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歌情事|二十年以後,你還愛我嗎?
簡弘毅
簡弘毅

昇歌情事|二十年以後,你還愛我嗎?

簡弘毅
2022-05-09|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前些日子,有個台灣知名藝人「20年前的電話沒換」,而與舊愛重譜緣分的新聞,引發不少人熱議,一時之間,彷彿人人都期待靠著20年前的舊號碼找到新戀情。當然這樣的結局叫人祝福,但現實世界中,又有多少感情禁得起20年的考驗呢?
時間是人類發明用以計算歲月的刻度,分秒年月,都是歲月與記憶的見證。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陳昇特別喜歡以20年為刻度,勾勒時間的痕跡,彷彿20年是一把尺,用以丈量人世間的悲歡離合,也將之寫入歌曲中,成為點點滴滴的印記。
沒有機會問陳昇,二十年對你的意義是什麼?從很早開始,就要不停地提醒自己這個數字的存在。或許是從金城武寫的〈20歲的眼淚〉開始吧?是20歲的男人就不再哭泣,因為我們的夢想在他方。這是一種彼此勉勵,也是一道宣言,到40歲的時候再相逢,笑說多年來無淚的傷痛,正巧,也是過了20年之後的回望。
1997年,陳昇召集了一幫新收入門的徒弟與伙伴,包括恨情歌樂隊團員,以及年輕的笛雁、許霈文等人,發行了《美麗新樂園》合輯,宣示新的陳昇團隊成立。在合輯的最後一首歌,收錄了〈許多年以前〉這首歌,頗有〈20歲的眼淚〉的延續意味:
還有什麼可以寫成美麗的歌謠 我在心裡面竟然將你藏了許多年
我還以為自私地已經忘了昨天 卻讓記憶啊 凍結了在今夜
無邊無情的歲月 藏在記憶裡的容顏 我和你ㄟ~ 許多年以前
決定要快樂一些 知道你希望我很好 時光飛ㄟ~ Twenty years ago.
這是一首樂觀而抒情的感懷歌曲,既有年少的豪情壯志,也有經歷歲月洗鍊的自省,說實在滿適合當作畢業典禮時演唱的歌曲。副歌的最後,反覆唱著「Twenty years ago」,二十年以前的時光啊,究竟是怎樣的歲月呢?中文歌詞雖然唱成「許多年以前」,但差不多是相近的意味,都有緬懷記憶中美好歲月的柔情感觸。20年前的回憶,或許是生命中最恰到好處的時間距離吧。
關於陳昇的二十年,也有另一番點滴滋味。我們先前介紹過的〈牡丹亭外〉這首歌,是他將出道二十年的心境寫成的自省,黃粱一夢二十年,一朝醒來是歌星,對誤打誤撞變成寫歌、唱歌的陳昇而言,這樣的二十年,彷彿就像一場夢,如夢又似真,到底誰才能說得準呢?在這首歌裡,20年正是他一個創作歌手的里程碑,他感受到了這段歌唱的奇妙旅程,正如前面〈20歲的眼淚〉所表達的,是一種豪情壯志,或許也是一路跌跌撞撞的痕跡吧。
(畢竟他都還經歷了頭被打破的遭遇啊。)
接續著〈許多年以前〉的基調,陳昇在2010年發行的《PS.是的,我在台北》最後,收錄了〈二十年以前〉這首歌。廣義的說,這是一首翻唱的歌,原唱是Kenny Rogers在1983年演唱的〈Twenty Years Ago〉,而陳昇將部分歌詞改編為中文歌詞,基礎的旋律和部分歌詞則沿襲原曲,而他也多次表示這首英文歌是他鍾愛的歌曲之一。或許是受到這首英文歌的啟發,陳昇有感而發地陳述了他對歲月的感受:
轉眼之間我們到了另一個路口 如歌的青春會寂寞
風乾了眼淚 不說心中藏著誰 也許有一天 我們錯身而過 二十年以前
嘲笑你眼角泛紅分明就哭過 如歌的人兒也寂寞
我們曾愛過就不怕歲月能怎樣 或是你放手 讓我忘記你吧 二十年以後
這樣的濃郁情感,既是情人的分離,更像是某種對過往記憶的告別,只有飽經歲月的人才能懂得,心中藏著許多的秘密,而青春只是一曲寂寞的歌。那句「我們曾愛過就不怕歲月能怎樣」,簡直就是一種霸氣的宣言,用以抵抗歲月流逝與記憶淡去,儘管過了20年,依舊不會忘懷。而這首歌重新編曲之後,更增添了打動人心的旋律和情感。
這首歌也同時巧妙地,將他與金城武合作的〈路口〉部分歌詞融入其中,在副歌轉折處,用英文原曲重新填入〈路口〉裡的句子,「雁子飛到了遙遠的北方,你的名字我已想不起來。」是誰飛到了遙遠的北方,被遺忘了名字?再一次地,我們想起了陳昇與金城武的深厚情誼,也讓人困惑兩人之間是否有著什麼神秘的約定...
