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盧瓦的瑪格麗特

2021/06/1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若我一無所有,希望能賜予我;若我早已擁有,希望仍眷顧我。」
  自從第二次脫逃失敗後,她便完全放棄了抵抗,只是靜靜地坐著,等待誰來宣判自己的死刑。
  杳無人跡的荒地高塔、形勢險惡的要塞囚籠、不見天日的陰暗地牢……究竟轉移幾個地方了?起先她還在心裡悄悄計算著,如今卻怎樣也記不清楚。反正不管再怎麼吶喊,再怎麼掙扎,也不會有人發現。
  有誰會在意謝幕之後演員的去向?就算想追尋,在那刺眼光明下,亦無法輕易追蹤幽微行跡。
  「託妳的福,形象塑造得很成功。」
  她終於等到那個囚禁她的主謀:這個國家新的主人,她的王兄。
  聽者沒有答腔。對方的話語,不管究竟是挖苦還是發自內心讚美,一概充耳不聞。她可沒有心思揣摩這些彆扭貴族話裡的真意。她想知道的只有一件事。
  「為何……把我關在這裡?」
  如同往日私下互動,既不稱呼「陛下」,也不使用敬語。
  要是其他人在場,估計會被拉起來狠狠教訓一頓吧?他暗自慶幸進來前先命令守衛留在外面,雖然原本是為別的目的。
  「啊,我懂了,這就是貴族表示感謝的方式嘛!把救他們於水火的人監禁起來,」她衝著王兄啐了一口,「恩將仇報!」
  國王不語,卻難得主動伸出雙手,彎身按下她因情緒激動而顫抖的肩膀。房間裡只有他們倆,就用不著顧什麼貴族禮節了:「冷靜點,都結束了。『英雄』已死,妳的任務早就完成,快從角色扮演裡清醒過來吧!」
  「是啊,大家都該醒醒了,那我呢?我算什麼?我的存在,就這麼使你感到畏懼?」尾音顫抖而上揚,控訴的語調越來越緊湊。這並非她的本意,但一切都在知曉他親自蒞臨時亂了方寸。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
  「不是的……」
  斗室裡僅剩兩人急促的呼吸,風從窗口嗚咽滲入,吹開一片悶濕的霉。這裡的門窗終年緊閉,日積月累的塵埃,即使風吹仍舊無法撼動分毫。他還沒忘記自己來的目的。
  「王妹啊,英雄是為什麼存在的呢?」
  她不假思索:「為了人民。」
  「既然英雄是為民存在,難道不該成為人民所期望的樣子嗎?」
  「如果民眾想要,我當然樂意繼續扮演,可這不代表非得用躲躲藏藏的方式退場……」
  「如今大家需要的是壯烈犧牲的平民英雄,而不是愛惜生命的公主;大家寧可相信更戲劇化的才是真的。」他打斷妹妹的牢騷。這件事必須做個了結,他得盡快。
  她深吸口氣,像是正在忍耐:「我知道。」
  「澈底死去之人,斷然不可再度甦生,刻意引發奇蹟只會埋下懷疑之種。況且這個國家,每個人都認得妳的長相。」他解釋,「所以對不起,沒能恢復妳的位置,但我希望妳活下去,這是真的。」
  對方聽著,只是長嘆、長嘆,接著用幾不可聞的聲音呢喃:「不,打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一旦接下父王的差,這輩子便註定無法翻身,我知道的……」她雙手抱頭,低低地,手肘撐於膝上,凌亂的髮絲遮住視線,像是悔恨。果然那老頭,一開始就打這個算盤嗎?只要我不活在陽光下,王兄的地位就堅若磐石。
  如果父王打算棄車保帥,那他偏要反其道而行。
  「聽著,我走出房間後,妳從另一邊的窗子翻出去,沿著做記號的磚石向下爬,盡量別發出聲音。到時我會支開附近的守衛,妳只有一刻鐘的時間可以行動。
  「落地之後,以樹叢遮掩往東南邊前進,翻過水井旁的石牆後,會看到一輛馬車,駕車的是我的心腹。把這個——」他從懷中掏出一天鵝絨袋,硬塞入她手中,「——給他看,他就會明白的。」
  突如其來近在眼前的自由令她愣了半晌,還來不及明白發生了什麼,眼前的王兄又丟來一把未出鞘的武器。
  「若不照辦,殺了他。」
  「這……」
  「機會只有一次,做出選擇吧,親愛的妹妹。」
  離去前,他僅僅回頭瞥過一眼,隨即碰的一聲,將房門上鎖。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江凜
江凜
Nie sollen Sie mich befragen, noch Wissens Sorge tragen. Woher ich kam der Fahrt, noch wie mein Nam’ und Art!   自號「棘守」,與書齋同名。寫作隨興,最近困擾是太混被催稿。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