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個案紀錄:時空觀測者D漫遊記【上篇】

2021/02/16閱讀時間約 24 分鐘
Photo Credit: Alexander Kaunas / Unsplash
催眠執行時間:2020 August
🙏 本次協作的朋友是正在美國就讀MFA的電影導演D,我們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以開放心態,與我們分享這份有趣的信息,如有疑慮也不用過度較真,將之視為科幻小說閱讀自然能獲得純粹的樂趣。 若你受到這份資訊吸引,或許能在其中尋獲你正在追索的真知。
以下用代號簡稱對談人。
(Z:我,催眠師/D:催眠案主)

(一)兩種不同的時空觀測機制

D:有一個草原,中間有一棵樹。
Z:好的。你現在往上看,看到什麼?
D:天空,但天空中有一個很像是蓮花 ...... 星雲狀的,有點像是蟲洞,中間充滿各個白色的孔洞,(每個都)透著白光。蓮藕在的地方,充滿著白光。
Z:那你現在看看你自己,你有身體嗎?
D:一剎那看到了是(穿著)白色的袍子,有點像希臘學者穿的白色袍子。然後我看了一下自己的手。
Z:看起來像是女神?
D:呃,不確定,感覺還是男生的手。
Z:你不太確定你的性別嗎?
D:沒有到很確定,但直覺應該是男生。
Z:可能是一個非常美、女性化的男性嗎?
D:應該是吧,因為我還看不到自己的臉。
Z:(調整設備)好的,你說你現在正在一個下面是草地,有一顆大樹,而往上看是一個像蓮花池畔的星雲,你現在是一個穿著希臘白色學者袍子的,好像是一位男性,是嗎?
D:是。
Z:好的。你知道你現在為什麼在這裡嗎?
D:...... 休息?或是我在觀察頭頂這個蓮花狀的星雲,然後我在往每一個白洞(孔)裡面去看。
Z:你在觀察這些白孔的時候,你有運用什麼道具嗎?還是你是飛到那裡去的?
D:直接看。
Z:你跟它們(白孔)隔著有好一段距離嗎?還是它們就在你眼前?
D:有一段距離。
Z:你的視力好到看得清楚每一個白孔嗎?
D:選擇的話,可以。
Z:好的。那你願意跟我說說,那些白孔裡,你看到些什麼嗎?
D:目前都還只是白光。
Z:現在在這裡只有你一個嗎?身旁有其他(人)嗎?
D:只有我一個,沒有(其他)人。
Z:(引導快轉)現在請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
D:我手上,拿這一個 ...... 瓶子?
Z:手上拿著一個瓶子,什麼樣的瓶子呢?
D:透明的瓶子,裡面有著白色的 ...... 不知道是不是液體還是星星,我不知道怎麼去形容它。(瓶子)像是個巨大的試管。
Z:好。現在請看看你的周圍,你現在正在哪裡呢?
D:...... 時光機?周圍(機體牆壁)有著像是橢圓形狀的白孔,也是發著光的,但是其他部分有點偏向是機械的構造。
Z:你身旁有其他人嗎?
D:還是很像 ......(遲疑)背後感覺有一個人,但是我沒有辦法看到他的樣子。
Z:好的,沒關係。你現在的樣子還是像剛才那個穿著白袍的希臘學者的樣子嗎?
D:對。
Z:那你正在的這個好像時光機的載具裡面,在這些發著光的白孔跟剛才那些發著光的白色星雲有關係嗎?
D:有,感覺有關係。
Z:那你現在能更仔細地知道那些白孔裡面是什麼嗎?
D:一個一個的世界。
Z:你現在能操作這台時光機,你知道怎麼操作嗎?
D:(思考)...... 坐上去?
Z:坐上去哪邊?
D:我感覺有一個座位,這個空間的中心感覺有一個像座椅的地方,可以坐上去。
Z:所以說這像是一個主駕駛艙嗎?
D:算是。然後那個白色的,我手上那一瓶,它感覺像是能量。
Z:什麼樣的能量呢?
