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的法則】第十二場集會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野村 祐 複合媒材/紙
【一的法則】第十二場集會
∴1981 年 1 月 28 日
RA: 我是Ra
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我現在開始通訊。
發問者: 在上次集會你提到獵戶座的十字軍,坐雙輪戰車來到這裡,你是否可以描述一下這種戰車。
RA: 我是 Ra
雙輪戰車這個名詞被用於古代戰爭,有它的特定意思,獵戶座的載具是這樣的形狀首先,瘦長,卵圓形,在光線的照耀下,表面有比銀色暗的金屬光澤,若沒有光線,則呈現火紅的顏色,其他載具,包括碟形的,體積較小,直徑大約12英尺,箱形的,每邊大約40英尺。還有其他載具可以隨意變更形狀。通過駕駛員的思想控制這個機制。有不同的文明復合體在這個集團里工作。有些比其他文明更能運用智能無限。這資訊極少被分享。因此,雙輪戰車的形狀與外觀極為多樣化。
發問者:星際聯邦是否盡力阻止獵戶座戰車的到來?
RA:我是拉。星際聯邦盡力隔離這行星。無論如何,守護者的網絡,如同其他形式的巡邏,不管在何等層級,都不能讓所有實體都無法穿透這個隔離。因為,如果一個請求是基於光/愛,符合一的法則,就被默許進入。若沒有經過請求的程序。有時候會有漏網之魚。那麼隔離也會被穿透。
發問者:誰發出這請求?
RA:我是拉。你的詢問不清楚,請重新敘述。
發問者:我不懂星際聯邦如何阻止獵戶座雙輪戰車穿透隔離?
RA:我是拉。接觸的層級位於光-形態(light-form),或光體-存在(lightbody-being),依守護者的振動層級而定。這些守護者掃描你們地球的能量場。測查是否有實體接近。一個接近中的實體會被呼叫,以太一造物者之名。任何被呼叫的實體會沐浴在愛/光之中。由於一的法則的權能,憑藉自由意志來服從這隔離發問者:一個實體如果被呼叫之後,仍不服從隔離規定,會發生什麼情況?
RA:我是拉。被呼叫之後,仍不服從隔離規定,會發生的事就相當於你走路時,即將撞到一個解釋的牆壁,卻不停下來。
發問者:一個實體如果真的這樣做,他的雙輪戰車會發生什麼情況?
RA:我是拉。造物者是單一的存在。那些能夠侵入隔離邊界的生命,其振動層次足以看到那愛/廣,並了解到打破該律法(Law)是不可能的。因此沒有什麼情況會發生。不會產生嘗試,也沒有衝突。唯一能夠穿透隔離的生命,是在你們星球能量場之中出現機會之窗。透過這些窗口,他們來到(地球)。這些窗口是稀少且無法預測的。
發問者:這是否可以說明1973年突然出現大量UFO,我們稱為”UFO鼓動事件” (UFOflaps)?
RA:我是拉。正確。
發問者:出現在我們天空的UFOs,是否大多來自獵戶集團?
RA:我是拉。許多在你們天空可見的物體來自獵戶集團。他們送出訊息。有些被傾向服務他人的個體接收。這些訊息被轉變成那些個體可以接受的訊息。例如警告未來會發生的困難。這是當服務自我(self-serving)實體碰到這類人所能最大程度做出的。獵戶集團發現對他們目的最有幫助的是和那些傾向服務自己的個體做接觸。在你們天空中,有許多正向本質的思想形態,屬於星際聯邦的(影像)投射。
發問者:你提到獵戶十字軍,當他們通過網絡時,同時給出科技與非科技的訊息。我想我知道你所指的科技訊息。但他們給的是哪種非科技訊息?我假設他們使用心電感應做接觸?
RA:我是拉。你的假設是正確的。通過心電感應,他們散播一的法則,伴隨著服務自身的變貌。在先進的集團中,備有儀式與練習。並且被書寫下來。正如傾向服務他人的個體們寫下他們導師要傳播的哲學。獵戶座的哲學關乎操縱他人的服務,好讓他們能體驗對其他自我的服務。因此,透過這種體驗,得以欣賞服務自我。這些個體成為傾向服務自我,接著再去操控他人,於是他們也可以體驗到對其他自我的服務。
發問者:這是否就是我們所謂黑魔法的起源?
RA:我是拉。這從某方面來說是正確的。從另一方面來說則不正確。獵戶集團曾經幫助所謂負面傾向的心/身/靈複合體。這些個體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關心如何服務自身。在你們所謂的內在次元有許多負面傾向的靈體。因此可以作為他們的內在老師或指導者,以及某些追求服務自身的靈魂的佔有者。
發問者:一個地球上的個體,是否有可能因過於混亂而同時交替呼叫星際聯邦與獵戶集團?先是前者,再是後者,又回到前者?
