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日本文化系列||《少爺》(2)-加倍奉還!!!

2022/07/01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我想用聽的之~podcast說書版
上一篇我們講到少爺在校務會議中,因為不能去吃蕎麥麵而深受打擊,結果就脫口抖出了紅襯衫的秘密:瑪丹娜。瑪丹娜究竟是誰?為什麼紅襯衫與半熟瓜聽到這個名字就笑不出來了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少爺》的日劇版/資料來源:網頁資訊

傳說中的瑪丹娜

少爺因為釣魚時聽到的謠言、以及被房東誣陷而跟暴風哥鬧翻了,所以校務會議結束後便回家把包袱收一收,出去找新的住處了。最後他透過另一個同事,也就是臉色蒼白的半熟瓜,幫他輾轉找到了新的住所。這裡離半熟瓜住的地方很近,房東太太很健談,而且還是個消息(八卦)王,這街上發生的大小事都逃不過她的手掌心。由於在這之前,少爺曾經寄信回東京給阿清,卻一直沒有收到回信,所以便沒事就跟房東太太詢問:「最近有我的信嗎?」。
房東太太馬上豎起她的八卦天線,問他說:「少爺老師,是女朋友吼?(賊笑)」
少爺:「不是啦!是之前在我家幫傭的老女僕阿清啦~」
房東太太:「真是恩愛啊~」(好像甚麼都沒聽到一樣飄走…)
少爺:「...」
某天,房東太太拿著一封厚厚的信跑來:「少爺老師~你女朋友寫給你的信終於寄到了~」。於是少爺滿心期待地拆開信便開始讀了起來,因為阿清沒念過甚麼書,所以有很多字都是用五十音拼音拼出來的(我們可以想像不太會寫字的小朋友,只能用一整篇注音來寫信的感覺)。加上阿清的邏輯沒這麼清楚,想到甚麼就寫甚麼,斷句的位置也不對,總之,整封信真的是又臭又長。因此,少爺花了好大的力氣,花了不少時間才把這封信讀完,內容不外乎是要他好好照顧自己、記得要回信報平安喔~之類的。
此時一直站在一旁的房東太太就笑著說:「真甜蜜,寫了這麼長的一封信啊!」(居然還沒走)
少爺:「不是啦...是因為...」
(沒等少爺說完...)房東太太繼續說:「很好很好~~這樣看起來你老婆很可靠(女朋友變成老婆了XD)。不過啊,現在的女孩子可不比從前,你可不能大意,還是小心一點的好,像那個誰誰誰家的姑娘啊~就是我們鎮裡的第一美女-瑪丹娜啊~就是個不守本分的小姐呢...」
此時,少爺的耳朵豎了起來,因為他曾經在跟紅襯衫他們釣魚時聽過這個名字,當時要解散前,馬屁精對著紅襯衫賊笑說:「紅襯衫主任接下來該不會要去找瑪丹娜約會了吧?」,紅襯衫猥褻地回笑之後,只回:「噓!別忘了我們的少爺大人還在旁邊呢!」。然後兩人就「喔~齁齁齁~」、「阿~哈哈哈~」地離去。這也是為什麼在校務會議那天,少爺會拿出瑪丹娜這把刀來攻擊紅襯衫的原因,但其實那時候的少爺根本還不知道瑪丹娜是誰。
房東太太(八卦魂一上身就無法停止):「瑪丹娜啊~本來是半熟瓜的女朋友(少爺實在是太驚訝了,沒想到那個臉色青筍筍的傢伙這麼有一套!),甚至都論及婚嫁了。結果沒想到途中被紅襯衫給橫刀奪愛,暴風老師覺得半熟瓜實在是太可憐了,還幫他去找紅襯衫理論,所以從此以後紅襯衫跟暴風就彼此看對方不順眼了!」
聽完這些之後,少爺覺得這房東太太一定有裝竊聽器在每個人身上,說不定他去吃天婦羅蕎麥麵跟在溫泉池游泳的事情,她也都知道!真是太可怕了。不過也多虧了房東太太,他終於搞懂了新學校裡每個人物之間的關係,也可以判斷自己應該站在哪一邊了。過沒多久,少爺與暴風哥之間,也已經解開前房東說謊的誤會,兩人恢復了原本的友誼。

