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醜惡的大人們摧毀的少年——在水星的魔女開播前重溫《鐵血的孤兒》第二季張子房張子房

被醜惡的大人們摧毀的少年——在水星的魔女開播前重溫《鐵血的孤兒》第二季

張子房
2022-04-29|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第二季開初面對另一組黑勢力威脅,三日月拿起槍,二話不說就把對方擊殺。那一刻突然湧起一種強烈的感覺:
鐵華團是黑社會。
明明第一季一開始,三日月也是把鐵華團前身的CGS那些大人們二話不說就爆頭。那一幕超熱血!可是到了25集之後的第二季,為甚麼會有這麼大的反差?
我不確定這是否劇組刻意營造的對比,不過我會從「黑社會」此一定位推論和分析第二季劇情走向和鐵華團必須滅團。到最後會告訴大家:
這批劇組到底有多討厭高達,多麼崇拜腐朽的大人們。那麼我們就從雨傘運動⋯⋯不,鐵之花運動開始談起。

組織.一種伸張「道」的群體

鐵華團毫無疑問是黑社會。
他們不是火星、地球的正規軍。他們的營運模式、與組織的關係,飲過交杯酒⋯⋯種種行為和行徑都代表着他們不是體制內的組織。
按照動漫甚或是影視邏輯,假如你一直是黑的那一方,無論你才智多高能力多強都不可以活到最後,最後你必須死 — — 你看夜神月?而且因為你過於強大,作者只有運用各式嘔心和得罪觀眾的方法把你剋死。例如不講道理的弱化,《鐵血的孤兒》則是無視地球自轉偏向力、大氣層磨擦等因素的破滅魔劍。
前題是作者沒有把主角群的黑勢力拉到正義的軌道上。
黑社會不等於違背正義喔!
高達史上大部份組織都不是正規軍,黑社會算小兒科的了!
Gundam W 和 Gundam OO 是恐佈份子。Gundam X 是遊擊隊、傭兵⋯⋯即使正規軍也不一定代表正義。高達其中一個引人入勝的地方,即在於甚少能單一歸類為正義、邪惡。任何組織或角色,只要能道出一個為人接納的解釋,都可能容納在高達的宇宙觀裡,隨時時間改變和宇宙擴充,角色和世界觀的爭議具有廣闊的討論空間。
(這一點亦是導致新觀眾吸納困難的原因,他們很難一下子投入高達世界觀的討論)
然而《鐵血的孤兒》卻是非常惡趣味,把主要角色全部弄死,讓他們演化、伸述自己立場的機會都沒有 — — 總之你們這些反政府的死小孩全部死一死。

小大人的關鍵字:工作.家人

機械人動漫之中,高達出現死小孩的數量應該是最高。好多動漫裡的小孩子都比大人們聰明勇敢,總是小學生拯救世界。
那麼高達呢?
由第一位死小孩嘉美尤,到Seed(全部),再到OO的剎那。高達動漫常常透過這些死小孩視角,反思戰爭、和平、正義等等議題。並且在終局之戰促使觀眾反思劇情核心價值。
W的故事核心價值便是由五位工具人青少年,探討戰爭與和平。最後他們相信制止戰爭是全體人類的使命,選擇毀滅高達。
OO是溝通。透過死小孩剎那在高達裡覺醒成純種變革者,達致跨越物種、超越宇宙的溝通。
那麼《鐵血》的核心價值是甚麼?鐵華團的孩子們常掛在嘴邊的關鍵字是甚麼?
工作和家人。
受火星環境和鐵血種姓制度的環境影響,鐵華團眾人最初目的是取代大人們,獲取工作,不被持續剝削和虐待。工作代表着生存。
為口奔馳,繼而在社會上站穩陣腳。這份願望十分卑微。
第二個關鍵字是名瀨大哥教曉他們,家人之羈絆。促使他們在生存之外有了感情,有了另一個守護的目標。然而這個目標成為鐵華團最大的詛咒。
鐵華團之中擁有家族的、血緣關係的團員全部,是全部被整成破碎家庭。
第二季一開場便演一幕家人離散。守護朋友塔卡基和芙卡的阿斯頓壯烈犧牲。塔卡基退出鐵華團。幸好他退出,不然可能步比司吉後後塵,遺下妹妹去另一個世界。
其他擁有血親的人們,無一不是沒有好下場。昭弘剛重遇弟弟,弟弟戰死沙場。好不容易懷上三日月的孩子,亞多娜頓時成為寡婦。更莫說全艦都是家的塔賓斯⋯⋯
第一季珍視的核心價值,到第二季竟成為滅團主因。包括高達的核心 — — 高達。