RA:我是拉。對於未調音(untuned)的通靈者而言,這是完全可能的。同時接收到正面和負面的通訊。如果這個個體混亂的本質仍傾向服務他人,則將接收到末日的訊息;如果這個個體傾向服務自身,在這種情況下,十字軍發現不需要說謊,會確實給予他們要傳遞的哲學。許多你們所謂的接觸都曾被混淆。且具有自我毀滅性。因為那些通靈者傾向服務他人,但渴望看到證據。於是向十字軍的謊言敞開。抵消了通靈的有效性。
發問者:這些十字軍是否大多為第四密度?
RA:我是拉。大多數為第四密度,正確。
發問者:第四密度的實體在正常情況下,我們是否無法看到?
RA:我是拉。使用”正常”這個詞令問題變得混淆。讓我們改變措辭以增加清晰度:第四密度,依靠選擇,不被第三密度看見。第四密度成為可見是有可能的。無論如何,一個第四密度實體不會這樣選擇。因為需要集中(心神),在一個相當困難的震動複合體上,就是你們體驗的第三密度。
發問者:此時是否有生活在地球上的聯邦或獵戶實體,並且可以被(肉眼)看見?
RA:我是拉。目前沒有實體或群體行走在你們中間。然而,獵戶座十字軍使用兩種形態的實體來執行命令:第一種是思想-形態,第二種是某種機器人。
發問者:你是否可以描述一下這些機器人?
RA:我是拉。這機器人可以像任何生命,他是個構造(construct)。
發問者:這機器人是否通常被稱為”黑衣人”(MeninBlack)?
RA:我是拉。這不正確。
發問者:誰是黑衣人?
RA:我是拉。黑衣人是一種思想-型態的實體。在他們的構成中有一些存在性(beingness)。他們有些特定的物理特性。然而,他們真實的震動本質並没有第三密度的震動特質。因此,他們能够視情况而具體化或消失。
發問者:這些黑衣人全都被獵戶座十字軍所使用?
RA:我是拉。正確。
發問者:你曾提到流浪者(Wanderers)。誰是流浪者?他們來自何方?
RA:我是拉。如果你願意,可以想像海灘上的沙子。數不盡的沙粒好比智能無限的來源。 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已經獲得他對自身渴望的完整認知。他可能作出結論,認定其渴望是要服務他人。籍由伸出他們的手,這是比喻,到任何一個呼求援助的個體。這些實體,你們可以稱為憂傷的弟兄姐妹(theBrothersandSistersofSorrow)。他們會前往憂傷呼叫的地方。這些實體来自無限造物的各個區域。籍由服務的渴望結合在一起。
發問者:他們有多少人目前降生在地球?
RA:我是拉。這個數目只是近似值。由於地球迫切需要提升其震動,吸引大量(實體)湧入以幫助收割。目前數量接近六千五百萬。
發問者:這些(流浪者)是否大多來自第四密度?或者他們來自其它密度?
RA:我是拉。少數屬於第四密度。絕大部分的流浪者,如你所稱,屬於第六密度。(流浪者有)服務的渴望,必須心智很純(purity)。以及你們稱之為有勇無謀,或稱為勇氣。由你們自己判斷。流浪者的挑戰/危險,在於他可能會忘記自己的任務。與業力發生牽連。因之被捲入大漩渦(Maelstrom)中,(雖然)他原本降生的目的是要避免這樣的毀滅。
發問者:流浪者中是否有許多人在第三密度有肉體的病痛?
RA:我是拉。由於在第三密度與較高密度的振動間有著極度的變動,一般而言流浪者有某種形式的障礙,困難,或有嚴重的疏離感。這些困難中最普遍的是疏離感。籍由人格上的混亂,企圖對抗地球振動的反應,以及身體的病痛。顯示調整到地球振動過程中發生的困難。例如你們所謂的過敏症。發問者:謝謝你。我們可以做什麼,能讓這個器皿更舒適?
RA:我是拉。我們要求你們重新校準那些標誌物。對於一次的集會,扭曲並不顯著。但衡量整個環境,你會發現休息處比正確位置偏移1.4度。就適當的方位角而言,額外偏移0.5度。在目前的時空無須擔心這些。但不要允許這些扭曲持續過久。否則我們的接觸將逐漸減弱。
我是拉。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那麼,向前去吧!在太一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天主與你同在。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祐,多元創作跨領域藝術家,靈修道途上的學習者。 ★巫女野村祐分享地 ▲ig搜尋 : nomurayuchi ▲臉書粉專:野村祐的藝術創作 ▲YouTube搜尋:野村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