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週末傍晚,我就這樣讓門開著——聽《An Evening with Silk Sonic》

2021/11/12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必須先聲明,這是一張很難以客觀角度去評論的專輯作品。
作為唯一所有歌曲我都可以跟著吟唱(當然多數時候唱不上去)的音樂人,我對他的愛戴實在難以掩飾。也沒有想掩飾。
Bruno Mars 在剛推出的專輯《An Evening with Silk Sonic》 裡延續了他喜愛的多人創作形式,從之前的 Hooligans 到這一次與 Anderson .Paak 組成的 Silk Sonic,且多人參與的音樂形式,也可從目前釋出的三部 MV 感受得到。

Sly Stones + Stevie Wonder?

專輯的一大亮點,是找來傳奇靈魂音樂人 Bootsy Collins 主持開場。多麼有儀式感的一件事啊,在前奏都顯得多餘的年頭,這樣的設計很需要被珍惜。。
Bruno Mars 也難以掩飾(也不想掩飾)對 70 年代音樂的陶醉與啟發,甚至在專輯封面的兩個頭像,要說是 Sly StoneStevie Wonder 的合體也過得去。這當然也是 Bruno Mars 在近幾年所建立的音樂形象,儼然在當代流行音樂中,掀起了一股屬於自己的濃厚復古潮流。
早已率先釋出,也符合樂迷期盼的〈Leave the Door Open〉,其實早已經透露了這張專輯的質量。不過更想談的是 Anderson .Paak 在〈Fly As Me〉裡極具個人特色的說唱,他在 Tiny Desk 的演出畫面又再次浮現。
〈After Last Night〉或是這張專輯的核心,Bruno Mars 延續了只有他來唱才不會噁心的「催情歌」框架,還納入 Bootsy Collins 和 Thundercat 的聲音。如果有聽過的話,明顯可以聽見〈I'd rather be with you〉的聲效蘊藏,歌曲也同時巧妙融合了 Thundercat 渾厚立體的貝斯,幾乎在一首歌曲裡交織了每個人的特色。

Bootsy Collins 是何方神聖

談到 Bootsy Collins,它除了像是以「顧問」的身份存在以外,也不得不到合體名稱 —— Silk Sonic 的由來。
據 Bruno Mars 所言,像是 RoboCop Funk、The Conquistadors、The Atlantic Stars、The Lava Lamps 等的名字都曾經出現在討論中。不過當 Bootsy Collins 聽過了專輯之後,就拋下一個 Silk Sonic 的名字。然後,然後就被採用了。
「He could’ve said whatever, It would’ve been whatever he wanted.」Bruno Mars 笑著說。
不過整張專輯順序聽下來,對熟悉 Bruno Mars 的樂迷而言,很難不感到歌曲的結構偶爾雷同。尤其在間奏的和弦設計,也像是把上一張專輯的框架搬過來而已。反倒是 Anderson .Paak 夾雜唱說的輪替形式,不斷創造新的亮點,他招牌的鼓聲 roll in 也不斷在為 Bruno Mars 而來的聽眾提醒了他的存在。
記得在專輯推出前,兩人回答了一位樂迷的提問「你們最喜歡對方的一首歌曲是什麼?」
〈Calling all my lovelies〉」,Anderson .Paak 迅速給出答案。
「Wala,那首歌叫什麼?」是 Bruno Mars 的答案。
〈Am I Wrong〉」Anderson .Paak 說。

一張進階版的《24k Magic》?

而在〈Put On A Smile〉一曲中,似乎看到了這兩首歌曲的精髓結合。而律動感極強的〈777〉,頗有 Little Richard 和 James Brown 風味,或許是延續了〈Perm〉在上一張專輯裡的形象作用。
專輯中,讓我最願意再次按下循環鍵的,是同樣率先推出的〈Skate〉。裡頭吉他的 Groove 和 Percussion 完全呈現了其他作品中缺乏的舞動性,而弦樂的伴隨,像是滑輪在地面上任意滾動般,自在的流暢。
原以為這張專輯沒有收錄如《Unorthodox Jukebox》裡的〈When I was your man〉,或《24k magic》裡 〈Versace on the floor〉那樣的一首抒情歌,但來到結尾時刻,出現了情緒相對緩和的〈Blast Off〉,只可惜這一首歌的安排並沒有起到前者的感染作用。
這一次,照舊睽違多年,Bruno Mars 以另一個形式再次完成了一張完全給得起交代的作品,也填補了樂迷們的引頸期盼。硬是要說些什麼不好聽的話,或許是整張專輯聽下來,雖有亮點,但卻少了爆點。

或許只是我對 Bruno Mars 超出了期待

也可能因為是 Bruno Mars 的資深樂迷,對他的創作力的想像早已經沒有了疆界,不管再做出怎麼突破性的作品,都容易被似為理所當然。
他堅持著復古的曲風創作,或許不再讓早期被他吸引的歌迷關注。不過有時候我會想,是不是他生錯了年代?又或是熱愛這類樂風的我們,其實也生錯了年代?不過慶幸的是,至少我們一起生錯了年代,但有了對的連結。
若要用一句話來形容這張專輯給我的感受,或許可以引述 Bootsy Collins 在〈After Last Night〉裡,主持的那段開場白 —— 「I don't know what you did, what you did, but you did it to me.」
-
文:Tom Phan,FB 粉專「有一點唱片故事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有一點唱片故事
有一點唱片故事
耳朵癢聽音樂,手癢寫故事,歡迎追蹤 FB 粉專「有一點唱片故事」。 開放指定專輯評寫,也歡迎贊助,一起分享更多好音樂。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