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把疏狂圖一劍《卷一 潛鋒勿用》第二十二章 潛鋒(上)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石室內僅點了一根蠟燭。
微弱燭火拚命燃燒,卻只足夠照亮木桌附近事物。
白倚軒身穿一襲潔白衣裳,坐在橘黃色光暈裡,如星子般的眼睛半點神采也無,整個人看上去沒什麼精神。
她興致缺缺地掃視桌上擺放的信件,暫時沒有拆閱的心情,反而信手拈來列陣似的扎在邊角的漆黑玄針。
只見她軒秀腕輕輕一抬,玄針旋即脫手飛出,射向石室角落──恰好是當日夢嫦君將她懸吊縛綁的位置。
「唗」的一聲。
玄針似乎刺入了某種物體,發出厚實的細音。
白倚軒動作不停,接連拈起三根玄針,往相同方向打去。
聽著石室深處傳回的聲音,她皺了皺眉頭,低聲說道:「真是無趣啊。」
她已經在這間石室待上至少一個月了,萬般無聊之下,只好拿平時殺人害命的玄針打發打發時間。可是,再怎麼有趣的消遣,時間一久,自然會變得枯燥乏味。
「惱人的夢嫦君。」白倚軒恨恨地叫道。
她怎麼也料想不到,那日語夢嫦君言詞交鋒過後,本以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不想夢嫦君依舊未肯罷休,竟然將她私下獵殺江湖中人一事回秉賦主,甚至不知道用上何種說詞,居然真的說動了賦主,表面上是把她留在雲圍不見島等待下一次殺令,實際上形同幽禁,禁止她擅自離開。
說實在話,如果僅僅是待在幽暗石室內,白倚軒並不討厭。相反的,她與絕大多數的殺手同樣,喜愛黑暗提供行動上的方便,享受幽黑隱藏自身的安全感。
當然了,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便是,身處黑暗之時,會讓她憶起當年與姐姐躲藏衣櫃裡頭,姐姐緊緊抱住她,顫抖的身軀傳來令人安心的體溫,以及淡雅的蓮花香氣。
白倚軒就是不想像這樣,回憶起過去的事情。
一旦待在安穩的環境中,她很難控制住自己的思緒,飄往十多年前,想著那一個寒冷徹骨的冬夜,想著曾經以為會待上一輩子的家鄉白河村,想著她恨之入骨的瘋魔……邱渾志!
要不是邱渾志,黑天白地裡的樸素村落不會一夕滅村,相依為命的姐姐不會音信杳然,她更加不可能成為如夢賦一員,踏上屍山血海,成了人人畏懼的殺手。
白倚軒痛恨邱渾志,也痛恨與邱渾志同樣,憑藉一身武學殺害他人的自己。
她猛然伸手,抓來數根玄針,宣洩怒火似的將之擲射出去。
「唗、唗、唗,啪!」
某種物品遭玄針擊中,墜落在地。
白倚軒稍稍平復下情緒,嘗試轉移注意力,於是她拆開了桌上信件,藉著燭火一字一字慢慢閱讀。
「哼,果然如此。」她讀到一半,忽然不悅地哼了一聲。
白倚軒加快了閱讀速度,用不了一刻鐘時間,便將五封信件裡的內容讀了個通透。
她隨手把信件丟在木桌上,仰身靠著椅背,露出玲瓏有致的體態。
這些信件無一例外,淨是與《無痕劍》傳人慕無徵有相關的訊息。
五封信件各自成篇,卻又彼此關聯,彷彿一篇人物記事:從慕無徵於流光亭劍決霞姑,到《無痕劍》傳人求訪葬劍居主人,再到慕無徵離開洞庭西山島入蘇州城,又有慕無徵遭逢江湖俠客與如夢賦殺手襲擊,最終收在洛陽唐府,慕無徵敗於凌絕樓越子鉤手上。
信中內容談不上鉅細靡遺,仍是簡明扼要地將事情原委,說了個清楚。
白倚軒安靜地坐了一會,突然起身走向石室另一側,片刻後,拿著一本薄冊走了回來。
她坐下同時,順手拈來一根玄針,挑開書冊裝線。仔細一看,那裝線並不是尋常可見的麻線,而是蠶絲製成的細長琴弦,燭火一照,流光閃爍。
