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的真相》第十六章 灰姑娘,過往
梨音未央
梨音未央

《灰姑娘的真相》第十六章 灰姑娘,過往

2021-10-23|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從前,空曠大房子的書房內,一名小女孩渴望去外面冒險。
  父親整日忙於工作早出晚歸,母親身體虛弱長時間臥病在床,左鄰右舍不知什麼原因,也總是對這間屋子敬而遠之。沒有玩伴也沒有兄弟姊妹,小女孩的棲身之處就是放滿父親藏書的小小書房,透過書本認識外面的世界。
  冒險小說裡面的主人翁見義勇為,憑藉一身高強武藝行走四方;偶爾,在陽光普照之時,窗外騎馬打仗、假裝打鬥的身影們也看起來威風凜凜,看得小女孩悸動不已。聽說市區邊陲有一家歷史悠久的道館,小女孩請求爸媽,最後,終於在滿十歲的那一天正式踏入了教室。
  道館裡面,有和善的老師、家中沒有的活力、以及年紀相近的同儕夥伴。小女孩初學便嶄露出過人的才能,老師們稱讚她,同學們崇敬她,很快的,她成為了班上年紀最小卻最優秀的學生。
  於是,即將十一歲時,老師決定推薦她跨級參加武道大會,在這個所有王都道館聯合舉行的大賽中,作為少年組的代表之一上場比賽。
  為了徵求家長同意,讓大會開放破格參賽,老師特地在小女孩父親正要出門的時間點拜訪。
  「武道館?什麼時候……好像的確有這麼一回事。」
  屋子玄關,匆忙套著鞋子的男人說。「比賽什麼的當然沒問題,就去參加吧。」
  就這樣,小女孩在賽場上打敗了一個又一個對手。
  「比賽很好玩!有好多很強的對手,雖然很辛苦,但是贏的時候大家都會歡呼!只是有好幾次都是好不容易才贏的,比的時候都感覺快要被打敗了。」女孩如此對床上的媽媽說道。
  難得處在清醒狀態,有著剔透灰眸的女人露出溫柔的笑容,撫摸女孩頭頂。「仙杜瑞拉要加油喔,不管對手多麼厲害,仙杜瑞拉都一定能戰勝。」
  因為媽媽的一番話,女孩的琥珀色雙眼變得閃閃發亮。
  「如果得到冠軍獎盃,說不定,媽媽就會下床了喔。」
  女孩拚盡全力闖入了決賽。
  打贏比自己年長三歲的對手時,全場觀眾無不驚呼。拖著疲憊但仍然亢奮的身體,準決賽結束後,女孩走出比賽會場,一如往常的,準備一個人回家通報好消息,並為隔天的賽事養精蓄銳。
  決戰的對象是同個道館的少年。
  在通往地面的階梯口,她遇上了那名少年與班上的其他同學。
  「仙杜瑞拉!我、我有事情一定得拜託妳……」一反平時的威風,前任最強學童的少年如今垂頭喪氣,眼裡滿是痛苦和掙扎。「請妳……請妳棄權吧!」
  但是,面對少年的哀求,女孩豪不退讓。
  「不行,我一定要參賽。」她說。「我已經和媽媽約定好了,要帶冠軍獎盃回去。」
  「仙杜瑞拉,妳聽我們說!」一位平常總是和和氣氣的女生跳了出來,語氣急切。「肯特他是不得已的,要是沒有得到第一名的話,他會……」
  女孩無法理解他們所想。
  「為什麼要來找我?我又沒有偷走獎盃。」她僅僅是單純的皺起眉頭,說。「想要獎盃的話,明天在比賽的時候打贏我不就好了?」
  說完,她重新揹起提袋,打算離開。
  然而,就在經過其中的幾名女孩的時候,她感覺到她們眼神變了。
  「又來了,天才就了不起嗎。」
  因為聲音回頭,那個剎那,女孩看見了數隻手掌逼近,緊接著,腰部被重重推了一把──本就向前傾的身體遭重力牽引而下,階梯襲向眼前,事發之快,讓她只來得及做出半個受身動作。
  滾了一圈又一圈,最後停在地面。右腳腳踝在摔落的過程中撞上階梯,伴著一陣痛楚,女孩的衣服沾滿了泥土及灰塵。
  少年少女們也亂了陣腳。
