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前,於啄木鳥小鎮的事故-4

2022/03/06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那麼就在修藍和我們一起生活吧!修藍族人一向被稱為死神的子孫,死神的家,也可以是惡魔的容身之處。不妨住下來吧!就算是鬼,兩隻鬼在一起也才不會那麼冷。」
好像已經過了很久了,可是卻又像昨天才發生過的事。
妲雅說的那句話,如今,實現了……實現了嗎?
在混亂中不會有人注意到,卡薩跟摩洛紗回到旅館了。
這些天兩人只是不言不語,摩洛紗大部分時間沉睡著,卡薩知道,她早已過度透支自己的身體;卡薩則默默照顧著摩洛紗,長久緊繃的精神最怕一下子突然鬆懈下來,這個時期,生理通常脆弱不堪。
還好他從修蘭族長老那裡學的知識夠豐富,修蘭族人的體質跟一般人不太一樣。像摩洛紗這情況,在外流浪多年,一路的風霜雨雪、飲食不良,體內已經累積了不知多少的疲憊與毒素,一般人的肝臟可以代謝出那些不算太嚴重的毒素,但修蘭族人卻要一段時間的斷食才能將五臟六腑代謝乾淨。
卡薩就這樣守著她,他看著的是一個期待自由自主的民族,和一個背負孤獨憎恨的靈魂,而他這個半生漂泊的旅人,有能力去承擔他們族人的託付嗎?
下一步,該怎麼走呢?長老?妲雅?摩洛紗?
或許,兩隻鬼在一起,才不會那麼冷。
如粉蝶之翼的羽睫,輕輕地顫動了幾下,慘白的眼瞼跳了跳。
卡薩湊近床畔,望著已沉睡多時的少女,微笑著輕撫著她的額頭。
醒了。
妳休息夠了嗎?
卡薩擰一條溫熱的濕毛巾,等著摩洛紗起床。希望她不是被外面的打鬥聲吵醒。
「摩洛紗。」看著摩洛紗睜開那雙原本清亮的眼睛,卡薩心中彷彿升起了深冬的陽。
久未接觸光明的摩洛紗痛苦地眨眨眼,努力適應著陽光,本想繼續睡下去,但是,這麼多天的斷食,胃部已經發出警訊了。
卡薩拿著毛巾幫她擦擦臉,他知道摩洛紗現在身體非常虛弱,照著她原本的個性,是懶得多動一下的。
卡薩細心地照顧著摩洛紗略作梳洗。
「餓了吧?我們去找點吃的。」卡薩盤算著,本來只要自己出去找就好了,但現在恐怕不能丟下摩洛紗吧?這間旅店雖然不大,但許多房間住著的可算不上什麼善類。
「你也幾天沒吃了吧!」突然,摩洛紗虛弱的發出了聲音。
「安靜躺著,妳現在別動。」說著,卡薩打橫抱起了摩洛紗,往室外走去。
「有人在打架。」即使身體不濟事,天生而來的敏感卻一點也沒變鈍。
「沒關係,兩不相干。」卡薩挪出一之手開門關門:「旅店來了一位不錯的廚師,現在廚房裡應該有新鮮的蔬菜水果之類的,不過廚師現在恐怕沒空,我做給妳吃吧!反正妳現在不適合吃一般的食物。」
對話期間,經過了打群架的房間,卡薩向著門內喚道:「廚師先生,廚房借一下囉!」
呵呵,不知道裡頭的人有沒有聽見呢!
