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同人】(六道骸x自創)Copia di──放棄那個一條例比一條例更羞恥的價目表吧

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解決了讓人難以入眠的問題,我們很乾脆地就睡了,沒有偷偷跑去散步的那一種。
隔天一大早,骸如約帶我去附近逛逛,恩,一大早,太陽都還沒上工的一大早。
早上四點,我們坐在隔壁飯店的屋頂上看著剛剛睡覺的房間燈火通明,時不時有幾個人影從窗戶邊走過,沒多久,M.M他們房間的燈也亮了。
「彭哥列真是會使換人。」我拿起響個不停的手機,一直打電話來的對象放棄聯絡改為傳簡訊來。
上面寫著:你的身體怎麼回事?說清楚!
看用字就知道是里包恩,之前正常生活騙他說我失憶這還能說得過去,現在身體檢查報告出來了,這種身體能「正常」使用的人是不可能失憶的。
「里包恩真可怕。」我把手機遞給骸看,他笑著接手。
「クフフ,黑手黨就是這樣令人厭惡。」我不知道他回了里包恩什麼,我轉頭看M.M,跟我的人偶站在一起讓她平靜很多,但她還是不敢看向骸。
我們在這裡而非到遠處一來是因為時間緊迫,才剛睡沉就發現有人來找;二來當然是因為手機的GPS定位,定位通常以電塔為中心向外搜尋,也就是說在同一座電塔下的覆蓋範圍下,位置可能會有些微偏差。
例如我們現在的位置跟飯店房間都在同一座電塔的電波涵蓋下,彭哥列的人看著定位就無法準確知道我們在這裡。
「M.M,要跟我訂契約嗎?」我說完這句話看到她驚訝的眼神,好吧,這句話好像是誘拐魔法少女的,我用詞錯誤。
「蛤?妳這個瘋女人想做什麼──」
「小紫宸,我們該走了。」骸用完手機後收起來順勢拉著我起身,M.M被他這個動作嚇到不敢說話,儘管骸根本沒看她一眼,「去海邊吧,現在去能趕上日出。」
海邊的日出嗎……我喜歡一片黑暗漸漸染上光的樣子,跟母親大人以前曾經要求我拍攝上萬張風景照的命令無關,只是覺得一切從黑暗開始逐漸染上色彩的模樣十分美麗。
「走吧。」有日出跟骸的邀約,我很快把要跟M.M交換條件的事情拋諸腦後。
本來要跟M.M談條件讓她去我的蛋糕店工作一下,這樣我們每天都可以見面一小時,確認骸的感情後我覺得M.M還是可以利用一下,畢竟乾淨的靈魂不好找,單一欲望強烈的也不是那麼常見。
可是現在看日出要緊,反正M.M剛逃獄,要離開義大利不是靠彭哥列就得靠我跟骸。
我們今天原定行程是去超市買菜、跟彭哥列派來的人討論一下這具身體的損害賠償問題,沒想到彭哥列直接大半夜擾人安眠,我們更改計畫決定先吊著他們一天,一切等我們觀光完再說。
這裡離海邊不遠,這是附近來觀光卻死在這裡的日本觀光客跟我說的。
我們的飯店位置在義大利半島接近西西里島的地方,許多觀光客到南義大利都會住在這一區,西西里島晚上有點危險而且住宿太貴了。
走路到附近的海灘花了一個多小時,幸好我們住得近。
脫了鞋子踩在沙灘上,我看著遠處已經微微泛著光的海平線,過去看過的日出場景自然浮現在腦海中。
大自然是美麗的,無論是創造還是毀滅,大自然的手筆永遠比人類或者任何生物優美,「海邊真好。」
「小紫宸喜歡海?」骸牽著我的手,他穿著鞋子、我光著腳,在沙灘上留下的印子微妙地和諧。
「恩。」我從很久以前,不,應該是存在之初就很喜歡海了,「這種喜歡的心情是刻印在靈魂裡的。」
母親大人不知道,我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
為什麼她要讓我一直體驗看似有共通點卻迥然各異的人生?為什麼她要讓我知道那些人生都只是一段終究會消失的過程?為什麼我有意識之初第一個遇見的就是她?
