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利用全羅道的受害者意識來奪取政權的文在寅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韓國兵役的殘酷故事(4)從不講理的全羅南道集團看到的社會縮寫
原文發佈日期:2021.2.22
原文作者:朴 車運
授權翻譯:波波先生
只要是韓國男性,就一定擁有在軍隊中服役的經驗。筆者自己也在1990年代後期,21歲時服過兵役。本文是回顧為期2年2個月嚴酷軍旅生活的第四篇文章,這次要來談談二等兵時代不講理的待遇以及出身全羅南道者的蠻橫粗暴。
※從第一篇開始閱讀
(朴 車運:韓國新聞工作者)
筆者完成後半段的訓練,於天氣嚴寒的12月中旬被分發到實戰部隊。當時,第一次假期是在入隊100天後,會獲得5天4夜的休假。現在對於手機的使用、外出、外宿、休假等都是自由的,但在1990年代卻不然。
下到部隊之後,筆者位於最底下的階層。上面已經被先來的士兵佔滿,雖然有好幾位同期較筆者還要早進部隊,但幾乎沒有任何機會與他們交談或者拉近關係。一般情況下,同時間進入部隊的人們稱為同期。 
二等兵是非常忙碌的。早上6點起床,首先要整理自己的寢具,稍微小憩、發呆的行為是絕對不被允許的。與前輩們偶爾也會一起打打電話或是去PX(小販部),但是二等兵是被禁止單獨行動的。打電話時必須與前輩一起、不能自己一個人去小販部,完全無法享受任何個人時間。二等兵是一個必須要看前輩們的臉色行事的階級。
早餐是以分隊為單位,二等兵雖然最後才能進食堂,但都要最早吃完準備好等待前輩們,上午的工作也經常要看前輩的臉色。在當時,無法輕鬆的抽跟煙、不能毫無顧忌的打電話給女友,是筆者最真切的煩惱。
上午與下午,會根據技能被派與任務。一般步兵會進行戰鬥訓練與執行各種部隊的作業;駕駛兵則在運輸部檢查車輛,偶爾會加入輸送行列;行政兵則是在辦公室執勤。下午5點30分,會回到兵舍吃晚飯。飯後直到8點半雖然是自由時間,但是二等兵是沒有的。二等兵們需要保養軍靴,也不敢鑽進被窩好隨時待命。晚上會以1小時為一班輪班守夜與執行警戒任務。
每週三,只有上午有任務,下午則會安排戰鬥體育。表面上雖然叫做戰鬥體育,但實際內容為踢足球。訓練內容卻又跟球的位置沒有關係,而是必須讓所有人不斷跑動。禮拜六也只有上午有任務,下午可以申請會面或是外宿,禮拜天則是參加宗教活動、會面或是踢足球來消磨時間。
二等兵的外宿必須要前輩的許可,部隊中不是一個能夠提出此要求的氛圍。外宿不過就是在部隊外面度過週末2天1夜,無法離開部隊太遠,外宿許可基本上都是分配給前輩。
全羅南道出身者的蠻橫粗暴
1990年代後期,軍隊內的毆打與暴力事件等行為,明文正式被禁止。但是對二等兵與一等兵的毆打與暴力行為,卻依然悄悄在發生。其中又以運送部、戰鬥工兵、裝備課、戰車、自走砲等負責大型裝備的機甲部隊,與處理危險物品的部隊、儀仗隊、搜索隊、特攻隊等少數特殊部隊,發生暴力事件的頻率特別頻繁。在特別強調軍規的兵種,將預防事故、維持緊張感、維持紀律等當做行使暴力行為的藉口。
二等兵時代,無法獲得充足睡眠是最大的問題。二等兵受到一等兵5號俸的管理。一般來說,一等兵5號俸是入隊一年左右,準備晉升到上一個軍級的人。一等兵5號俸會讓二等兵記住部隊內的排序、一週的菜單、軍歌等,並確認是否記住。他們經常在半夜把二等兵叫醒,到廁所去確認新兵的成果,確認過程中就伴隨著許多激烈的暴力行為。