D:要注入到那些世界的能量,同時也像是記憶。它同時是這兩者。
Z:那麼現在,我們轉頭過去,能夠看到你夥伴的樣子嗎?
D:我看到他下半部分的臉,是個留著白鬍子的老人,但我看不到他的眼睛。穿著是跟我一樣的白袍,但他頭上戴著斗篷兜帽。
Z:你能夠跟他對話嗎?
D:他跟我搖了一下頭。
Z:就是現在不需要對話,是嗎?
D:他點頭了。
Z:好,沒問題,沒關係。那麼現在,你能到主駕駛座發動時空機嗎?
D:試一下看看。(嘗試中)我感覺控制室座椅的上方,有一個類似黑洞的東西在產生、在跳動,旁邊還有一點藍色的、馬上出現又消失的物質,跟著這個黑洞一起脈動。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啟動了它,但是我想著它啟動,它現在就正在脈動。
Z:所以是透過這個黑洞帶你到其它世界去?
D:有可能是,至少能確定的是,它是啟動之後會產生的能量。
Z:這個產生的能量,是你的意識能去控制的嗎?
D:應該是,我只要坐在那邊想就可以了。
Z:好,那現在你願意讓我們被這個時光機帶到下一個我們準備要去的世界嗎?
D:我還蠻想的。(笑聲)
Z:那你現在能啟動它嗎?
D:我試試看。(停頓)我啟動它,然後感覺再次在白色的通道內延伸。
↓↓↓
Z:為什麼一開始讓他看到這一世?
D:更正一下,是菩薩,「行之」也就是親力親為的意思,所以有時候他才會親自選擇化身去看一下運作得怎麼樣。
Z:所以現在(案主本身)是行之菩薩化身在地球上嗎?
D:這個不是化身,這個是投胎,就是直接進去(人類載具),但化身不一樣,投胎和化身是有區別的,就跟藍色蜥蜴人(另一個案主的星際轉世身份)一樣,這次是親自親身投胎進去,不向其他幾次(時空探索的轉世經驗)只是觀光而已。
Z:那時菩薩在觀測的蓮花星雲是什麼?
D:那是觀測時空,也不算是裝置,它只是投射在那邊,那是我們直接往上看這個像星雲的東西,直接觀看進每顆蓮藕的孔洞,正可以觀看一種時空,你一直看進去,就可以不是投胎──再次強調,不是投胎──你就可以像遊戲一樣,化身遊戲角色,所以跟接下來去到的那個像是時空機器的空間,是兩個不同的地方,也是兩個不同的用法跟構造。前者不能說是一個裝置,它就是顯化出一個能量的樣子;後者才真正是一個裝置。這裝置的區別在於,這些散發著白光的孔洞是橢圓形的,並不是像前面的蓮藕是圓形的孔洞,這邊橢圓形的孔洞剛剛不太好講,但基本上就是陰道的形狀,也就是入胎的過程。具體形容一下這個構造的顏色,有點像是《普羅米修斯》(電影《異形》系列)裡面那種像是有機體和無機體結合的飛船構造,這些構造四面八方都有這樣的白色孔洞連接著不同的世界,後面的老者不太確定祂是 AI 還是另外的存有 ...... 它既是 AI 同時是個存有,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解釋會比較好。這麼想,AI 發展到了某個程度,祂不也等同於是個存有了嗎?
Z:有沒有可能是他化身那個時光機駕駛員的未來的他的版本?
D:應該不是。但是(高我)這邊有些資訊是讓祂保存著,應該沒不能跟你們說 ...... 我不太確定。但可以確定的是,祂保存了一些資訊,並沒有讓現在的高我跟你們傳送。
Z:好,沒有關係,謝謝你。那他看見那個大型蓮花星雲,是很多很多靈魂的寶座、寶塔似的一個東西嗎?