我知道的,自從我在某一段人生中偶然跟某一個靈魂擦肩而過。
雖然還不清楚所有的細節,但是我知道了一些母親大人自以為只有她知道的事情,還有她想要知道卻又碰觸不到的真相。
只是我從不說破,因為我太清楚自己只知道了其中的一點點,想要知道的更多還得靠母親大人更多的舉動。
「如果說給你聽,你會不會被我嚇跑。」我轉頭看著骸,對他露出笑容。
我知道他不會被我嚇跑才這麼有自信,因為那些事情聽到之後最可能有的反應是呆愣而不是恐懼。
即便是經歷過這麼多人生的我稍微碰觸到真相的碎片後也覺得:太超現實了,簡直比妄想還要虛幻。
「要是真的被嚇到,小紫宸會賠償我的。」他親吻著我的手,我彷彿可以看到他的賠償獎勵價目表浮現在他身後。
「那麼,就只告訴你一個人吧。」我踮起腳尖靠在他肩上,手掌彎出一個弧度擋住他的耳朵跟我悄悄說出那些猜測的嘴,「……這可是連母親大人都不知道的祕密。」
至於母親大人、我的能力、我經歷過的一切,跟這個祕密比起來簡直無關緊要。
我說完後退開來看著他,果然如我預想中的一樣發愣了。
我一開始意識到的時候也是這樣,我對自己的能力是絕對自信的,只要我沒有那個意願就算是母親大人也不能影響到我對靈魂的感應結果,所以我碰觸到那個靈魂的時候才那麼意外。
一瞬間,她就消失無蹤了。
但也僅僅是那一瞬間的共鳴,讓我清楚知道自己就是從她身上散落的一塊碎片。
我是她身上的一塊靈魂碎片,被母親大人帶走、培養茁壯。
那一次人生我已經大致上掌握母親大人教導我使用的能力,所以我能清楚感覺到那個靈魂有多強大,母親大人的能力在她面前不過是滄海一粟。
在她出現之前我思考過要不要脫離母親大人的控制,畢竟經歷過那麼多人生我已經培養出自己的喜好,我想過是不是要按照自己的思維試著過一回我自己的人生。
可是她的出現讓我知道,我還不夠強大;所謂的強大不是足夠脫離母親大人控制的那種強大、不是比誰更會使用能力的強大,而是我的靈魂還不完整,需要更多的人生體驗來補足。
靈魂不完整的感覺跟隔空操縱自己的身體差不多,就是種戴著手套在觸摸事物的感覺,好像碰到了卻沒有實感。
直到昨晚,直到骸半逼半利誘讓我進到他的精神空間,我才知道自己收集到足夠的能量可以補足自己的靈魂。
以前透過他人精神空間來得知某些事情發生跟當下當事人的情緒是兩階段的事情,這次是一起的;骸當時注意到我的原因跟他當下的心情是一起傳遞過來的。
「真厲害啊……」那個靈魂,僅僅一瞬間就傳遞這麼多訊息給我,而且母親大人一點都沒有察覺。
我不想變得跟她一樣強大,經歷很多次人生也看過很多人的人生,我知道能力越大、壓力越大。
越強悍的能力越會被人利用,不論好壞善惡都想要強大的力量;就像夜之戒一樣,儘管掌控失敗會失魂落魄,還是有人想去嘗試、還是有人希望能掌握那股力量。
「クフフフフ,原來是這樣啊。」聽到骸的笑聲,我轉頭看著他,「小紫宸是昨晚確定的對嗎?」
骸也很厲害,我是因為能力的關係可以將每個過程文字化,方便整理比對,他只是聽我說出自己的猜測就知道我昨晚才確定這件事。
過去我什麼都學,好處是什麼都會一點、壞處是什麼都只會一點。
要像他這麼聰明大概得專注鍛鍊智商十輩子。
「姑且問一下你怎麼知道的。」
「因為小紫宸的改變都是……」骸正要說出答案,一直在我們身後不遠處的M.M跟人偶遭受攻擊,「來得真快。」
「是啊。」我倒在骸身上,他變出一把小刀抵在我脖子上。
我們轉頭看,果然是一大堆穿西裝的人正往海邊來,不必猜想我都知道是彭哥列,誰讓這裡是他們的地盤?