特別像是筆者這種出身首爾的人,經常遭到地方出身士兵的欺壓。在軍隊中,會以出身地來決定派系集團。以全羅南道木浦、光州出身為首的前輩們,特別的蠻橫粗暴。在軍隊生活當中,筆者曾經被毆打過3次,其中1次的理由更是荒謬。
在筆者下到部隊的當晚,就被光州出身的前輩叫到廁所去詢問出身地。當我回答「首爾」時,筆者與筆者的同期馬上遭到毆打。他們邊打邊說道:「都是首爾那幫傢伙的錯,搞的我們(全羅南道的人們)都很窮苦」。
光州事件的全羅南道廳舊址及前方的錦南路(from wikipedia)
筆者在後來得知,部隊中有以全羅南道人所組成的集團。出身地相近的人會聚集起來互相照顧,而排斥其他地方出身的人的情形,時有所聞。
這在當今的韓國社會也經常可見。從投票率、民主黨、親北親中進步政黨等,對特定政黨的支持當中,就能看出此一情況。金大中、盧武鉉、文在寅等人,皆是利用全羅道的受害者心態,來增加自己的支持率,藉此獲取政權。
筆者在軍隊服役的期間,正是金大中政權時代,軍隊當中的重要職位基本上都是被全羅道出身的人所佔據。而他們與慶尚道出身的人也經常產生摩擦,甚至有煽動地域對立的狀況。
聽說如果產生糾紛時,有新兵是出身全羅南道的話,事情就會被圓融的處理掉。但若是當中有出身全羅道的前輩時,事情則會變得非常麻煩。另外,我們也不能忽略,在韓國國內擴散的地域性情感一般都是由軍隊當中開始的。筆者被毆打的次數雖然不算多,但因為遭受許多非常過分的行為,使得筆者即便離開軍隊,依然對全羅南道出身的人懷抱陰影。全羅南道方言特有的粗暴語調與目中無人的感覺,筆者至今記憶深刻。
韓國軍隊就像是韓國社會的縮影。有好人也有惡人,也有為了自己的利益,無視士兵們所遭受的暴力行徑的人。甚至有人說,韓國軍隊是現代版的奴隸制度。
望眼欲穿的5天4夜假期所做的事
終於,迫不及待的第一次休假到來。前輩們會在休假前幾天,就安排好新兵們的放假事宜。大家將外出服燙平、軍靴擦的發亮。申請休假需要的文件、交通方式、向長官報告的方法,還有回營時間等,都會被詳細的交代。
筆者非常幸運的在聖誕節的前一天取得第一次休假。回到離開了100天的家、也終於見到女朋友。當結束人生中感覺過的最飛快的5天4夜要回營時,還要準備前輩們囑託的東西。
女性的衛生棉跟即溶咖啡、幾張彩券、幾本成人雜誌,都是在軍隊裡面非常珍貴的物品。第一次放假的記憶如此鮮明,媽媽做的飯菜與軍隊伙食相比,是無與倫比的美味,但是卻吃太多導致肚子痛了兩天。回營日當天甚至產生逃兵的想法。
回營時間在晚上8點之前,結束銷假報告之後,領取休假前返還的槍枝以及軍服,就正式完成回營手續。第一次休假回來之後,前輩們的態度是友善歡迎的。某種程度上,新兵們以軍人的身分得到認同,但是這對二等兵的生活並沒有任何改變。依然無論晝夜,被全羅南道出身的前輩們欺凌、被迫記下整週的菜單、被支使的團團轉。在休假結束回營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下一批後進士兵開始入隊,筆者與他們的境遇距離晉升至一等兵之前,並沒有太多不同。(繼續閱讀)
原文網址:https://jbpress.ismedia.jp/articles/-/64174,正式授權翻譯
有興趣的朋友或其他相關文章歡迎訂閱我的《日本媒體國際觀點》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波波先生
波波先生
台灣台南18年,台北12年,日本東京6年持續中 [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