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文化俱樂部|【宜蘭公園5-3】不只是休閒,公園裡的慶祝會與演習

2022/07/13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宜蘭公園可以說是日治時期「宜蘭街」最重要的公共集會與休憩空間。宜蘭神社未遷到員山前,公園就是鎮座祭典舉行場地,或者是遶境遊行的集合處,也經常是高官顯貴到訪視察種植紀念樹的地方。然而,宜蘭公園作為日本殖民下的公眾集會開放空間,曾經辦過的活動不只於此。
「皇太子殿下誕辰記念植樹」,(來源:國立臺灣圖書館,日治時期期刊影像系統‧寫真資料庫)。

「慶祝會」慶祝什麼?

宜蘭公園也經常舉辦各種官方慶祝會,國旗遊行市區、園遊會、臨時郵局販售紀念明信片、夜間提燈遊行、三呼萬歲解散是基本款。以「宜蘭線鐵道」為例,1917(大正六)預算通過要慶祝、鐵道開工要慶祝、1919(大正八)年平原段(蘇澳-宜蘭)開通要慶祝、1924(大正13)年全線開通更要慶祝,前後共舉辦了至少四次慶祝會。
除此之外,宜蘭公園還有舉辦過一個留下不少老照片記錄的慶祝會,那就是1933年12月29日的「皇太子御誕生奉祝式」(也就是後來的明仁天皇),而宜蘭公園舉行慶祝會的這天,也正是皇太子命名式的舉行日。奉祝式的活動內容相當豐富,除了宴會外還有角力、少年武術等競技,還有撒紅白餅的祈福儀式;慶祝活動一直持續到晚上,播放「活動寫真」(電影)外,還有提燈遊行、煙火施放等。
慶祝皇太子御誕生奉祝式國旗遊行隊伍返回宜蘭公園。
「宜蘭的慶祝遊行隊伍」,(來源:國立臺灣圖書館,日治時期期刊影像系統‧寫真資料庫)。
撒紅白餅慶祝活動。
「慶祝皇太子誕生-宜蘭公園」,(來源:國立臺灣圖書館,日治時期期刊影像系統‧寫真資料庫)。
「慶祝皇太子誕生-宜蘭公園內少年力士比賽」,(來源:國立臺灣圖書館,日治時期期刊影像系統‧寫真資料庫)。
「慶祝皇太子誕生-提燈遊行」,(來源:國立臺灣圖書館,日治時期期刊影像系統‧寫真資料庫)。

招魂祭與追悼會

不只是慶祝會這種歡樂的場合,宜蘭公園內也會舉行紀念亡者的哀戚儀式。前面集數已有提過,宜蘭公園內設置了許多紀念碑石,其中有像是戰亡建碑、警察招魂碑這類紀念亡者的碑石,所以也會有相應的招魂祭與追悼會活動。一個有趣的案例是,1917(大正六)年8月4日上午在宜蘭公園舉行了「新竹廳討蕃應援隊宜蘭隊戰死警察葬儀」的肅穆儀式,然而到了晚上同樣的公園廣場內,又舉行了「新竹廳討蕃應援隊宜蘭隊凱旋祝賀會」的歡愉宴會。
很多人應該會問,這些追悼會都是紀念日本人的吧。大多數如此,然而有一場比較特別的追悼會,是1927(昭和二)年9月11日舉辦的「宜蘭街保甲役員追悼會」,追悼對象是1903(明治36)年5月保甲制度施行後因公殉職的保正、甲長與壯丁團員。日治時期的保甲役員皆由台籍人士擔任,而在宜蘭公園的這場以台灣人為主的追悼會被視為是全台首例。

消防與軍事訓練

公園的寬闊平坦空間也常做為消防與軍事演練的式場。宜蘭消防組每年一月上旬,會於宜蘭公園舉行「消防出初式」或年度檢閱等消防演練,演練內容除了基本的唧筒型滅火器操作與滅火演習外,還有「梯子承」的演練。所謂「梯子乘」是日本從江戶時代開始流傳下來的新年消防演習傳統儀式,由消防組人員爬上長梯,以腳固定身體、張開雙手呈大字型的技藝表演。
軍事演練的部分則是每年3月10日的日本陸軍紀念日,位於宜蘭街武營的宜蘭守備隊,會召集宜蘭街內現役及後備軍人、宜蘭農林學校中學生、宜蘭街防衛團合編乘聯合演習部隊,分為南北兩軍在宜蘭街區內進行模擬對戰,最終決戰地都是選定在宜蘭公園。