「過來的話,知道她會有什麼下場嗎?」骸笑著對那些已經近在眼前的彭哥列人員說話,我配合地收起笑容皺起眉頭。
沒有人被綁架還能開開心心的,至少現在不能。
那群穿西裝的人們似乎是沒料想到這種發展,一陣混亂後從人群中走出一個跟里包恩同比例的小嬰兒,我記得她,雖然名字記不得了,但她是個大美人這件事我不會忘記。
陽盛陰衰的世界,少數的幾個女性都讓人印象深刻。
「六道骸,你不是已經接下門外顧問給你的彭哥列霧之戒了嗎?」
「クフフ,是澤田家光派妳來的,還是澤田綱吉身邊的阿爾柯巴雷諾派妳來的?」骸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反而又問了一句話堵她。
我則是趁他們說話時比個手勢讓人偶牽著M.M的手讓他們過來點,要是真打起來說不定會被波及到,他們站太前面了。
「昨天身體檢查報告在這裡,她必須立刻住院!」小嬰兒大聲說話立刻有幾個人拿出筆電,螢幕上撥放的是檢查報告的各種數據,滿江紅呢,「她的內臟年齡只有零歲,勉強使用只會──」
「只會讓妳羨慕忌妒恨?」我打斷她的話,她的企圖太明顯了,明顯到軀殼都檔不住她的想法。
她想知道我的內臟明明這麼「年輕」,為什麼有著十多歲孩子的外表;這跟她受到的詛咒是否有關、那個詛咒是否能解除。
「小紫宸妳現在被我綁架,配合點不然我要懲罰妳了。」骸聽到我打斷對方的話笑了出來,話說得過分還是低下頭吻了我的額角。
「抱歉,職業病忍不住,她的渴望太明顯了。」她想要解除詛咒的慾望在剛剛那瞬間昇華到極致,我感應到就忍不住回嘴,「我知道的,今天是觀光日。」
說好觀光就是觀光,誰也不能阻攔我們。
十天九夜義大利遊,確認了骸的喜歡後我對這趟旅程可是充滿期待。
不過我也很想使用我的能力來解除這世界既有的詛咒,畢竟靈魂可以在這一世趨向完整,只是有這個機會而不是絕對會實現的結果。
要導向這個結果目前最有可能的方法就是使用我的能力,一直使用它直到下一個變化來臨為止。
可是,今天是觀光日等於休假日等於不能工作日,我會忍耐的,反正我早已習慣把慾望跟自身切割開來了。
「這麼配合,那就給點獎勵吧。」怎麼說都他贏,所以那個賠償獎勵價目表才這麼可怕啊。
「你們……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嗎?」
「拉爾大人冷靜點!」
「別拿槍,等等誤擊就不好了。」
我跟骸的舉動徹底惹惱那個小嬰兒,也多虧如此,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拉爾‧米爾奇。」我想起來了,這個名字很迪士尼,我怎麼會忘記了呢,「我認為搞不清楚狀況的是你們才對喔。」
「妳說什麼!」
我看著怒火沖天的她,笑著握住骸環在我腰上的手。
