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的「黑道語言」,鼓動一個「流氓世界」
陳潔曜
陳潔曜

普丁的「黑道語言」,鼓動一個「流氓世界」

陳潔曜
2022-03-2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俄羅斯總統於電視上,宣布展開「特別軍事行動」,不僅其行動引爆歐洲二戰以來最大戰事,其使用語言也震驚國際社會,普丁直視著鏡頭,不僅將基輔政權與澤倫斯基總統,全部說成「新納粹」(neo-Nazis),更直接稱他們為「藥蟲」(drug addicts)。普丁相信烏克蘭人會夾道歡迎,斬首行動將於三日結束,不料卻引爆烏克蘭全國上下奮勇抵抗,浩大俄軍於物理性戰場與心理性士氣,都陷於泥沼。氣急敗壞的普丁,再次於全國電視演說,揚言「清洗」反戰勢力,將所有「人渣、敗類、叛徒」,「像蚊蠅飛進嘴巴,唾吐出來」。政治觀察家不僅驚訝一個總統用語之「暴力、非理性」,更驚人與更具破壞性的是,普丁如何「言行一致」,以「黑道語言」實行「流氓治理」。
By DonkeyHotey, CC BY 2.0
長期研究當代俄語的法國學者-Yves Hamant,於〈世界報〉投書表示,普丁於 1999 年當上總統之後,即有意無意、脫口而出「流氓行話」(argot mafieux),如他如何誓言「把車臣恐怖份子全丟進糞坑」,長期展現一種超越川普 Twitter 粗魯話語,於國家舞台淋漓發揮的「民粹主義」(populisme)。例如法國總統馬克宏,特別飛到莫斯科,於克里姆林宮會見普丁,讓世人驚訝的不只是兩人隔著二十公尺長桌對話,更在於其對話的內容。普丁不僅給馬克宏上了幾個小時的蘇聯歷史課,最後談到澤倫斯基總統,還輕蔑以俄羅斯俗語表示,「不管妳喜不喜歡,妳都要接受,我的美女。」這個說法於俄羅斯家喻戶曉,來自改編〈睡美人〉諷刺打油詩,「在深處,美人深深沉睡,我拿出的傢伙,不管妳喜不喜歡,妳都要接受,我的美女。」
更可怕的是,俄羅斯的「流氓話語」,常與「流氓行為」一致。如俄國外交部長曾說:「老大說話,老大行動,我們就是這樣做,這個規則於國際通行無阻。」也是一種從蘇聯時代,從工人專政發展的底層「犯罪語言」(langue criminalisée),感染至俄國最高層政壇,普丁政權自此發展一種「教父」生活型態(style de vie),不僅毫不顧慮使用「恨意語言」,尤其「言出必行」,自恃強大武力,以或明或暗的恐嚇良民、暗殺異己、侵犯他者,鼓動通行四海的「流氓世界」。


【參考資料】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陳潔曜
    陳潔曜,北藝大電影碩士,巴黎第七大學電影研究博士,研究過程獲兩屆世安美學獎。創作曾獲文化部優良劇本、台北市電影委員會劇本獎與自由文學獎,曾入選柏林影展電影新秀營。 現為獨立研究者、自由撰稿者、法文翻譯。(本站【任何引用】需提及研究者、譯者,敬請尊重獨立研究,感謝!)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