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所鬼故事(21)意料之外的參訪

2022/02/2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下學期就在一堆手術跟跑數據的摧殘之下,不知不覺距離暑假只剩幾個月。
「你們這屆學生有個好消息喔,在大陸的學姊已經同意你們暑假過去參訪了。準備一下要報告的東西,我之後要驗收。」老闆丟下這一句震撼彈。
聽說這次暑假要去參訪的人物,是老闆的博班畢業學生,目前在大陸某大學擔任教授。這次的行程就是跟大陸當地大學的研究生做研究上的交流。
「老闆的學生在擔任教授喔。」我們這些學弟們不由得發出讚嘆。
但還沒來的及高興,眼前的難題是:我們才碩一下而已,是要報告個空氣?
「我們去那邊要報告啥?我們才來這邊半年多一點,連論文結果都還沒做出來呢。」同學問我,我也滿臉問號。
「拿之前畢業學長姊的論文去報。」大學長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這樣不會有問題嗎?」我擔心的問道。
「你就當作是實驗室跟實驗室之間的交流好了。你報之前實驗室的論文有啥不對?」
「為啥不能報我們最近剛研究出的演算法?」同學發問。
我們想起了最近幾個月被老闆逼著幾近完成、卻只差臨門一腳的演算法。
「老師喜歡給別人看完美的成果,而不是一個未經驗證的半成品。」學長提醒道。

「你們要出國參訪喔?幾個人?」小菜學姊在修改論文的途中探頭過來問。我們指了指要去的人,加一加總共七個人。
「這麼多人?我都快畢業了ㄟ,這麼好康的怎麼老師之前都沒安排。」學姊感嘆道。
「你簽博的話,老師這次就會讓你去了啊。要簽嗎?不僅現在不用準備口試,還有我罩著喔。」大學長正經八百地說。
學姊揮了揮手,意思是「休想再留她個幾年」。
於是我們開始翻閱學長姊的研究,嘗試濃縮一些可以報告的東西。沒想到,老闆又有意見了。
「我不是跟你們講過了,公然拿學長姊的東西去報告交流,你們心安理得嗎?我要你們做的演算法呢?到現在做到哪裡了?」老闆的態度完全跟學長講的不一樣。
「老師因為您之前提到這個演算法還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所以我們還在不斷的修改,就沒有打算拿出來跟他們研究室那邊交流......。」
「我不想聽。你們這次去交流,就給我報演算法,我們現在的賣點就在這裡。不准拿學長姊的東西去講,聽到了沒有。」老闆一句話否決了我們的想法。

過了幾天,當我們拿出演算法的初步結果時,老闆卻又發了更大的一場脾氣。
「我不是講過了,這種還沒有被證實的、還沒發出paper的東西,不准拿出去報。我們實驗室是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報了嗎?」
「可是老師,您上星期說,要我們用自己的演算法......。」
「我不管。你們呈現的結果太爛了,根本沒辦法拿出去。你們是要讓那邊的人看我們實驗室笑話嗎?去給我用學長姊之前的報。」
於是,我們就在這樣不停的鬼打牆之中,又渾渾噩噩了幾個星期。每次報告,老闆的態度都會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搞得我們疲於奔命,前幾個星期做的報告,刪也不是、不刪也不是。
「就算你們認為這個演算法的結果是對的,那學長姊之前在畢業論文騙過我的事,要我現在怎麼相信你們?」面對老闆的質問,我和同學面面相覷。
「如果你們的報告做不到讓我滿意的結果,就別想去交流了。反正我跟學姊說好了,要那邊研究室取消交流也是一句話而已。」老闆烙下一句狠話。
「每個星期搞成這樣,乾脆別去了......說實話我也不是很想去。」老闆離開之後,同學感嘆了一句。
「會不會根本就是一場空啊?我們這個進度。」我擔心的問著。
「難講......」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一連串的事情正等著我們。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半透明偏光鏡
半透明偏光鏡
今天想來一份大薯買一送一嗎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