「這具身體糟糕狀態是彭哥列殘忍的人體實驗用出來的、十天九夜遊是澤田先生要求我們收下彭哥列戒指的交換條件之一……眼前的這一切都是彭哥列引導的結果,妳,為何要破壞呢?」我刻意加重「殘忍的」三個字,稍微感染到骸的壞心眼了,「而且我們就是想來看日出而已,破壞別人觀光行程的是你們喔。」
「クフフ,小紫宸看吧,出爾反爾就是卑鄙的黑手黨會做的事情。」骸聽了我說的話之後心情特別好,他討厭黑手黨、也不喜歡計畫被破壞,「義大利最強黑手黨也不例外。」
「真的,好可怕呢。」我笑著回應他,拉爾則是讓我們的對話搞到更加火大。
她身上的詛咒很特別,詛咒多半都是完全負值,也就是只有壞處。
可是她身上的詛咒粗略看起來是外觀受到影響變成小嬰兒的模樣,實際上我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壓在她身上,也就是力量太強大了才會壓縮她的肉體,所以這詛咒……不能夠以完全的惡意來定論。
我一心想惹怒她好讓詛咒更明顯呈現在我面前,骸也配合著我。
今天是觀光日,我們第一個行程──在海邊看日出。
太陽還沒出來可以稍微做點別的事打發時間。
「拉爾大人冷靜點,我們來這裡是為了她好。」他們吵鬧了一陣子之後總算有人成功制止拉爾,她一頭淡金色中長髮簡單束在左邊,戴著眼鏡看起來很好看。
外表是我喜歡的類型。
「我是歐蕾加諾,隸屬彭哥列門外顧問組織,突然打擾真的很抱歉,但是妳的身體以醫生判斷──」
「醫生判斷是不可能行動的狀態,但我現在確實有自主行動的能力,這兩點綜合彭哥列曾經對我做過人體實驗……」我努力對她露出和善的笑容,畢竟接下來要說的話太過挑釁了,「如果妳是我,妳覺得彭哥列的人這次過來是要幫助我接受治療,還是進行新的人體實驗?」
「我──」我的問話讓她回答不了,任何一個人都難以回答這個問題吧。
不管當初下手的是誰,彭哥列這個組織就是傷害我的兇手,底下的人都必須概括承受。
「別緊張,我們這趟旅程的目的相信澤田家光先生有向你們轉告。」復仇者監獄、健康檢查、觀光,這是我們敲定的三大目的,偷偷來的那個不算,「我們主要目的已經完成,現在就是想要好好觀光而已。」
「可是妳的身體……」
「同樣的問題,如果妳是我,明知道檢查結果會是如此,為什麼還要接受這次檢查?」我故意讓彭哥列知道這具軀體糟糕到什麼程度,不是為了復仇更不是為了激起他們的愧疚,「反過來說,如果我是妳,我會先去彭哥列總部查詢當年人體實驗留存的資料、查詢夜之戒分析出來的各種數據,查詢過去的夜之守護者到底擁有什麼能力……至少先做完這些,再聯絡當事人我認為比較符合我的做事風格。」
我不曉得在這個世界黑手黨是怎樣類型的組織,但是在我看來他們現在的舉動太過衝動,就算是一心為我好想要我盡快接受治療,也不該是拿刀帶槍大陣仗的過來。
轉個頭就看到幾十個穿著黑西裝的凶神惡煞靠近,這誰不會被嚇到?
