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Prada的惡魔》:入場券只是為了入場,千萬別握著不放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穿著Prada的惡魔》有我最喜歡的一個畫面:女主角安迪去上班,隨著場景變換,也不斷切換著她身上的造型。走出家門時,她穿著豹紋滾邊、綠色雙排扣連身洋裝,搭配大墨鏡、白手套和金色跟鞋。步入車陣,她已換上一身黑大衣和長靴,頭上的橘色毛線帽是一抹亮色。從地鐵站出來,她一襲白色綁帶大衣,戴著同色貝蕾帽。進入公司,她身上是長款褐色皮衣,內搭同色系連身短裙,白色高跟,金屬色手拿包。
等她終於走到頂頭上司米蘭達面前,她一身黑,卻以流蘇包和異域風情的誇張項鍊點綴。得了這位時尚界女王頻頻回顧。
圖片來源:Glamour/電影劇照。安迪街頭變裝是電影裡的經典畫面,搭配瑪丹娜的《Vogue》簡直意氣風發
這一段自然是電影史上的名場面,每一套服裝都獨特又時髦,16年後看也不過時。顯盡安海瑟薇的美,又貼合故事發生的場域時尚界。
我卻更喜歡安迪行進間的從容,那是一個初入職場的菜鳥逐漸被打磨的圓熟老練的過程。還記得電影開場,她總是在公司驚慌的奔走,為了每一個突如其來的任務疲於奔命。這一段從家裡去往公司的路程裡,她已經逐漸變得泰然自若。她隨手以員工證滑開門閘,從容地向接待櫃檯頷首致意,連接到上司的電話都能鎮定接起,已經不再因每一次手機響起跳腳。
那是一個新手經歷衝擊、陣痛、調適,明瞭環境裡所有明言與未明的規則之後,終於能展露的氣定神閒。那其中包含著對友善或惡意人群的辨別,對打破既有習慣的破釜沈舟,甚至是對負責事務的熟練掌握。每一個初入學校、新公司、新環境的人,都明白那樣的無措、跌撞、乃至適應。有時,這樣的調適痛極了,卻沒人承諾你一定能融入其中。
因為曾那樣劇烈的痛過,所以不能輕易放棄。
《穿著Prada的惡魔》書封:一心成為記者的安迪,意外成為時尚雜誌總編輯米蘭達的助理,然而安迪卻是一個從不打扮的人
《穿著Prada的惡魔》後半主要聚焦安迪因為新工作與男友之間的衝突。年少時看這段總覺得忿忿,心想如果是男友忙於工作就不會招致那麼多「妳變了」、「妳沒有好好經營感情」的批評。現在重看,我更多地是看見職場上好不容易的得心應手多麼地消磨一個人敢於眺望遠方的眼光。因為苦盡甘來、因為游刃有餘,我們忘記現在做的事情只是過河後該拆的橋,是啟航時該收起的錨。舒適圈未必舒適,卻讓人感到安全、自在,於是放棄了所謂詩與遠方。
多麼慶幸,安迪終究明白了這一點,勇敢地把響個不停的手機扔進水池裡,頭也不回的離開。巴黎時尚週是同事艾蜜莉心之所向,安迪卻情願帶著忐忑去面試一份自己真正想望的記者工作。入場券只是入場用的,入了場,別忘了把它撕掉
《穿著Prada的惡魔》電影/劇照:劇情過半,安迪適應了在時尚雜誌的工作,穿著入時,卻在工作中迷失自我
但我更慶幸的是,安迪不是順應男友的要求從穿著Prada的惡魔身邊離開。她得意過、沉醉過,卻也迷失過、徬徨過,才真正找回自己的方向。也因為這樣,重新出發的決定不是出於挽回感情的遷就,而是紮實體認自己想要的人生。那樣的坦然放手和重新啟航,才真正有力量。
吃苦也好,覺醒也罷,我更願意切身踏實地體驗一遍,如此,才不辜負自己。


《30歲的遙控器》雙週上刊,精選一部好電影、好戲、好書,提供獨特的觀看視角。好奇的話,就訂閱我吧~
29會員
22內容數
遙控器,隨著串流盛行,或許也會逐漸衰退的一種觀影模式。還記得童年時隨意換台時瞥見的好電影,或廣告期間焦灼地在兩台之中橫跳。年過三十以後,看電影、電視、讀書都有了新的視角。或經典重讀,或跟隨潮流,30歲人手中的遙控器,開啟閱讀觀影的新角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