收音機體操

1930(昭和五)年四月開始,「收音機體操」(又稱:電音體操)在台灣固定施行,而市街地公園也成了設置放送台的擴音設備,並集合民眾集體做體操的不二地點。在公園進行收音機體操大會,不外乎公園是城市中可聚集大量民眾進行集會活動的開放空間,此外也是藉由在固定時間聚集民眾進行集體體操,以改造/教化台灣人的身體觀與時間感,也可以視為戰爭動員的重要裝置。
根據史料記錄,宜蘭街最早的收音機體操會是在1934(昭和九)年8月13日,由宜蘭街教化聯合會主辦,目的為「為了增進街民健康與培養國民精神」;每天早上5點50分於公園集合做體操、6點半解散,為期十天,根據報導每天清晨都有兩千多人次參與,參加者有宜蘭街官衙長官、團體職員、學校學生、街民有志者等。自1941(昭和16)年起,宜蘭市的收音機體操地點不限於宜蘭公園,擴及至宜蘭市內其他11個地點,也反映戰時體制下收音機體操的扮演角色。另一方面,宜蘭公園在戰時體制下也成了「建國祭」、「奉公運動」等宣傳集會的舉行場所。
〈宜蘭也有收音機體操〉,《台灣日日新報》,1934(昭和九)年8月10日,第3版。
〈短訊:收音機體操〉,《台灣日日新報》,1934(昭和九)年8月11日,第5版。
「昭和10年宜蘭公學校卒業紀念寫真-朝會 體操」,(來源:宜蘭人文知識數位資料庫2.0)。

宜蘭公園設置的時代效果與價值

宜蘭公園設置之初是屬於日治時期的「市街地公園」,也就是都市計畫中的「普通公園」(recreation park),提供一般民眾休憩的開放空間。舉凡遊戲、運動、公開放映,甚至是政治宣導教化活動,都會在公園空內發生。
然而從宜蘭公園的空間內容與形式的多次轉變,早已超出單純的休憩功能,從中可以見到宜蘭地區重要政治活動場域與公眾集會空間的痕跡,同時也反映了不同時空與社會環境下的公園定義。現在的我們走入宜蘭公園,不能忽略當中的殖民性格與色彩,而這也是宜蘭公園設置至今的特殊之處。
參考文獻
  • 蔡明志,〈日治時期宜蘭公園的設置歷程與其殖民現代性意涵〉,《宜蘭文獻》120期(2019年12月),頁4-53。
  • 蔡秀美,《從水龍到消防車──日治前期台灣消防制度之研究(1895-1921)》(台北:五南,2020年)。
  • 蔡秀美,〈臺灣近代消防教育的開端:日治前期消防訓練探析(1895-1921)〉,《臺灣學研究》第4期(2007年12月),頁1-23。(線上瀏覽:國立台灣圖書館‧台灣學研究中心,https://wwwacc.ntl.edu.tw/ct.asp?xItem=2477&ctNode=458&mp=5)。
  • 蔡秀美,〈殖民統治網的尖兵──派出所與保甲、壯丁團〉,《臺灣學通訊》第88期(2015年7月),頁15-17。(線上瀏覽:國立臺灣圖書館‧臺灣學研究中心,https://wwwacc.ntl.edu.tw/ct.asp?xItem=56580&ctNode=457&mp=5)。
  • 許佩賢〈日治時期台灣的收音機體操〉,《臺灣學通訊》第86期(2015年3月),頁15-17。(線上瀏覽:國立台灣圖書館‧台灣學研究中心,https://wwwacc.ntl.edu.tw/ct.asp?xItem=49243&ctNode=2217&mp=5)。
  • 「皇太子殿下誕生奉祝臺灣記念寫真帖」,(來源:國立臺灣圖書館,日治時期期刊影像系統‧寫真資料庫,http://stfj.ntl.edu.tw/cgi-bin/gs32/gsweb.cgi/ccd=PE3eLb/result?jumpfmt1page=1&jmpage=1)。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1會員
77內容數
宜蘭文化俱樂部,讓你用耳朵採集地方文化知識! 本節目由旅人書店企劃製作,特別邀請蔡明志老師雲端開講!從蘭陽大橋建築史到地方宗教信仰圈等不同面向,為聽眾解答宜蘭日常中熟悉卻又陌生的文史空間秘辛與故事! 指導|文化部.協力|佛光大學文化資產與創意學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