「小紫宸太善良了。」骸這句話肯定在調侃我,我只是希望和平解決這件事。
不動用武力、不影響彼此的平衡關係。
「他們人太多了,不快點打發走肯定不能好好玩。」照她們找個人都幾十人出動的樣子,就算骸用幻術讓我們改頭換面,上街肯定會被他們盤查,到哪裡都是黑手黨我可不想要。
「恩……天要亮了。」骸抱著我側過身,海平面的那一端開始發出光芒。
先是一條水平的光帶,然後慢慢上升、散射,靠近那一頭的東西開始清晰了輪廓。
遠處的船帆、陸地、白浪、礁石、沙灘、陽傘到包圍整個海岸線的建築物,一個個亮了起來,也一個個因為陽光的照射繽紛了色彩。
「真漂亮。」果然看幾次也不會膩,大自然就是這麼奇妙,「沒有彭哥列就好了。」
一群人盯著這裡真的很煞風景。
「クフフ,只有我們就好了。」骸抱緊我,手上的小刀幻化不見,「小紫宸,有妳在,黑手黨好像沒那麼礙眼了。」
「是嗎?我可是支持你報復黑手黨的計畫喔,百分之七十五的支持。」我不希望他攻擊彭哥列畢竟我現在算其中一員,可是他攻擊別的黑手黨我是樂見其成的。
既可以削弱敵對勢力又可以讓那個賠償獎勵表發揮不了作用,對我來說好處多多。
「剩下百分之二十五的黑手黨不能消滅,小紫宸要怎麼賠償我?」三句不離表單,所以我才這麼怕他的表,這股執念實在強大到令人恐懼,「消滅百分之七十五的黑手黨,小紫宸又要怎麼獎勵我?」
什麼事都可以讓他一分為二,不是賠償就是獎勵。
「大概像這樣──」我猛地轉過身面對他,踮起腳尖捧住他的臉頰給他一個吻。
雖然我感到自己的臉頰熱到要燒起來一樣,雖然我感覺到周遭的人用驚訝的目光盯著我們,包含M.M跟我的木頭人偶,但是我要藉這個舉動將內心深處最重要的想法傳達給他:放棄那個一條例比一條例更羞恥的價目表吧!
我感覺到自己的羞恥心正在鼓動,而骸,開心的不得了。
骸照往例吻到我不能呼吸才放開我,這次我沒有抱怨也沒有瞪他,畢竟是自己送上門的不能說什麼。
只是……太羞恥了。
我氣喘噓噓地躲進骸的懷抱,這是我第一次在這麼多人面前主動親人,這麼多人生體驗中第一次以自我意識這樣做。
感覺好奇怪,好開心又好害怕、很羞恥但又想再來一次。
這種心情回去一定要好好分析,我覺得這肯定也是喜歡的一部份。
拉爾他們沒待多久就走了,不管是日出的陽光太耀眼、我跟骸放閃讓他們意識到自己沒吃早餐,或者是我給的提示發揮作用。
他們表示會回去好好商討再來跟我們對話,只不過希望我們能夠按照他們安排好的觀光行程,好讓他們不需要派出額外的人力避免我的身體出狀況時無人幫忙。
我跟骸乾脆地答應,看他們的反應就知道之前從他們眼皮下溜去彭哥列總部這件事,誰也沒有發現。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會員
    78內容數
    家庭教師同人文,六道骸x自創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川普當選,對台股是利多還是利空?川普在槍擊事件中所表現出來的英勇形象,讓他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幾乎已成定局。沒想到他隨口的一句話「台灣搶走美國的晶片生意,所以要付保護費」,就讓台積電在短短三天跌掉超過100 元,台股也跌掉1100點以上。台積電、台股會就此一路下跌嗎?未來該如何因應?  
    Thumbnail
    2024-07-20
    61
    金融科技與生活美學的融合 CUBE App實踐自我理想最近開啟了研究工作,也開始斜槓著手團購、行銷、洽談業務,慢慢想打造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而工作忙碌之虞,總忘記自己刷卡消費明細、信用卡繳費,還會忽略了最應該的投資理財,也常常在忙碌奔波中忘記信用卡優惠,國泰世華CUBE App給足了這些功能和服務。 日常生活與數位、科技形影不離,同時也拉近彼此距
    Thumbnail
    2024-07-11
    17
    聽說人交到第151個朋友會重新歸零 泰國小品電影,一直是我的最愛,從奧斯卡得知泰國派出這部片參賽時,就心想自己在之後ㄧ定要看。看主角從過程中慢慢撿起了一些友情的東西,曾經遺忘的、失去的,起初或許感覺很陌生,然而在回憶起來時,我們早已不知不覺間成為彼此最親密的朋友。 有一種跟著主角們長大的感覺,很喜歡片中設計的轉折,「友情」是人一生之