卡薩抱著摩洛沙輕靈地移動到廚房,將摩洛紗放在一旁的椅子上,先溫一杯水給她,然後,翻翻冰箱找找廚櫃,終於找到了幾個新鮮還沒動過的蔬菜水果。
「蔬菜水果湯,這種東西對斷食之後的腸胃最好消化,而且很新鮮喔!」卡薩回頭對著摩洛紗微笑,然後開始料理。
摩洛紗看著卡薩的背影,一瞬間失了神。
才睡了幾天而已啊……。
為什麼……這幾年殺戮的記憶,竟然已經變得這麼淡?淡得好像只是無意間在街坊聽到的市井流言。
卡薩的笑容,又逐漸清晰了起來,在那還沒經歷過燒殺擄掠之前。他就是這麼笑著,對著每個人。
「妲雅,妳不是明天要結婚了嗎?」突然,再也忍受不住,摩洛紗摀起臉,喃喃地啜泣起來。
「小紗?小紗?」
「小紗,湯的味道還好吧?」卡薩看著摩洛紗喝下第一口湯,輕輕問著。
摩洛紗點點頭。
「小紗,吃慢一點,不然身體會受不了的。」卡薩皺皺眉,提醒著。
摩洛紗突然停住。
「卡薩,為什麼呢?為什麼堅持要活下來?」摩洛紗直勾勾地盯著卡薩,清澈的眼朣裡沒有雜質,也沒有靈魂。
「長老說過,如果不需要殺戮,那麼修藍會變成什麼樣子呢?是不是可以有更多的選擇?」卡薩擦拭著摩洛紗滾洛臉頰的淚珠:「我也在想,我這個被遺棄的生命,是不是還有更多的選擇?我們,想要去驗證。所以我在修藍努力地活了下來;所以修藍族長和長老們不斷地鼓勵後代離開家園。」
「我們這麼努力,為什麼他們不肯放過我們?我們始終相信族長是沒有錯的,為什麼卻……。」
卡薩忖度著,摩洛紗應該不懂當權者對手下戰力強大卻懷有異心的異族,是有多麼畏懼。
修藍滅於當權者的恐懼心態。所以趁著這點念頭剛發芽的時候,便要盡快滅掉。
修藍的部族,是死神的子孫,不是當權者的爪牙。修藍的世世代代,不會再爲任何人殺戮,死神的鐮刀要由自己揮動,不聽從任何人的命令,如果辦不到,寧可揮起鐮刀砍斷自己的頭!
「自由。妳們祖先種在妳們腦海裡的信念,成長茁壯了。生命的價值,不在於有或無,而是懂得尊重。妳之所以不殺某人,不是因為他是生命,而是因為妳懂得尊重生命。這樣,妳了解嗎?妳們先祖留給妳們的珍貴覺悟:選擇殺與不殺的權利、選擇尊重與不尊重的權利、能夠自我判斷並選擇的能力。」卡薩不知道人格尚未成熟的摩洛紗能不能理解,但是族長告訴他的一字一句,終於可以完整地讓他唯一遺留的族人繼承了。
「現在不懂也沒關係,妳是修藍的子孫,總有一天那個念頭也會在妳腦中出現。這是妳們這一族才有,妳們先祖送給妳們的禮物。」卡薩又恢復了溫柔的笑容。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
「我們一起去尋找吧!妳應該聽過,那種叫『爍光』的顏色。」
「爍光石?我們先祖的眼睛?」
「對!很久以前我就很想找一顆來『歸還』給妲雅,但是現在,我們可以一起去找。讓妳們的先祖看著妳,守護著妳,告訴妳們的先祖,妳們辦到了。」
爍光石……。
或許,可以再次開始。
「對了,小紗。妳見過『爍光』真正的樣子嗎?」
「沒有。」
「也是啦!當初,妳們那一支在遠地出征的先祖慘遭殺害之時,留下來的眼睛本來就不多,再加上歷代當權者的勒索,在妳出生之前,老早就被剝削光了。」卡薩摸摸摩洛紗的頭。
「你聽過什麼傳聞嗎?」
「呵呵,這幾年來我可不是在玩。除了調查道一些可能的地點之外,還有一些相關訊息。比較重要的,就是『爍光』的顏色。」
「在族裡我聽過長老們說過,『爍光』是一種奇妙的顏色,大約有紅、黃、藍三種像光一樣的色澤。在陽光下會透出彩虹般微光;月光下則是像鏡子一樣的透明水銀色。」說起跟族裡相關的事,摩洛紗心靈上的改變總是相當劇烈。
卡薩總算見到了這個原本天真的少女原本天真的笑臉。
「嗯嗯,沒錯!聽說,因為爍光實在太美艷了,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是眾人爭奪的焦點,光是顏色,就能迷惑人心,更何況是知道了爍光的用途。」
「用途?」雖沒聽過相關傳聞,但天生習於戰亂的摩洛紗,本能地知道內情不單純。
「嗯。小紗現在還無法明白,況且這也不能三言兩語就說得清楚,但只要我們在旅途上,沿路妳就可以親身體會。」一貫的優雅笑容,陪襯著風不安定的影子。
另一個旅程開始了,雖然不知道往後究竟風雨如何,但,總是比在原地成為一潭死水要精采得多。
這個小鎮,會被一對男女永遠銘記。他們即將踏上自己開拓的旅程,而這個旅程的起點,就在這裡,生命的轉捩點──啄木鳥鎮。
《END》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君陵
君陵
11追蹤者
102內容數
寫小說,寫散文,寫那將近被我遺忘的詩。 我期盼活著帶有些許使命,所以讓我陪伴你,從輕輕探索那美稱為「精神疾患」的活動開始,我們都是可以活得豐富的生命。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