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日本文化系列||《少爺》(1)-校園版本的半澤直樹

2022/06/26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我想用聽的之~podcast說書版
跟其他的日本文豪相比,夏目漱石的創作生涯僅有人生最後的短短十年,但如果沒有他年輕時所累積的漢學與外國文學的基本功、沒有去過偏鄉教書的經歷、去英國留學時所遭遇的挫折與自卑...,我相信他也無法在一夜之間,就從教師變身為日本文學史上備受尊敬的國民作家。他的一生就如絢爛的煙火,來的快也去得快,但卻留下了大量的經典作品,如果對他的作品有興趣的話,建議可以從比較好入口的《我是貓》、《少爺》開始;而如果對於人性探討的小說比較有興趣的話,NANA會建議可以看看《心》這本作品,以上這幾本都是夏目漱石作品中的經典。
當然,如果你還在猶豫的話,這一次,NANA挑選了《少爺》的故事來跟大家分享,讓你先嘗試看看,夏目漱石如何寫出大快人心的校園版本半澤直樹。同時,書中提到的場景,也能與將來的日本旅行(四國愛媛縣的道後溫泉)有所連結,希望大家聽完這個故事之後,可以愛上夏目漱石這個人,以及愛上道後溫泉這個有趣的地方。廢話不多說,我們就開始進入《少爺》的情節裡吧。
《少爺》的日劇版/資料來源:網頁資訊

沒有名字的《少爺》

整本小說裡的主角出生於江戶(現今的東京),從小就是個直性子、魯莽、凡事只能直線思考且不會拐彎抹角的孩子。由於父母親偏心乖巧聽話的哥哥,所以主角也一直覺得自己是爹不疼娘不愛的小孩;家裡唯一會護著他、誇獎他且真心對他好的人,就是服侍他們家族已久的老女僕-阿清。阿清總是「少爺!」「少爺!」地喊他,因此這整部小說中,主角從頭到尾都沒有名字,大家就以「少爺」來稱呼他。等到父母相繼過世後,少爺與哥哥之間也沒甚麼感情,於是就把老家給賣了,錢分一分之後老死不相往來。
少爺從學校畢業後,找到了一份遠在愛媛縣松山市的教職工作(國中數學老師),離開江戶前臨別之際,老女僕阿清沒了主人,只得去投靠自己的外甥。
沒念過甚麼書的阿清,難過地問少爺:「愛媛縣在哪裡啊?是在箱根之前、還是要過箱根啊?」
少爺(翻了個白眼):「要過箱根,在離江戶很遠的西方」
阿清:「這樣啊~少爺一個人去那裏要保重啊~記得給阿清寫信,我會一直在這裡等你衣錦還鄉的,等少爺出人頭地之後,我會繼續服侍少爺,跟著少爺一輩子的。」
於是少爺就這樣搭著船到了松山市的港口,下船後問了人才知道學校離港口還有一段路,於是他便搭上了火車再轉人力車,經過了一番折騰才好不容易到了學校。結果沒想到學校已經放學了,只剩下工友跟他說值班老師出去辦點事,所以現在沒有人能接待你。無可奈何的少爺,只好暫時找了間旅館稍事休息。

有錢能讓人向你磕頭

少爺進到旅館後,旅館的人幫他安排了一間在樓梯下的陰暗房間,還騙他說其他房間都客滿了。然而泡完澡的少爺卻瞄到明明就還有涼快的空房,只是旅館的人不願意給他而已。少爺想起聽人家說過,出外旅行要給小費,否則人家就會怠慢你。因此,他心想等等吃完飯後,我就給端飯來服務我的女侍五錢,這裡都是鄉下人,五錢的小費應該就夠嚇死她了。結果在用餐期間跟這個女侍聊天的時候,她有意無意的一邊做事一邊笑著,就好像少爺臉上有甚麼好笑的東西一樣。好了,這下少爺真的不爽了,還沒等飯吃完,他就掏出五円(相當於今天的日幣五萬円啊!)要女侍拿去給帳房。結果,隔天一回到旅館,老闆娘好像看到財神爺回來一樣,馬上飛奔過來迎接,還畢恭畢敬地一邊磕頭一邊說:「歡迎回來,房間已經空出來了!」。這次,旅館給他的是一間十五帖大的房間,他從小到大都沒住過這麼氣派的房間,真的是爽翻了。

