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十點SUMI SUMI

小說|十點

SUMI
2022-08-06|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佑傑走到電腦桌前,聲音停了下來,他皺著眉頭,輕輕嘆一口氣。
「喀喀...喀喀喀喀......」
躺回床上,聲音又響起。
佑傑起身,將鍵盤拿到浴室裡放著。
走出浴室,鍵盤聲又響起。
「......。」
連續一週晚上十點,時間一到,鍵盤就會自動發出喀喀喀喀的打字聲,第一天佑傑嚇得衝出租屋處,跑到附近的廟拜拜後,借宿同學家。
隔天帶著兩三個同學回租屋處,鍵盤沒有異樣,大家胡亂的講了些玩笑話就一哄而散。
當晚十點一到,鍵盤又發出喀喀喀的聲音。
佑傑還是覺得很可怕,他靠近電腦桌,鍵盤聲就停下來,於是他坐在電腦桌前,觀察了一小時,沒有任何其他怪異的事繼續發生,決定去洗澡睡覺。
「喀喀......喀...喀喀喀喀......。」
鍵盤聲又響起。
「到底是怎樣啊?」佑傑拿起鍵盤,害怕的感覺被煩躁感蓋過。
「欸,你有什麼話要說的?」
佑傑把電腦開機,打開Word。
「有什麼要完成的心願?你就打字打出來吧!」
鍵盤不再發出任何聲音,接下來幾天,即使開著電腦,鍵盤還是發出喀喀喀的打字聲,不過軟體上沒有出現任何字。
「你是不是該回老家一趟了?」桌頭看完乩身寫下的天書,平淡的跟佑傑說。
「是我家發生了什麼事嗎?我昨天才跟我媽講過電話。」佑傑有些緊張,但是桌頭只是揮了揮手,要佑傑離開。
佑傑有些無助,拿著手搖杯,坐在路邊的長椅上,看著手機。
雖然跟家人一直有保持聯繫,爸媽都說家裡一切都很好,也說不需要太常回家,大家都在忙工作,逢年過節回去團聚吃飯就好。
起初佑傑還是會兩週回去一次。
「算了。」
佑傑點開台鐵的訂票系統,決定晚上就坐車回去。
「你怎麽突然跑回來?怎麼了嗎?」
媽媽看著有些狼狽的佑傑。
「住的地方有鬼。」
「蛤?你肚子餓嗎?先把行李放回房間,你要待幾天?學校還好嗎?」
「阿你回來怎麼沒有先說?自己坐公車從車站過來喔?打電話我就去載你了啊。」
爸爸從廚房走出來。
「肚子餓嗎?吃泡麵?」
「阿公還好嗎?」
「睡得很香咧,昨天你叔公跟嬸婆來,他開心的不得了。」
媽媽說,一邊推著佑傑讓他坐下。
「那...家裡有親戚......過世嗎?」
「沒有啊,你是在說什麼?整個人怪裡怪氣。」爸爸說:「我去幫你加菜啦!」說完往廚房走去。
「你真的遇到鬼喔?」
「上週開始房間的鍵盤一直有打字聲,開電腦讓他打出字,也沒有回應,早上就去找有在讓人問事的廟,神明指示要我回老家啦,我想說會不會有誰過世,跑來找我。」
佑傑嘆了一口氣,拿起泡麵開始吃。
「過世喔......說到這個,你之前很好的那個朋友,那個......何瑞勛......他弟弟前陣子有來店裡問你在不在啦,我跟他說你在臺北,他就離開了。」
佑傑放下泡麵,瞪大眼睛看著他媽媽,媽媽聳肩。
「你們是很久沒聯絡嗎?」
佑傑吸了一口氣,狼吞虎嚥的把泡麵吃掉,然後拿著行李回房間。
「欸,我炒了你愛的羊肉空心菜耶!」爸爸端著熱騰騰的菜走出廚房。
「發生了什麼事?」
媽媽聳肩。
佑傑一邊打電話,快步的走在路上,閃著停在人行道的機車。
「幹,接電話啊!」
焦慮的心情不斷的侵蝕佑傑,剛到台北唸書,雖然爸媽叫他不需要常回家,但是跟死黨約好要兩週一次一起在他家打電動,才會時常回老家,其實也沒差多遠的距離,台北跟新竹,一個多小時就到了。
『喂?』打了三四通電話,終於有人接了,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我是張佑傑,請問何瑞勛還好嗎?」
『是佑傑啊......抱歉啊,瑞勛在加護病房,沒辦法跟你通電話。』
佑傑聽出是瑞勛媽媽的聲音,因為聽起來太疲倦了,一時沒有認出來。
瑞勛和佑傑倆人從國小就是同班同學,瑞勛的身體不是很健康,時常需要在家休息,因為分配的座位總是在一起,久而久之就聊起來了。
