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抹茶時光<月見篇-2>
漂浮海月
漂浮海月

夏日的抹茶時光<月見篇-2>

2022-09-22|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月見篇-2>
*提醒您,您正翻開──月見的個案記錄*
小綠因此從原來的醫院轉診到我目前任職的"青山病院"。
因為這裡與小綠的家有一段距離,所以每次回診,她都會排上三至四天的假期。
如果遇上暑假,這丫頭便會乾脆整個暑假待在這裡!
不需要擔心住宿的問題,因為小綠的母親可以很安心地讓她借宿我家。
說是我家,其實也不過是醫院提供的宿舍,只是這裡的環境超乎想像的靜謐!
對於小綠這樣的病人來說,是個很好休養的地方。
年輕時,因為太過專注於事業──心臟專科的訓練,認真起來的話幾乎是沒日沒夜的!
所以身邊的女友總是為了同樣的理由一個個離開我,後來分合得太多次,我便忘情了!
再沒想過要為自己找個伴。
小綠出生的時候,剛好是我事業達到最顛峰的時期!
同時也是我最落寞的時期,雖然想要的一切都已擁有,但心裡總好像還缺少了什麼。
小綠的到來,彷彿就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我毫不遲疑的接手這個各大醫院都視為燙手山芋的個案,讓我的生活有了一個新目標。
她得的是先天性複雜心臟疾病,很罕見的一種,治療方面需跟外科手術互相配合。
病人同時也必須遵守生活規則來避免造成心臟的過重負荷。
就這樣,我成了小綠口中專屬的"月見醫生"。
看著她成長,就像看著自己的女兒成長一樣!
尤其在我搬到這裡之後,小綠的回診變成我最期待的一件事。
其實很多人都說,這裡的病人疾病度不高,會浪費了我的高明醫術!
但我覺得只要能救人、能幫人,在哪兒都是一樣的!
我並不是神,我沒有辦法救活所有的人,而那就是我最不想觸碰的,令我沮喪的核心。
最起碼,我得讓自己好過一點!
說我懦弱也好!看透了也罷!
唯一割捨不下的,只有小綠一個。
小綠是在我搬到這裡一年後認識阿實的。
阿實是我一個病人的孫子,為人還算誠懇孝順。
我聽說他的父母早逝,他是由奶奶──即是我的病人,一手扶養長大的。
阿實家中還有一位男丁,他的叔叔在外地工作,每月大概返家一次。
阿實跟叔叔的感情很好!
可能是家裡人口單薄,才使得他們家人的感情深厚。
看見他們這樣,有時我都不由得會擔心起自己的老年生活,就這樣孤單一世了嗎?
就算我把小綠當成女兒一樣看待!
但我跟她畢竟只是醫生跟病人的關係。
況且小綠都還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結婚生子的那一天?
一想到這,我又開始為自己的無能感到無奈了。
阿實應該可以算是小綠的初戀吧!
至少在之前,我從未聽過小綠在我面前提起哪個男孩的事情。
「月見醫生,我的心是不是更不好了?」
那是他們初次見面的那一天,回診的小綠怯生生問我的話。
「為什麼這麼問?」
我看她一臉擔憂的表情,心中的焦急同樣不減於她。
「因為……剛剛我在門外看見一個男生,他只是用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後我的心就突然跳得好快好快!想叫它跳慢一點都不行噢!」
小綠無意識地摸著心口,看上去兩頰發紅還有點手足無措。
「是什麼樣的男孩呢?」
不過聽到小綠這樣的形容,卻讓我鬆了口氣。
「長得高高壯壯的,有一點黑!我聽見他叫剛剛出去的那個老太太:『奶奶』!」
小綠回想著,神情非常專注,當然她的手還是放在胸口的狀態。
「剛剛?喔,是阿實啊!」
我也跟著她回想,上一個病人是......井田女士,阿實的奶奶。
「阿實?他的名字嗎?」
聽見我猜出那男孩的身份,小綠這才拉回注意力,表情轉為雀躍的看著我。
「應該是阿實沒錯。怎麼了!阿實怎麼看妳,讓妳的心跳得好快好快?會不舒服嗎?」
小綠終於也到了芳心悸動的年紀,現在我心裡的這種感覺真的無法形容。
「也不能說是不舒服!只是覺得,原來我的心也可以跳得這麼快,它好像開始有存在的感覺了。月見醫生,我的心真的沒問題吧!」
小綠一邊陳述,一邊不自主地笑了出來。
「有沒有問題,要等妳把這些檢查都做完了才能告訴妳!」
我把剛開好的檢查單收好,登出電腦,然後起身。
「走吧!我的小公主,去做檢查囉!」
跟著一步、兩步,走到診療桌的對面,極其溫柔地牽起坐在診療椅上的,小綠的手。
我想我能明白她說的:「心開始有存在的感覺」是什麼意思,一直以來她總是遵守著「必需」的生活規則,心跳的速度要一分鐘幾下至幾下,甚少機會體驗心跳加速的美妙。
然而,愛情並不像事物可以控制!
喜歡了就會心動!心動了便會心跳!
而過度的心跳,上天顯然並沒有核准小綠這個要求。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寫作時間很久,所以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不要再說我盜文囉!整體來說是一個努力生活的平凡人。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有人可以喜歡我的作品噢!
本文發佈於
寫很多很多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