眼花撩亂卻個性鮮明的老師同事們

來到學校報到的少爺,第一個見到的是長得矮矮胖胖又皮膚又黑的校長,笑聲像肯德基爺爺的他,讓少爺忍不住聯想起有著大肚腩形象的狡猾狸貓(抱歉,我忘記那個年代還沒有肯德基爺爺),於是便私底下幫他取了個「狸貓」的綽號。狸貓校長領著他去老師辦公室,先是長篇大論地對少爺說了一堆,聽起來很有道理、但實際上一定做不到的教學理念。少爺聽完這些屁話的時候,第一時間就覺得自己不適合當老師,我猜這也是夏目漱石藉由這一段劇情,來抒發自己長期以來的那種「隱約覺得不對勁」的感覺。
接著,狸貓校長就開始一一將每個老師介紹給少爺認識,一口氣要記住這麼多人,唯一的方法就是…依照他們的自我介紹內容與特性,幫每個人都取個綽號最快。於是,他的這些怪同事們就變成了…
  1. 紅襯衫:學校的教務主任。聽說是大學畢業的,明明是個男的,講話聲音卻像個女人家一樣(就是不時會發出「喔~~齁齁齁~~(摀著嘴)」笑的那種奸詐角色)。而且據說他一年到頭無論天氣如何,都穿著法蘭絨材質的紅襯衫,於是,紅襯衫、手裡拿著的琥珀色的煙斗、金閃閃的懷錶就是他的標準配備。少爺直覺不是很喜歡他。
  2. 半熟瓜:臉色慘白卻體態臃腫的英文老師,會取「半熟瓜」這個綽號是因為他看起來就是營養不良、沒什麼精神、講話總是氣若游絲的、畢恭畢敬的感覺。對少爺來說,他是一個沒甚麼威脅感的同事。
  3. 馬屁精:喜歡拿著一把扇子搧啊搧,身穿薄絲綢外掛的美術老師。跟少爺一樣是東京人,很愛跟在紅襯衫的旁邊應聲附和,儼然就是個馬屁精。少爺覺得跟他同鄉是件很丟臉的事情。
  4. 暴風哥:數學主任。光頭且身形孔武有力,當時還不認識他的少爺,只覺得喜歡哈哈大笑的這個人沒甚麼禮貌,沒想到最後他最欣賞的同事,正是這個主任。
在《少爺》的故事中,不光是少爺本身,就連裡頭出現的每一個角色,都有自己鮮明的個性與人設,透過這些角色之間的互動、誇張的言行以及戲劇化的演出,簡直就是把校園內的勾心鬥角演成了明治時期的半澤直樹。

反過來被屁孩取綽號的天婦羅老師、紅毛巾老師

終於,來到菜鳥老師正式上課的那一天了。剛開始的前幾堂課,少爺非常緊張,深怕被問倒,不如先來個下馬威。所以,他就用語速比較快的東京腔(標準語)講課,想說來嚇唬嚇唬這些鄉下小孩好了。雖然課堂上順利度過了,但沒想到有個學生在下課後拿了題數學來問他,少爺嚇得臉一陣青一陣白,因為這一題他也不會。但他非常誠實地回學生:「這個我不太清楚,下次再教你!」,接著,就開始聽到學生在後面嘲笑他:「老師不會耶!哈哈!」。少爺心想,王八蛋!老師不能有不會的題目嗎?而且不會就說不會,有甚麼好奇怪的!
(NANA的碎念:這根本就是夏目漱石真本人啊,哪怕會被取笑,人還是要誠實面對。我記得我高中的時候,也曾經把物理老師問倒過,但那個物理老師的反應是甚麼都沒說,就抱著他的書,頭也不回地倉皇離開教室。此時的我真的氣炸了,覺得這老師真的一點責任感都沒有,居然就這樣落跑了!正當我要衝上去追問老師時,一旁的同學們就把我拉回來,深怕我會上前去揍老師XD)
過沒幾天,少爺在街上看到了一間蕎麥麵店,而且下頭還加上了「東京」的字樣。非常愛吃蕎麥麵的夏目漱石,也把自己的這個喜好套在了少爺的人設上。於是,懷念東京家鄉味的少爺便半信半疑地走進店裡,點了一碗天婦羅蕎麥麵來吃。此時,一旁也在吃東西的學生跟少爺對上了眼,也向他打了招呼,少爺沒想太多,就開始吃起了蕎麥麵。這不吃還好,一吃之後驚為天人,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吃到蕎麥麵了,沒想到這鄉下地方居然有這麼好吃的天婦羅蕎麥麵,結果一個開心他連續點了四碗。
隔天,少爺進到教室上課時,赫然發現黑板上寫著「天婦羅老師」,然後底下的學生們看著他哄堂大笑。少爺翻了個白眼回他們:「吃天婦羅有甚麼好笑的?」。接著,某個學生就說:「但一口氣吃四碗也太多了吧!」。事情還沒完,第二堂課,少爺進到了另一個教室,又看見黑板上寫著:「天婦羅蕎麥麵,四碗是也,但不可笑。」少爺這次真的生氣了,於是開始教訓起學生,學生也跟著回嘴,最後少爺要他們不要再講一堆歪理了。然後,下一堂課的黑板上就出現「吃了天婦羅就想講歪理。」...真的是沒完沒了,總之,只要少爺在一堂課講過的話,下一堂就會出現在黑板上。面對這樣的無限循環,他真的是受夠了,所以那天他直接甩書走人,而學生們也樂得開心不用上課。還有一次,他去吃團子,隔天黑板上就會出現「串團子兩盤七錢」(靠,他前一晚真的有去吃,而且就是吃兩盤)。
少爺為了舒緩每天面對這些屁孩的壓力,下課後他都固定會去住田泡溫泉(他覺得這個鄉下地方,只有溫泉可以幹掉東京),而且他手上總會拿著一條毛巾。原本,這條毛巾的顏色是白底紅條紋,但紅條紋的地方因為洗太多次而逐漸暈開,所以看起來就像是一條紅色毛巾一樣。於是,除了天婦羅老師之外,學生們還會叫他「紅毛巾老師」。這裡的溫泉池大概有 15張塌塌米這麼大,平常大概有10幾個人會泡在溫泉池裡。某天晚上,正個池裡剛好都沒人,於是少爺便開心地在溫泉池裡游起泳來。結果,沒過幾天,他赫然在溫泉館裡看到一張新的告示寫著「禁止在溫泉裡游泳」,少爺有點失望,因為又少了一項樂趣了。但讓他驚訝的是,隔天去上課時,黑板上居然出現…「禁止在溫泉裡游泳」幾個字,這讓他真的是快瘋了,難道在這鄉下是一點隱私都沒有嗎!?

