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在電影 - 經典電影中的古典樂
Golden Gate Apple
Golden Gate Apple

樂在電影 - 經典電影中的古典樂

2020-11-15|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電影發明以後,人類的生命比起以前至少延長了三倍,在電影裡面得到的生活經驗至少是我們自己的生活經驗的雙倍。
(電影【一一】對白)
音樂之於電影,如同紅酒之於牛排。在品嚐上等牛排般的經典電影中,配上陳年上等的經典古典音樂,絕對是相得益彰,飽足後餘味繞梁。看完電影後,留在腦海的不僅是勾動情感的劇情,更多的是扣人心弦的配樂,讓整部電影的感動持續的更久。
來分享我個人喜愛的經典電影和搭配的古典音樂。首先來咬文嚼字一下,經典 (Classic) 和 古典 (Classical),這兩個字的英文非常類似, 兩個都是形容詞。經典代表的是高品質歷久不衰。古典則泛指過去歷史的文化。古典有歷史的意義,但不見得合時宜;經典的東西卻是歷久彌新,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以下有雷, 請斟酌)
先來談談常被稱為最佳開場的經典片 【蠻牛】(Raging Bull), 這是大導演馬汀史柯西斯的經典作品之一,改編自前世界中量級拳王傑克·拉莫塔 (Jake LaMotta)真人真事。拳王由當時還很年輕的著名演員勞勃狄尼諾(Robert De Niro)飾演 。這位拳王似乎永遠處在一個暴怒又猜忌不安的情緒中,吵架打鬥是他唯一能表達宣洩的出口。這對他周遭的親人朋友當然不是件好事,所以最後下場眾叛親離。但他好戰不服輸的個性,又有一肚子的憤怒像火山隨時要爆發,這股氣放在拳擊,倒也是他能多次贏得拳擊冠軍的重要特質。
蠻牛的開場就是拳王獨自在擂台上對空揮拳的場景,他好像一隻困獸被關在似牢籠的擂台繩索中,穿著斗篷式的衣服看不到他的臉,周遭霧濛濛的也看不到觀眾,但導演史柯西斯卻搭配了一首天籟般的曲子,緩慢優美的節奏讓黑白片中拳王慢動作的彈跳,化成非常詩意的舞蹈。
這開場樂就是一首大家都聽過,卻講不太出名號的曲子 - 歌劇《鄉村騎士》 (Cavalleria Rusticana) 的間奏曲 (intermission), 作曲家馬士康尼 (Pietro Mascagni) 也不是太有名氣,但這首間奏曲絕對可以上榜最優美的古典曲之一。 柔情優美的旋律,把這片暴力美學的經典定了調,天籟般的曲子和拳王好鬥野蠻的個性揉合出詩意般的美感.
和蠻牛一樣,採用古典樂來產生對比的還有得到五項奧斯卡大獎的經典驚悚片【沉默的羔羊】 (The Silence of the Lambs)。這片由影帝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 )飾演的漢尼拔醫生,是一個洞察人性的高超心理治療師,卻因兒時的陰影,成為嗜吃人肉,冷血又殘酷的殺人魔。他一邊幫助女主角抽絲剝繭找到殺人犯,同時又費盡心思,抓住時機從重犯牢獄中逃脫出來。
電影【沉默的羔羊】劇照
劇中一段很嚇人的高潮,是描述他逃獄的過程中,偷偷地用暗藏的鑰匙打開手銬並殺害兩名警員,在整個驚悚的殺人過程中,這位殺人魔先按上舊式錄音機的按鈕,傳出巴哈的郭德堡變奏曲(Goldberg Variations),在搭配著單調又規律的巴洛克音樂中,這位暗藏心機的殺人魔殘忍的殺死了禁錮自己的兩位獄警。在吃完獄誓的臉後,他緩緩抬起頭來,閉上雙眼手輕舞指揮享受緩慢又超脫世俗的音樂,滿嘴全是血腥的他,環繞在巴哈的聖樂下,彷彿完成了一件神聖的殺人任務。這個反差讓人不寒而慄,果然表現出了冷血的最高度。我是邊捂著眼睛,邊聽音樂看完這橋段的。
