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也許只是下次見(上)Emma Emma

也許,也許只是下次見(上)

2022-05-14|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早早安排好的休假,雖然途中仍免不了開機工作,但鐵了心不讓工作影響心情,忘了在哪裏看到的文字,要練習無所事事,乍聽很荒謬,但仔細想想這不就是放下嗎?偶爾無所事事的休假,就像是空氣清淨器要更換濾芯,把沾滿生活工作中的髒東西的濾芯丟掉,讓自己暫時的空一下,不是只有身體渴望自由的呼吸,心靈也渴望自由呼吸。
車窗外整片的綠映入眼簾,這是列車進入後山路線的起始點,在搖晃與叩囉叩囉的列車行進中,雖然人掛在線上會議,但心卻總是不安的想飛奔到窗外。
結束會議迅速關掉筆電,開始讓自己沈浸在無所事事中,忘了在哪裏看到的文字,要練習無所事事,乍聽很荒謬,但仔細想想這不就是放下嗎?偶爾無所事事的休假,就像是空氣清淨器要更換濾芯,把沾滿生活工作中的髒東西的濾芯丟掉,讓自己暫時的空一下,不是只有身體渴望自由的呼吸,心靈也渴望自由呼吸,健康包含身與心,身心足夠強大,才能減少畏懼焦慮。
列車進入後山路線時,整片的綠映入眼簾,讓身處線上會議的心老想飛奔。
被山海環抱著的花蓮總讓我有種安穩感,不自覺放慢腳步,匆匆停留一晚,依依不捨的走向車站,彷彿也跟車站後的群山說再見:「山啊!我會記得你的擁抱,下次讓我們可以更自在盡情的相見吧!」
再次造訪花蓮,雖然迎向我的天空陰陰的,但也不影響心情,很快的就融入這裡緩慢寧靜的步調,望著有些熟悉的街景,我想起曾經到訪的德國客人,工作之餘,要求我帶他看看我居住的城市,我想不透為什麼他有此想法,後來跟朋友說起這往事,朋友說:「因為城市有生活感吧!」我恍然大悟,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個性和樣貌,從外顯的建築、景色,到蘊育出城市的人們生活方式,當客人站在新台中車站大廳前平台,環視的視線內有歷史感的舊車站,也有破損的老建築,華麗鮮豔的飯店外牆,車水馬龍的台灣大道,所有的衝突都存在於同一空間,不僅無違和,反成了他口中的amazing。
別人視角中的我的城市總是不同,被山海環抱著的花蓮總讓我有種安穩感,不自覺地就放慢腳步,悠悠的漫步在街道之間,沒有太多觀光客的喧嘩,也或許是我刻意避開觀光客路線,反正圖了清靜自在,依舊投宿在站前旅店,床頭那扇小窗,能讓我獨享這一小片的山景,這是我對這城市的第一印象,山就這樣在我眼前,彷如觸手可及,我喜歡望著山放空,而山也似乎凝望著我這個外來人,望著望著像是感受到到來自山的溫暖厚實擁抱,心,安定了。
感受到來自山的溫暖厚實擁抱,新,就安定踏實了。
再次來到花蓮,不為別的,只為順道看看移民在此的朋友,見過幾次面有些交情的朋友,從城市移居到鄉鎮,總是面對許多世俗眼光擔心的生計問題,但當我看見朋友那自在又恢復元氣的模樣,我忍不住説:「雖然不捨你們離開台中,但我覺得這裡更適合你們。」我望著朋友在花蓮的舒適空間,那扇熟悉的門窗從台中到了花蓮,依舊寧靜自在,那一刻我才發現隔著山的距離從來都不遠,遠的都是沒踏出去的步伐。
看到移居花蓮的朋友更加自在,心裡更加踏實。
匆匆一晚停留就要告別花蓮,依依不捨的走向車站,彷彿也跟車站後的群山說再見:「山啊!我會記得你的擁抱,下次讓我們可以更自在盡情的相見吧!」列車繼續帶著我往南而行,又是另一個有些熟悉的目的地,當地人總是自豪的說:「台東的土會黏人!」幾次到訪,感受不同季節不同城鎮,感覺上還真的被黏住了。按慣例的租了車就往心心懸念的另一個小鎮前行,為了赴一場延遲了一年的相約。
只為了一場相約,即使延宕一年,我依舊前來赴約,我始終相信旅程中相遇的人事物都是冥冥中註定的緣分。當手搖式留聲機播放出年代久遠的樂音,那一霎那,仿若穿越時空,人們在草地跳起舞,欣賞著優雅女歌手輕聲吟唱。
再次入住在具有歷史感的小鎮旅店中,幽默風趣的老闆用彷如老朋友般的方式招呼著我,樸實的旅店入不了觀光客的眼,但我卻喜歡這樣有回家熟悉感的旅店。換下被短暫雨淋濕的衣裳以及輕便的背包,準備出門赴約去。
小學校前的綠草皮已經搭好了遮雨棚,放上桌椅,友人是這場活動的主辦人,招呼著陸續抵達的人,以及張羅著活動開始,活動因為疫情延宕一年,加上分開兩梯次舉行,這樣反倒讓參加活動的人有了舒適自在的空間,有些人興致勃勃地參與著麻糬DIY活動,有些人就只是休閒的坐在草地上,有的人則是往小屋內飄香的手沖咖啡前進,小屋檐下擺放著一些在地手工織品,以及在地風味的午茶點心,天公作美,給了涼爽而無雨的天空,此刻號稱「留聲機傳教士」的達人上場,在小屋檐下架起高齡九十的手搖式留聲機(就是要上發條的),開始說起關於留聲機的故事,由機械式結構組成,即使經過近百年的歲月,在眾人眼中,依舊展現出精湛工藝的優雅感,這讓處在機械產業的我萬分讚嘆,工藝和工業的境界就是不同!
