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戰爭主題策展】柏林 - 從戰爭的痕跡中重獲新生

2021/03/0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2012年攝於 East Side Gallery 柏林 - 東邊畫廊
2012年造訪柏林。這座城市留下了許多戰爭的痕跡,即便我只是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仍時不時感受到一絲陰鬱,街景、建築似乎還在破壞中掙扎期盼新生。

德國正面面對二戰時納粹犯下的戰爭罪行,設立猶太人紀念碑。紀念碑位於布蘭登堡門旁邊,放眼望去一個個混凝土塊鋪滿整片空地,方正地排列,高度錯落有次,形成整齊的交叉口和筆直的通道。
紀念碑的寬度只容得下一個人,所以我必須獨自通行高過頭的水泥牆,冰冷而壓迫;走到岔路左右窺探,通往出口的路明明如此清晰明確,卻感覺狹窄擁擠、長路迢迢。我經過紀念碑那天是風和日麗的大晴天,心裡卻被周遭的氣氛感染,開朗不起來。
2012年攝於柏林 - 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
二次大戰後柏林曾被一分為二,西邊被美軍接管,東邊由蘇聯控制。東西之間硬生生築起的圍牆在1990年倒下,僅剩一隅座落在東柏林邊陲,和破舊到幾乎報廢的車站接壤。
循著歷史的腳步,我到了East Side Gallery,眼前一片荒蕪,共產時代巨大方正的鐵屋如貨櫃一般堆疊;除了通往柏林圍牆的路上,其他地方看不見幾個人,車輛呼嘯而過,與悲苦的歷史漸行漸遠。
2012年攝於 East Side Gallery 柏林 - 東邊畫廊
翻牆的人(?)2012年攝於 East Side Gallery 柏林 - 東邊畫廊
如今柏林圍牆成了一塊綿延的畫布,由塗鴉藝術家自由創作。像塗鴉這樣的街頭藝術,本來就是叛逆精神的具體實現,像柏林圍牆這樣的權威殘骸,對這幫游擊戰士而言無疑是個極具吸引力的目標。
這些叛逆的作品放在頹敗的水泥牆上顯得恰如其分:他們讓破裂的牆縫裡生出一朵玫瑰、讓白色的鴿子銜著枷鎖飛向光明、讓方正的老爺車衝破高牆。一面牆紀錄過去人們嘗試翻牆的背影,由下而上只看見屁股和另一條腿,另一條腿已經迫不及待的跨過去;一面牆模仿畢卡索的格爾尼卡,以扭曲的線條解構的人體,表達撕裂的哀慟;另一面牆像漫畫中天降懲戒,斗大的字從火雨中蹦出「Get Human」,彷彿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
2012年攝於 East Side Gallery 柏林 - 東邊畫廊,模仿畢卡索格爾尼卡 “La Buerlinica”
2012年攝於 East Side Gallery 柏林 - 東邊畫廊
還有那個熱切的吻!前蘇聯總書記布里玆涅夫,和東德共和黨主席昂奈克的「兄弟之吻」,據說不是揶揄諷刺的玩笑而已,是真的親下去來表示友好。柏林在這致命的愛中存活了30年。
雖然這些塗鴉都很近代的事,走過牆腳,依然能聽見歷史的回音。上一代的創傷化為下一代憤世忌俗的符號,透過濃郁的色彩宣洩出來。至此才驚覺原來歷史不曾走遠,而是早已內化在的血液裡,流竄久久。
2012年攝於 East Side Gallery 柏林 - 東邊畫廊

原文在我的部落格:Berlin, 柏林二戰篇
我是 Donna 多拿王,歡迎追蹤我 👉🏼 Blog / Facebook / Instagram
請給我一個愛心,我會覺得很溫暖❤️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33會員
22內容數
我熱衷於各種表達方式:寫作、旅行、跳舞、說故事。我不知道要表達多少才會滿足,可能永遠不會滿足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