歡送會:被搞走的半熟瓜

某天,少爺聽說半熟瓜要調職到九州一個更鄉下的地方去教書,好像家裡的經濟狀況有點吃力,去那邊之後薪水可以多一些來幫忙貼補家用。同時,紅襯衫就跑來咬耳朵說,新的老師已經找好了,是個菜鳥,所以學校省下來的薪水差額,可以用來幫少爺加薪呢!此時少爺只覺得奇怪,怎麼都沒聽半熟瓜提過,就突然決定調職了呢?後來,跟八卦房東太太聊過才知道,原來半熟瓜只是想問學校能不能調整薪水,結果沒想到就被狸貓校長跟紅襯衫搞去一個猴子比人還多的鄉下去教書了。充滿正義感的少爺聽到之後,覺得半熟瓜真是可憐,未婚妻被搶走就算了,連工作都被搞,我才不要這樣而來的加薪呢!哼!紅襯衫真是個壞蛋。
半熟瓜離職之前,學校的老師們幫他辦了個名為歡送會,但實際上只是大家想找名目吃吃喝喝的聚會。宴席上,狸貓校長跟紅襯衫都假惺惺地講了一段很不捨半熟瓜離開的話,知道實情的少爺聽了只想吐槽他們。輪到暴風哥時,他拿起了麥克風說:「半熟瓜!恭喜你,終於可以離開這個鬼學校,九州雖然遠,但我相信你到了那邊之後,就不會再遇到搶人家女朋友還把人家鬥走的人渣了!來!喝一杯!我敬你!」。此時少爺真的是在心裡幫暴風哥大聲鼓掌,同時也再次肯定,這傢伙才是跟我一國的啊!

紅襯衫的陰謀:學生鬥毆事件

某次,和好之後的暴風哥與少爺,某次一起去參加一個祭典活動,兩人走在充滿攤販與舞蹈隊伍的街上,好不熱鬧。此時,突然跑來了一個學生(這個學生也是紅襯衫的弟弟)大喊著:「老師!老師!不好了,我們學校的人跟師範學校的人打起來了!」(喊完之後又消失在人群之中)。原來,少爺任教的市立中學是屬於貴族學校,可以進來念書的學生多半是權貴人家的孩子;而師範學校則是為了幫助家境比較貧困的人,由政府提供補助金讓那些聰明上進卻沒錢的孩子可以讀書。兩間學校的學生本來就常常互看不順眼,在祭典上又可能因為一些碰撞而起了口角:
市立中學的學生大喊:「你們這些領補助金的窩囊廢!」
師範學校的學生則嗆回去:「你們這些無腦的公子哥兒!」
說罷兩群人便幹起架來。此時,趕到現場的暴風哥與少爺,想說先把兩群孩子拉開再說。但沒想到,正打得火熱的兩群人,才不管你是老師還是誰,便開始朝著他們也拳打腳踢、扔石頭。個性火爆的兩人被學生K的莫名其妙,尤其是少爺心想:「想當年老子在東京混時,也是不好欺負的!可惡!」,於是,兩人勸架不成,一氣之下反而混在學生堆裡互相打了起來。突然之間,有人大喊:「警察來了!!警察!快跑!」說時遲,那時快,原本身旁幾成一堆的學生,就像半夜廚房裡的蟑螂看到電燈突然打開一樣,「唰~~~」地一聲往四面撤退。最後只留下了兩個鼻青臉腫的老師還倒在地上,被警察帶走。
隔天早上,少爺全身痠痛地從床上坐起,房東太太趕緊要少爺看看今天的報紙。報紙頭條新聞居然刊出「中學教師堀田某與近日自東京調任之傲慢某氏,唆使順良學生引爆騷動,並親臨現場指揮,胡亂對師範生施以暴行。」原本還在全身痠痛的少爺,看到這裡瞬間都忘了痠痛,氣到一躍而起,罵道:「去你的!」。心想,媒體真的是亂說話,不報導事實就算了,我好歹也是有名有姓,甚麼叫做「傲慢某氏」!可惡!到了學校之後,當然也免不了其他老師的竊笑與閒言閒語。
馬屁精看到少爺後,馬上就湊上來說:「哎呀~你昨天真是立下功勳...名譽大傷啊~」
少爺:「嘖!回去舔你的畫筆啦!這個嘴巴不乾淨的傢伙!」
狸貓校長:「希望這件事情不要越演越烈才好...」
紅襯衫則是假好心的說:「唉...都怪我那個弟弟,是報社亂報一通,你們還真是倒楣。不過不要擔心,我會盡力處理好(請報社提出更正啟事之類的),希望你們不要見怪。」
事後,暴風哥跟少爺越想越不對,他們懷疑這根本就是紅襯衫的陰謀,他故意要他弟弟來叫我們去打群架的現場,然後要報社的人寫出這樣的報導誣陷我們。不過,雖然如此懷疑,兩人卻沒有確切的證據可以指證紅襯衫。等了好幾天之後,報社終於很沒誠意地在報紙的邊邊角角上,刊出了面積超級小塊、根本沒人看得到的更正啟事,同時,暴風哥則因為這次的事件,被狸貓校長給FIRE掉了。此時,充滿正義感但凡是衝動的少爺就衝到了校長室去,嚷嚷著:「打群架的事情,我也在場,如果你要FIRE暴風哥,那連我也一起FIRE掉吧!」此時的狸貓校長,臉一陣青一陣白地,只能不斷地勸少爺留下,要不然學校的數學課就得開天窗了啊。

