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習騎士異聞譚✎XXXIV.管理者冰ノ采冰ノ采

見習騎士異聞譚✎XXXIV.管理者

2022-08-06|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洛德會主動建議他人要做哪些事情,肯定是有什麼考量。秉持這樣的想法,索羅怯怯地向莫葉提議去一次醫療中心。儘管不覺得身體有什麼問題,但比起兩人更熟悉那對兄妹的洛德既然會這麼說,恐怕有什麼徵兆尚未顯現……雖然某個意義上而言,讓索羅站上優勝之後迫使眾人必須面對這個詐贏指控的也是洛德,莫葉最終還是只能撓撓後腦答應下來。
  或許在她的視界裡,這一切的發生都是預料之中吧。
  安靜地在醫療長示意的位置等待,目送索羅上樓的背影,總覺得這個室友單獨行動讓人頗不放心……雖然那個體質對楚彬似乎不起效用、而且身為班長他也是有點實力的,但他的妹妹就不一定了。雖說出意外的話醫療中心就在樓下、沃芙也在,大概不成問題,卻還是想待在索羅身邊……「稍後輪到你,在那之前先幫我登記一下。」還沒釐清思緒,醫療長便先遞了登記簿過來。接下寫過不止一次的簿子,莫葉埋首動筆。
  ◇◇◇
  「荷莉絲校長。」伸手叩過校長室的門,洛德長驅直入──映入眼簾的是已經在辦公桌前忙碌的女性。聽見洛德的喚聲,她亦僅是安靜地仰首、迎接洛德的關心。「校長的身體還好嗎?」「沃芙幫我詳細的檢查過了,沒有什麼問題。剛才她也聯繫我艾夏琳跟海莉的狀況了。」點頭請對方放心,校長輕輕頷首。「你辛苦了。一年級生的情況怎麼樣?」
  「在我去看之前,醫療長就先處理好了──是騎士團內的一點摩擦,已經是可以懲處的程度,但是目前已經解決、也沒有證據跟立場……之後我會再多注意。」委婉地解釋從莫葉的靈魂讀取到的訊息給校長聽,洛德的視線捎向窗外。「還有一年嗎……」呢喃時限後,像是為了緩和氣氛,她輕快地轉移走話題。「在那之前,我們還有創校祭典呢。」「今年確定會來設攤的清單,已經整理完了。動線的安排跟引導要再麻煩騎士團的各位。」「明白──交給我們吧!」俏皮地對配合轉移話題的校長行了個騎士禮,洛德這才告辭。
  ◇◇◇
  資源中心的人比想像中要少。為了打發時間,索羅找起跟「管理者」有關的書籍,卻發現館內放著跟魔法世界相關的書籍架上沒有跟管理者有關的書──在距離一公尺的前提下戰戰兢兢地問過負責管理資源中心的大姐,她也只是狀似為難、安靜地搖頭。
  「在找什麼嗎?」從索羅身後搭話的是楚彬兄妹,維持了一公尺的距離。「那、那個……有關『管理者』?的書籍……」「這樣啊。很可惜的是,民間並不允許編撰跟管理者有關的書籍──不僅容易流於虛構與道聽塗說,考據也很費功夫,所以──為了展現對管理者們的敬意,只會在世界史的節目上提到他們的存在。」聽聞索羅的需求後,楚彬保持禮貌的笑容一面解說、一面將一年級生引導到一櫃放了歷史相關書籍的書架前,取出一本薄薄的冊子。那本書沒有封面、甚至沒有書名。「所以……這是禁書。」壓低聲音告訴索羅管理者的資訊是為禁忌後,楚彬退開身子。「看完記得放回同一個位置。」「啊、那個……謝謝。」向幫助了自己的少年致謝,紅髮少年只是笑著揮了揮手。
  為什麼是禁忌、為什麼明是被神選出來的人卻不能透露蛛絲馬跡……的確,電視節目每晚播放的世界史都會提到『管理者』,卻沒有針對他們做更進一步的解說過。但如果是被禁止的,學校裡又怎麼會有這本書……種種複雜的問題暫時得不到解答,索羅只好埋首書籍,卻發現另一個更令人意外的事實──書上所描寫、管理者的誕生原因,與世界史節目內容並不一致。管理者是由神明選出來的二十八人──不,書上寫的是在神明賜予大地萬物生靈擁有使用魔法的能力後,因為分出了大部分的神力、加上後續又收回部分的魔力為一部分的人類創出新世界,幾乎耗去所有神力的緣故,難以繼續管理整個世界,原世界便由一群人自願聲請上升天界,以從神明那裡獲取的魔法能力來協助管理世界,至此世界才由原先的一位絕對神明擴增到了二十八名。