D:如果要給一個職位的話,那便是叫「時空觀測者」,因為它整股能量跟我是一體的,它並不是能夠拆開來的東西。它本身並沒有意識,它只是一個顯化,好讓我(方便)去選擇不同的時空去觀看,但它並不是實際的存在,它只是我投射出來的樣貌和能量。
Z:OK,好,謝謝。
Photo Credit: Rostyslav Savchyn / Unsplash

(二)體驗惡勢力轉世的因果倒置

Z:大概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D:很好玩。(大笑)
Z:OK。現在是全白的狀態嗎?還是周圍有彩光或其它東西?
D:目前還是全白色無限延展的通道。
Z:好,那我們現在幫你加速一下,我們準備快轉到下一個重要的時空場域。現在,請讓我知道,跟我描述一下你現在到了什麼樣的地方。
D:看到奇怪的圖騰。它並不是三次元的空間,而是一個感覺很像是原住民力量的圖騰,上面有著白色的油彩,然後中心是黃色的,還有棕色,很原始的顏料的感覺。
Z:它像是一個圖騰柱嗎?
D:一個圓片狀的,像是一扇門。然後我剛剛感受到了山洞,有著篝火。
Z:你現在能進到山洞裡面去嗎?
D:剛剛那個圓片的門(我們)應該是已經通過了,它現在只是個壁畫,在這個山洞裡,然後我看到兩個原始人。
Z:你現在還是那個希臘學者的樣子嗎?
D:不是。
Z:你現在有辦法看看你是什麼樣子嗎?
D:我看到的 ... 我應該還可以是人形,但我剛剛閃過的是「這只是個化身」,他穿著跟這些原始人一樣,像是豹的皮。他(我)只是個 Avatar,他(我)感覺想要教這兩個原始人如何畫出剛剛那個圓形的圖案,我剛剛形容的那個圖案,其實就是個時空之門。像是用這個原始人的身體跟他們一起生活,但我現在看到它(圖騰)已經被畫在上面了,然後這兩個原始人在休息,在篝火旁邊睡覺。
Z:所以是你畫的嗎?
D:我好像幫忙了一部分,嗯 ...... 可能不太行喔(笑聲)
Z:好,那我們稍微再環顧四周,除了山洞之外,你還看到了些什麼呢?
D:我剛剛看到洞口突然有一個蛇頭,或是像鱷魚一樣的頭突然探了過來一下,牠有點好奇,但又有點不懷好意。
Z:你想要跟牠作接觸嗎?還是我們就不用理牠?
D:我剛剛跟著牠跑了一下,是一個蠻壯碩的蜥蜴人,我現在正跟著牠跑,牠知道我在牠後面。
Z:牠是要帶你去哪裡嗎?還是就只是你跟在牠後面跑?
D:好問題,不太確定,但牠來到一個地底 ... 好多孔洞的地方,感覺是牠住的地方,就是一個地下山洞的地方,剛剛原始人住的是地表山洞,這個地下洞像是鐘乳石那種洞。牠想要介紹 ... 牠算是有點像在帶我看這個地方。
Z:牠想要跟你介紹牠的住處嗎?
D:對。
Z:你們溝通的方式是透過特定的語言嗎?還是意識傳輸的方式?
D:完全沒有講話,應該是意識傳輸。我剛看到幾隻小的蜥蜴人探頭出來看。
Z:所以牠們其實是在釋出友好善意嗎?
D:應該是友好,牠們很好奇,像孩子一樣。我剛看了一下手,我的 Avatar 也變成了跟牠們一樣,蜥蜴的手。
Z:你現在變成牠們的樣子?
D:對。手指只有三隻。
Z:什麼顏色的呢?
D:手背是深綠色,手心是淺綠或土黃,手指的數目不太確定,有些感覺可以是四隻或是五隻手指。
Z:現在這個變形是有特定的意思嗎?
D:沒有欸,好像影響不大。
Z:所以可能是自然而然就變成了這樣子?
D:對,感覺也許是從三指進化成了五指。
Z:那你現在在這個 ... 它算是個星球嗎?
D:直覺告訴我是某一個版本的地球。
Z:這個版本的地球是遠古時期嗎?
D:對。
Z:那你知道你這一次來這版本的地球的目的是什麼嗎?