蝗蟲之亂

學校有個規定,除了狸貓校長與紅襯衫教務主任之外的每個老師,都必須在下課後輪值守夜,以確保住宿生的安全。對此,少爺非常不能理解,為什麼這兩個人可以不用輪值?這一點都不公平啊!聽到這個的暴風哥只能無奈地回他:「Might is right(強權就是真理)」。這時候的少爺還不太了解這個學校內部每個人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所以完全聽不懂他在說甚麼,反正就是摸摸鼻子乖乖地值班去了。(NANA的碎念:「Might is right」,由於法律是由強者所制訂與執行,並用來保障他們的既得利益,所以,這裡指的是擁有權力比真理還重要。)
然而,雖然認命地值班,但如果要因為值班而犧牲每晚去泡湯的放鬆時間,這可不行,所以少爺便隨口跟工友說了一聲就溜出去泡湯了。雖然途中被狸貓校長跟暴風哥撞個正著,但少爺仍覺得自己理直氣壯,值班還是得出來透個氣吧(他終於理解為什麼他第一天來的時候,值班老師會溜出去的原因了)。想著想著正準備要就寢的少爺,突然覺得腳底癢癢的...恩?不對,背部也是、屁股也怪怪的,他掀開被子一看,結果居然有五六十隻蝗蟲被窩裡飛了出來。一定是那些住校生的惡作劇,可惡!少爺把幾個住校生找過來罵了一頓,結果學生還回嘴說:「老師,那不是蝗蟲,那是草蜢...他們是自己跑進來的啊!」。少爺:「我管他是甚麼,都一樣啦!我最痛很做了壞事還不承認的學生了!」。
經過一番清理之後,少爺終於要第二次入睡,結果,這次換天花板上開始傳來:「碰碰!碰!」的聲響,原來樓上正是那些住宿生的房間。被吵得無法入睡的少爺,捲起袖子就往樓上去,準備要揍人,但卻被學生們設的陷阱整得七葷八素的。於是,少爺這次真的是火大了,對著50個學生質問到天亮。天亮之後,狸貓校長來到學校看到這一幕,說之後會再來開會處理這件事情(蝗蟲之亂),大家先梳理一番準備上課吧。

與暴風哥決裂

蝗蟲之亂後的某天,教務主任紅襯衫突然邀請少爺一起去釣魚,當然,紅襯衫的好媽幾-馬屁精也會一起去。一開始少爺是沒甚麼興趣的,但又怕他們以為東京人不會釣魚而看不起他,總之就是跟著去了。三人坐在一艘小船上釣魚時,少爺果然還是覺得無聊,於是就自顧自地看著風景。此時,他聽到兩人在後面竊竊私語:「...甚麼?天婦羅...歐~齁齁齁~...真的假的,蝗蟲...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煽動...又是那個堀田啊?...」。少爺聽到這些關鍵字,知道他們是在背後取笑自己,既然兩個要講我壞話,那幹嘛還找我來釣魚呢?真是的!但「又是那個堀田啊?」、還有「煽動」是甚麼意思?堀田就是暴風哥的名字,他在學校裡是非常受學生歡迎的老師,莫非,這一切都是暴風哥煽動學生來整我的?真是太壞心了!
隔天,回到學校之後,正準備要質問暴風哥時,暴風哥先是很不客氣地開口了。
暴風哥:「你真是太沒禮貌了!你現在住的地方,不是我之前介紹給你的嗎?房東跑來跟我說你對他太太會作一些無理的要求,像是要她幫你擦腳之類的!」
少爺一頭霧水:「蛤?我沒有啊!甚麼鬼?」
暴風哥:「我是不知道有沒有,總之房東現在說要請你搬出去!」
...總之暴風哥也是一個大嗓門,所以兩人越吵越大聲,少爺被冤枉地莫名其妙,再加上之前釣魚時聽到的謠言,瞬時之間覺得這個人實在是不講道理的壞人。

甚麼?不能去吃蕎麥麵了!?