事實上陳昇確實是很喜歡Kenny Rogers的〈Twenty Years Ago〉,在他幫昔日玉女歌手楊林製作的專輯《溺愛》中,收錄的標題曲〈溺愛〉,就是改編自這首歌並由陳昇重新填上中文歌詞,儘管這首歌並不特別受喜愛,卻也顯示陳昇對這首歌的喜愛。這樣的情緒,或許便瀰漫著陳昇多年來創作的念頭之中。
最後,在2021年的最新專輯《麗春》的標題曲〈麗春〉之中,陳昇再一次以二十年為尺度,闡述了他對自我創作與生命的思考與感觸。〈麗春〉這首歌,本身既是一種跨越生命山丘的回望,也是對未來自我的再期許:
如果我可以寫一首歌 給二十年後的我自己
歌裡會那樣地說 那個陌生的人 從來沒有在你的生命中走過
夏天它不知道 它離去之後秋涼的滋味 然而等待只是等待 終究是會有春天
我的春天之後 依舊是不盡的秋天 二十年之後 再見面時你已經不認識我是誰
這首歌展現了陳昇近年來對生命的沈澱思緒,也是在歷經疫情、個人病痛等諸多紛擾之後的心情回顧。在這首歌裡,反覆出現著「如果我可以寫一首歌,給二十年後(前)的我自己」,無疑是對年過60歲的省思,也追問著過往的自己與未來的自己,究竟該如何忠於自己,也質問是否能在未來持續保持著初衷?
今天的陳昇,早已是60多歲的大叔,距離金城武當年的20歲非常遙遠,也和出道20年的自己有著一段距離,不論是20、40或60歲,顯然對他來說,都是一道道的門檻,標誌著自己生命歷程的痕跡,也透過歌曲創作,記錄下不同階段的生命體悟。然而究竟那個「二十年」,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呢?
相信,陳昇並不需要等待一通遲到20年的來電,去開啟一段重頭來過的緣分。對他來說,每一個20年,都是一次重新檢視的過程,年少的輕狂作夢,壯年的豪情理想,與逐漸年邁的回顧省思,都在在表現出作為一個創作者的不安於現狀,假使用20年為一個刻度,那麼跨越這個刻度之間的改變,是否足以讓自己安心,又或者是否丟失了什麼自我?我相信,這都是陳昇不停地質問自己的命題。
20年之後,你還愛我嗎?像你們這樣的聽者,是否還記得我那年少痴狂時的不羈歌喉,或是朗朗上口那些情歌與憤怒之歌?我想,或許陳昇不見得時刻惦念著這些答案,但在他內心深處,一定還是很想知道,20年、30年之後,到底還有什麼人記得他的歌呢?或許我們應該這麼回答他吧:
「我們曾愛過,就不怕歲月能怎樣。」
20年以後,陳昇依舊是陳昇。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簡弘毅
簡弘毅
出生台北,落腳台南的中年男子,偶爾寫點文章,發點牢騷,正職是文學策展與推廣教育。足跡狹窄但心胸寬大,喜以鏡頭、音樂、筆端向這世界訴說些什麼。篤信歌手陳昇年輕時的宏願,期盼音樂革命的那一天到來。
本文發佈於
生活是如此的艱難,那麼就來聽歌吧!陳昇的歌曲陪伴我們超過30年,每個人的記憶中,都應該有一首昇歌,收容了不同時刻的感動、悲傷、開懷、歡樂與嬉笑怒罵。這個專題試著將陳昇的歌曲加以整理介紹,訴說每首昇歌背後深刻或不為人知的故事。斟一杯酒吧,讓我們把悲傷留給自己,讓昇歌走進記憶。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