D:我感覺就是一個 Avatar,然後我其實 ... 就在參觀。(大笑)就是配合變成牠們的樣子比較正確吧。
Z:比較方便嗎?
D:對,比較方便。
Z:那現在在這裡,有什麼特別吸引你的事情呢?
D:... 還好?但我覺得牠們的建築非常壯觀,就是這些結構怎麼可以這麼高大,這些地下結構怎麼可以這麼寬廣 ... 我看到了一個很漂亮的湖泊,顏色是青色,散發著很漂亮的光芒。
Z:你有想要去那個湖泊看看嗎?
D:我剛剛喝了一口,覺得就跟一般的水沒什麼兩樣,可是喝起來很舒服。
Z:好的。現在你還想要再在這邊待一下嗎?
D:還好,就只有其它幾個蜥蜴人也在湖邊休息而已,沒有太特別的東西。
Z:那我們到下一個重要的時空場域去,好嗎?D:好。我已經進到白光裡了。
Z:好,現在請帶我到下一個地方去。
D:(轉換時空)這個圖騰像是個藍色的閃電 ... 這東西的感覺就是我剛剛講的時空之門,只是是另外一扇時空之門。
Z:所以不同的圖騰代表了不同的時空,是嗎?
D:不同的時空之門,可以連結到不同的時空去。
Z:了解。那現在跟我說說你現在到的這個地方。
D:一艘非常巨型的戰艦,在宇宙中。我是把手放在背後的一個另外一種(形態)的蜥蜴人,皮膚是黑藍色的,像是個司令一樣,就是很習慣性地把手放在背後。
Z:所以你好像是這個戰艦的司令或艦長之類的角色嗎?
D:對。
Z:皮膚是黑藍色的,那你現在是一個比較偏人形的形態嗎?
D:還是偏人 ... 然後我感到很難過。
Z:為什麼難過呢?
D:(正受到的)命令應該是要去侵占其它的星球,我知道這不是最正確的選擇,但我是這艘戰艦的負責人,所以我必須聽命。
Z:現在這艘戰艦上有很多士兵嗎?
D:我只在我的司令室裡面看著外面的宇宙,我不知道其他人在幹嘛。
Z:好的。那跟我說說這個當下你看到的景色和心情。
D:我覺得很孤獨。然後外面的星空,不知道為什麼,只有黑白的感覺。右手邊有個星雲,紫色和藍色交疊,比較漂亮,感覺是另外一種銀河系。我剛剛check一下(背部),我應該沒有翅膀,應該說翅膀像是退化了,還有兩個凸起在那邊,感覺這種蜥蜴人應該不需要翅膀。但我的尾巴還在。
Z:那條尾巴像什麼樣的?
D:一樣是蜥蜴的尾巴,背後中間是藍色的,兩側邊是偏黑色的。這個就不是Avatar。
Z:這是你實際的身體,是嗎?
D:我覺得應該是,因為剛剛的孤獨感跟必須侵略其他星球的難過的感覺是真的。
Z:是。
D:牠剛剛心中有一念是,為什麼已經進化到了如此的境界,卻還是這麼愚蠢地得要去侵略其它星球呢?
Z:但你現在是比較無奈的狀態,可能也無法去違抗這樣的軍令,是嗎?
D:沒有辦法,否則整艘戰艦和這艘戰艦所有的士兵會直接被摧毀,而且是即時的,這艘船艦上應該有相對的自爆裝置,牠們只要一個念頭就可以把整艘戰艦給毀掉。
Z:聽起來是件殘忍的事。
D:我感受到了「母星」,就是背後操縱著我們全部人的源頭,牠有個紅色的眼睛,像是一條蟒蛇,有點像是黑色的、很大的一股能量,盤踞著那一整個母星。牠應該只是一個形象,但牠整個盤踞在母星上面,母星整顆已經被牠化作是黑色的了,感覺像是牠雙爪操控了這整個星球。
Z:你知道為什麼是這個狀態嗎?
D:(遲疑)不太確定,但就是這個存有牠正要脅整個蜥蜴人的種族必須去做這件事情(毀滅並佔領其它星球)。
Z:你們誕生時就是備受控制的狀態了嗎?