接著,下午狸貓校長召集了所有老師到會議室,說是要開會,當然,一定也會把「蝗蟲之亂」這件事拿出來討論一番。會議上,從校長到紅襯衫開始講了一堆冠冕堂皇的發言,像是「學生的確是有犯錯,但管教不周也是我們學校的負責,懲罰學生不能過於嚴格,否則怕是會招來反效果...」之類的話。而其他後面發言的老師,便就順著他們的話,表示贊同。此時,大嗓門的暴風哥站起來說了:「我不贊成大家的意見,這件事情怎麼看就是住宿生聯合起來欺負新老師,如果說是因為老師做得不好不值得被尊敬,那還說得過去,但少爺才來兩個星期,學生們根本還不夠完全的認識他,就這樣整他。如果就這樣繼續放縱學生的話,怕是會影響以後的校譽,所謂的教學不該只是知識上的傳授,還得端正學生在人品上的教養才對。我認為應該嚴懲這些住宿生,並讓這些學生公開跟新老師道歉才對。」講完後就一屁股坐下,全場瞬間鴉雀無聲。此時,早上才跟暴風哥鬧翻的少爺非常驚訝,暴風哥居然是站在他這一邊的,而且把他想要講的話都講出來了,於是向他投與感激的眼神。沒想到暴風哥又站了起來:「我忘了說,有人在值班的時候跑出去泡湯了,此乃失職的行為,請校方也務必警告該名負責人。」少爺的臉馬上脹紅起來地說:「對啦!我的確有去泡湯,這是我的錯!我道歉!」此時全場的人都笑了。
少爺心想,暴風哥真是個怪胎,前一秒還站在我這邊,後一秒就拿刀捅我,到底是想怎樣!而且我是真的做錯事,所以我就承認、道歉,這有甚麼好笑的?難道誠實道歉這件事情很好笑嗎?
最後,狸貓校長終於做出了定奪,這場會議的結論就是:「關於蝗蟲事件,會對學生作出懲罰,但也希望老師們可以注意自己的言行,如果可以的話,盡量不要單獨進出不太優良的場所,例如蕎麥麵店、團子店等等,以身作則才能感化學生。」。此時,只見馬屁精一邊竊笑一邊用嘴型無聲地念著「天婦羅」。接著,紅襯衫順著狸貓校長的話說:「我們中學老師在社會上就是處於上流社會,不能只是追求物質上的快樂(暗指少爺指愛吃),而是要培養一些高尚的精神娛樂,像是釣魚啊、讀書啊...」。因為不能去吃天婦羅蕎麥麵的而遭受打擊的少爺,此時真的聽不下去了,於是就反擊說:「那麼,請問,跟瑪丹娜見面也算是精神上的娛樂嗎?」此時,全場都笑不出來了,尤其是紅襯衫與半熟瓜...。
瑪丹娜是誰?為什麼紅襯衫與半熟瓜聽到這個名字就笑不出來了呢?礙於篇幅的關係,我們就下一回再繼續分享《少爺》的故事吧。
~未完待續~
感謝您的閱讀, 如果想聽NANA用白話文,說說與濃縮日本的小故事,非常歡迎您投零錢到我的小貓撲滿裡,給予NANA更多的鼓勵喔。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是NANA濕婦 熱愛日本、建築、偏鄉、心理學與貓的日本線導遊、通譯案內士 擅長在巴士上分享一堆有的沒的催眠大家 喜歡在正經的場合不正經 常常看似瘋癲卻很感性、也很哲學 在這裡 我希望能以自己的步調 從領路人的角度出發 用說故事的方式 帶著每一個對日本有興趣的你/妳 瞭解藏在景點與現象背後的趣事
無論是由國外傳入日本 亦或是由日本本身所發展出來 舉凡與生活相關的各種事物 只要在一塊土地上落地生根 並經過一定期間的發展 便會逐漸發展成自己的文化 在這一系列的日本文化介紹中 或許無法談得比身在其中的人專業 但期許可以讓你在看完文章之後 可以覺得日本文化更接近你一些 並在即將成行的日本旅途中 可以多一點體會與回味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