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章二 禍連七門

2022/11/22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寅時。
蒙面的天青色衣衫女子,一閃身便回到驪山青石的凌華居。隨著她摘下面罩,露出她的傾世容顏。
眉不展而笑,唇不點而紅。但她最讓人忘不了的,莫過於她那雙似能洞察一切的晶亮眼眸。
她,單名一個夜字,以凌華仙子著稱,深居在這驪山凌華居中已有十年餘。她避居塵世,斬斷一切羈絆,就此孤身和侍女沁予、淺予在此處半修煉半閉關。
七年前,一場魂妖大戰也未能請她出山。她的存在是一個未解之謎,無人了解她的身世,她就像一團看不清的霧,同時也像空谷幽蘭,獨自芬芳。
夜對紅塵中的一切似乎都看得極淡,唯獨對能影響八荒的劍魂與劍妖才會勉強提起一點興趣。
古籍中,劍魂帶來希望和生命,對創造出太平的八荒功不可沒,而劍妖帶來絕望和毀滅,是八荒的滅世者,一切混亂的源頭。
在八殺榜上,由於劍妖的身份,讓一個已經去世的女人長年高踞榜首。她為此感到不齒,也正因如此,她便避世不出。
「宿命,我從來不信這些。」她心裡念道。
夜剛踏進青石的結界,五個鵝黃衫少女便一字排開出現在她面前,各各手執長劍,劍意逼人。
看清來人後,五位少女迅速地將劍收回劍鞘,神韻動作便放鬆下來。一致拱手向她行禮道:「師父。」
夜微微點一下頭,少女們才收回禮。由左而右為予錦、予楓、予泱、予熹、予蘭。
這五位少女皆是她所收留和仙道有緣的孤女。她亦師亦母的提拔她們長大也有七年了,按著她們擅長的屬性,來教導她們修習各門派的拿手絕活。
這或多或少補足了她內心深處的缺憾與空虛。
沁予和淺予兩姐妹身穿淺紫長衣,也翩翩來到她面前,依次向她行禮道:「主子,事情都處理好了,驪山的結界關上了。」
夜緩緩道:「知道了。這幾天你們緩緩下山的日子。今天的狀況看起來有異變,得再觀察幾日,待塵埃落定再啟程。」
「是。」兩姐妹異口同聲的回答,便退下了。
原本待在沁予和淺予身後的五位姑娘,在她們退下後便一齊圍上前去,吱吱喳喳的連續問了她好幾個問題,讓夜頭都暈了。
她滿腦子思緒萬千,正想回到主閣休息,才正要踏出步伐。方才站在第二的予楓,這時突然伸手拉住她的衣袖說,「師父,妳去了哪裡?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嗎?師父,楓兒可以分憂。」
夜正想抽回她的手,無奈予楓緊緊的抓住她的袖口,讓她一時間無法掙脫,迫於無奈之下她只好簡單答道:「去了趟玄門,遇到紅蓮烈火。」
看到予楓用眼巴巴的眼神看著她,她垂眸作罷道:「予楓,我們先進屋說,外頭天涼。」
語畢,她見到其他小姑娘也表現出不小的好奇,她淡淡歎口氣,溫和補充道:「也罷,大家都一道回去吧!時辰不早了,大家先去洗漱,再到主閣和師父吃早飯吧!等會我會細細和妳們說發生的事。」
這五個十二歲的小姑娘聽罷,方才緊皺的眉眼便鬆開,展開她們最可人的笑靨,一路蹦蹦跳跳的跟著她回到主閣裡。
-
「掌門,弟子守閣不周,請掌門責罰。」
三日後,待墨常淵恢復的差不多了,便著手調查此事。
此時,跪在他身前的便是那日當值的弟子余文。
墨常淵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余文如實一一稟告。雖說余文態度誠敬沉穩,但答案卻讓他眉頭逐漸深鎖。直覺此事有蹊蹺,卻又理不出頭緒來。
那日,劍閣受損嚴重,損失不少,同時也丟了鎮門之劍,轉魄劍。
當天,於他盛怒之下,便罰了余文去藏經閣抄書。這一罰便是到下個月,眾弟子才見到多了兩個熊貓眼的余文。
蕭瑤和樓銘自從劍閣失火後便沒出過瑤閣和銘閣,兩人的傷勢嚴重,好在不危及性命。
墨常淵便一肩擔負起整個玄門的大小事,天天處理堆積如山的卷折。宗們龐大,事務煩心,但他仍每日午後抽空造訪他們,一道檢查傷勢和詢問那日之事。
無奈,一向自詡精明的墨常淵竟無法理清其中的經過,一晃眼,十日便過。
還沒理清劍閣起火及滅火的真相,青門、靚門、潮門、明門、帝門便在一月內也輪番出事。唯一可以確認的共通點便是劍閣起火,且都是紅蓮烈火。
墨常淵聽聞各大門派的消息後更加焦慮,眼神也更深沉令人畏懼。他的仙侍于丹深知他們又要開始熬夜了,也繃緊了不能再緊一點的神經。
