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的真相》第二十六章 律動梨音未央梨音未央

《灰姑娘的真相》第二十六章 律動

2022-07-03|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本來以為他只是準備接過書本帶回去,順便結束這場會面,但,遠超出我的預想,他並沒有起身離開,反而研究著書的封面,手指滑過皮革,撫摸上方的燙印字句。
  接著,他翻開書頁。
  「不介意的話,我來朗讀給妳聽吧。」
  「什……不需要!這怎麼可以!」被他出人意料的舉動弄得驚呼,我連忙跳起來,想要奪回他手中的書。「既然是我自己選擇逃避,那當然就該自己承擔後果,哪能由你來幫!」
  但是他用強硬的話堵住了我的嘴巴。
  「坐回去,仙杜瑞拉。接下來仔細聽好,我不會倒回去再念一遍。」自顧自地說,他翻到目錄仔細研究,嘴裡依然唸著。「妳不需要有愧疚或是心理壓力,發現這本書之後,我就一直很想要看看,這連做人情都稱不上,只是舉手之勞罷了。」
  他望進我的眼睛。
  「所以,安靜的聽吧。」
  「……這是你說的。」向後回到沙發上,我小聲嘟囔,因為難為情而悄悄別開了臉。
  這個看似柔弱的王子,原來也有我行我素的一面。
  「那麼,我開始了。」
  他翻開第一頁,清了清喉嚨,開始朗讀:
  「這是一本專為兒童初學者編寫,力求簡潔明瞭,輕鬆好讀的教學用書,目的是以最全面而完整的角度,帶領學童入門魔武之力。除讓其能在閱讀完完整了解魔武之力之作用原理外,更求其能夠加之運用,以致強身健體,甚至報效國家、造福社會。本書分為三大部分,以基礎知識為開端,說明魔力與武力的差異、屬性分化等。第二部分,則闡述實際修練步驟,利用清楚易懂的流程圖,說明調息純化法的執行要領──」
  「停!」前言還沒念完一半,已經逼近耐性邊緣的我阻止他繼續讀下去。「幾乎都是沒用的內容,這樣唸要到幾年幾月才找得到?未免太沒效率了吧!」
  因為我打斷他的興致有些不悅,艾修爾自書頁間抬頭,眉毛微微上揚。
  「這麼說來,妳並沒有告訴妳的目的。不打算告訴我的話,我也只能就這樣繼續一字一句據實朗誦給妳聽下去。」
  ……這個男人真的很難搞。
  「連前言也唸?」
  「妳無法保證裡面不會有出現線索的可能,不是嗎?」
  我用無言的表情看著他。還能怎麼辦?為了不要被又臭又長的作者自序弄到無聊死,當然只有配合的分。
  「好,我把目的告訴你就是了。」癱在了沙發椅背上,我聳聳肩,如實告知自己的意圖。「我想要變強,更準確地來說,是想突破目前的實力瓶頸。」
  「只想著變強是沒有用處的。不知方向卻胡亂前進的人,只會迷失在更深的森林中,只有選定目標加以精進,才能真正獲得突破。」
  他說,背靠椅子十指交叉。「而且,內容要足夠精確,否則我一樣無法替妳擷出重點。」
  「如果找出方向有說的這麼簡單,我就不會卡住整整三年了。」發出自嘲的笑,我環起雙臂,思緒不斷流動,勾勒出記憶的輪廓。
  「我在三年前看完家裡最後一本有關魔武修煉的書,然後在那一個月之後,純化武力達到了突破,正式摸到純武境界的入口。」
  「一個十五歲的小孩快要達到純武境界,那些老人大師知道大概會吐血而死吧。」我勾了勾唇角,但並沒有多少笑容。「但那就是我最後的突破了。已經沒有書可以指引方向,只用已知的技巧修練也完全沒進展,從此一直卡在這裡……嗯,就是這樣。」
  說釋懷也不盡然,但也不再鑽牛角尖,只是陳述事實而已。
  聽完我的自述,艾修爾抱臂低頭,陷入沉思。
  「正是因為迷失方向才求助嗎……但,我並沒有鑽研過魔武之力修煉技巧,比妳自己還更沒辦法回答。妳需要的不是書籍,而是老師才對。」
  我別過頭,沒有回答。
  「雖然妳並不清楚變強的方法,可是那一天晚上,妳仍然選了這本書。是什麼原因,讓妳有了想要研究它的想法?」
  繼續原本的話題,他非常恰當的點出了問題核心。因為他的提問,我總算想起當初在書中看到的那個關鍵字。
  「是『韻律』。」我回答,雙眼睜大。「它上面寫了這個我從來不知道的詞。」
  不知為何,我覺得它指向了某樣「東西」
