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夢想成為職業: 簡評熊仔《PRO》

2022/07/08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記得第一次認識熊仔,是在九年前左右的暑假。當時剛開始聽台灣的饒舌,在網上認識了很多厲害的饒舌歌手:賴慈泓、三小湯、剛崛起的頑童......彷彿發現了一片新大陸。
一日,我繼續在Youtube上閒晃著,看到一支由幾位饒舌歌手合作的Cypher,叫做「我不可能會饒舌」,裡頭出現了許多年輕的饒舌歌手,熊仔,便是其中之一。當時他還是台大的學生,稚嫩的外表唱著純熟的Flow。聽覺上十分舒適,加上他當時鬆軟的聲線,使我決定繼續追蹤這位新星。
第二次看到他,是在鐵橋下的Diss RBL的影片上。對面的是現在也頗具名氣的春豔。狠戾的發揮與連發的punch line,使我對他的認知又更上了一層。他就像是個可以隨意操縱風格、將現場的狀態把玩於掌中的雜技表演者。
接著看到他進入大眾的視野,從初發聲的《無限》、音樂劇般的《夢想成真》,都使我相當驚豔。然而,隨著《夢想成真》的發行,我也漸漸升起對他的擔憂。這是一張深沉的、思辨的,甚至有些沉重的作品,而就我對藝術人的認識,過度的思維往往會招致悲觀的思維模式。給自己過大的負擔,往往會把自己壓垮。
如我所想,當熊仔釋出〈自信〉的MV,我的想法得到了證實。當好玩的東西變成必要的產出、當「饒舌歌手」從身份認同成為大眾貼在你身上的標籤、當夢想成為每天為生的職業,該如何自處?
在這張專輯中,熊仔不再追求「字詞」的清楚表達,而是為了追求「感受」的表達,可以放棄「咬字應該清楚」這件事。整體的風格也從「強調自己的長處」,變成「接受自己的脆弱」
從前對於台大幫(熊仔、BR......)的歌手們,都抱持著一種景仰,卻也在他們的歌聲中,嗅到一絲匠氣。不過如今的熊仔,卻讓我看到他不再是個「玩弄字詞」的雜技者,而更像是一位願意揭露自己的「藝術家」,一個各種意義上的"Artist"。
我很喜歡〈鬧鈴與愛歌〉這首歌,因為它讓我看到了熊仔真正意義上的成長,從初生的《無限》、經過思維的《夢想成真》,如今能將夢想當成職業的《PRO》。他彷彿提醒了所有想要將夢想當成職業的人們:你們,準備好了嗎?
圖片來源: 熊仔 粉絲專頁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史冬
史冬
一顆愛聽音樂的石頭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