高達:同化人類思想之最強武裝

重看才發現《鐵血》制作組可能非常極之討厭高達。盤點劇中高達和駕駛員下場:
  • 巴巴托司:三日月(陣亡)
  • 古辛:昭弘(陣亡)/ 古達爾.卡塔爾(陣亡)
  • 佛勞格斯(流星號):路巴.仙奴(陣亡)
  • 維度爾/錫蒙力:蓋里奧(傷殘)
  • 巴耶力:麥基利斯(陣亡)
駕駛者非死即傷,完全沒有好下場,而高達骨架本身,也變得僅僅只是武器,把高達的意義單薄、扁平化了!
高達世界的機體從來都不單純是一台戰爭兵器、拯救世界的勇者。它的意義是複雜的。既是人類科學結晶,亦促進人類進化,通往遙遠未知的未來。進步未必一時三刻,有時會倒退。
可是,《鐵血》的高達只是,純粹只是300年前遺留傷害人類的惡魔機兵 — — 而那台無差明屠殺人類的MA外形居然像天使。
這是甚麼設定?
《鐵血》裡駕駛員受皮肉之傷的比例異常高。過往機體破壞,幾乎等同駕駛員死亡。鐵華團的駕駛員反覆在駕駛倉受傷、復健、上戰場、受傷。幸虧科技進步,沒有造成永久傷殘。
只不過這種設定背後理據是甚麼?我們看到鐵華團的孩子們即使血流披面也上戰場有甚麼感覺?
動畫首播時根本忘記他們是小孩子,覺得他們和其他動畫的孩子一樣並不尋常。他們是特殊,被選中的,受傷復原再上陣,終究會突破世俗界限,開創未來。
整季重刷,才發現鐵華團並未受到眷顧。他們沒有崇高的理想,「火星之王」只是出人頭地,家人安穩生活的代表詞。
他們是純粹講求義氣、重視羈絆的年青人而已。他們未被成年人的習氣染污,他們是一幫會為「兄弟報仇的好兄弟」。
卻徹底被成年人踩在腳下。

被醜陋的成年人踐踏

最後十分鐘一段字幕,廸瓦茲的老大麥克馬多.巴利斯頓暗中贊助古荻利亞使她能夠在地球圈政界站穩陣腳。
贖罪券?
若說第一季的核心是鐵華團力爭上遊,獲取火星圈權勢者認同。第二季則是捲入風波的鐵華團在權力者種種袖手旁觀之中滅頂。
選擇從麥克馬多切入,實是因為他非常寫實。與社會上普遍成年人沒差太遠。
高達歷史上不乏純粹的壞人。OO兩季的反派都惡得很純粹,純然自私自利,挑動世界步向戰爭不過是個人私慾。這種壞人反而不討厭,他們和主角有着類似的角色曲線,奮鬥、煽動、戰場上接受挑戰。
《鐵血》的成年人卻以一種寫實的姿態應對各種事件。麥克馬多戲份雖少,倒是醜陋成年人的一種側寫。他看似中立,抱着無論任何一方都不介入的態度,讓部下們解決事件。實際上他的放任不顧、出手相助,全部與利益和地位相關。任憑名瀨、多諾明哥「自相殘殺」,多半是借兩人相爭削弱他們在組織內勢力。
多諾明哥是組織裡第二把交椅,取麥克馬多而代之的野心昭然若揭。名瀨吸納鐵華團,武裝實力躍升一級。本人雖無意擴張,麥克馬多自有他的盤算。七星家族的老人們面對兩虎相爭,亦是保持「中立」。
每次麥克馬多行動,均與利益有關。讓渡火星資源給鐵華團,幫助高達整修裝備,暗中資助古荻利亞也必然利益驅使。
我猜這才是大家對《鐵血》第二季厭惡的隱藏原因 — —
製作組把現實裡的大人原封不動搬進動畫裡。
高達裡的成年人雖不能說完全正義,但他們都會為解決紛爭而作出思考、各自行動。面對泰坦斯的軍事權威,Zeta的成人們便按照各自的想法展開行動。目標儘管不一,均會或多或少主動介入,加劇紛爭也好,終結戰事也好,甚至操弄人心,至少能夠體會他們的理念。
《鐵血》則否,魚人得利才是唯一行動準則。為此,他們可以隨隨便便祭出破滅魔劍,凌虐只求生存的孤兒們。偶爾在巴哈看到一則導演訪談,長井龍雪認為麥吉利斯沒有選擇與拉斯達爾合作是不聰明的。
啊,有夠嘔心。
並非指責和排斥高達出現仿傚現實社會操作的情節,而是導演在構成劇本之時,早已對鐵華團眾人的人格和理念落下審判之鎚。
我一直說着醜陋的大人的意思就是這樣。
他們也許由始至終都反對各自思考、各自行動的世界。喜歡運用手段和權勢維持穩定的社會。所有「為甚麼」均是「不乖」、「不服從」的代名詞。哪有這麼多為甚麼呢?照着做不就好了?
更惡劣到借古荻利亞之口,批評鐵華團學習不足、視野不夠。喂喂,那些大人們隱暪火星情報煽動地球支部喔!對名瀨大哥見死不救毫無義氣更沒有主持公道喔!肆意勒索古荻利亞甚至斷絕父女關係喔!居然還好公開說:
沒有和那些被社會深度污染的大人們合作是你們太笨。
對高達有愛的人,寫不出這種劇本來吧!?
重刷指數:★ ★ ★ ★ 
收藏指數:★ ★ ★
歡迎讚好錯重點臉書專頁,一起吐槽各類型影視作品。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張子房
張子房
24K斜摃族。血本無歸書店店員、雜誌編輯、業餘文偽青年。
本文發佈於
錯重點 書、影、藝 觀後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