動物肥厚的心臟重新變薄,功能增強。 他們開始對年輕血液中的蛋白進行篩選,在西元 2011 年在《細胞》雜誌發表成果。
研究人員在年輕小鼠的血液中分析出一種生長分化因子 GDF 11(Growth Differentiation Factor 11),它的功能是調節幹細胞。
直接注射 GDF 11 蛋白到老年鼠的血管中也能讓衰老肥厚的心臟重新變薄,並能逆轉肌肉幹細胞 DNA 損傷。不過此蛋白在血液中的濃度會隨著年齡增長而下降。
西元 2014 年,他們研究團隊在《科學》期刊上同時發表兩篇 GDF 11 逆轉衰老現象的文章,分別是改善老化鼠的肌肉能力與恢復大腦嗅覺力。
GDF 11 所掀起的各方論戰倒是不曾和解,不過此研究成果卻受到許多科學家質疑,原因是 GDF 11 身屬乙型轉化生長因子(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 Beta,TGF-β)這個大家族,而不巧跟同一個家族的 GDF-8 有高達 90% 的相似度。
諾華(Novartis)和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GSK)等兩大製藥公司實驗結果宣稱艾米.維傑斯研究團隊的實驗有問題,不過也有其他科學團隊支持他們的論點。不過眾多媒體報導仍將 GDF-11視為「抗衰老蛋白」。

換血漿就夠了

但是需要把老年跟年輕的血液系統接起來才能夠起功效嗎?
其實並不是非要整個的青春血液才行,僅僅裡面的血漿就足夠了。
來自史丹福大學的東尼.韋斯-科賴(Tony Wyss-Coray)研究指出,他發現老年人和老年癡呆症患者血液中某些蛋白質表現明顯高於年輕健康人。
於是他對朗多未發表的關於大腦的研究深入了解後,發現可能和老年性癡呆患者與金屬蛋白酶組織抑制劑(Tissue Inhibitors of Metalloproteinase-2,TIMP2)蛋白含量有關。
這種蛋白在人體血液中的含量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逐漸降低,在動物的共生實驗中,共生的老年動物大腦神經元再生能力增加,而共生的年輕動物大腦神經元再生能力下降,血漿交叉注射也能產生同樣的效應。
如果只向年邁鼠注射 TIMP2 蛋白,也可以取得和注射臍帶血漿一樣的效果。然而如果先將臍帶血漿中的 TIMP2 蛋白去除,然後再將處理過的血漿注射給年長大鼠的話,先前觀察到的功效則消失。
隨後對整個大腦功能進行分析後發現,年輕血漿內 TIMP2 蛋白具有促進老年動物大腦可塑性,提高動物學習和記憶能力。西元 2014 年,韋斯-科賴在《自然》發表了他們的研究論文,受到舉世矚目。
在香港某一家族企業贊助下,在加州門洛帕克(Menlo Park)註冊成立了一個名叫 Alkahest 公司,同年 Alkahest 在史丹福開始做雙盲臨床研究,研究目的是了解使用年輕人的血漿治療老年性癡呆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研究計劃收集 18 名 54 到 86 歲之間的老年性癡呆患者,把他們隨機分為兩組,每個禮拜接受一次 18 到 30 歲年輕人血漿的輸血(或是生理食鹽水),一次約 250 毫升,連續四個禮拜。
在休息六個禮拜之後,兩組的輸液對調;原來輸血漿的改為輸入生理食鹽水,原來輸入生理食鹽水的控制組,則接受年輕人血漿輸液四個禮拜,之後監測受試者的認知能力、情緒狀態、自理能力、大腦掃描和血液疾病相關生物標誌等進行結果分析。
一年之後實驗結果顯示接受輸血組患者認知能力並未提高,但是自理能力有所增強,他們開始能夠自己刷牙,扣扣子或是採購。
不過專攻血漿相關製品的西班牙藥廠 Grifols 在西元 2020 年 9 月宣布,將以 1.46 億美元收購 Alkahest,該交易預計於西元 2021 年初完成 。這是繼西元 2015 年 Grifols 以 3750 萬美元注資收購該公司 45 % 股份後,正式宣布完全併購 Alkahest。
Grifols Alkahest

