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所鬼故事(22)新生駕到

2022/02/21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tu Moffat on Unsplash
暑假剛到,新鮮的肝也跟著到來。
「有碩一新生ㄟ。三個,而且都是女生喔。」學長興沖沖的跑過來。
「真的嗎?長得怎樣?正不正?」一群男的討論的大概就是這類話題。
「你們男生安靜一點好嗎?以前我們實驗室裡也全都是女生啊。」只見小菜學姊不屑的插嘴道。
「學姊,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你說實驗室以前都是女生,但為啥現在我只看到你一個要準備畢業啊?」
「因為太多人受不了,過了一年都跑掉了,只剩我跟亭學姊。」學姊神秘的說。
「所以當時整個實驗室的女生只剩下大學姊、亭學姊還有你。」同學做了統整,小菜學姊點點頭。
「有機會的話,你們會看到跑掉的學生在別的老師的實驗室讀博班。如果想跑的話,可以跟她談談看喔。」學姊意味深長的說。

碩一新生確實蠻優秀的。不管是學識還是其他方面。除了一部分,沒錯就是手術。
還記得我打破了實驗室最長八小時的手術紀錄嗎?如今她們即將把這個紀錄往後延伸。
從早上九點開始,我、同學跟大學長輪流監督學妹們做實驗。三個學妹圍在手術台前,輪流操作器械。看著她們生疏的樣子,想起了一年前的自己也是這樣的。
「筆記本要帶對、器具要拿對順序、針筒尺寸不要搞錯,這些大學姊之後都會抽考。」我向學妹們提醒道。
「痾,不是學長你們來抽考嗎?」某個學妹發問了。
「不是,我們沒這麼厲害。我們這些人也曾經被大學姊抽考過。」看著學妹驚訝的神情,我笑笑地說道。
此時實驗室的門打開了,大學長跟同學探頭進來湊熱鬧。
「學妹,要幫你們點麥當勞外送嗎?照你們現在的進度,可能要做到通霄了。」學長看著手術檯上任人宰割的大薯,不安地說。
學妹們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回答。我看了一眼手錶,原來已經下午五點多了。
「點啊,都點。好久沒有大薯買一送一了。」同學開心的說。聽到這番話,學妹們都笑了出來。
實驗做快一點啊,都八小時了ㄟ。我忍不住在心中吶喊。

晚上七點。學妹們還在手術台跟大薯奮鬥。
還好今天大學姊不在,不然這十小時的手術進度,她看到不開噴才怪。
「學妹,麥當勞的外送都來了,你們手術還沒到下針環節嗎?」同學提著袋子推開實驗室的門,難以置信的問。
「學長我覺得這個探針好像會碰到顱骨ㄟ。這樣下去針不會歪掉嗎?」學妹非常緊張地詢問道。
「因為你剛才window開太小了,導致你現在很怕下針歪掉。下次記得開大一點,今天就當作是練習。」
「學妹你們真的還不餓嗎?」學妹們搖搖頭,視線又回到手術台上。不得不說還真有毅力。
只見她們小心翼翼的旋轉旋鈕,慢慢把探針下降到指定的位置。
「學長,能不能幫我們看一下現在針有沒有歪掉?我們剛做這個手術,不太確定有沒有達到你們的要求。」過了一會,學妹小聲的問道。
只見她們退到一旁,靜靜地等待大學長的宣判。
「沒歪。」大學長看了一眼顯微鏡,淡淡地說到。
學妹們響起了一陣歡呼,看似放心了下來,大概是做手術真的非常緊張吧。
「實驗室裡面這麼吵是在幹嘛啊?」只見某個人邊碎念邊推開實驗室的門。
不是別人,正是大學姊本人。
她大概沒料到這個時間點實驗室還有這麼多人,也呆住了。
「......學妹你不是去中研院做實驗嗎?怎麼這麼快回來?」大學長為了緩和氣氛問了一句,大學姊不理睬他的問題。
「你們幾點開始做實驗?」大學姊不拖泥帶水,問題單刀直入。
「......早上九點。」
「整整十小時ㄟ。OOO當初都沒這麼誇張。」大學姊難以置信的說。
OOO不是其他人,正是在下本人。
原來我也變成手術比爛的對象了嗎。
「......隨便你們。不要讓老師看到就好,我也會裝作沒這回事。我只是順路來看一下實驗室的狀況而已。」大學姊丟下一句離開了。
「......大學姊這麼嚴格嗎?」學妹小心翼翼的問。
「她只是不希望你們實驗做太久拖到其他要學的東西而已。還有,學弟妹實驗做太久她也會被老師盯啊。」學長緩頰道。

最後,學妹們的手術時間達到了驚人的十二小時。從早上九點做到晚上九點。
十二小時的手術,估計這隻大薯不死也去了半條命。
這場馬拉松式的手術不知怎麼的流傳了出去,據說後來老闆還特地跑來關心學妹們的學習狀況是否出了什麼問題。
為了監督做手術,我們幾個人晚餐就算送來了也沒時間吃。一直到晚上九點之後才得以打開涼了的麥當勞套餐。
吃著冰冷的薯條,感覺像在吃澱粉。喝著消氣的可樂,那甜甜的味道卻好像少了些什麼。
學妹還在隔壁收拾器材,而我、同學和學長則坐在辦公室裡,聊著今天這場傳奇的手術。
此時一個人走了進來,學長見到她馬上打了聲招呼。看起來似乎是熟識的人?
「學弟你們還好嗎?老闆最近應該沒太為難你們吧。」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半透明偏光鏡
半透明偏光鏡
今天想來一份大薯買一送一嗎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