  自願聲請上升天界並且協助管理世界的人類,理由是為了彌補過去人類在擁有魔法崛起後,透過掠奪資源將其他種族逼至絕境,甚至讓一部分人類為此放棄魔法、拜託神明創造出新世界讓他們移居過去避難的罪,神明不僅同意這個彌補方式,還與他們約法三章,二十八名的席次內,其中一名席次,世世代代都要保留給當初以自己的犧牲作為交換條件、讓大地萬物擁有魔法之力的普依路・科羅爾的後裔繼承──
  「我早就和你說過了!」咆哮聲冷不防從外頭響起,截斷索羅的思緒。總覺得那聲音有些耳熟,索羅趕緊將書本闔上放回原處、輕手輕腳地湊到資源中心門口。距離門口有點距離的樓梯間側門,可以隱約看見有三個人在那裡。
  軍綠色的斗篷、紫色的斗篷跟黑色的斗篷。穿黑色斗篷的人有著雙馬尾、握著逼近身高長度的權杖──這特色鮮明到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那是楚楓,立刻聯想到紫袍的人就是她哥哥,索羅毫不猶豫走出資源中心想過去看看能否幫上什麼忙。還沒反應過來,軍綠色斗篷的人猛地狠狠揪起楚彬的衣領,用力晃了兩下便將他從樓梯上推下去──「楚彬哥哥!」「楓別過來!」
  被用力喝止的楚楓停在了原地。尚算無傷落地的楚彬蹲伏在平坦的樓梯間單手撐地,眼角瞥見索羅的身影,他朝與楚楓同樣待在安全處的見習生微微一笑──「楓暫時麻煩你了。」「等一……」下字都還沒落,從樓梯間上方升起的某種威壓讓索羅不由得轉頭。「18名戰靈……」推人下樓、開始唸咒的正是基礎實戰與治癒課的軍人教師尚坦,舉著魔杖的他身後有著十八個提槍持械、紅色輪廓的能量體。索羅知道,只要他一揮魔杖,那些為他所喚的戰力就會毫不留情地貫穿楚彬。這種事情,怎能眼睜睜地任其發生。尚坦的魔法有多可怕的攻擊力,親身體會的自己再清楚不過。那都還只是示範教學,這一個魔法卻像是要置他於死地──尚坦揮出魔杖的瞬間,索羅只感腦門一熱,空白的意識像在邀請自己開口為其填上色彩,感受到牽引的索羅輕聲開口。「縱橫天地、洞悉萬物之息……」純白染成了繽紛的七彩,輕輕扣上自己的魔杖,跨步上前的索羅與尚坦同時輕揮──
  「突擊!」
  「成為最堅實的盾,予以溫柔的防護。」
  語落風起,輕輕飛揚的純白色在楚彬面前形成一層無形的保護,擋下──或者該說,中和了尚坦全部的攻擊。「誰?」至此總算發現旁邊還有其他人,尚坦惡狠狠的視線掃了過來。儘管那視線讓人不由得顫慄,索羅仍僅是握緊魔杖抿唇以對。「一年級生?」雖然沒有再次用突擊的魔法,圍繞尚坦身邊滿滿「下一個就換你」的氣勢還是讓索羅不由得嚥了口口水。「為、為什麼要……」雖然很可怕,可是教師動手打學生本來就是不對的。「這是我跟他之間的事,輪不到你插手!」獅吼般的怒號讓索羅不由得為之震顫,卻沒有依言讓開。
  「沒事的,索羅。」從地面爬起身,楚彬仍是那一號安穩的笑容。「反正醫療中心就在樓下。」「楚彬……」「相對的,楓能拜託你嗎?一下子就好。」如此親切卻有些哀傷的懇求,要人不答應都很難。楚彬跟尚坦之間,到底……「事到如今還想假裝?」厲聲質問落到楚彬頭上,尚坦沒有因為索羅的介入而停止憤怒。「十七年!你這臭小子到底懂什麼!」他的咆哮清晰而懾人。只是,總感覺有哪裡不太對。
  楚彬是鍊金術學院的三年級生,再怎樣算,他的年紀應該也才……『我是鍊金術學院三年級的楚彬。魔法學院畢業,沒有特別擅長的魔法。』第一次跟莫葉去商街發生衝突時,楚彬的確這麼說過。如果他已經在一般該畢業的22歲時已經畢業過一次、又回來讀鍊金術學院……不,那跟此刻尚坦想要行兇這件事沒有關聯。是動用私刑也好、復仇也好、教訓也好,尚坦所行很明顯是不對的。即使很想求援,而且莫葉現在就在樓下,但很可能已經來不及……「你很清楚我不會這麼做,尚坦。動手吧,如果可以讓噗噁咳──」思緒跟不上楚彬吐血的速度。還沒有意會到尚坦做了什麼,楚彬已經嗆聲連連、傾身倒地。地面除了他吐出來的血灘,甚至從他的紫袍下也滲出了血──尚坦的魔杖杖尖殘留著鮮紅餘光,那正是他出手攻擊的證據。「楚……」「你們到底在吵什麼?」大概是動靜過於龐大到無法忽視,一臉晦氣從另一側樓梯走上來的正是醫療長。
  「不關你的事,沃芙。」「醫療中心在樓下就關我事。我正在治療病人,需要絕對的安靜。」沒有絲毫畏懼的醫療長一發現問題教師出手攻擊學生,更是連懟回去的視線都跟尚坦一樣兇狠。「這孩子的異狀這麼明顯你感覺不出來嗎?」「那不是裝的嗎?」皺眉以對沃芙的說詞,尚坦這份質疑換來的是醫療長一聲冷哼與撇頭。她逕自上前察看楚彬,確認第四班班長性命尚存才放低音量。「如果他是裝的,你以為你現在還會站在這嗎?」