草地上參加麻糬DIY的朋友。
小屋內,手沖咖啡正飄香,在地的「溫泉小路」咖啡給訪客們滿口香醇。
與留聲機共舞的是蟲膠唱片,蟲膠唱片出現的時間(1950年之前)比黑膠唱片更早,稍微科普一下就可以知道蟲膠唱片是由昆蟲分泌出的一種膠狀物,透過加工之後,就能夠運用於製作唱片,蟲膠唱片都固定是78轉的速度,一張唱片就路一首歌,透過手搖式留聲機上的銅針讀取音軌來播放,聽著達人娓娓道來,大家不停發出驚呼聲,手機拍照沒停手過,達人小心翼翼把七十年前的蟲膠唱片放上留聲機,當華爾滋樂音緩緩流瀉而出,隨著空氣飄散在整片草皮,瞬間帶著大家穿越時空,閉上眼彷彿看見在草地上優雅起舞的人群,一曲結束,留聲機傳出迷人的中低女嗓音:「看流水悠悠,看那大江一去不回頭...」我們又乘著時光機,依舊是坐在草地上,草地搭起了一個小的圓形舞台,穿著典雅合身旗袍的女子,悠悠地為眾人表演歌曲。
手搖式留聲機播放著蟲膠唱片,帶著我們穿越時空。
古早味的澎湃流水席,輕鬆自在的享受經典手路菜,飯後的初夏夜晚歌謠祭,樂音月色同樣令人迷醉,這晚美好令人彷若置身夢境。
享受完下午茶,大家緩步挪移到小鎮的另一個古蹟建築物,此刻我與另外的友人在建築物對面閒聊,沒跟上這段古蹟走讀,傍晚時分,古早味流水席準時入席開桌,主辦人考量周全分批舉辦,所以每桌的人數不多,桌與桌的間距也寬敞,上菜方便,大家也能吃得輕鬆愉快。老派的辦桌就是澎湃至上,沒把賓客餵食到飽到天靈蓋是不善罷甘休的,十四道料理輪番上陣,比美滿漢全席,除了水果甜點之外,都是難得一見的手路菜,讓我為之驚豔的莫過於八寶酥丸,有酥炸得香脆,但卻不油膩,還有令人掉下巴的超大碗佛跳牆,我笑說這佛應該是彌勒佛吧!
這道八寶酥丸是令我難忘驚艷的古早味。
吃飽喝足,步行到對面場地,晚風徐徐,舞台上開始演奏演唱著一曲曲的歌謠,每曲歌謠前,主辦人都會著歌謠的故事,這天正巧是母親節,於是有著紀念媽媽的歌,也有著爸爸愛的歌曲,也有著充滿昭和年代的歌曲,雖然我生未逢時,但這些充滿歲月的樂音,卻依舊讓現場不同年紀的人聽的癡迷聽的陶醉,我望著每個聆聽者,大家跟著音樂自然地輕輕擺動著,到底每個人心中被空氣裡迴盪的旋律撩起了什麼樣的畫面呢?我無法透視,此時此刻,我已經無法分辨到底是我們穿越到了昭和時期,或者是昭和時代穿越到了舞台,對我們展現曾經的風華。
一眨眼,歌謠祭在夜色下結束,踏著隱隱月光步行回到旅店,經過傍晚錯過走讀導覽的老建築,我想著當時屋主在這般夜色下吹著海風,眺望海面,輕吟樂曲時,是多麽自在愜意啊!
令人如癡如醉的歌謠祭,到底是我們穿越到昭和年代,還是昭和年代穿越來此展現風華。
5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Emma
    Emma
    一個任性認真工作也認真生活的單身熟齡女子,喜歡用文字記錄大小事,寫職場、寫生活點滴、寫自己對食物的探索,沒有酒也有故事,自己的人生自己安排,自己的故事自己說。
    本文發佈於
    每個人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旅行、學習、電影等等,關於生活大小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