白倚軒將信件收入已拆散的書冊內,按時間順序排妥,然後拈來纏著琴弦的玄針,重新將書冊裝線。
做好這一切後,她端著書冊,忽然想到了夢嫦君用以威脅自己的話語。
「我不知道妳為什麼對《無痕劍》傳人如此執著,但是妳可以為自己出價,不顧原則,我也可以將《無痕劍》傳人除去,斷妳心念。」
白倚軒捲冊握在手中,冷聲說道:「不僅說到做到啊,甚至讓我感到厭煩了,我的好師姐。」
這一本薄薄的書冊,連同方才收入的五封信件,總共一共是由二十一封信收編而成。單看最後那五封信,會以為是專門針對《無痕劍》傳人所寫,可是當你從第一封開始細讀,便會知曉,這些信針對的並非慕無徵,而是白倚軒本人。
信件中訊息蒐羅之久,記載之詳盡,居然是自白倚軒襲殺雪刀封嶺路性寒開始,詳細描述白倚軒何時、何地、如何與對手搏殺,用時多長,用招多少,終分生死。這些針對性極強的信件,直至寫到流光亭白倚軒重掌破心、敗殺霞姑,才將目光轉向白倚軒念茲在茲的《無痕劍》傳人身上。
白倚軒冷笑。
很顯然,夢嫦君早早便關注了她這般不按規矩的行徑,甚至遣人暗中跟蹤,才能夠將這些事情記得如此清清楚楚,甚至到有些噁心人的地步了。
如夢賦最多便是金銀人命的殺手,而殺手最擅長的便是暗地行動,這意味著這些殺手在必要情況之時,亦是極好的監視者、跟蹤者。
不過,整個雲圍不見島之中,能夠完全隱藏氣息,接近白倚軒而不被她注意的人,少之又少。
至少不會是夢嫦君。
她的師姐有多少耐性與能耐,除了鮮少現身人前的賦主以外,就屬她白倚軒最為清楚。
幸好這個問題並不難解,甚至不需要她動腦筋去推敲……因為夢嫦君從頭到尾都沒有藏掖答案的打算,而是直接將對方身分曝於陽光之下。
白倚軒一把將薄書冊摔在桌上,纖纖素手自襟內取出一張仔細收折好的畫像。
她不疾不緩地攤開畫像,微微抬起的眉毛像兩柄柳葉刀,有些銳意。
「顏無常,你說我該不該找你算帳呢?」白倚軒輕聲低語,看著慕無徵畫像的那雙眼,卻帶著幾分冷漠。
能夠在不驚動她的情況下潛行跟蹤多時,又擁有這一手好畫工之人,在整個雲圍不見島,不,在如夢賦近兩百年來發展過程中,也就只有一個人。
易手遮天顏無常。
世人皆以為顏無常武學修為,堪堪入流,唯獨那出神入化的易容之術,值得注意,卻不曾知曉,顏無常畢竟是如夢賦一員,殺手會做的勾當,顏無常自然也會,尤其是潛行歛氣一事,可謂冠絕雲圍不見島。
只是,多久了?
白倚軒雙眼微瞇,不是專注於紙上畫像,而是那精簡入神的驚人筆觸。
她很想知道,顏無常究竟暗自潛藏在她身側多久了;是不是除了這二十一封信件,還有更多她不知道的時候,被顏無常詳實記下──
碰的一聲。
石室那扇老舊的門扉忽然被撞開,發出難聽聲響。
門外懸著一團光亮,光亮之中,如長舌吐信般,射出一條色澤鮮豔的紅綾,顯然就是撞開門扉的元兇。
只見紅色匹練一收一放之間,一道恍若幽魂的紅色身影,閃了進來,轉瞬已經來到白倚軒面前,相對而坐。
紅衣麗人攬起長袖,右手掌輕輕按在桌面,有些嫌棄地看了眼扎立桌角的玄針。
石室那盞搖曳的燭火,到了此時才穩定下來。
「好軒兒,姐姐來探望妳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1會員
327內容數
《擬把疏狂圖一劍》:武俠小說《前篇 江湖易夢》、《錯簡 異地同生》、《卷一 潛鋒勿用》、《卷二 鋒戰于野》 《七詩六詞》:詩詞創作《屏南茶餘》、《西風漸》、《亂詩詞》 《聚羽成像》:觀影心得 《欲羽君同》:同人小說創作,天地劫《天地皆易》、葬送的芙莉蓮《河床上的白色花簇》;遊戲心得【天地劫:幽城再臨】、【霸劍霄雲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