D:像是,是個奉行軍國主義的星球。我突然閃過一個畫面是,我為了要當上司令官,我害另外一個蜥蜴人同胞被關在監獄裡。
Z:你對他愧疚嗎?
D:愧疚。
Z:所以他現在就是被監禁的狀態?
D:對,但他也沒有受傷,單純就是被關在那裡。
Z:你現在這個種族是會殘害同胞的種族嗎?
D:某種程度上算是。但他是我的好朋友,我沒有打算殘害他,我只是把他關在那裡,至少他不會受到其它傷害。然後我知道他某種程度上也是能理解的,但他還是有點想要這個位置。
Z:你們本來是在共同爭奪這個位置嗎?
D:算是吧,有七個人在爭奪這個位置。我之所以拿這個位置,是想如果我能控制這整艘戰艦,那我在侵略(其它星球)的時候,能不能不要做得那麼徹底、那麼誇張,乘機放走一些人、改變一些事情。
Z:所以你是想先掌權之後,再偷樑換柱?
D:對,就是能夠拯救我所能拯救的生命。
Z:你覺得你的朋友是知道這件事情的嗎?
D:他多多少少知道。他某一方面也是想代替我弄髒自己的手吧。他也很複雜,一方面他也想要這個位置,他多少也有愛慕虛榮的傾向,但他一方面也想要我別弄髒自己的手。我們也是互相關心的好朋友,所以我才把他放在那個位置(監獄),因為我覺得要由我來。
Z:這也是你目前能做出保護他的事,是嗎?
D:對,這應該是我正在這個蜥蜴人身體中,能做到最好的選擇了,否則會有更多的星球毀滅、更多的人民受到奴役。如果我再反抗得多一丁點,這整艘戰艦就會直接被毀掉。這個好朋友也被我監禁在這個戰艦裡,他在旁邊,指是被我關起來了,然後我會去探望他。... 我剛剛不知道為什麼,到這艘飛船外面,看了這艘戰艦的形狀,有點像偽裝成一個巨型隕石。
Z:所以你們是駕駛這艘隕石狀的戰艦去撞擊別人的星球嗎?
D:撞的時候,一方面可以摧毀,一方面也像是分裂,但在這之前已經先發射了一剎那的光束武器,就已經先對星球進行了第一次打擊,你說的撞擊是下一個步驟,一方面是登陸,一方面是進行第二次的摧毀。第二次的撞擊可以直接改變地表結構、影響生態,第一次發射的光束已經滅掉了很大部分地表生物。
Z:那現在,你想要看看你的朋友嗎?
D:可以,我已經在看他了。
Z:你們有對話嗎?
D:我們握了一下手。某種程度上,他應該也算原諒我了。
Z:你現在心情如何?
D:有點如釋重負,但還是很難過,因為我看著那個(被攻擊的)星球上面,那一發已經滅掉了幾億的生命,我還是覺得很難過。
Z:那這艘戰艦一開始是誰建造出來的?
D:是我剛剛提到的那個像蟒蛇一樣的存有。這個隕石有至少十艘以上很巨型的戰艦。但我感受到這個存有牠純粹地只在做牠必須做的事情。
Z:所以祂是個純粹邪惡力量的化身嗎?
D:算是。
Z:所以牠只是像在跑牠的程序一樣?
D:算是。
Z:是。現在讓我們快轉到下一個重要的時空節點,好嗎?
D:好的。
Z:請跟我說說發生了什麼事情。
D:感覺踏上了那個(被攻擊星球的)土地,然後這可以連結到上一次化身的記憶。上一次化身只是單純在觀看蜥蜴人的生活,這一次才變成了這一隻蜥蜴人,真的撞擊了某一個版本的地球,然後踏上這一顆星球,去建立蜥蜴人在這裡的殖民地。
Z:如果是一個線性時空的順序的話,是現在這個殖民的時間比較早,還是剛才你觀察蜥蜴人的時間比較早?它有因果關係嗎?