導演成功的塑造了一個有高品味,高智慧,卻完全沒有道德理念邪惡角色。配上了巴哈單純又超脫世俗的音樂,不但突顯這個反派角色的複雜度和深度,更顛覆一般對殺人魔的想像。
講到不寒而慄的殺手,又不得不聯想到另外一部美國史詩片【血色將至】(There will be Blood)。男主角 丹尼爾·戴路易斯(Daniel Day-Lewis)飾演一位原本是無名小卒的採銀礦工人,靠著挖黑金石油而成為暴發戶的發跡過程。在追尋美國夢中,對財富不擇手段的追求,從一個單純撫育養子的油田工人,變得越來越兇殘,越來越邪惡,隨著石油一桶桶的開採出來,他的人性黑暗面也赤裸裸表漏無遺,貪婪,殘酷無情,最後道德淪喪到殺人收場。
男主角丹尼爾·戴路易斯的演技是無庸置疑的,他演什麼像什麼,曾獲得了三次奧斯卡最佳男主角,這片是他得獎作之一,成功的塑造了一個在金錢和競爭中迷失了自己的悲劇人物。劇中的高潮是片尾他頻臨瘋狂,邊咆哮邊用保齡球殺掉一直和他互相勾心鬥角的虛偽牧師,他飽滿的能量,和那種為了利益衝突而視殺人為理所當然的情緒,絕對是經典橋段。他殺完牧師後,講了句經典台詞 “我結束了”( I am finished),真的是一語雙關,不但是把討厭的對手結束掉了,他的生命價值和人性也在貪慾中沉淪了。這話畢,電影結束,揚起的片尾曲是布拉姆斯F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的第三樂章。這首協奏曲是四大知名小提琴協奏曲之一。富有節奏性的主題,光明振奮又能量十足,主題拉開時,片尾名單也開始捲起,這首像闡述光明正面的布拉姆斯音樂,和片尾人性的毁滅形成了高反差的對比,似乎讓觀眾慢慢咀嚼美國夢到底是向上提升或向下沉淪呢?
還有一部好萊塢經典諜報片, 也是把古典音樂跟殺人情節結合無間的,那就是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 主演的【不可能的任務-失控國度】(Mission: Impossible - Rogue Nation)。片中最精彩的一幕,就是阿湯哥和女主角在奧地利維也納歌劇院後台,試圖暗殺總理的戲。舞台前正唱著普契尼的歌劇《杜蘭朵公主》(Turandot)最有名的詠嘆調 - 《公主徹夜未眠》(Nessun Dorma),這首想必大家耳熟能詳, 曲調非常羅曼蒂克又帶著濃烈的深情, 樂尾激情而又拉長的高音,非常考驗男高音的功力。片中女主角蓄勢待發,邊看著歌劇樂譜,邊等待詠嘆調唱到最高昂時,趁機扣起板機,藉機掩蓋嗆聲。鏡頭剪輯還帶到女主角翻樂譜看著收尾高音的樂句。當槍手職業訓練果然不容易,得十項全能,不但槍法要準,還得受點正統音樂訓練。
歌劇的高潮和整個場景鋪陳的緊張情緒完全吻合,整段武打場面和主旋律巧妙地結合,完全感受不到古典與現代的落差,反倒覺得節奏感和強度配合得剛剛好。劇情和音樂交互相溶讓人驚艷。
講了這麼多古典配樂,都是和殺人情節有關的,彷彿入口的都是三分熟還帶血絲的頂級牛排。其實用反差的難度比較高,功力好讓人印象深刻,但大部分的電影還是選擇能夠烘托劇情氣氛的音效及配樂。
先來提提得過奧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男主角的王者之聲 (The King’s Speech)。這片劇情和主題音樂完全吻合,用的又是樂聖貝多芬的音樂,男主角柯林佛斯(Colin Firth) 飾演口吃的英國喬治六室國王,從小講話結巴著他片尋名醫,卻無濟於事,一次公開演講的失敗,讓他成為英國人民的笑柄,後來找到一位語言治療師,幫助他克服內心的恐懼與焦慮。