    Thumbnail
    2024-06-17
    7
    《Google、臉書、微軟專家教你的66堂科技趨勢必修課》用商業視角來認識Amazon這家公司為何很多公司很怕Amazon? 亞馬遜有大筆資金可以侵入其它公司的專業領域 擁有電商平台、Alexa助理,進而可以搶走Google search或其他網站上搜索流量然後掌握顧客數據 亞馬遜本質上不是一家電商或科技公司,他是一家基礎設施(雲端計算、物流)公司所以具有強大的核心競爭力 Amazo
    Thumbnail
    2024-05-06
    3
    【兒童繪本】佳佳的新廚房 傳統的觀念總認為房子是永久財,好似可以一直居住幾十年都不會毀壞,直到地震來臨時才發現房子並不如想像中堅固,輕則牆壁裂出了一條縫隙,嚴重則是整棟建築物傾斜坍塌。 回想我小學時期也歷經家裡改建而暫時租屋的狀況,看著原本兩層樓的日式建築成為了五層樓的高聳透天厝,一下子使用空間多了不少,雖然需要每
    Thumbnail
    2024-04-11
    5
    〈尖叫旅社1~3〉:從通俗電影到難笑的兒童搞笑電影尖叫旅社電影的核心建立在多元的家庭價值觀的建立上,所以不管如何的增加笑料幫這些可愛的怪物添加視覺和故事上的特色,在電影的敘事上仍然繞不過對於家庭價值觀的再確立,這就像是阿達一族的電影一樣, 即使人再怪,一家人仍是一家人,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門。  
    Thumbnail
    發佈在
    Sam的沙龍
    2023-11-05
    5
    想找專業超值板橋髮廊?這家燙染1200不分長短含洗加剪的新埔站wor hair髮廊不會讓人失望  生日快到的我想好好整理頭髮,也想順便約朋友在板橋捷運新埔站、新埔民生站聚餐、便要跟陽明街新埔Wor hair髮廊預約做美髮。因為我很喜歡專業又便宜的Wor髮廊,無論剪髮、染髮、燙髮、護髮或頭皮養護價格很超值,在板橋評價很好的wor hair新埔店,男生燙髮或染髮只要1200、女生則是1500,
    Thumbnail
    2023-09-05
    3
    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系教授:《人行道》黑人如何先後來到第六大道並在此習得街頭維生技能?他們如何在這個棲身地滿足和解決日常需要?他們如何與來來往往的中產市民互動及建立關係?他們如何在市政府和商業促進特區高舉改造市容大旗下找尋生存的縫隙?失去這個生存據點的他們又將何去何從?
    Thumbnail
    2021-06-03
    1
    請你放掉和自己不同道的人只是,慢慢長大,我才發現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是沒有一輩子的。
    2021-02-28
    3
    回應:教會中傳道人的信仰偏差本文回應信望愛網站上的文章:給傳道人的第二封信
    2020-11-13
    2
    ♪ 音樂週記 | 讓人不知道怎麼教小孩的瑞典樂團 - Army of Lovers (下)Army of Lovers因為經常拿宗教、歷史、性別與種族議題來寫歌開玩笑,而不斷引來保守勢力與輿論的批評。最嚴重的一次是他們1993年的單曲Israelism,得罪了MTV的高層,除了影片全面下架,宣傳也開始受到各種阻撓......
    Thumbnail
    發佈在
    ← Backspace
    2020-08-11
    3
    川普當選,對台股是利多還是利空?川普在槍擊事件中所表現出來的英勇形象,讓他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幾乎已成定局。沒想到他隨口的一句話「台灣搶走美國的晶片生意,所以要付保護費」,就讓台積電在短短三天跌掉超過100 元,台股也跌掉1100點以上。台積電、台股會就此一路下跌嗎?未來該如何因應?  