反擊計畫:加倍奉還!!

因為學生鬥毆事件而被FIRE掉的暴風哥,反正已經離職了,於是開始策畫一個反擊計畫,而跟暴風哥在同一國,也看紅襯衫不爽很久的少爺,當然也一同參與了這場反擊計畫。個性正直的兩人不會紅襯衫跟馬屁精那套來陰的,他們只是一心想要抓到「現行犯」,並「當場」痛打他們一頓。於是,他們的計畫是這樣的。
因為之前在半熟瓜的歡送會上,他們有請藝妓來表演,兩人都注意到其中某個藝妓在跟紅襯衫擦身而過時,有跟他打招呼,但紅襯衫卻裝作好像不認識她一樣,完全沒有回應。再加上少爺之前曾經在泡完溫泉之後去散步,經過附近的紅燈區(他最愛的團子店也就在紅燈區的巷口)時,不小心撞見紅襯衫與這個藝妓走在一起過。雖然當下他們遠遠地就閃開了,但少爺非常確定紅襯衫肯定有幹甚麼壞事,之所以不讓我去團子店,也正是因為那裡離紅燈區太近了,他不好辦事。
於是,根據這些僅有的線索,他們倆就推論,紅襯衫肯定常常去紅燈區玩女人。因此,暴風哥便特別在紅襯衫常出入的那間店(妓院)對面的旅館裡住了下來,每天晚上就在二樓的房間裡監控著對面的動靜,少爺也會沒事就來幫忙。然而,兩人守株待兔了好幾天,紅襯衫遲遲都沒出現,正當少爺覺得不好玩,想要放棄的時候。
暴風哥暗示少爺來窗邊:「你看,那天歡送會上的藝妓來了!」
少爺:「靠!真的假的!跟紅襯衫一起嗎?」
暴風哥:「怎麼可能,他這麼狡猾,一定會錯開時間進去啊!」
過沒多久,果真如暴風哥說的一樣,紅襯衫與馬屁精也出現了,於是兩人趕緊吹熄了房裡的蠟燭,偷偷埋伏在房裡偷聽他們說話。
馬屁精:「那個東京來的蠢蛋少爺,說甚麼不要加薪、還要一起辭職之類的,我真搞不懂他。」
紅襯衫:「歐~齁齁齁~~」
馬屁精:「阿~哈哈哈~~」
此時頭髮已經燒起來的少爺,真巴不得馬上從二樓跳下去扁他,但暴風哥攔住他:「冷靜,我們等了這麼久,就快要成功了!等他們過完夜出來,我們就可以抓住他們了!」
經過一夜的等待,到了清晨五點,終於看到兩人從屋子裡走了出來,於是暴風哥與少爺便一路尾隨他們兩人,直到人煙稀少的河堤邊。這才跳了出來一把抓住他們,開始質問。
暴風:「身為教務主任,你為什麼跑到旅館去過夜呢?」
紅襯衫(假裝鎮定):「有人說教務主任不能住旅館嗎?」
暴風:「學校有規定,有個可憐的傢伙連蕎麥麵店跟團子店都不能進去;倒是如此嚴謹的教務主任,怎麼可以跟藝妓到旅館過夜呢?」
(馬屁精此時已經臉色蒼白)
紅襯衫:「哎呀,誤會了啊,你有甚麼證據嗎?我是跟馬屁精去過夜的啊!」
暴風:「閉嘴!還想狡辯!」說畢,便一拳揍了下去!
紅襯衫:「暴力啊!你這是野蠻啊!^%()**q?>p{…」
此時,少爺在一旁也沒閒著,抓起袖子裡的雞蛋(對,他剛好前一晚去買了雞蛋,而且這些蛋居然放在袖子裡一整晚都沒破),就往馬屁精的臉上砸:「你說誰是東京來的蠢蛋少爺啊!?蛤!?」馬屁精摀著臉哀號著,沒等他抹掉臉上的蛋黃,少爺馬上又補上第二顆、第三顆...。
這個瞬間簡直就跟看到大壞蛋大和田向半澤直樹下跪那一幕一樣大快人心!

