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鬼話|醫院真的到處都是鬼怪!

2021/12/27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Hey 看到這的朋友先說好,我的故事都是夢到的,如有雷同絕對是巧合,不過這巧合到處都有就是了......
大家好,我是初入白色巨塔的小小護理師,在學時期就常常聽說醫院裡的各種奇聞軼事,其中也不乏些光怪陸離的靈異傳聞,然而對於"自認為"靈異絕緣體的我,懷著半信半疑的心情進入人生第一個戰場:「腎臟內科病房」,至於我為什麼說是"自認為"呢?因為就在踏入職場不久,我就遇到了那讓我一想起就胃酸逆流的鬼怪...
離上班時間還有一個半小時,我已經坐在護理站內,查閱今天負責的病患所有資料與醫囑,並在廢紙上畫下今天預計要做的治療,這樣我才能在忙起來時一看就可以提醒自己未辦事項。匆匆紀錄完,還要趕在交班前到病房內看過每一位病患的實際狀況,順便打聲招呼。
「早安,我是今天的白班護理師佳佳,我來看看阿公(嬤),還好嗎?有問題再跟我說。」
剛開始護理生涯不久,懷著滿腔熱血,總覺得護理師就是白衣天使,是串聯醫病關係的重要溝通者,也是醫生最重要的助手。優秀的護理師能夠在病況轉變的第一時間發現,並報告醫生,讓病患在發生不可逆的傷害前做出最好的治療。現在的我應該要盡自己所能讓每位病患都能得到最好的照護培養經驗,除了常規的治療,我也會花點時間與家屬及病患聊聊建立關係,或幫忙些沒有家屬照顧的病患做日常的盥洗與床邊整理,把每一位病患及病房內整理的乾乾淨淨,成為我一個有點強迫的習慣,也因此加了很多很長卻沒有錢的班,不過即使做再多準備,菜鳥的我還是趕不上臨床上的瞬息萬變。
家屬:「護士小姐!我爸爸說他不舒服,可以過來看一下嗎?」
   「小姐!我媽媽點滴不滴了!」
病患:「小姐~醫生到底什麼時候來看我~」、「小姐!幫我拿電視遙控器」
看護:「小姐~地板溼溼的」
傳送人員:「傳送~護理師~送檢查室病患需要氧氣筒~」
行政人員:「護理師,有新order喔!」
同事:「ST.的藥怎麼還沒來啊!」
碰!!!
「有人跌倒!!」
「OO床CPR!」
說臨床是戰場,上班就是場戰爭真的一點都不誇張,一整天幾乎沒辦法喝水休息是常態,更別說吃飯了,行政作業還像山一樣的堆在那邊等著我下班後再慢慢完成呢。
時間很快的就來到了最恐怖的交班時刻,而那鬼怪也早早的飄進了護理站,她慘白不帶血絲,甚至略略泛紫的面龐,長長的黑眼圈都快掉到了嘴巴,蓬亂的長髮像一團枯草披在略帶泛黃的制服上,因長期壓力自律神經失調而水腫的身體,褲管下的腳踝都快消失了,白色護士鞋上也是各種顏色(換藥滴到的優點或沒擦乾淨的血漬...之類的,在醫院大家也習以為常),她走路沒有聲音卻移動迅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巡完病房,像幽靈一般突然出現在我背後。
「交班」
她用她冷冷卻又簡潔有力的口吻對我說。
「痾!好...!」
還像個無頭蒼蠅整理今天紀錄的我嚇了一大跳,趕緊手忙腳亂地抱著病歷,縮著頭趕緊打開電子醫囑系統,開始了交班,交班最擔心的就是自己遺漏了什麼,可能是病患的病情變化,或者什麼醫囑技術沒有執行或準備,會增加鬼怪的發作機率,痾不是...應該說會成為"學姊"的負擔。
交班的過程學姊就像具沒靈魂的軀殼一樣,沒有出聲沒有反應更沒有動作...就在我想今天大概能安全下庄時,提到某床病患今天改了一顆藥物,原因是因應家屬要求。
「為什麼?」
學姊冷冷的回了一句,臉色慘白眼神惡狠狠地瞪著我。
"慘了",我心裡想著
「痾...因為家屬....」
「為什麼?」
學姊又重複了一次,依然用著那冷漠的眼神瞪著我。
"完了完了....根本不知道為什麼學姊為什麼這樣問啊?我是不是又遺漏什麼?怎麼辦啊,家屬也不常來,病患本人又沒有意識...還是再打電話問問?還是學姊有其他的意思是我沒有注意到的啊啊啊..."
