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珮

2021/12/2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我手中一無所有,只剩下要給予給你的愛。
  再也無法一起去阿里山看你最愛的櫻花。四月的我帶著你平時掛在身上的玉珮在山上,含著你最愛的金平糖。
  微風輕拂,是你在吻我嗎?你此刻一定很幸福吧,就像以前一樣。
  你說我得堅強,連同你的份活下去。
  對不起,我......

沈永強

  沈永強是個難相處的人。他不愛說話,不管聊的是什麼話題,他總是「嗯」。嗯,永遠都只有「嗯」。但他有不可抵擋的魔力,我居然會想他接近他,想多了解他一點。
  我跟他是在交友軟體上認識的,雖說難相處歸難相處,他的舉止也挺紳士。過馬路會讓女生走在內側、吃飯請客、冬天主動幫我買暖暖包。如果他不要那麼安靜,我想我會立刻愛上他吧。
  「唉,你說點話吧。」我向坐在飯桌前的他說。
  「嗯。」
  他理著一個小平頭,打扮得很乾淨,身上總是掛著一個圓形的玉珮。
  「那個玉珮好漂亮。」
  聞言,他愣了一下,終於有除了嗯聲之外的言語:「這玉珮不是我的。」
  「嗯?不是你的?」
  沈永強臉色一沉,又不說話了。他食指輕輕點著桌子,若有所思。
  「唉。」認識他以來,我嘆氣次數加起來比以前還要多。
  「我去結帳。」最後他選擇結束這次的約會。
  那塊玉珮的主人一定是他這麼安靜的原因。
***
  沈永強聽說在一間客服外包公司當主管。能當上主管真的很厲害,不像我,出社會十年左右了,薪水一個月才三萬多。我用「聽說」是因為,有次在他講電話時,我在一旁偷聽到的。
  我跟他相處的時間除了一週一次的吃飯以外,他也幾乎每天陪我講電話。當然,只有我單方面的抱怨生活瑣事,他只會回「嗯」。
  「那個客戶還要求我們算他便宜一點!就說已經是接近成本價了!你說他要不要臉?」
  「嗯。」
  「嗯是要還不要?」
  「他不要臉。」
  我不用猜也知道沈永強現在面無表情,他的語氣跟以往一樣毫無生氣。
  「你也講講你的事情吧,每次都只有我在講話。」
  「嗯。」
  「我、說!你也講講話!」我真的要氣到腦中風了。
  「我的事沒什麼好說的。」
  「我想了解你啊!」
  他在電話那頭嘆了「好大」一口氣,如果我人在他旁邊,我絕對能感覺到他的鼻息。
  「過去的回憶是個枷鎖,狠狠把我拴住了。」
  原來沈永強講話是個這麼浪漫的人?
  「我曾經想要一了百了,但在最後總是會想起他所寄託在我身上的夢想。」
  我意識到他是在講一件很沉重的話題,現在的他一定十分難受,連我的心也down了下來。
  「當我想起他時,我總是會去山上看看風景。有時候他會吻我,有時不會。」
  我有點聽不太懂他在說什麼。
  他又嘆了氣,說他不想說了。我現在也跟著沒心情。
***
  我臨時起意想跟他約去看電影,而他居然答應我了!
  「欸,永強,」我吸了口可樂,問:「你怎麼會想要跟我一起看電影啊?」
  這種問題他總不會再回答嗯了吧?
  「只是想分散注意力。」沈永強兩手空空,沒有爆米花也沒有可樂。「跟你相處都只是在分散我的注意力。」
  我聽不太懂,歪頭看著他。
  「才不會讓我一直想到他的事。」
  「你說的『他』,究竟是誰啊?」
  他面色凝重地看著我,語氣平淡地說:「生病過世的前男友。」
  我嚇了好大一跳。
***
  看電影之後我們有陣子沒講話,而沈永強突然在某一天傳訊息跟我說:「謝謝妳這陣子的陪伴。」如此感性的話語不禁讓我緊張了起來,我打了好幾通電話他都沒接。而我跟他的聯繫只有社群軟體跟電話號碼而已,我連他家在哪都不知道。
  後來我再也沒有見到他了。
  「欸,我之前有認識一個人,」我在交友軟體上約了個女生,她說:「他叫沈永強。」
  聞言,我整個人跳起來,說:「沈、沈永強?!」
  「嗯啊,他話好少喔,但舉止很優雅、也很有紳士的味道。」
  「妳現在還有跟他聯絡嗎?我完全找不到他!」
  「他......」
  我豎起耳朵,仔細聆聽。
  「他自殺了。」

終章

  對不起,我永遠無法堅強地活著。
  我實在太想你、太想你了。
  人死後是有靈魂的吧?就如我在山上你用微風輕吻我那樣。
  我們很快就會見面了。
  我愛你。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陳硯
陳硯
我是陳硯,也可以叫我花枝或Kata。 喜歡寫作跟閱讀,還有聽音樂。 更多作品請點選小地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