  「不好了!她跌下去了!」
  「……不是我!我只是輕輕碰一下而已……我,我沒有推她……」
  「大人來了,快走!」
  抬頭想要搜尋兇手,然而人群早已消失無蹤。喧嘩聲傳來,教練們成群步出比賽場地,一邊聊著剛剛的賽事一邊接近階梯,絲毫不知他們口中的人,如今就倒在他們底下。
  要是被發現,就絕對不可能拿到獎盃了。
  不知為何,女孩慌張的腦中只剩下這道想法,奮力爬起,她咬牙撐住身子,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逃進轉角。
  「明天的冠軍賽,應該會是仙杜瑞拉獲勝吧?」
  三位大人閒聊的背影走下階梯,穿過走廊,最終逐漸遠離。
  「是啊,之前在道館練習的時候,肯特那小子可是一次都沒有贏過。虧他還是大師的金孫、師傅的兒子,竟然輸給一個比他小的女生,叫人情何以堪?」
  「別這樣,仙杜瑞拉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肯特也很努力,硬是拿來比較太為難了。」
  「哈,你身為天才的指導者說得當然輕鬆,教到這種學生,心裡其實暗爽得不得了吧?不像我教個武術整天戰戰兢兢,上面大佬們各個關切,偏偏學生不夠成才,就因為這樣,整天被找去談話……」
  說完,一陣清脆響亮的「呸」聲響起。「媽的,那些迂腐的傢伙!」
  「只要繼續努力,肯特將來也能成為一方高手,就算沒辦法繼承家業,從軍或許也會有所成就……」
  「你倒是去說給那些大師聽,看他們接不接受?不是我在說,那些老頑固根本……」
  聲音終於遠去,扶著牆壁,女孩站起身,憑藉剩下的左腿一跛一跛地回家。為了不被發現異狀,她仔細地拍去身上塵土,用力挺直身軀,好讓自己和平常的模樣無異。
  ──騙誰呢,寂靜的宅邸內,根本就沒有對象可以隱瞞。
  夜半躺在床上,女孩思考著,為何同學們會討厭自己?是因為她是武術天才,每個老師都爭相稱讚她?但,如果真的是這樣,她又能如何變得不討人厭?
  必須假裝什麼都不會、小心翼翼地對所有人放水,只因為自己比別人還強,看起來太過「耀眼」?
  開什麼玩笑,有錯的明明就是他們,為了獲勝甚至動手偷襲別人,徹底踐踏道館最重視的武德。他們才不配當道館的學生。
  不能棄賽,不然一切就順從他們的意思了。
  女孩更堅定了心中的打算。即使腳上傷勢隱隱作痛,仍是於隔天準時抵達比賽場地。
  本就心神不寧的少年見到女孩,臉色更加蒼白了。
  「雙方選手入場。敬禮!」
  裁判手揮下的瞬間,女孩幾乎是死命撲了出去。對於女孩的狠勁,少年一時之間不住退縮,一半是出於罪惡感,另一半,或許是對女孩反射性的畏懼。
  不停被動接招,但很快的,少年察覺到對手與平時相比,完全不是同個等級。罪惡感一開始還束縛著他的動作,然而在回想起自己的目的之後,少年終究是狠下心,不再保留力量。
  每一拳、每一腳都用盡全力,正因為對手是那個天才,才更害怕稍作鬆懈便被一舉反攻。
  辛苦接著眼前飛來的攻擊,這是第一次,女孩意識到面前對手的高大──長長的影子籠罩在身上,揮舞帶有侵略氣息的拳頭,撲天蓋地的,朝她席捲而來。
  彷彿只要對方隨手一抓,自己便會被狠狠捏碎。
  又是一記踢擊,少年的腿撞上她的手臂,兩股武之力相撞,威壓吹得她反射性地支撐,右腳踩下去便是一陣劇痛,她險些就要尖叫出聲。
  ……不行,不能認輸。
  快速抽回腿,少年出拳,這次瞄準左肩,她只能翻滾躲避。地墊和天花板交錯出現眼前,眼眶變得刺痛。
  不可以哭。
  要是示弱,那就是真的輸掉了。輸了會怎麼樣?討厭她的會瞧不起她,喜歡她的也會就此徹底失望──媽媽會失望。
  帶回獎盃,媽媽就會從床上起來,那,要是沒有獎盃呢?