佑傑因為家裡開熱炒店,家人總說如果寫完作業不想在店裡幫忙,就自己去找事做,只要不要捅婁子回來或是跟別人跑了都沒關係,所以下課後寫完作業、吃完飯,佑傑就會請爺爺帶他去找瑞勛。
小學時,佑傑會召喚朋友們一起到瑞勛家玩,因為瑞勛不太能在外跑來跑去,他的家人幫他準備了書、桌遊、電動玩具之類的,起初他只是弱弱的詢問正在跟他抱怨下課後很無聊的佑傑,要不要去他家玩。
小學一年級到四年級,兩人都同班,佑傑也會召集幾個好朋友一起去玩,小學五年級後,瑞勛去做了手術,幾乎待在醫院裡,這段時間兩人就用手機聊天,只要爺爺有空,佑傑也會嚷著要去找瑞勛。
國中、高中兩人都同校,佑傑也總是拉著朋友聚到瑞勛身邊。
「佑傑,謝謝你一直當我的朋友,但是從今天開始,我們不要每兩週見一次了,你有回新竹,再打給我吧。」
瑞勛遊戲玩到一半,看著佑傑說,當時佑傑沒看出他的落寞。
「為什麼?不用顧慮我呀!」
「你可以跟大學的朋友一起玩,如果老是顧慮我,你的朋友會越來越少。」
「欸,你這樣很不ok耶,我從來沒有在顧慮你,你是我的死黨,小時候到現在,若不是你願意讓我來你家玩,我可能會無聊到死,那些自己離開的朋友就算了吧!」
「......」
「還是你也想要離開我?」
「你有自己的生活要過吧!我很開心你願意一直跟我做朋友,我既膽小、身體又不好,也沒辦法上大學,我不想因為我的關係,讓你失去更多交朋友的空間。」
佑傑生氣的站了起來。
「好啊,我回來也不聯絡你了!我從來不會覺得因為你而失去了什麼,也不覺得我們需要彼此......。」
佑傑離開後,瑞勛緊抓著自己胸口的衣服,心臟緊縮的讓他感到痛苦。
「瑞勛他兩個月前就開始在醫院進進出出,醫生說他的心臟功能逐漸衰弱,十天前他還醒著,後來就陷入昏迷狀態。」瑞勛的媽媽說:「我讓瑞源去你家找你,但他太害羞了,連電話都沒問到就跑回來。」
佑傑聽著瑞勛媽媽說著瑞勛的病況,隔著玻璃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瑞勛。
「阿姨,我很後悔當時沒聽出瑞勛的言下之意。」佑傑說:「他的狀況會好起來嗎?」
「就算有好轉,大概也剩下幾個月...也許只有幾天吧,我們都做好心理準備了。」
佑傑嗯了一聲,轉頭離開。
他回家拿了筆電,高中時他們兩人會一起打英雄聯盟,不只討論組隊,也會看周邊的資訊,搜集遊戲序號,玩得很開心,吵架之前,兩人也常常約在線上組隊。
「病房有進去的時段嗎?」
「待會醫生檢查完,我們可以進去。」
醫生檢查完,在旁邊跟瑞勛媽媽說明狀況,護士正在更換點滴、檢查設備。
佑傑看著動也不動的瑞勛。
「欸,對不起啦,我一直以為你小學開完刀後,身體救恢復健康了,所以那時候沒想過你會回到醫院。」
「我每次都會想,打遊戲會不會對你的心臟不太好,畢竟常玩一些打打殺殺的類型......,欸,你是不是昏迷後有跑來台北找我?」
佑傑冷笑。
「我其實有想過大學之後可以一起在外地生活,說不定又考到一樣的學校,就算沒有一起打電動或是看書,也可以一起吃飯之類的,聊一些屁話。」
「你說不上大學,我應該就要想到,你的身體不太好,我一直很自私的覺得待在你身邊是我逃避跟其他人交流的方法。」
佑傑看著動也不動的瑞勛,如果忽略了那些醫療器材,看起來平靜的不像生病,只是安穩的睡著。
如過半夜跑到臺北宿舍找他的是瑞勛,或許他想打遊戲吧?
靈魂在彌留狀態下,究竟準備離開肉體?還是想要提醒重視的人他還在呢?
佑傑將筆電掀開,靠在瑞勛手邊。
「如果你還想跟我打電動,就趕快好起來吧!病房裡沒辦法玩得開心。」
探病的時間裡,瑞勛依舊安穩的睡著。
「喀...喀喀......」
鍵盤聲久違的在十點左右響起。
佑傑平靜的走到電腦桌前,看著螢幕上的字。
『成為朋友,真是太好了。』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SUMI
有天拿著寫了一半的小說給好朋友看,他說:「我覺得沒有幽默感耶。」身為沒什麼幽默感的人也只好認了,這裡是無趣故事集散地,可能有長篇有短片的小說,再沒幽默感也必須寫,大多是奇幻、生活之類的內容。友:「奇幻要怎麼無趣,生活要多不幽默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