D:有點。現在這個我直接成為的蜥蜴人,算是建立起我參觀的那一個地下設施(城邦)的創始人,但是當我還是選擇化身在觀察的時候,這支戰艦的(司令官)蜥蜴人已經不在了,就是已經過了很久,蜥蜴人已經在這裡建立起了這些宏偉的構造(城市),所以他感覺到他自己做的也不全然是壞事,至少在他之後,他的子民們還在這裡建立起了不錯的地方,然後他看到那三隻小蜥蜴人,他覺得很欣慰。
Z:所以後來這蜥蜴人的城邦,相對已經比祖先那時候和平許多了,是嗎?
D:相對來講應該是和平許多,因為那時候地表還有人類。
Z:所以你們這次攻擊的是地球嗎?
D:我覺得是某個版本的地球,因為我有看到在攻擊那一剎那,恐龍是直接灰飛煙滅的。所以我猜想,如果有恐龍的話,那這應該是另一版本的地球。
Z:所以說你們蜥蜴人種族跟恐龍沒有直接關係嗎?
D:... 感覺並沒有直接關係,牠們非常退步,恐龍還是非常低等、原始的生物。
Z:然後你們是智能生物,是嗎?
D:是的。
Z:那恐龍的時代有人類嗎?
D:有,但 ... 太奇怪了(遲疑)原始人都躲在洞裡,但 ... 我看一下恐龍的樣子,外面草食性的居多,這些草食性的應該也不會想要攻擊牠們。但牠們居然在同一個時代(困惑)... 我現在覺得跟我所知相違背。
Z:沒有關係,你可能會同時看到時空的疊層。所以說是不是有可能(之前蜥蜴人)攻擊的時候,那些原始人沒被攻擊到,因為他們在洞裡?
D:是,他們並沒有滅絕,也許有部分死掉,但是他們還在。
Z:所以你現在看到的這個版本的地球,上面的人類相對還很原始、還未達高智能的狀態?
D:(笑聲)很蠢。
Z:所以你現在是同時可以切換到未來蜥蜴人的(替身)顯化,然後再回來到藍黑色的這個?
D:對,可以自由觀看。
Z:了解。那現在這個對照過去跟未來的狀態中,有什麼地方是特別吸引你注意力的?除了你剛才跟我說的。
D:目前感覺還好。
Z:在那個未來的蜥蜴人已經在地球殖民的時空,原本控制你們母星的能量,還有繼續在控制你們嗎?
D:還在,但是微弱了很多,不知道是因為太遙遠還是時間過去很久了。
Z:所以你們漸漸感覺不到牠的控制了?
D:算是。現在建立的蜥蜴人城邦相對地和平,雖然競爭的觀念還是一樣很蜥蜴人的做法,但是手段都緩和了很多。
↓↓↓
Z:為什麼讓他看見、調閱有關蜥蜴人的轉世?
D:我先去觀看了蜥蜴人後來在地球創造的社會,才決定去投生當那個司令。補充一下,那個白色的試管,裡面應該就是蜥蜴人世界裡的記憶跟能量,我拿著那個試管,但現在沒辦法跟你說這個試管具體去哪裡,就是塞入想要去的那個世界,這個試管裡面本身裝著星星,或像是液態、氣態的這個東西,就是調閱了蜥蜴人的資料。
Z:所以包含記憶、DNA ... 其實DNA也是記憶的一種顯化方式。
D:對,還有世界的座標。
Z:所以他先是去看到了蜥蜴人的未來,才決定去投生到過去那個蜥蜴人的角色?
D:沒錯,答對了。然後要體會的東西是:給他看看滅世的可能性。
Z:讓他看看滅世的可能性,然後做出新的選擇嗎?