  搖搖晃晃自地墊掙扎爬起,可下一秒,少年的腿已經於眼前放大。已經沒有力氣反擊,女孩拚盡全力抱住了那條腿,死命抓緊。
  兩人同時摔倒在地。
  觀眾席一時之間議論紛紛,場邊的老師群也陷入錯愕,沒有人料到原本應當毫無懸念的戰鬥居然演變成這等境地。
  最後,由氣喘吁吁的少年率先起身,壓制住虛弱得動彈不得的女孩。
  裁判宣布武道大會的冠軍出爐。結果宣布的當下,觀眾起立鼓掌,道館的同儕們歡呼祝福。當中,神情最為高興的莫過於道館主持人,少年的父親。他跳下看台,大步走到少年身邊,擁住他。
  「你讓我引以為傲,兒子。」
  伸臂掩住雙眼,女孩躺在地上,無聲落淚。
  已經不記得後來是如何回到家的。耳邊不斷響起自己的名字,是賽後導師呼喊的聲音,唯一來到身邊關心的人過不久也離去。腳踝的灼熱蓋過了其他地方的隱隱作痛,她拄著從急救室摸來的枴杖,艱難前行。
  不知道為什麼,有股直覺叫她馬上回去。
  『仙杜瑞拉、仙杜瑞拉……』
  幻聽不停響著。有著不好的預感,她打開門摔進家中,跌跌撞撞衝到樓梯口。屋子一如往常的安靜,然而這一次,是死一般地寂。
  『仙杜瑞拉。』
  已經沒有餘裕慢慢單腳跳,她拋下拐杖,連滾帶爬的奔上台階,轉彎,拐過走廊。
  『仙杜瑞拉。』
  然後,用力打開房間。
  病床上,空無一人。
  「──仙杜瑞拉!!!」
  耳內儀器發出的叫喊震耳欲聾,兇狠的聲音讓人打從心底發出戰慄。「妳到底在幹什麼鬼,混帳,給我看看現在情況!」
  讓人腦袋劇痛的一吼。思緒還未完全脫離回憶,混亂的,我摀住耳朵張望,一眼就看見舞台上面的巨大危機。
  ……喔,天啊,喔,我就知道。
  修芙娜伊站在台上,單手提著武器,宛如死神一般,緩慢地,朝著聖人步步逼近。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沒有書本跟音樂就活不下去的梨子,沉迷在故事的魔法中無法自拔。撰寫幻想、痛楚,以及和解的救贖。
本文發佈於
這是一則,徹底顛覆童話的故事。 作為在地下擂台打拳,代號「灰姑娘」的仙杜瑞拉,一直以為練武、賺錢、唬小孩就是生活的全部,直到遇見自稱傭兵的女子。 壞後母、美麗神仙教母、帥氣王子?那些都不存在謝謝。 為了賺錢,我們的女強人身穿禮服,腳踏玻璃鞋的上舞會查案啦! 不過要小心,未知的暗處中,一齣陰謀,正悄悄地進行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