  「我快速讀過一遍,只要看見相近的詞,就整段唸出來。」毫不猶豫的,艾修爾選擇相信我的直覺,開始一頁一頁的掃視,尋找關鍵詞。
  第一部分的魔武簡介完全沒有出現相關訊息。艾修爾閱讀的速度很快,儘管如此,搜尋第一部份也耗上不少時間,書本的編者似乎認為更深入的概念只會混亂讀者,始終有意識地避免提起這個詞。
  至於為什麼只有這名作者提及,其他的教學書對此都像是一無所知,我想,我大概永遠也沒辦法知道答案。
  「找到了。」
  仔細搜索字句終於有所成果,艾修爾在調息純化法和力流輸出的主題,找到了相關的敘述。他自行閱讀完整篇章節,大略消化完文章,這才娓娓說出內容。
  「韻律、節奏、波動。這一章總共提到了三次類似的敘述,每一次的用詞都不一樣。」雙手捧著書本,他向我說道,站起身將書放到了茶几上,對我指出段落。
  「第一段是這麼說的:『為了更有效率的提取、輸出魔武之力,修行者須調整自身呼吸,以規律的頻率執行輸出魔武之力的所有步驟;當中,以能夠產生「共鳴」的特定頻率最能發揮強大效用。這種種調節動作,包括調整呼吸頻率,目的是製造節奏,和「韻律」建立連結。』」
  「目前為止有幫助嗎?會不會太過簡單?」艾修爾抬頭望向我,誠心誠意的關心,殊不知面前的聽眾早已失去反應。
  被龐大的資訊衝擊,我的嘴巴微張,彷彿首次踏上新大陸的探險家,興奮不已。
  原來是這樣的嗎?難怪以前有時候我會感覺……該不會!
  「難道說,只要使用對的頻率,就能打破空間限制嗎!」實在是太過興奮,我大力壓上桌面,突然站起來的舉動把艾修爾嚇得不輕。
  「為什麼會突然這麼想?」他問我。
  我把昨天發生的事大致講了一遍。
  「原來如此,那麼確實很有可能。」聽完我的經歷,點點頭附和說,艾修爾托腮思索。「可惜我們只能從這麼模糊的敘述推測理論,不過,雖然是間接猜想,卻有證明的價值。不如直接實際測試看看吧?」
  「這種事還用得著你說嗎?我早就開始想辦法了。」早已迫不及待的我露出笑容。
  ──可以嗎?順著這條線索,有辦法突破高牆嗎?
  我開始在體內調動武力,額頭因為使力過度而滲出少許汗水。三分鐘過去,第一輪的嘗試以失敗告終。
  「嘖,有點難度。」
  想要讓力流的波動變成和呼吸同樣節奏,然而體內的武之力就像是一盆大水缸,無論施加多麼猛烈的外力,總會在某處角落產生叛逆的紊流。
  「我沒有把握能控制好,最好讓我到外面去。」我皺眉說,「要不然萬一失手破壞這裡就糟糕了。」
  顯然也有這般疑慮,艾修爾頷首,十分乾脆的闔上書本站起身。「跟我來。」
  這一次,他沒有使用地道,而是直接從房間的門口走了出去。
  平常時節的王宮非常冷清,走在走廊上,除了艾修爾的腳步聲之外什麼也沒有。陽光從窗口投射了進來,讓這個本就溫暖的初夏午後又更加暖和。
  有過剛才被管家發現的經驗,即使整座王宮人煙稀少,我依然將警覺提到了最高點。多虧地毯的協助,加上總算不需要穿高跟鞋,我的腳步聲是前所未有的安靜,豎起耳朵,連外面的草木窸窣聲都聽得一清二楚。
  照理說,不應該有任何差錯才對。
  我們轉過最後一個路口。
  藍天暴露在我們眼前,走道換成了連接戶外的半開放式,一個又一個的廊柱在我們步行的地面上印下了筆直的陰影。
  ──但,其中多出了一個危險的倒影。
  當我發現柱子的死角後面佇立著一個人時,時機已經由不得我回頭。修爾王子轉過身子,碧綠色的眼睛驚訝睜大,裡頭,清楚的倒映著我和艾修爾的影子。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沒有書本跟音樂就活不下去的梨子,沉迷在故事的魔法中無法自拔。撰寫幻想、痛楚,以及和解的救贖。
本文發佈於
這是一則,徹底顛覆童話的故事。 作為在地下擂台打拳,代號「灰姑娘」的仙杜瑞拉,一直以為練武、賺錢、唬小孩就是生活的全部,直到遇見自稱傭兵的女子。 壞後母、美麗神仙教母、帥氣王子?那些都不存在謝謝。 為了賺錢,我們的女強人身穿禮服,腳踏玻璃鞋的上舞會查案啦! 不過要小心,未知的暗處中,一齣陰謀,正悄悄地進行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