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獸魔都》:極致瘋狂的黑色喜劇龍鳥龍鳥

《異獸魔都》:極致瘋狂的黑色喜劇

2022-05-2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灰暗的天空下、破敗的城市中,一名蜥蜴頭的異形男人正張開大嘴欲要吞噬對手,而那人的同伴正被蜥蜴頭的同夥挾持住並逼迫觀看;隨後,蜥蜴頭直接將對手大卸八塊,而那人拚盡餘力讓同伴逃出生天……你沒猜錯,我們的主角是蜥蜴頭「開曼」和他的同伴「二階堂」,而剛剛被虐殺的則是(大致上算)反派手下的小嘍囉。這就是《異獸魔都》的開場劇情,小朋友不小心看到可能會被嚇哭。
動畫和漫畫相同,都從這會讓人作惡夢的畫面開始。(Netflix)
《異獸魔都》(Dorohedoro)是由日本漫畫家林田球所繪製的一套異色漫畫作品(已完結),動畫由MAPPA製作、於2020年在Netflix全球播出,血肉橫飛的殘酷畫面與黑暗壓抑的世界觀,給全世界的觀眾上了一堂震撼課,口味之重令許多人難以想像原作者是名女性。
以開局的虐殺為始,《異獸魔都》呈現了一部混亂無序、被暴力與恐怖支配的敘事詩。主角開曼與二階堂所身處的世界被稱作「洞穴」,住著的基本上是普通人類,科技程度約在近代以前,有大型的水泥建築,但武器非常不發達,基本上沒怎麼出現過熱兵器。
而「洞穴」則面臨著從另一個世界而來的「魔法師」的侵略,魔法師們身懷超凡能力,恣意地將「洞穴」的人類當作魔法的練習台,不但讓許多人身體殘缺、變形,長年累積的魔力甚至改變了「洞穴」的環境,成為終年被灰雲籠罩、不時下「黑雨」的險惡之地。
開篇被虐殺的二人組,正是來「練習」的魔法師;本來以為他們是被迫害的「弱者」,但其實他們代表的正是「壓迫者」。然而追殺魔法師的開曼也並非傳統意義上的「好人」,他的目的並不是要反抗壓迫者、揭竿而起、改善洞穴環境之類的「大義」,而是相當單純:找到要為他那顆蜥蜴頭負責的魔法師本人,殺死他,解除魔法,還他本來面貌。至於二階堂,更只是單純幫忙朋友開曼而已,魔法師和人類死多少,她也是根本不在乎的。
開曼與二階堂(右),二階堂雖然是女性,但戰鬥力可比開曼還強。(Netflix)
事實上,整部作品兩個世界(若加上「地獄」的話則是三個世界)所有腳色,幾乎全是自私自利、恣意妄為之徒。往好的說,就像「梁山好漢」一樣,為朋友、為義氣可以兩肋插刀,當然也可以插別人兩刀;說話講誠信,說要殺你全家就殺你全家;大塊吃餃、大口喝茶,當然是不付錢,順手一刀把老闆宰了都算常事。
法律幾乎不存在,只有各個自治團體、幫派訂出的「規則」,而這些幫派又常常自相火拼。如果說「洞穴」還算有一個共同的敵人「魔法師」存在,那麼魔法師的世界就真的是群魔亂舞、永無寧日,有嬰兒剛出生就因為魔法失控把父母家人殺光、有幫派到處綁架嬰幼兒榨取魔力,街上隨時可能有魔法爆炸,一整個城市瞬間被毀掉都不罕見。這還不算真實存在的、隨時想要「找樂子」的強大惡魔們呢。
OP中的二階堂,這個笑容真的完美詮釋了本作的性質。(Netflix)
綜觀整部作品,有那麼點意思想要「濟危扶傾」、為世界帶來秩序和繁榮的,居然是(一開始的)反派大頭目、魔法師領袖「煙」……!而我們的主角,一個只想要找回(應該是)帥氣的面孔,另一個只想要安靜的生活,格局無疑是非常非常小的。然而,在最能代表本作「混亂無序」精神的惡魔面前,能力強大、意志堅定如煙也不過僅是個「稍微有趣的小丑」,反而是主角二人組能入惡魔的法眼(雖然這也和他們隱藏的秘密有關)。
就是這樣一個光怪陸離、渾沌難辨的世界,時不時就會出現棒球比賽、化妝舞會、殭屍危機等等天外飛來一筆的劇情,卻絲毫不感到突兀;以為的好人其實會對小女孩下毒手,以為的壞人對世界的穩定不可或缺,以為的強者下一秒身首異處,甚至連視萬物如芻狗的惡魔似乎也並非全然不近人情……。
在徹底瘋狂的世界中,唯有狂人才能適應。各具特色的狂人們激盪出的血肉舞曲,逗得惡魔(和觀眾)哈哈大笑--這就是《異獸魔都》。
9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龍鳥
龍鳥
我是龍鳥,不是烏龍。PTT的Suckcomic漫吐板現任板主。我會主動寫一些關於電影、動畫的深度剖析的評論,有一些觀點會是台灣極少有影評去碰觸到的。另外我也歡迎讀者「點台」要我吐槽動漫作品,畢竟那算是我的老本行。
本文發佈於
我是現任PTT漫吐板板主,大家都以為我愛吐槽,但其實我更想寫一些滿滿正能量的文字,去探討一個作品「好」在哪裡。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