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後感】時代革命下,震撼了整代港人價值觀巫筆巫筆

【觀後感】時代革命下,震撼了整代港人價值觀

巫筆
2022-04-13|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多得一班熱心的居德香港人組織和台灣人組織,他們爭取到這套「中國禁片」電影在部份德國城市上映。
於是昨天我和先生去了看《時代革命》,其實我不太想看因為我怕看到哭,但又不得不去捧場。
戲院的座位幾乎全滿,還有少量的空位。
小戲院
電影一開始,我已經流眼淚流到不得了,因為帶了口罩,整個口罩變得濕濕冷冷的。那種錐心之痛,非一言兩語可以解釋。

暴力非「暴力」

看過電影後,先生表示對於片中年輕人那種覺悟精神感到很驚訝,也想不到這麼年幼的青年人會這樣承擔起社會的未來。他也說到,那些掉汽油彈的行為可能會令部份人認為很暴力,在國際社會上畫面也未必「好看」。
聽到他這樣說,我卻不以為然,回應他「對比警察的武力,這些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也想起了當初我的母親曾經認為示威青年人很「暴力」,後來她親身參與了其中一次在我家附近的和平示威行動,親眼目睹警察無故向示威人士使用武力、打人等,甚至後來無故發射催淚彈等。於是她便成為了「和理非」,以後有什麼「和理非」遊行她也和師奶朋友們參與,支持年輕人的行動,支持抗爭。
我想,因為經歷過2019年,普遍香港人已不會再認為年輕人這些行為是「暴力」,整個價值觀已改變,回不了去。因為他們絕對不是無故設立路障、放汽油彈等,相比警察過千發的催淚彈,真的不算什麼。「真」香港人也多了一份對年輕人們的「包容」,甚至後來你看到陳伯有份的「守護孩子」組織,都是由一群高齡人士自發組成,想在示威現場保護年輕人。對着警察說教的陳伯,卻無緣無故地遭到警察施用武力,對着一位70幾歲的阿伯推落地下並用警棍打下去,後來看到陳伯對着鏡頭哭訴「我保護不到孩子。」,看得我淚流滿面非常心酸。
記得我以往經常在香港的網上討論區看到一句「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這句已可解釋一切。
到底是誰暴力?誰是暴徒?

粗口非「粗口」

不得不提另一個改變的價值觀是,香港人對於「粗口」(髒話)的包容度更加高,而且已經甚少港人會覺得說粗口便是「壞人」如此膚淺。
有些港人甚至覺得你不講粗口,你更有問題。
我年輕時也不喜歡粗口爛舌,覺得這樣很粗俗,我家也奉行「禁粗話」,後來在中學遇到一些整家人也說粗話的同學,感到很詫異。(但有趣的是,我牙牙學語的時候,首先學到的福建話便是粗話,由外婆親授)
但自從經歷過2019年後,我發現香港人除了說粗口抒發情緒,便沒有其他可做的事。這也令我自己反思,為什麼聽到粗口會覺得有「被羞辱」呢?一切也只不過是你限制給自己的感官,而香港人卻超越了這界限。
我不敢企前線、我不敢製作汽油彈、我不敢做「死士」,甚至現在因有國安法,網上討論政治也隨時面臨被捕(也是這個原因我在馬特市只敢用筆名),「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更成為禁言,警察甚至有權力查看你電話內的資訊。而我對整個腐敗政權充滿憤怒,香港人除了講一聲「屌」,還可以點呢?
難道還站在道德高地指責別人個不是?你來說說看。
在影片中,男女老少都不停講粗口,甚至你可以聽到背景也有人在說粗口。但他們並不是用來互相指責,或者用來侮辱對方,時而用來指正對方,時而用來舒緩情緒,舒緩緊張的氣氛,甚至用來「一笑置之」。例如片中一位男生不太懂製作汽油彈,樽子沒有蓋好,導致瓶中酒精全部揮發了,瓶子變了空瓶,他很尷尬地說了聲「屌」,旁邊的人聽了也笑著向他說了幾聲「屌你老母」,畫面瞬間變得很歡樂,整個戲院的人也笑了,坐在我身旁的德國女人也一起笑了。
粗口對普遍香港人來說,已經超越了世間凡人對「髒話」的定義,除了可以用來應用於各種情況,甚至對一些港人來說是有「治癒」的感覺。
在香港,聽到市民講粗口而會感到憤怒的人,除了警察還有那班腐敗的港共傀儡們罷了。
或者非港人讀者們會覺得這樣很可悲,但我覺得這樣的香港很可愛,因為站在高牆前,港人仍致力找一種「合法」的抒壓方式來表達不滿,充分表現「上善若水」。
呢種感覺,可能要經歷過受「政治強姦」先會產生,或者真係得香港人先會明。

後記

看電影的途中,我想起了當時我的憂鬱情緒,又發現原來不只我一個,當時也有很多港人感到很無力、憤怒和悲傷等,更引發了自殺潮。或者說整代香港人也患上了抑鬱症,這也不足為奇。
看電影的期間,也有很多人和我一起哭,感覺也沒有那麼孤單了。
另外,片中一位留守中文大學的男生說,看到天空覺得一切好似虛假,卻又好真實,這正正是我在這篇文 巫述說-邪惡的人心 (文章連結在關聯)中寫的感覺,很驚訝發現有他人和我有一樣的感受。
看到電影中一條條熟悉的街道,我甚至可以和你說那條街有什麼好食的餐廳、戲院在哪裏,其中一所大學更是我曾很熟悉大學(就讀了該大學的附屬課程),但在片中卻成了煙霧離漫、鮮血淋漓的,變得很陌生,害我又流了幾次眼淚。
電影其中一位受訪教師和她自己的學生說,覺得他們很勇敢,因為她是不敢走上前線。而她除了不停感到愧疚和心酸,也只能不停思考自己還可以做什麼。
她完全說出我的感受,我們這些沒有那麼大決心「犧牲自我」的人,我們真的只能不停思考,卻也未必能找到答案,永遠背負着那種愧疚感,或者這就是我們的責任。
而其中一位中學生受訪者說,他們不是被時代選中的孩子,而是他們選擇了站出來。
歸根到底,到底是怎樣的垃圾政權,才會把幾代人的小朋友、青年人推上「抗爭運動」的道路呢?
最後的最後,我想說
「香港真係好撚靚,我真係好撚愛香港。」

語巫倫次:

在戲院開場時坐下後,先生和我說他突然覺得自己像「foreigner」,因為場內有很多香港人,也有些台灣人。
我有一位中學同學正是當時其中一位實地記者,也有另一位中學同學利用他的公司資源提供物資等,正是「兄弟爬山」。
市集正在營業中,來參與嘛~~
首發馬特市。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巫筆
一次飛行誤入三次元的巫師,嫁入德國好幾年,平時愛撸猫、喝咖啡和寫一些生活隨筆,分享一些旅事,畫作和雞巫蒜皮的小事 。 主要活躍在Matters~歡迎Freelance詢問~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