  因沃芙的說詞無言以對,尚坦最終只是嘖聲便離去,任何解釋都沒有留下。「楓……」「她沒事,你管好自己先。」冷聲回應楚彬的醫療長氣勢不容反駁,水藍色的鳳眼看向她剛才來的方向,莫葉正好走來。「這裡交給我處理。沒有其他不舒服的話,你們兩位可以先回去了。」落下這句叮嚀,她又喊了楚楓一起帶沒有反抗暴力的楚彬下樓進醫療中心。
  廊上獨留毫髮無傷的索羅與剛檢查完的莫葉對視。地上的血跡已經在醫療長移動楚彬的時候用魔法清理掉,肇事者也早已離開現場,深知就算問索羅大概也不會有正確答案,莫葉決定關心另一個問題。「聲響滿不小──你沒被波及吧?」對這提問搖了搖頭,索羅亦開口反問。「那個……檢查的結果……」「殘留了一點不明顯的痕跡,已經解決了。」那點殘留還是洛德沒有出聲提醒幾乎不會察覺到的程度──她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保護同伴呢。「剩下的,就是那對兄妹什麼時候會再來……話先說前面,你千萬別跑出來。」沉下聲音警告索羅,即使眉頭也沒皺一下,莫葉仍清楚地傳達出擔憂與拒絕。「他們聽從的既然是『那邊』的人,就不是靠談話就可以和平解決的了。」看進索羅微微震顫的眸裡,莫葉的神情相當正經。「要是你怎麼了,我沒辦法跟絮姐交代。」
  莫葉的說法彷彿切割彼此。還有家人在等待自己回去的索羅、以及已經沒有後顧之憂的莫葉;對方為了給莫魯族絕後而下的命令、為了孤立而特意針對他的攻擊方式,豈是能用有沒有家人跟等待之人這點來做警告的──「媽媽也是,會因為莫葉怎樣了而擔心的人……我也──」話到嘴邊為之語塞,一時找不到說詞的索羅抿唇垂下視線,在莫葉將要開口前幽幽地續完。「我也……想幫上莫葉的忙。」不想只是擔心而已。可是,連要怎麼幫忙、或是怎麼做才能讓莫葉不再過這種生活,都沒有頭緒。
  明白索羅的擔心,莫葉也沒有繼續堅持。知道這名室友雖然怯懦卻在某些地方有著固執,莫葉只是吁了口氣。儘管想要成為同伴,但不是想把這個人也捲進針對自己的危險中──然而索羅是不會讓步的吧。這裡本來就是一個長時處在戰爭的世界,現況稍微安全一點不表示處境不會變化。時候到了,該來的還是會來。既然沒辦法保證,就只能盡力了。
  「回去吧。」柔和地應過對方的好意,雖然沒有意識到自己也在做一樣的事情,莫葉也算是沒有繼續推辭。他領著只敢怯怯抬頭看他的室友離開醫療中心的大樓,幾近並肩的往宿舍回去。
  ◇◇◇
  「你到底在幹什麼?」冷淡卻嚴厲的質問不偏不倚扔向坐在椅上低喘的紅髮少年,醫療長沃芙面若冰霜。「這只是在縱容暴力而已。」「是因為尚坦說得對。」低啞的辯駁聲沒什麼力道,楚彬對醫療長返以悶笑。「再說,也只有他能像這樣對我撒氣了。」他看向毫髮無傷的楚楓,微微抬手喚了聲楓,讓少女偎坐進懷中。
  「尚坦下手從不知輕重。你死了,楓怎麼辦?」「我知道。我不會死的……」像是在保證又像在發誓,楚彬摸了摸懷中少女的長髮。「人類的求生意志跟本能,某方面來說比沃芙醫療長想的還要驚人喔?」他輕輕一笑,「以往怕死怕得沒有能力思考活下去以外的事,現在更是已經連死的權利也沒有了呢。」自嘲地聳肩,安靜接受沃芙冷眼以對,同時感受到沃芙的治癒魔法在身上起效──結束治療後,恢復良好的楚彬先是探望了一下仍在昏睡中的另外兩名班長,與醫療長確認兩人明早可以清醒後才與楚楓一同離開醫療中心。
  即使問題堆積如山、不容樂觀,眾人依舊沒有停下腳步。各懷心思紛紛、繼續迎接暫時沒有波瀾的安穩日子,時間來到數週後的創校祭典前夕。
                    《續》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冰ノ采
冰ノ采
想找有緣的繪師,幫忙畫小說的封面圖。
本文發佈於
雌雄莫辨的新生,強迫中獎成為魔法騎士,一切的一切都像是預謀好的。 隨著對這個世界的了解越發加深,駭人聽聞的秘密也呼之欲出……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