結局:弱勢者終於戰勝強權、好人終於戰勝壞人?

壞蛋被惡整之後,整篇故事也來到了尾聲。跟那些卑鄙的小人不一樣,暴風哥跟少爺回去之後,各自把行李整理好,等著紅襯衫他們去告狀,那怕是警察或是校長來質詢他們,又或是再度上報,都無所謂。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嘛!沒想到,整夜沒睡的兩人,睡了整整一天醒來後,整個小鎮、學校都平靜地好像甚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也是啦!紅襯衫跟馬屁精自己有錯在先,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哪敢去報警呢。兩人相視而笑:「他們都沒去報警耶!這次是我們的勝利啊!!」於是,暴風哥與少爺就這樣提著行李,帥氣地搭上船,離開了四國。
回到東京之後的少爺,在別人的介紹之下,當了路面電車的技師,薪水雖然少,但也還租得起房子。他把阿清給接了過來,兩人一起生活了一年多後,阿清罹患肺癌過世,少爺將她的墓安置在自己家族的佛寺裡。
~全劇終~

<後記>懂事之後才讀懂的《少爺》密碼

這次跟大家分享夏目漱石的《少爺》這本小說,不僅在日本的教科書裡出現過,一直到目前為止也都還是許多人認識夏目漱石的第一本書。《少爺》之所以會這麼長紅,不外乎是因為:
  1. 有看過前面幾篇有關夏目漱石生平故事的朋友,可能會誤以為漢學底子很深的他所寫出來的書,一定會使用一堆很難懂的詞彙吧?要不然怎麼能賣弄一下自己的學識呢?沒想到整本書裡都是用一般大眾也能吸收的白話文、王八蛋之類的髒話來寫,且各個角色之間不時還會用許多諷刺且幽默的口吻來挖苦彼此。所以,即使這些書是在明治時期寫成的,但現在讀起來也完全不吃力,這是夏目漱石最厲害的地方。
  2. 整體來說,故事的題材也都很平易近人,不會涉及到太過憂鬱、情色或是政治議題,算是老少皆宜的主題。
  3. 書中角色的人設鮮明且真實,我相信每個人在工作職場裡、朋友圈裡,都會遇到幾個像紅襯衫、馬屁精一樣的討厭鬼,也會有老是被欺負的半熟瓜朋友,或是能有個像暴風哥一樣好媽幾。所以,一邊讀著小說,除了自己很容易對號入座之外,還會忍不住將自己的朋友們對應到書裡的角色。
以上這是我第一次看完《少爺》後的感想。然而,這次為了寫出這一系列的文章,我又再把《少爺》看了一次,或許是這些年來的背景知識累積更多了,所以也多看出了不少夏目漱石隱藏在故事中的密碼。像是因為五円就向客人磕頭的旅館老闆娘,其實他是想藉由這一段描述,來諷刺資本主義那種只向錢看的勢利;還有輪到少爺值夜班時,暴風哥對他說了「權利就是真理」這句話,其實也是在吐露他夏目漱石對於這世界上許多看似「公平」的事情,其實都只是方便那些「有權利」的人好做事而已,真正的「公平」並不存在。