一連幾天的晝夜不休,墨常淵翻遍了整個藏經閣,唯一他的突破點便是尋找破解紅蓮烈火的方法。
一日午後,剛從小憩中醒來的墨常淵看著滿桌的卷軸仍毫無頭緒,他厭煩的垂下手。突然,他靈光一閃,便立馬起身到當初起火的劍閣。
墨常淵走進面目全非的劍閣裡。雖然離大火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他只讓弟子修復它的外觀,內裝反倒維持當初劍閣的模樣。
他費盡心思想找出任何有關當夜的線索,卻一無所獲。劍閣的闖入者仍然沒有一點眉目。
當他正要拂袖離去,並推斷這次也是無功而返時。他恰巧漫步當晚大梁墜落的地方,這次,他清楚的感受到了不對勁。
這裡的溫度比起劍閣的其他地方都來的冷。
墨常淵皺眉,「紅蓮烈火,難道世上有極寒之物可以制住它?」他喃喃道。
他便重回藏經閣裡,找出和極寒之物相關的經典,翻來覆去只有一種最有可能的方法,便是冰寒之氣,出自於寒毒。
將極寒之氣煉化成寒珠,最有可能具吞噬紅蓮烈火的功效。
墨常淵越看心中越有種被掏空的窒息感。
寒毒,他再熟悉不過。
「難道是墨舒翎再度現世?」他疑惑地想著。
「不,不可能。她已經死了七年了,不可能是她。」他自言自語喃喃說道。墨常淵內心少有的慌亂讓他趕緊唸了三段清心訣,這才重新恢復以往冷靜。
「看來,是要去雲門一趟了。」墨常淵下定決心,正想吩咐于丹時。
于丹和秦丰一前一後跑進來,墨常淵皺了眉頭。
于丹見狀急急忙忙地稟報:「掌門,剛剛彤門傳出消息,劍閣也被偷襲了,也是紅蓮烈火。上官晴和上官熒都受了重傷,正在尋找偷襲之人。」
墨常淵眉毛微微皺起,眼神掃向一旁的秦丰。秦丰連忙接口:「師父,剛剛我接到彤門的火信。和師父稟報,上官掌門發出請帖,希望各門派能三日後於驪山論劍壇論近日劍閣大事。」
秦丰喘口氣,還想接下去,墨常淵抬手阻止他,並問道:「八大門派的劍閣都被偷襲過了嗎?」
秦丰朝天略思索了一回道:「師父,算起來好像剩下雲門劍閣無恙。」
墨常淵想起剛剛查到的寒毒,聽聞又跟雲門牽扯在一起,臉上頓時產生不小的怒意,臉上青筋直跳。
于丹見狀不語,只低著頭,一旁的秦丰也識相的退後幾步抿著唇雙手交握於背後。
秦丰在心中暗想到:「師父向來和雲門白掌門不合,這次劍閣之事,又該有一場風雨了。」
同時,他想起師父的脾性,怕是有人又要倒大楣了,他額頭滴下斗大汗珠。
秦丰深吸一口氣,鼓起膽子向墨常淵說道:「師父,我剛剛修習中斷了,急忙給師父傳信,我現在回去繼續今日的修習,不會荒廢了。」便拱手行禮想盡早退出藏經閣。
墨常淵冷硬的回道:「去吧。今日的修習確實不能斷。秦丰,等你修畢替為師去瞧一下師叔和師姑可好?替為師把這幾顆新煉的疏經丹和氣血丹給他們服下,提醒他們好生歇息。」
語畢,不待秦丰回答,掌中便浮現兩瓶青玉瓶,秦丰連忙應下,便退出劍閣。
秦丰一走,墨常淵吐出一口氣緩道:「于丹,你說,她是不是回來了?」
于丹聽聞冷汗直流,這掌門口中的她,可是掌門身為劍妖的親妹妹啊!他只得保守回答:「掌門,現下沒有證據可以說明她回來了。此事得再等情勢明朗便可推斷。」
「但她稟性純良,自然不會危害八荒各大門派的。」于丹在心裡補充道。
他也認識墨舒翎,他永遠記得當初墨舒翎對他的好。在他心中,舒翎師姐一直是善良溫柔的,斷斷不會做出危害八荒的事情的。
墨常淵聽聞握拳冷笑道:「也罷,現狀尚未理清真相。待真相大白之時,她要面對的就不只是擅闖劍閣的罪了。」
于丹身體直打了一個哆嗦,還想說話便聽到墨常淵不急不緩的說道:「于丹,我等會去雲門看看,大約申時回來,看好冥山的結界。」
「是。」于丹連忙垂首應道。
墨常淵便頭也不回的踏出劍閣,閃身出了結界,直奔他的目的地:陌山雲門。
把思想寄託於筆尖,細細刻劃出每個微觀的世界。所謂文學與評論都只是時代的痕跡,讓我用手、用筆,紀錄下每個生活的層次與韻味,觀察每個事件的始末、爭議與相異處,並期許自我最終能感會時代的脈動。
越王八劍鑄成後,修仙界在劍魂的帶領下總算得以安定,獲得太平的生機。 劍魂,修道之正氣;劍妖,修道之邪氣,兩大力量在每百年便會有一戰,每次皆為劍魂獲勝,劍妖永遠只有不斷轉世,對抗劍魂的命數。 無奈,這一世,第一千代劍魂對上第一千代劍妖似乎有了變數... 墨舒翎在這世中,成了關鍵... #修仙#仙俠#長篇小說#愛情#劍靈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