輸血治療衰老的大商機

另外在加州也有一間生技公司 Ambrosia 對於年輕血液幫助老化鼠回春的研究也很在意。受到東尼.韋斯-科賴研究的啟發,西元 2016 年 Ambrosia 公司的創始人傑西.卡瑪辛(Jesse Karmazin)計劃徵得 600 名志願者參加臨床試驗,志願者只要年紀大於 35 歲即可。
這些志願者將會在2天內被輸入約 1.5 公升的血漿,這些血漿來自 25 歲以下的健康年輕人。
此試驗將會向每位志願者收取 8000 美元,這 8000 美元包括了從血庫中購置血漿、實驗室檢測、倫理評估、保險以及行政管理等相關費用。
因為受試者將會在輸血前及輸血後一個月接受全面的血檢,需要檢測的生物指標超過 100 項,其中包括了血紅蛋白和各類生物指標。亦需居住在美國蒙特利(Monterey),以便時常接受檢查。
而矽谷知名投資人彼得.席爾(Peter Thiel)就曾公開表示支持這項新技術。
不過在西元 2017 年 2 月,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向消費者發出聲明表示,強烈建議不要購買年輕供體的血漿來對抗衰老、癡呆、阿茲海默症和其他各種疾病。
這件在於「目前並無可靠臨床證據指出這項療法對人體有益,此基本上是濫用人們信任與大眾對此之興奮以達成目的。
特別是於現階段血漿注射來說,因無法確認血漿能主導抗衰老機制,而且是否造成幹細胞過度活化而演變為癌症之機轉也一無所知,更何況此人體受試者是「35歲以上」正常人,不是受退化性疾病所苦的病患,那又怎麼能檢視血漿注射的「抗老化」效果呢?
不過在該公司宣布試驗中止前已經為近 150 名年齡從 35 歲到 92 歲不等的患者注入了年輕捐獻者的血,其中 81 人是他們的臨床試驗的參與者。
很多人都嗅出抗衰老治療中的巨大商機:除了 Ambrosia 公司外,還有很多致力於開發抗衰老醫療方案的公司如 Unity Biotech、Cleara Biotech、 Oisin Biotechnology 和 California Life Company 等,最新的是西元 2021年 9 月由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投資的 Altos Labs 公司。
但是這一些公司與 Ambrosia 的換血抗衰老做法有所不同,而是研究人員們發現所謂衰老的細胞(不再分裂的細胞)與身體衰老有關。未來開發的最有希望的藥物之一衰老細胞標靶藥物 (Senolytics)。
這類藥物可標靶體內的衰老細胞,並誘發細胞凋亡(Apoptosis)針對性的將衰老細胞破壞與清除。為衰老細胞標靶治療(Senotherapeutics)重要類別之一,用來延緩老化或治療老化疾病。
Ambrosia

稀釋衰老的血液就可以達到抗衰老作用

伊莉娜.康博伊(Irina Conboy)思考在西元 2005 年時他們發表的論文為何有衰老逆轉現象的產生,他們做了兩個假設。因為年輕小鼠的血液稀釋了年老小鼠的血液,所以第一種解釋是「年輕的血液和年輕的蛋白質或因子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減少」;
而第二種解釋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血液中某些蛋白質的含量升高會變得有害,而隨著加入年輕的血液後這些蛋白質被去除或中和了」。後來他們透過在小鼠交換的血液中添加衰老相關的分子時的實驗發現年輕小鼠出現了明顯的早衰現象。
所以在西元 2016 年發表在《自然通訊》期刊研究證明,事實上第二種解釋才是正確的。
恢復活力不需要年輕的血液或因子,只要稀釋舊血液就足夠了。
康博伊夫婦一再強調,換血的關鍵從不在於「注入年輕的血液」,返老還童的秘密其實都藏在「稀釋衰老的血液」裡。
他們提出了 「中性」血液交換的想法。
他們不是把的小鼠的血換成年輕或年長的動物的血,而只需要把動物的部分血漿換成含有血漿最基本成分的溶液:生理鹽水和 5 %白蛋白(Albumin)的蛋白質,就可以稀釋血漿。
西元 2020 年,他們研究團隊在《衰老》期刊發表稀釋血液能夠逆轉小鼠體內多種臟器衰老,老年小鼠的肌肉開始修復,肝臟的脂肪和纖維化減少,大腦海馬神經細胞也變多。
他們還檢測 4 位老人(65~75歲)經歷「血漿置換」過程後的血清成分,同時也培養了他們衰老的肌原性幹細胞。研究發現他們原本受到抑制的肌原性幹細胞在經過「血漿置換」後抑制被解除,這些幹細胞還能進一步地分裂增加。
測量經過血漿稀釋的老年小鼠大腦中堆積的神經炎症指標 CD 68 + ,發現發炎指標直接回到與年輕狀況。
行為實驗結果更神奇,老年小鼠的認知功能在 6 天內就被恢復到了和年輕小鼠完全一樣,研究也發現超過 11 種跟大腦健康相關的蛋白表現也變好,而且血漿置換結束後依然持續的變好中!這結果發表在同年 11 月的《GeroScience》期刊上。