最後,則是少爺在歡送會宴席上的互動,其實夏目漱石有特別設計一段兩人的聊天內容,他們必此詢問對方的出生地,這才知道原來暴風哥是會津人,而少爺是江戶子(東京人)。這段對話我在第一次看書時,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但仔細想想才發現,在日本如果說到這兩個地方出身的人,直覺就會聯想到「江戸っ子」與「会津っぽ」。所謂的「江戸」指的是現在的東京,「江戸っ子」的特色就是充滿自信、率真開朗、血氣方剛、動不動就跟人吵起架來;而「会津」指的是現今的福島,那「会津っぽ」的個性就是充滿了正義感、具有武士道的精神、一旦決定了就要幹到底、言出必行、固執等等。江戶末期在新政府(明治政府)與舊政府(德川幕府)互相幹架時,會津藩可說是誓死支持德川將軍到最後一刻的大將。
由此,我們似乎可以看到夏目漱石在《少爺》的故事裡,企圖用許多人設來隱喻一些事情。像這一段東京出身的少爺與福島出身的暴風哥,正是象徵江戶時代的舊勢力,所以少爺才會認為他們是一國的;相對地,高傲的大學菁英-紅襯衫,動不動就談論一些西方畫作的馬屁精,則是明治新政府與西化政策的象徵。在《少爺》的故事中,看似只是兩組人馬互相勾心鬥角與對決,但實際上正是在暗喻當時這兩股新舊勢力之間的角力賽。最終的結局,象徵舊勢力的少爺與暴風哥痛宰了新勢力的紅襯衫與馬屁精,取得了表面上的勝利;然而,他們真的勝利了嗎?為什麼最後離開學校的是勝利的人,但被痛打一頓之後的失敗者(紅襯衫與馬屁精),可以繼續留在學校教書呢?所謂勝利的定義又是甚麼呢?我想這是夏目漱石留給我們後人的功課之一吧?
感謝您的閱讀, 如果想聽NANA用白話文,說說與濃縮日本的小故事,非常歡迎您投零錢到我的小貓撲滿裡,給予NANA更多的鼓勵喔。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是NANA濕婦 熱愛日本、建築、偏鄉、心理學與貓的日本線導遊、通譯案內士 擅長在巴士上分享一堆有的沒的催眠大家 喜歡在正經的場合不正經 常常看似瘋癲卻很感性、也很哲學 在這裡 我希望能以自己的步調 從領路人的角度出發 用說故事的方式 帶著每一個對日本有興趣的你/妳 瞭解藏在景點與現象背後的趣事
無論是由國外傳入日本 亦或是由日本本身所發展出來 舉凡與生活相關的各種事物 只要在一塊土地上落地生根 並經過一定期間的發展 便會逐漸發展成自己的文化 在這一系列的日本文化介紹中 或許無法談得比身在其中的人專業 但期許可以讓你在看完文章之後 可以覺得日本文化更接近你一些 並在即將成行的日本旅途中 可以多一點體會與回味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