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昱翔,晚安」消失了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昱翔,晚安」

這是每天晚上回到家,經過社區門口都會聽到的聲音。這聲音已經熟悉到,我已忘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了。每次聽到這個聲音,也都反射性地回以微笑道聲晚安。畢竟,被人記得名字,尊重、友好地說聲晚安,讓人有一種歸屬感,知道自己屬於這裡。這聲音,已成為回家的一部份。

raw-image

這聲「昱翔,晚安」,來自我們社區的前警衛叔叔。

在不算清晰的回憶裡,依稀記得這位警衛是在我們社區第一次換管理公司時來的。這一家公司的服務特色,是看到每一位住戶都會大聲問好。還記得媽媽有一次開車回家還抱怨,警衛在進出社區時的大喊會嚇到人。

對,就是這麼中氣十足的大聲問好。

後來,好像管理公司真的遭到住戶們的投訴,大聲問好改成舉手問好。但因為每次當他們道好,我同樣回以開心的回應,所以慢慢變成了一種默契,我一直享有中氣十足道好的待遇。「昱翔,早安」、「昱翔,晚安」,成為了進出門的儀式感。

後來管理公司來來去去,警衛們經歷許多輪換,只剩下道好最大聲的警衛叔叔依然「留守」。

用起「留守」這個詞,是因為即使離家去讀大學四年、在上海工作又飄盪四年半,每次回家這個聲音都會在耳畔響起。但上個禮拜回家的時候,這聲音消失了。一開始我不以為意,想著每天工作這麼辛苦,是時候請假休息一下,還想著等下次回家看到他,來問問這幾天去哪裡玩了。不過接下來的幾天,社區警衛有了新面孔,是一位好聊天的阿姨。

感覺怎麼好像情況不太對?

跟新來的警衛阿姨聊天後,發現那位警衛叔叔幾年前發生車禍,身上裝了鋼板。雖然平常看起來沒有大礙,但在搬東西的時候很痛。而社區工作有很大一部份,就是收發住戶的宅配,有許多東西非常沉重,經年累月下來傷害慢慢造成。

而如今,他到了身體感受負擔的極限。

在聽完後,我有點惘然。因著回台灣兩年,時常有訂購的書籍、或出版社寄來的試讀。每天晚上回到家,警衛叔叔喊完「昱翔,晚安」,也常常招招手說「你的書又來了」,又像是預先準備好一樣的遞給我。在簽收的同時,他每次也總問著「這麼多看得完嗎?」

「每天看,總會有看完的一天啊」

這也是我每次的回答。說他兢兢業業的貼心準備,有給我好的閱讀心情有點太過了,但確實他每天的堅守賦予了這份工作某種儀式上的意義,而這份意義也給了我一點不一樣的動力。說起來有些矛盾,我理解人們總是來來去去,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但想著一個人在一個崗位,堅守並付出了十幾年,或許值得多一點懷念。不過沒想到看不到的一天,無聲無息的來得這麼快。

所以,想寫張卡片,就簡單的告訴他,我還記得,也希望一切都好。

raw-image
69會員
158內容數
閱讀時喜歡拆解書的含意,有時候會扭曲原意,有時候會借題發揮; 生活時喜歡探索社會的邊界,有時候會充滿興奮,有時候會充滿無奈。 希望在這裡找一個歸宿,一起聊聊書聊聊天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