現在就能透過洗血獲得重生—血漿置換術

現在醫院就能做的就是將個人血液內容做部分置換—血漿置換術(Plasmaphresis)—也就是俗稱洗血,是將患者的血液引流出體外利用血流經過空心纖維時移除患者身上致病物質成分,代以置換同等量的新鮮冷凍血漿(Fresh Frozen Plasma,FFP)或白蛋白溶液治療。
現在還有更進一步的技術—雙重過濾血漿分離術(Double filtration Plasmapheresis,DFPP)副作用更小。如果患者是自身免疫遺傳性疾病健保還有給付,但是如果是個人想去除高血脂、低密度膽固醇的話就得自費,費用為 9 - 14 萬不等。
如果換一次血就可以恢復年輕的代價,也不需要高昂的費用,這是這個方法令人著迷的原因,或許這個方法就是鬼王無慘尋找多年的「青色彼岸花」!只要稀釋他自己的血液就能和人類和平共處,不用再受到鬼殺隊追殺了!當然也不會有「鬼滅之刃」的故事發展。
青色彼岸花

被鬼咬一口跟著愛人走

說這麼多,如果現在人是被電影《夜訪吸血鬼》中飾演吸血鬼黎斯特的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或是飾演吸血鬼路易的威廉.布萊德.彼特(William Bradley Pitt)咬到,我看上面漫畫故事、抗衰老科學都看不懂也沒甚麼關係,只要能當他們的愛人就好了,最好永遠都當鬼,看倌們您說是不是!
電影《夜訪吸血鬼》劇照
最強的抗衰老故事看這一篇:
👇👇👇👇👇👇👇👇
https://agelocked.com/%e9%9b%86%e6%8a%97%e8%a1%b0%e8%80%81%e8%bf%91%e7%99%be%e5%b9%b4%e7%a0%94%e7%a9%b6%e5%a4%a7%e6%88%90-%e5%82%b3%e6%89%bf%e8%87%aa%e7%86%b1%e9%87%8f%e9%99%90%e5%88%b6%e6%b3%95%e4%b9%8bageloc/
參考資料:
01.維基百科/吸血鬼
02.維基百科/紫質症
03.維基百科/巴托里·伊莉莎白
04.隨意窩/hellothere/吸血鬼(Vampire)的原型 - 血紫質症(Porphyria)+ 羅馬尼亞真實吸血鬼城堡 - 布朗城堡 + 聊聊吸血鬼 - 貴族、藍血、英俊、蒼白、魔魅
05.李瑗/有關吸血鬼不老傳說之謎
06.每日頭條/換血抗衰老劇情大逆轉:老的沒變年輕,年輕的變老了!
07.Heho/《週末醫學故事》從喝血到換血 想抗老的人都做過這些瘋狂事
08.Heho/逆轉衰老大突破!不需要年輕血液,稀釋血漿就能使組織恢復活力
09.明日科學/美國換血公司開始營業,注入年輕血液能抗老化?
10.虎嗅/反朴/换血逆转人类的衰老,这件事靠谱吗?
11.科技大觀園/換血回春術
12.Nature/Ageing research: Blood to blood
13.GeneOnline基因線上/Nate Hsu/逆轉老化:抗衰老蛋白 GDF11 是神話還是童話 ?
14.Case報科學/駱宛琳/如果吸血鬼也挑食之「年輕人的血能幫助抗老化嗎?」
15.月旦醫事法網/注射年輕血液可回春?美國一項人體試驗引發爭議
16.鏡周刊/美國官方警告:勿換年輕人的血來治病抗衰老
17.Time//Alexandra Sifferlin/Young Blood Transfusions Don't Cure Aging
18.工商時報/陳穎芃、鍾志恆/追求長生不老的大亨》貝佐斯阻止細胞衰老 遠離病痛
19.生物通/剧情大反转!不需要换血,只需稀释血浆就能逆转小鼠衰老
20.网易/时光派/6天内重返年轻?科学家使用“新换血术”逆转大脑衰老
21.痞客邦/免疫細胞 資訊分享-愛有醫療小筆記/什麼是【血液淨化】血漿濾淨術與-洗血脂費用,洗血能清除三酸甘油脂
22.痞客邦/蔡明憲/淺談血漿置換術
23.BIOS Monthly/《夜訪吸血鬼》:新舊年代變遷之際
24. Jocelyn Kaiser, 2014. Aging. 'Rejuvenation Factor' in blood turns back the clock in old mice. Science 344(6184), 570 - 571.
25. Horrington, E. M., Pope, F., Lunsford, W. & McCay, C. M., 1960. Age Changes in the Bones, Blood Pressure, and Diseases of Rats in Parabiosis. Gerontologia 4:21–31.
26. Irina M. Conboy, Michael J. Conboy, Amy J. Wagers, Eric R. Girma, Irving L. Weissman & Thomas A. Rando, 2005. Rejuvenation of aged progenitor cells by exposure to a young systemic environment. Nature 433(7027): 760–764.
27. Francesco S Loffredo, Matthew L Steinhauser, Steven M Jay, Joseph Gannon, James R Pancoast, Pratyusha Yalamanchi, Manisha Sinha, Claudia Dall'Osso, Danika Khong, Jennifer L Shadrach, Christine M Miller, Britta S Singer, Alex Stewart, Nikolaos Psychogios, Robert E Gerszten, Adam J Hartigan, Mi-Jeong Kim, Thomas Serwold, Amy J Wagers, Richard T Lee, 2013. Growth Differentiation Factor 11 Is a Circulating Factor that Reverses Age-Related Cardiac Hypertrophy. Cell 153(4), 828-39
