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o》Mateo Stoneman—「從監獄到古巴的生命演變」

2021/08/27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人生還沒有結束的時候,我們從來沒辦法預測還會發生什麼事。
就像是自己有天無意間在 Spotify 的推薦欄裡,亂憑直覺下載了一個封面陌生的專輯後,一直到某一天打開了,把專輯播放一輪,再有第二、第三輪的出現。
不過文章開頭那一句。我想描述的其實是這張專輯的背後創作故事,一張來自美國音樂人 Mateo Stoneman 的首張同名創作專輯《Mateo》。
網上記載關於他的資料相當稀少,就算是英文資訊,基本上就只有 Google 搜尋後的第一頁,都不到。但僅憑這一些零碎的資料,加上它在音樂中傳達的感受,也已經讓我對這一張專輯的創作,還有 Mateo Stoneman 個人的音樂精神感到驚嘆。

這張專輯是怎麼來的?

這一張專輯的故事是這樣的。出生自美國的 Mateo,在一次洛杉磯監獄服刑期間,他開始學習了西班牙語和鍾情於墨西哥 Mariachi 曲調。並在出獄後決定前往古巴生活,而最後在當地人的協助下完整了這張專輯的錄製。
這段看似戲劇性的歷程演變,除了最終發展成一張 12 首曲子的專輯,同時也被影像所記錄下來,並製作成一部名叫《MATEO》的紀錄片。近 90 分鐘的影片當中,完整地記載了他在古巴追尋心中所嚮往的音樂路程。當中也透露了他為了實現前往古巴的夢想,所度過的極簡生活,只吃三明治、睡在車上、甚至家裡的床墊需要噴灑殺蟲劑。一切只為了省下可以出發的資金。
我想,除了坐牢以外(不確定什麼因素),對於人生忽然對墨西哥旋律的憧憬、對於古巴音樂場景的著迷,這些戲劇性的轉變,也應該不會是他一開始所能想像的。

《Mateo》裡的異國曲調

《Mateo》這張專輯,展現了這位長相極度平凡的紅髮男子,在看似糜爛頹廢的生活中所隱藏的聲音。同時,不只是記錄了他那把與外表形象不符的輕緩與清細嗓音,還包括了他對異國樂風的摸索。
古巴這個地方,在歷史的演變下留下了鮮明的生活樣貌。尤其在看過溫德斯那部《樂士浮生錄》(Buena Vista Social Club)之後,更是容易讓人容易做出印象的聯想。所以當自己知道這張專輯跟古巴有巨大連結的時候,那些電影裡的畫面就自然浮現了。
<Sabor a Mi>作為專輯開場曲目,前奏中便洋溢了濃濃的拉丁氣氛,而在他輕微嘶啞的哼唱下更具韻味。<Llamame> 緩緩地進入到節奏,流露一種匍匐的意象,直到副歌的情緒揚升之後,再以另一次的緩慢合聲中結束歌曲的聲音。
<Menos de Dos Dolores> 中就出現了《樂士浮生錄》中那般,最純粹的古巴街頭隨性的演唱形式,我想這就是 Mateo 在這趟旅途中最想要追尋的了。
<Environmental Song> 中以低音大提琴的音階攀爬開始,在主歌開始後更是出現巧妙的說唱段落,不是於真假音切換的歡快的旋律中,展現出這張專輯中的另一種樣貌。

人生的演算法啊

專輯最後的 <Call Me>,唱出了唯一的英語歌詞「Call me, once in a while. Once in a year, you come and see me」。這一句雙重含義的詞句,在我的解讀下,或許不只是對於感情的思念,也隱藏對於家鄉的牽掛。
其實早在專輯在進入第二、三首的時候,其聲線在輕爵士樂的搭配下,讓我湧現了 Chet Baker 的聯想。
而縱觀整張專輯的樣貌,基本上可以用 Chet Baker 遇上《樂士浮生錄》來形容。而這一張被 Mateo 自喻為「Una historia de Cuba」(一個古巴歷史)的專輯,記錄了他個人透過囚禁的視野,看見了人生另一個機會、另一個地方的生命的故事。並且,也用了聲音和影像,為這一個旅程劃上一個美滿的樣子。
我想這也是生命好玩的地方,也是人生應該要有音樂的理由。我想說的是,Spotify 的演算法有時還真的是很不錯的。哈
-
文:Tom Phan,經營 FB 粉專「有一點唱片故事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有一點唱片故事
有一點唱片故事
耳朵癢聽音樂,手癢寫故事,歡迎追蹤 FB 粉專「有一點唱片故事」。 開放指定專輯評寫,也歡迎贊助,一起分享更多好音樂。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