    Thumbnail
    2024-07-20
    61
    金融科技與生活美學的融合 CUBE App實踐自我理想最近開啟了研究工作,也開始斜槓著手團購、行銷、洽談業務,慢慢想打造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而工作忙碌之虞,總忘記自己刷卡消費明細、信用卡繳費,還會忽略了最應該的投資理財,也常常在忙碌奔波中忘記信用卡優惠,國泰世華CUBE App給足了這些功能和服務。 日常生活與數位、科技形影不離,同時也拉近彼此距
    Thumbnail
    2024-07-11
    17
    聽說人交到第151個朋友會重新歸零 泰國小品電影,一直是我的最愛,從奧斯卡得知泰國派出這部片參賽時,就心想自己在之後ㄧ定要看。看主角從過程中慢慢撿起了一些友情的東西,曾經遺忘的、失去的,起初或許感覺很陌生,然而在回憶起來時,我們早已不知不覺間成為彼此最親密的朋友。 有一種跟著主角們長大的感覺,很喜歡片中設計的轉折,「友情」是人一生之
    Thumbnail
    2024-06-17
    7
    《Google、臉書、微軟專家教你的66堂科技趨勢必修課》用商業視角來認識Amazon這家公司為何很多公司很怕Amazon? 亞馬遜有大筆資金可以侵入其它公司的專業領域 擁有電商平台、Alexa助理,進而可以搶走Google search或其他網站上搜索流量然後掌握顧客數據 亞馬遜本質上不是一家電商或科技公司,他是一家基礎設施(雲端計算、物流)公司所以具有強大的核心競爭力 Amazo
    Thumbnail
    2024-05-06
    3
    【兒童繪本】佳佳的新廚房 傳統的觀念總認為房子是永久財,好似可以一直居住幾十年都不會毀壞,直到地震來臨時才發現房子並不如想像中堅固,輕則牆壁裂出了一條縫隙,嚴重則是整棟建築物傾斜坍塌。 回想我小學時期也歷經家裡改建而暫時租屋的狀況,看著原本兩層樓的日式建築成為了五層樓的高聳透天厝,一下子使用空間多了不少,雖然需要每
    Thumbnail
    2024-04-11
    5
    〈尖叫旅社1~3〉:從通俗電影到難笑的兒童搞笑電影尖叫旅社電影的核心建立在多元的家庭價值觀的建立上,所以不管如何的增加笑料幫這些可愛的怪物添加視覺和故事上的特色,在電影的敘事上仍然繞不過對於家庭價值觀的再確立,這就像是阿達一族的電影一樣, 即使人再怪,一家人仍是一家人,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門。  
    Thumbnail
    發佈在
    Sam的沙龍
    2023-11-05
    5
    想找專業超值板橋髮廊?這家燙染1200不分長短含洗加剪的新埔站wor hair髮廊不會讓人失望  生日快到的我想好好整理頭髮,也想順便約朋友在板橋捷運新埔站、新埔民生站聚餐、便要跟陽明街新埔Wor hair髮廊預約做美髮。因為我很喜歡專業又便宜的Wor髮廊,無論剪髮、染髮、燙髮、護髮或頭皮養護價格很超值,在板橋評價很好的wor hair新埔店,男生燙髮或染髮只要1200、女生則是1500,
    Thumbnail
    2023-09-05
    3
    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系教授:《人行道》黑人如何先後來到第六大道並在此習得街頭維生技能?他們如何在這個棲身地滿足和解決日常需要?他們如何與來來往往的中產市民互動及建立關係?他們如何在市政府和商業促進特區高舉改造市容大旗下找尋生存的縫隙?失去這個生存據點的他們又將何去何從?
    Thumbnail
    2021-06-03
    1
    請你放掉和自己不同道的人只是,慢慢長大,我才發現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是沒有一輩子的。
    2021-02-28
    3
    回應:教會中傳道人的信仰偏差本文回應信望愛網站上的文章:給傳道人的第二封信
    2020-11-13
    2
    ♪ 音樂週記 | 讓人不知道怎麼教小孩的瑞典樂團 - Army of Lovers (下)Army of Lovers因為經常拿宗教、歷史、性別與種族議題來寫歌開玩笑,而不斷引來保守勢力與輿論的批評。最嚴重的一次是他們1993年的單曲Israelism,得罪了MTV的高層,除了影片全面下架,宣傳也開始受到各種阻撓......
    Thumbnail
    發佈在
    ← Backspace
    2020-08-1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