28. Manisha Sinha, Young C Jang, Juhyun Oh, Danika Khong, Elizabeth Y Wu, Rohan Manohar, Christine Miller, Samuel G Regalado, Francesco S Loffredo, James R Pancoast, Michael F Hirshman, Jessica Lebowitz, Jennifer L Shadrach, Massimiliano Cerletti, Mi-Jeong Kim, Thomas Serwold, Laurie J Goodyear, Bernard Rosner, Richard T Lee, Amy J Wagers, 2014. Restoring Systemic GDF11 Levels Reverses Age-Related Dysfunction in Mouse Skeletal Muscle. Science 344, 649-52.
29. Lida Katsimpardi, Nadia K Litterman, Pamela A Schein, Christine M Miller, Francesco S Loffredo, Gregory R Wojtkiewicz, John W Chen, Richard T Lee, Amy J Wagers, Lee L Rubin, 2014. Vascular and Neurogenic Rejuvenation of the Aging Mouse Brain by Young Systemic Factors. Science 344, 630-4.
30. Saul A Villeda, Kristopher E Plambeck, Jinte Middeldorp, Joseph M Castellano, Kira I Mosher, Jian Luo, Lucas K Smith, Gregor Bieri, Karin Lin, Daniela Berdnik, Rafael Wabl, Joe Udeochu, Elizabeth G Wheatley, Bende Zou, Danielle A Simmons, Xinmin S Xie, Frank M Longo, Tony Wyss-Coray, 2014. Young Blood Reverses Age-Related Impairments in Cognitive Function and Synaptic Plasticity in Mice. Nat Med. 20(6), 659-663.
31. Tony Wyss-Coray, 2016. Ageing, neurodegeneration and brain rejuvenation. Nature 539(7628):180-186
32. Jocelyn Kaiser, 2015. Regenerative medicine. 'Rejuvenating' protein doubted. Science 348(6237):849.
33. Justin Rebo, Melod Mehdipour, Ranveer Gathwala, Keith Causey, Yan Liu, Michael J. Conboy & Irina M. Conboy, 2016. A single heterochronic blood exchange reveals rapid inhibition of multiple tissues by old blood. Nat. Commun. 7(1), 13363.
34. Melod Mehdipour, Colin Skinner, Nathan Wong, Michael Lieb, Chao Liu, Jessy Etienne, Cameron Kato, Dobri Kiprov, Michael J. Conboy, & Irina M. Conboy, 2020. Rejuvenation of three germ layers tissues by exchanging old blood plasma with saline-albumin. Aging 12(10): 8790–8819.
35. Melod Mehdipour, Taha Mehdipour, Colin M. Skinner, Nathan Wong, Chao Liu, Chia-Chien Chen, Ok Hee Jeon, Yi Zuo, Michael J. Conboy & Irina M. Conboy, 2020. Plasma dilution improves cognition and attenuates neuroinflammation in old mice. GeroScience
36. Bert, P. J.,1864. Expériences et Considérations Sur la Greffe Animale. Anatomie Physiologie 1, 69–87.
37. Bohan Zhang, David E. Lee, Alexandre Trapp, Alexander Tyshkovskiy, Ake T. Lu, Akshay Bareja, Csaba Kerepesi, Lauren H. Katz, Anastasia V. Shindyapina, Sergey E. Dmitriev, Gurpreet S. Baht, Steve Horvath, Vadim N. Gladyshev, James P. White, 2021. Multi-omic rejuvenation and lifespan extension upon exposure to youthful circulation.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Jason Sun
    Jason Sun
    從高中畢業後想研發保健產品,大學念化學轉向生科,發現抗衰老是每個人都在努力的事。分享抗衰老知識,跟著大家不變老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