「對...對不起學姊...我只問到是家屬要求的...」
「下班前告訴我」
學姊丟下這句搶過滑鼠,自顧自快速閱過剩下病人的醫囑與紀錄。
「學妹」
我還在驚慌混亂中翻找手中的資料,學姊又突然轉過頭冷冷的對我說。
「131床,IV不順」
「啊...那一床...」
那一床的慢性腎病病患因長期臥床,全身水腫厲害,合併多重的器官問題,每天要施打的抗生素都能夠排一整排的治療車桌面,長期腎病的病人血管狀態也是比一般病人還要差很多的,常常打完一次抗生素就得要換一個靜脈留置針,一天下來換個2、3針也是常有的事,更別說若打不上血管時扎針的次數,10針上下都是有可能的,而這床我也才剛換上新的靜脈留置針,雖然會滴得比較慢但至少確實在血管內,如果尚可使用,我也會希望減少病人挨針的次數,只好硬著頭皮跟學姊說。
「那..那條針我剛換上的,到明天我上班我想沒有問題...」
「那如果不順,我就叫大夜call你回來on」
學姊一說完就站起身掉頭就走。
「...對不起....我馬上再換一針給學姊...」
碰!!!突然身邊一聲巨響,厚厚一本的病歷被重重的摔在桌面上。
「你他媽的在交什麼啊,這樣交我是聽得懂啊?!一問三不知你要害死我是不是啊!!你最好給我把這些問題處理完再給我下班!!」
原來是我另一位白班同事在交班,遇上了會爆炸型的鬼怪,看著同事已經縮在座位上微微顫抖,大概又哭了吧,但我也自身難保,胃酸都不知道迴流幾回了。
「哀...」
我偷偷的嘆口氣,拍了拍旁邊早已落淚的白班同事,就準備東西到病房重新打上新的靜脈留置針,好不容易打上了,還得問清楚更改藥物的原因以及完成一整天所有的行政作業。結果藥物的問題也只是因為一開始入院時醫生遺漏掉一顆常用藥,剛好性質跟醫生後來開的類似,就只是更改回來病患常用的而已。當我釐清前因後果,告訴學姊時,她眼睛仍專注地在做手中的分藥作業,一聲不發的,沒有理會我。
"所以我到底在忙什麼...?"
心裡開始陷入自我懷疑,離我原本下班的時間也已過去了4小時......,看著小夜班的學姊們忙進忙出,一樣蓬亂的頭髮,蒼白的面容,俐落的處理病患的所有事物,反觀總是匆匆忙忙東落一個西落一個的我們,學姊們確實專業的多,但是在她們專業的背後看到的卻是滿滿的負面情緒、爆棚的壓力跟身體的負擔。
什麼時候我心目中的白衣天使,變成了鬼怪呢?自己未來會不會變成這個樣子?但實在也沒有心力去想太多,每天都要打10幾個小時的戰爭,每分每秒都強迫成長著,自己也漸漸對一些事情麻痺,加上單位人力流動率太高,在這單位一年半後我就得成為當班領導,分配新入院病患以及協助當班同仁,開始學著承受更大的壓力,在每天都會上演八點檔或生老病死的內科病房中,也遇過不少讓人有點無奈憂傷的故事,不乏些真正的靈異事件,而這就是後話了。

學姊鬼

平均在臨床兩年以上,護理經驗開始逐漸成熟但身心卻開始出狀況的鬼怪,會大比例的出現在每一位護理師身上,只是會有程度上差異不同,依據本身個性呈現出不同的發作模式,但都能狠狠直擊每一個學弟妹的弱小心靈,堪稱情緒勒索大師。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南丁格爾說:「護理是一種科學也是一種看顧的藝術」,而在護理界打滾多年的我只想說:「祖師爺您真的別鬧了」。 你好,這裡是在護理界打滾到厭世的念念子,剛成為一介逃兵,仍默默聲援著還在巨塔煎熬的同胞們,在這我會分享職場悲歌、靈異怪談、貓是絕對以及護理人眼中的生活瑣事,內容絕對不科學,但卻是我實打實的人生。
收錄各種在白色巨塔裡的妖魔鬼怪,用小小護理師的角度看待巨塔內一切的不可思議,體現實際的臨床環境以外,發現其實人比鬼可怕多了,但或許也包含真的靈異好兄弟也未可知? 不過我們先說好,人物地點純屬虛構都是作夢夢到的,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