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是…為了面對自己

2022/04/10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因為對「時空穿梭」情有獨鍾,所以很難理解有些朋友的「不喜歡」,甚至故意避開(或稱「討厭」),問過她們原因:不切實際,根本不可能,沒有共鳴。咸魚青菜各有所好,並沒有批判朋友們的意思,反而引發了另一個題目:如何為「時空穿梭」分類?
不是「時間悖論」、「平行時空」那些拋書包式的字眼,而是簡單地以「我」為分類 - 「回到過去」能否看到自己?有一種是回到幾百年前未知的歷史世界(像《尋秦記》之類),眼前的世界完全陌生,就算遇到幾百年前的祖先,都只是「他人之事」,跟自己沒什麼直接關係,嚴格來說只是「歷險故事」,考考你的歷史知識有多強(所謂「開外掛」),沒有什麼「我是誰」「我在哪」的疑惑與省思,自然也沒有「強說愁」的胡思亂想。
電影《尋秦記》劇照
另一種就是正想談論的「自我省思(強說愁)」,「回到」看到自己的過去,無論是幾日前、幾年前、甚至幾十年前,同一個時空出現「兩個自己」!雖然物理上會出現謬誤,「根本不切實際」,可是看到這類情節,總會勾起心理上面對「可能已遺忘」的人生片段,或「記憶錯置」的衝擊。
可能跟大數據有關?最近看到不少「面對過去的自己」的戲劇,隨手拈來就有那部不怎麼樣的港劇《940920》,或者Netflix Popcorn式的電影《超時空亞當計畫》。後者就典型計算準確的串流電影,以時空穿梭做包裝,加點溫情、加科技(未來陰謀亦沒有別出心裁)、加點動作(可是CG不算特別精彩),再加點演員特有演繹模式,就成為一部串流電影。
因為只看過真人版《POKÉMON神探Pikachu》(反而未看過《死侍》),感受不到Ryan Reynolds「演什麼都是《死侍》」的迷思;不過但看著樣貌沒有很相似、髮色又不一樣的童星,操著跟Ryan Reynolds相同的語氣說話,互稱「你就是我?!」的時候,覺得有種魔幻的現實--誰說童年一定要外貌相似?
電影《超時空亞當計畫》劇照
長了,會出現很多的變化,會變得很陌生,甚至不認得自己,但是還是更多的不變,這才是人生。主角對父親死亡的記憶「篡改」,是一種心理防禦機制,把當時的傷心難過轉化為另一力量(電影是憎恨),日子才可以繼續走下去,但過程中可能遺忘了曾經相處的溫馨,要靠小孩(儘管也是自己)去提醒。
也許情節老掉大牙,透過一個小孩去訓示成年人,「勿忘初心」的另一種演繹,還是饒有趣味。《超時空亞當計畫》本身並非十分出色,看完亦不是回味戲中的情節或對白,而是勾起部分共鳴以感懷身世,這樣看來它還是有其魔力!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大福同學
大福同學
喜歡看戲、飲食及旅遊,不定期推薦文章,歡迎約稿或其他合作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