D:也不是,滅世(的體驗)就只是單純好奇,但你就體驗到滅世這件事情是多麼地痛苦 ... 就算再低等,但他們也是生靈,直接蒸發掉,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所以滅世一點也不有趣,然後還有讓他體驗無可奈何的感覺吧,就他當那個司令,必須在那個位置做那些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把槍口對準人家的頭,可以移開一點只對身體,不要進行完全毀滅性打擊,因為那是他能夠做到的最好,他必須體會無可奈何的感覺,才知道身處在邪惡的一方是多麼地辛苦。
Z:是。
D:然後剛剛跟你提到的,盤踞在蜥蜴人母星的那個純粹的惡,牠有點像是個程序,我不確定牠是不是個存有,但牠是個必須那樣跑的程序,很單純地運行著,這樣蜥蜴人才會聽牠的話,去侵犯其它星球、照著牠的劇本走。
Z:我可以理解為,那是善惡二元對立的頻率帶中,那個層次宇宙法則的運作機制的一環嗎?
D:可以這麼說。
Z:所以這一個轉世是為了擴充跟強化他的體悟嗎?
D:也算是吧。就你知道的,在那個草原上待久了,太無聊了,你會失去真實的感受,因為那些東西距離你太遙遠了,而失去了情緒、切深的體悟,你要怎麼去跟他們(那個層次的生靈)感同身受,隔一段時間,如果你忘記了這個感覺,你就該再下去一次,你才能做到真正的同理,否則你站得太遠,那個空間那麼安詳,你會失去同理。
Z:因為我們在高靈的那個層次,一切看起來都很平安,所以有時候會喪失跟眾生共感的關係,所以才要進行這樣的轉世,是嗎?
D:沒錯,是的。所以才會要再提醒自己,原來是這個感覺,因為當你待在那個地方,不知道自己已經過了多久,感覺確實是會消失的,因為感覺只存在於現在這個次元,應該說切身的那種情緒,只有在這個次元才是獨特的,所以你必須要下來。
Z:他在作為蜥蜴人統帥的轉世,被他關起來的那位朋友,你知道是誰嗎?他有在這一次的轉世中嗎?
D:投射出來的字是「我爸」。
Z:我想也是,我剛才在聽的時候就覺得是他的父親。所以你們讓他看到這段,其實也有助於他去理解他跟他父親的業力關係,是嗎?
D:算是吧。一方面也是給他的一個補償吧(苦笑)畢竟現在的這個我,算是在他底下受苦了十幾年有了吧,某種程度上算是做一個補償。
Z:在做一個交換角色的關係。
D:對,但應該補償夠了,接下來可以握手言和。
tbc.
若我的分享對你有所啟發,歡迎幫我拍手請我喝杯咖啡,或在下方留言交流!🙌
有興趣/需求體驗遠距催眠,或想了解這項服務的朋友,歡迎來訪。👣

關於我|About Me

趙天琳 Zhao Tian Lin (1993.06.11-)
Transmedium Artist-Curator
以視覺為基礎開展的藝術家─策展人設計師作家靈性導師
二◯一四年起,以視覺設計師身份獨立接案,擅長將具有啟世性的繁複哲思觀念,轉化為精煉而極簡的視覺語言表達,其藝術與設計風格前衛時尚,瀰漫既未來又古老的科幻神話質地,並能兼顧實驗與實際,整合品牌運營及專案管理思維,提供委託機構或合作團隊共贏的策略佈局、解決方案及高品質的成果。
二◯一七年至今,開始將其對存在與藝術獨特的考察與靈感,化為一場又一場實驗冥想工作坊和科技藝術展演,作為引動觀眾意識覺知的媒介,進而更自在、平衡地投入當下,共創地球更新實相版本。
長年主要關注及發展之專業領域包含:當代藝術、交互科技、推測設計、時尚文化、靈修探索等。
現為科幻XR《觀自在:未來佛 Multiverse Mine: Future Buddha》三部曲專案主理製作人及編導,首部曲〈人‧輪迴〉提案入選2020高雄VR FILM LAB創作培育工作坊及台北電影學院XR工作坊,並參與2020 TCCF創意內容大會線上展出。
聯繫合作/專案委託請來信至 [email protected]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趙天琳 ZHAO, TIAN-LIN
趙天琳 ZHAO, TIAN-LIN
Transmedium Artist-Curator / Spirit Guide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