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45年的植物人突然醒了!

2022/08/0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沉睡45年的植物人突然醒了!他該如何面對新的人生?
什麼事都做不好的男護士
南綜中央醫院來了一位新手護士神谷,手長腳長的他常被帶他的同事久美斥責:雖然拼命在做,可是常常做不好,為病人打針找不到血管,護理筆記寫得冗長又沒重點,整理病人的餐具又常常撒的滿地都是,真是天生的笨手笨腳。
神谷覺得很委屈,問久美怎麼了,從沒給他好臉色。久美沒好氣地說:「像你這樣的男護士,我見多了。你根本不想做這一行吧,『我本來是想當醫生的』,你就是這種人。充滿挫折感的來到這裡,不是嗎?出生在醫生世家,爸爸和哥哥都是醫生,從小立志當醫生,可是考不上。最後只好放棄,跑來當護士,你不就是這種人嗎?」神谷本來想反駁,反而像被久美說中心事似的不發一語。
他都睡了45年了,沒事的
雖然久美嚴格的訓練神谷,但他好像少根筋,還是常常闖禍。久美拿他沒辦法,只好派他去照顧一位沉睡的植物人-飛田爺爺。
飛田爺爺睡在一間單人房,從來沒有人來看他。神谷正好利用這個機會,學習如何照顧病人。有時神谷被責罵,他也趁機把氣發在飛田爺爺身上,故意拉拉他的耳多朵,捏捏爺爺的鼻子扮豬頭,發洩心裡鬱悶的情緒。漸漸的,神谷好像把飛田當成傾聽的對象,碎碎念自己的事情:
「我本來就立志要當醫生,從小到大都沒放棄過這個理想,從曾祖父那一輩開始,我家就是醫生世家,所有男丁都是醫生,我拿來炫耀,當作家族榮耀,我覺得自己一定也能當醫生。
可惜事與願違,真是服了我自己,如果是因為沒有好好學習,一天到晚都在混,那我也就認了,但我真的是懸樑刺股,抱著必死的決心,但還是當不了醫生。你說,我是不是沒救了?家裡人看在眼裡,尷尬在心裡,安慰也不是,罵也不是,家裡的氣氛都變了,到現在還是。偶爾回一趟家,你懂得,我一進家門,家裡的氣氛就變了,真不好受…你不覺得嗎?真煩,因為我愛我的家人,這點讓我更煩,如果爸媽能翻臉不認我,我反而會輕鬆很多,『哎呀,你這個白癡』,能這樣罵我就好了,我就可以大吼,我才不想跟你這個混蛋老爸一樣…可是,我還是很愛老爸,到現在還是覺得他很帥氣…真不可思議,在你面前說了這麼多,我甚至還會期待來到你的病房。我也好想聽聽你的故事…」
於是神谷就這樣天天跟飛田叨叨念念自己的一切,飛田爺爺只是一樣安安靜靜的睡著,沒有反應。45年來陪伴飛田的只有床旁邊一張三人合照的照片,一副摔裂的太陽眼鏡,還有一個模型跑車。
奇蹟發生了!奇蹟!
神谷一面照顧飛田,一面也好奇他的身世,他問久美飛田是如何來醫院的,但是太久了,已經沒有人知道,只聽說飛田爺爺已經沒有任何親人了,父母好像都過世了,好像是車禍吧,全醫院沒人知道他入院當時的事。但是他不是住在單人房嗎?誰來付帳呢?好像每個月都用匯的, 45年來都是這樣,不知是誰。神谷的好奇心,又惹來久美的一頓白眼,不認真工作,問東問西是不是想偷懶阿?
神田這天如常的幫飛田擦洗,又開始碎碎念他被久美責怪的事,懷疑久美常常找他麻煩,是不是對他有意思?
你有完沒完?
蝦米?
你到底有完沒完?
神谷瞪大眼睛,沒錯,對他說話的正是飛田爺爺,他醒了!
64歲的老爺爺還是19歲的小混混?
沉睡45年後,飛田終於醒了。他是怎麼醒的,院長和醫生們都無法解釋,這是一個醫學奇蹟,而且成為一個很好的研究病例。神谷在一日之間,從一個菜鳥小護士,變成喚醒沉睡植物人的大英雄。飛田不知道自己發生甚麼事,他睜眼看著神谷,對他說:「大叔,我為什麼在這裡?對了,浩二和真理怎麼樣了?我爸和我媽呢?我聽說他們已經過世了…」原來飛天的心理年齡還停留在出事前的19歲。
醫生怕飛田承受不住自己生命45年的空白和面對世事的變化,於是讓神谷專心只照顧飛田一人,讓他與飛田一起睡在病房。夜深人靜,飛田睜著眼睛無法入眠。
你怎麼還不睡?睡不著嗎?