電影的高潮,就是這位國王在二次世界大戰開戰前,向全英國人民演講,正式向德軍宣戰。在張口講話前,電影先帶入了緩緩鋪陳的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樂曲慢板第二樂章,規律的節奏和小調的幽暗,完全烘托了戰爭開始前風雨欲來的不安和陰沈,在演說前的十幾秒,他因緊張而短暫沉默,和第二樂章前幾小節只有節奏沒有旋律不吻而合。當旋律慢慢帶出後,國王也開始了演說,音樂由開始的低沉憂鬱,慢慢疊疊加入樂器,由而轉為莊嚴堅定,隨著國王越講越流利,音樂強度也逐漸增加,這位君王終於克服心理殘疾,展現王者風範,發表了英國史上最觸動人心的經典演說。 可以把一埸毫無故事性的演說刻劃得如此激勵人心,貝多芬的音樂功不可沒。
講到貝多芬,就不能不講莫札特。這兩位音樂家在古典音樂的地位,就好像李白和杜甫在中國詩詞領域般的偉大。
榮獲奧斯卡八大獎項經典電影【阿瑪迪斯】(Amadeus),講的就是莫札特的一生,劇中融合高達54段莫札特創作樂曲,堪稱史上最經典的音樂電影之一。喜愛聽莫札特音樂的絕不會錯過這部電影。主題曲用的是很能代表莫札特悲劇性一生的第二十五號交響樂
但我個人最喜歡的莫札特音樂電影組合,就是經典鉅作【肖申克的救贖】(Shawshank Redemption)。這片雖是奧斯卡的遺珠,卻是IMDb 和專業影評人評選最佳經典的前三大影片。
片中男主角安迪,是由提姆羅賓斯 (Tim Robbins)飾演。他原本是銀行家,卻被誣控殺妻而被判無期徒刑。面對獄中的腐敗與邪惡,他由原來的忿忿不平,轉而冷靜運用謀略和智慧, 經過二十多年的堅忍和不放棄希望,終於擬出飛天遁地的逃獄方法,重獲人生新自由。
在獄中,安迪為了要贏得典獄長信任感,低調行事,尋規蹈矩。唯一一次的例外是安迪在圖書館找到了一張莫扎特歌劇《費加羅的婚禮》(Le Nozze di Figaro)的唱片,他把辦公室鎖起來,開始播放歌劇中的二重唱詠嘆調 "微風輕輕吹拂的時光”(Che soave zeffiretto),冒著被處以監禁的下場,他還把擴音器打開讓全監獄的人都聽到這詠嘆調。
當樂聲流出時,所有在廣場上的犯人和獄警們,都靜立屏息聽著天籟般歌聲,在莫札特的樂聲中,所有受刑人都暫時脫離形而外的禁錮,這一刻,囚徒們藉音樂洗滌心靈,每個人也隨著音樂仿佛重獲自由與救贖,這一幕大概是整片電影最溫情的一刻。
在全球疫情的烏雲下,全世界人們的行動都是受到極大限制的,被隔離在家中時,我常常想到這一幕,也就打開了莫札特的音樂, 徜徉在對自由和美好生活的嚮往。
最後要提另一部著名的開場音樂,那就是 【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雖被列為世界上最偉大的電影之一我卻完全看不懂, 科幻片果然不是我的菜,不過理查史特勞斯(Richard Strauss) 這首交響詩《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Also sprach Zarathustra) 序奏真的非常震撼, 聽過的人絕對不會忘記。
這個前奏非常洗腦,象徵太陽上升的銅管樂三個音緩緩由低往高,接著鼓聲製造神秘又鼓舞的氣氛,充滿振奮人心的能量。為什麼要一定要提這首音樂呢?因為現在全球還籠罩在冠狀病毒的低氣壓下,我幻想著哪一天新冠疫苗出來時,藥廠可以慎重考慮用這首代表光明的序曲當配。

0
潛伏在矽谷叢林中的金門女戰士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