怕一睡不醒,我已經睡膩了
於是飛田娓娓道來45年前出事的那一天,那是1968年…
45年前的決鬥
飛田與浩二在海港邊各自開著一輛車,他們要一起踩油門往前衝,在落海前才能停車,誰先停,誰就輸了!爭什麼?為了讓真理成為自己的女人。原來病床旁放的,就是他們三人的合照。飛田只記得自己猛踩油門,旁邊的浩二已經緊急剎車,他還是一直向海衝過去…結果醒來就已經64歲了。
神谷努力幫助飛田復健,讓他久臥病床的四肢可以慢慢開始活動,身體漸漸恢復機能,但是飛田的記憶總是停留在45年前的那場決鬥,19歲的他和浩二是最好的朋友,卻同時愛上真理。雖然說先停下來的人輸,但是跌到海𥚃的更沒資格嬴。如今人事已非,不知是懊惱還是遺憾,飛田醒來了,卻悶悶不樂,了無生氣。
旭日還是夕陽的人生
為了幫助飛田恢復正常生活,神谷努力的調查飛田的背景,開車載著飛田回到故郷,祭拜飛田雙親的墳墓。二人來到當年飛田與浩二決鬥的海港邊,望著美麗的夕陽,飛田悠悠的說:「就算是浦島太郎回來了,大家也不會高興的。浩二和真理也不在這裡。」
說完,飛田坐著輪椅突然快速衝向海邊,讓神谷嚇了一大跳。可惡,64歲的老頭還是一樣衝動莽撞,神谷既急又氣。
「老子接下來該怎麼辦,今後該怎麼過日子?不知道浦島太郎變成老頭子之後是怎麼過的?難道只有死亡在等著我了?」飛田落寞的喃喃自語。
不速之客
神谷不知道怎麼安慰飛田,只能盡力逗他開心。一天,神谷那位名醫爸爸帶著一群人突然來到醫院,父親竟然說動飛田跟他到東京去,接受進一步的檢驗與研究,唯一的條件,就是免費提供他吃住。
神谷默默看著一切,心中百味雜陳,自己只是一個小護士,已經不能再幫飛田做什麼了,更何況自己的父親是腦神經權威,哪有甚麼能耐阻止飛田離開?
自從飛田離開後,神谷就像洩了氣的皮球。做事一點也不起勁,過去久美罵他,他還會反駁二句,如今似乎別人對他說甚麼都無所謂了。久美氣神谷又傻又軟弱,騎著單車強逼他掉進海裡,同時破口大罵:
你幹嘛像失戀了一樣
如果想他,就去東京看看啊
飛田肯定也很想見你的
跟小孩一樣幼稚
你知道飛田先生爲什麼離開?
浩二過世了,他是不忍真理辛苦,還要負擔他每個月沉重的住院費用!
神谷這時彷彿大夢初醒,急忙趕去東京,終於在父親的醫院裡找到飛田。果然如久美說的,飛田一點也不想留在東京。神谷來之前,就已經探聽好一切,原來飛田出事後,浩二就娶了真理,不久二人就搬到北海道了。神谷鼓勵飛田去北海道見真理,了卻心中的掛念。神谷幫飛田換裝,二人偷跑出醫院,開車遠赴北海道。
最後的感謝
一路上二人就像同齡的朋友,開心的打打鬧鬧,漫長的旅程,一點也不無聊。一天,飛田突然嚴肅起來對神谷說:「從小時候就很尊敬,很喜歡的人,卻處理不好關係。想得到老爸的認可,卻不知怎麼辦最後只好臭臉相對。我都跟你爸爸實話實說了,你爸忍不住淚水。其實,你爸也不知道怎麼處理你們的關係,他說,他最疼你這個兒子了,好好孝敬他…還有我。」原來飛田珍惜神谷對他所做的一切,默默地幫助神谷和他的父親化解了父子心中多年的心結。
終於來到浩二與真理在北海道開的鮮花農場。飛田忐忑不安,45年未見的真理,不知變得如何?真理一眼就認出飛田,親切的接待二人。飛田感謝浩二與真理這45年的照顧,覺得自己給他們添了麻煩,真理一點也沒埋怨,反而說:
「浩二一直都在跟病魔奮鬥,他一直說你會回來,在那之前他不能死。臨死前他還惦記著那場比賽,他說結果還是自己輸了。我要先走一步了,可是飛田還活著呢。
我們兩個常常感嘆,浩二是個無可救藥的混混,如果不是因為你的事,都不知道他的人生會有多失敗!但是為了付你的醫藥費,他開始非常努力的工作,還說除了他,你無法和別人相處,所以要讓你住單人房。他真的非常拼命的工作,然後,不知何時我們有了這裡,這裡很漂亮吧?所以多虧了飛田,我們才有今天。浩二說那傢伙是不死之身,絕對會醒來的。」
我…現在還能回去嗎?
雖說人不輕狂枉少年,飛田的血氣之勇,付上了45年昏睡的代價,從19歲一路快轉到64歲,跳過了一生最精華的時間,也改變了浩二與真理的人生。其中雖有遺憾,但卻讓三人深厚的情誼經過時間的淬煉更加堅固。
神谷和浩二這對忘年之交,已分不清誰是大叔誰是小伙子,在各自人生的困境中,他們喚醒了彼此的靈魂:
在飛田沈睡的時候,沒有人像神谷一樣,不斷的叨念,催促,陪伴飛田,也許是太煩了,飛田只好從睡夢中甦醒,跟著神谷一路尋回自己失去的夢想;
神谷優柔寡斷的個性,因為飛田的鼓勵,從自怨自艾中走出來,勇敢拿起電話打給父親,化解了多年父子的隔閡,也重新找到了工作的熱情,成為獨當一面的好護士。
二人分手前,飛田對神谷說出心中的感謝,也是對自己的期許:拿出自信來,能為我指引道路的不是什麼醫生,而是你!沿著這條路一直走,就到了,人生隨時就像試膽比賽一樣!
飛田開始第二次的人生,不管多老都是不良,活著真開心啊!
(示意圖/取自imdb)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丹咪愛看戲】
【丹咪愛看戲】
喜歡閱讀、思考、看電影;偶而也想說說話。 規律運動、喝黑咖啡,最近迷上肉桂捲。 linktr.ee/danmicinema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